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高等法院裁定禁蒙面法违宪

因为违反这个而被关押的人能放出来吗?

香港一家法院裁定,禁止人们在抗议活动中戴口罩的一项法律是违宪的。这对香港当局是一大挫折,此前当局动用紧急权力实施这项措施,应对越来越暴力的反政府抗议活动。

尽管香港社会一片混乱,但香港高等法院周一在裁决中称,10月4日实施的这项禁令超乎合理需要。对该项禁令的法律挑战是由香港一些亲民主议员提出的。

香港高院裁决称,即便香港存在普遍动荡的情况,但所采取的这项措施超出了对暴力抗议者进行执法、调查和检控的合理需求范围,而且未能在促进社会利益和侵犯受保护权益之间取得合理的平衡。

Source: 香港高等法院裁定禁蒙面法违宪 – 华尔街日报

泄露文件揭示中国如何组织对穆斯林大规模拘禁

激烈的批评被消灭了,他们再来消灭温和的批评;
等到温和的批评都没有的时候,他们就消灭那些保持独立不赞美的人了;
到最后,如果鼓掌不起劲,都会被消灭。

大规模拘禁开始时,王勇智最初是按照指示去做的,似乎还表现出对这项任务的热情。

他建起了两个庞大的新拘留设施,其中一个有50个篮球场那么大,并把两万人关进了拘禁营。

2017年,他大幅提高了安全部队的拨款,将花在检查站和监视等方面的开支增加了一倍多,达到13.7亿元人民币。

他把党员召集到一个公共广场开大会,敦促他们抓紧打击恐怖分子的工作。“坚决打干净,打彻底,”他说。“斩草除根。”

但据后来有他本人签名的认罪书,王勇智私下里对这些做法有顾虑。他的认罪书应该已经经过了中共的仔细审查。

他在防止莎车县再次发生暴力事件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担心镇压可能会引发反弹。

当局为新疆部分地区设置了拘禁维族人的数字目标,虽然不清楚莎车县是否也有目标,但王勇智觉得,拘禁的命令没有给任何适度的做法留下余地,会毒害该县的民族关系。

他还担心,大规模拘禁将让他无法实现他获得晋升所需的经济发展。

领导层已制定了减少新疆贫困的目标。但由于这么多工作年龄的居民被关进了拘禁营,王勇智担心,这些目标将无法实现,这会让他对一份更好的工作的期望成为泡影。

他写道,他的上级领导“好高骛远,不切实际”。

“上级的决策部署与基层实际差距大,不能照搬照套,”他还说。

为了执行南疆的镇压任务,陈全国从北疆调来了数百名官员。在公开场合,王勇智对莎车县调来的62人表示欢迎。私下里,他很生气,抱怨新来的人不知道怎样与当地官员和居民一起工作。

新疆官员面临着拘禁维族人、防止发生新暴力事件的持续不断的压力。王勇智在认罪书中说,他在工作时喝酒。他描述了在一次维稳会议上醉倒的一幕。想必他是在受压力之下才在忏悔录上签了字。

“下午会议汇报工作时语无伦次,”他写道。“刚说了两三句,便一头栽到桌子上,成为全地区最大的笑话。”

数千名新疆官员因抵制或未能以足够的狂热执行镇压而受到了惩罚。文件显示,维族官员被指责保护维吾尔族人,南疆地区另一个县的汉族领导人谷文胜被关入狱,因为他试图对拘禁采取拖延的做法,还庇护维族官员。

秘密调查小组走遍了该地区,寻找那些做得不够的人。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中共对新疆党员在“反分裂斗争”中的违法行为展开了逾1.2万起调查,是上一年的20多倍。

王勇智可能比其他任何官员都走得更远。

他下令悄悄释放了拘禁营中关押的7000多人,这一挑衅行为导致他被拘留,被剥夺了权力,并受到起诉。

“在执行自治区党委‘应收尽收’要求中,打折扣,做选择,搞变通,认为收多了会人为制造矛盾,增加抵触情绪,”王勇智写道。

“我在各类会议上反复强调‘应收尽收’不是全部收押,擅自作主将全县已收押收教2万余人中的7000余人违规解押解教,” 他补充道。

Source: 泄露文件揭示中国如何组织对穆斯林大规模拘禁 – The New York Times

白宫经济顾问:美中接近达成贸易协议,但特朗普尚不准备签署

库德洛的意思是你们美国中部农民要怪就怪川普不签约呗。

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wrence Kudlow)周四称,美中谈判人员接近达成一项贸易协议,但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还不准备签署。

库德洛周四在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一个问答活动中表示,双方“接近”达成一项协议。

美中谈判人员一直在尝试敲定一份书面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其中中国将承诺购买美国农产品,美国则同意缩减已对进口中国产品征收的关税。

库德洛称,协议还没有最终达成,但取得了非常好的进展,也非常有建设性。

Source: 白宫经济顾问:美中接近达成贸易协议,但特朗普尚不准备签署 – 华尔街日报

美中贸易谈判在农产品采购问题上遇到障碍

怪不得川普指责中共是 cheater 和 theft 啊。

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谈判在农产品采购方面遇到阻力,在北京和华盛顿试图敲定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个月提出的有限贸易协议之际,这又制造了一个障碍。

