For the greater good

昨天作为毕业委员会的成员参加与院书记的座谈会。
除了一些老生常谈的东西,他还特别强调了一下毕业生的稳定。

这是一个信号,虽然没有说得很明白,我也觉察出了其中的内涵。
联系郑州的事情和华工的事情,不难得出结论。

大概就是毕业证书上面学校名字的问题。
我自认为我对那张纸没什么更多的兴趣,多一两个人拿到我也不会拍着桌子跳起来。
武大自降身价,我又何必帮它立贞洁牌坊。

古训“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什么时候开始偷偷的改变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