特朗普曾表示,中国已同意每年购买至多500亿美元的美国大豆、猪肉和其他农产品。但知情人士表示,中国对在可能达成的协议文本中加入具体数字的承诺持谨慎态度。

一些知情人士说,北京希望避免达成一项看起来对华盛顿有利的一边倒的协议,并希望在贸易紧张局势再次升级时找到出路。

一位中国官员表示,如果情况再次恶化,中国随时可以停止购买。

围绕农产品采购的争端是导致特朗普和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于10月11日宣布的有限贸易协议延期的几个问题之一。双方在美国何时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同意免除对中国进口商品提高关税的问题上也存在分歧。中国的核心需求与中国在其他问题上的承诺有关。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中国官员还抵制了美国的要求,即为该交易建立一个强有力的执行机制,并限制寻求在华开展业务的公司被迫转让技术,这些对商界来说都是最重要的问题。

牵头美国谈判的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没有立即回覆置评请求。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没有立即回覆置评请求。

Source: 美中贸易谈判在农产品采购问题上遇到障碍 – 华尔街日报

被学生举报的中国大学教授后来怎么了

这个体制最擅长的,就是绑架,并非物理上的,而是心理上的。

在6月14号凌晨两点半,忽然被去年毕业的某同学来电惊醒,他说看到微博上面好像出现微博热搜,说厦门大学学生为尤盛东教授没有被排课、解聘而去伸冤,呼吁校方撤回解聘决定,重新聘请尤盛东上课。他急促地请求我马上给同学们发话,不要挽留,停止呼吁,否则惊动国家安全部门,会问责厦门大学,对于校方、学生尤其我本人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问:你当时是什么反应?
答:我说我年龄大了,好多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说你在网上帮我给同学们说不要挽留我了。他说我要替你说的话,学生会说我说假话的。要么你录音放网上吧;我说我不会录音,我没做过。他说你写几句话,我来给你发出去。所以我就写(了)几句话,告诉同学们,我感谢厦门大学聘请我上课八年,我离开了,我说感谢厦门大学。学生就给我夜里发出去了。
早晨下楼,即见信使,微笑迎道:钦差大臣奉命前来捉拿老尤归案······校方热情接待,直言告知我上课讲话“口无遮拦”,引发此事。早上在校园里,一位女生告诉我,清晨网上您30万的点击率,上了微博热搜第二名。
我尊示配合校方继续让学生在网上代发停止挽留的信息,谁知到下午两点一刻,校方又急促来信:现在大量学生集结主五楼征名签字,还要在校园游行、示威,在主一楼和主五楼前拉起条幅签字,去教育部门上访,你如果不把学生平息下去,学校就公布你的“材料”。我意识到,如果任其发生,校方已无力继续保护我和学生,为了避免发生流血事件,我第四次请同学们代发信息:请不要再挽留,否则就是害我。于是将学潮平息了。

Source: 被学生举报的中国大学教授后来怎么了 – 纽约时报中文网

对华关税问题成中美贸易协议绊脚石

从贸易战开始的第一天不就是如此吗?为什么还成为了新闻。

据知情人士透露,谈判僵局集中在美国是否已同意在双方正在谈判的所谓“第一阶段”协议中取消现有关税,还是说美国将只取消定于12月15日生效的关税。

其中一名知情人士称,美国谈判代表在放松关税举措前会竭尽所能获取最大利益。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周二表示,可能很快就会与中国达成重要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他说,如果双方不能达成协议,他准备对中国施加更大压力。

特朗普在对纽约经济俱乐部(Economic Club of New York)发表演讲时称,如果无法达成协议,美国将大幅提高关税。

美国希望将关税这枚筹码用于协议执行机制的一部分,只有中国遵守在贸易协议中作出的承诺,才会彻底取消关税。

Source: 对华关税问题成中美贸易协议绊脚石 – 华尔街日报

港警开枪、抗议者点火烧人:香港经历野蛮暴力日

香港的冲突升级了。

周一的动乱从一开始就情形险恶。警察举枪对着抗议者,被示威者设置的路障困住的通勤者难以相信眼前的这一幕。几声枪响后,一名21岁的男子在一个空寂无人的十字路口中央倒下。

随着血泊在柏油路上出现,一群愤怒的行人将前来增援的防暴警察包围。“杀人犯!”一些行人大喊,同时,一名警察向人群喷洒了胡椒喷雾。

在这座拥有700多万人口的城市,枪击事件引发的愤怒迅速蔓延到多个城区,中央商务区身着西装的上班族和工薪阶层社区的居民都走上了街头。

Source: 港警开枪、抗议者点火烧人:香港经历野蛮暴力日 – 纽约时报中文网

特朗普称美国尚未同意在贸易协议中取消对华关税

Told you.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五驳斥了中国的说法,即两国已同意将取消关税作为临时贸易协定的一部分,但他也表示,在解决这场旷日持久的贸易战方面正在取得进展。

“我没有同意任何事情。”特朗普在白宫向记者表示。 “但我们和中国(谈判人员)相处得很好。他们想要达成协议。坦率地说,他们达成协议的意愿远超过我。”

特朗普上述表态导致上周五股市下挫,但随后收复失地。之前一个交易日市场涨,因中国商务部表示,作为协议的一部分内容,两国已同意取消关税。

一些观察人士称,特朗普的表态可能没有表面看去那么矛盾,他们指出,关税是美国手中的主要筹码,在中国同意美国寻求的其他条款之前,特朗普不会承诺解除关税,这些条款包括增加农产品采购以及防止汇率操纵的新规则。

Source: 特朗普称美国尚未同意在贸易协议中取消对华关税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