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们,我们来得太晚了

20多年前说这话的人,在5年前离开了我们。
今天有很多人去府上祭奠他,我想,即使我在这里写一篇拙文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我要写的,是一篇迟来的,关于Google宣布考虑退出中国的思考。
过了这些天,事情的原委比一开始更加明朗,更重要的是,可以看到各方面的评价,左中右都有。
我先把这些评论列出来,后面的文章中会不时的提到他们。

论某搜索引擎公司中国分部的倒掉 李翔熙 美籍华人 参加过伊拉克战争
google事件真相 作者不明
利益与伦理:再谈google和百度 都是骗银地

Google突然在其官方Blog宣布不再接受过滤搜索结果,并且考虑退出中国。我和《利益》一文的观点是相似的,对于一个公司来说,利益是首要考虑的。Google在中国一年的营收才不过两亿,与全球营收相比九牛一毛,并不是不能放弃的利益。
另一方面,中国对网络的管制越来越严格,与《论》一文中所述不同的是,Google刚进入中国那年,Blogger还可以访问,Youtube也没问题,受到严重屏蔽的不过是搜索结果和快照。但如今,不仅前两项都不能访问,而且Docs在某些地区也被封了SSL连接,关键词一天比一天多,以前只是一个广场,现在连西部两个省/自治区都成了关键词。
更严重的是,中国官方居然试图从盗取Gmail数据。这个从Google的官方申明,以及许多朋友的邮箱被设置了莫名的转发就可以得到证实,而《事件真相》一文中的猜测,由于作者身份不明,并不能作为完全可靠的消息,不过从侧面印证的结果来看的确有相当高的可信度。而且,这次攻击是来自于上海的办公室,而不是《论》一文中所提到的台湾。
而且,我相信中国政府在攻击前向Google索要过相关数据,正如Yahoo当年一样。

基于这样的理由,Google扬言退出中国,“不做恶”当然只是一个更加好听的借口而已。遵守这样的信条离开中国,也是为了在全球市场能够取得更好的声誉。
要直说的话,就应该是:操他妈,老子不玩了!

美国政府在这个事情中的角色则很值得研究,因为白宫前不久才发起网络自由的活动,据说又在Google宣布的前一天与其创始人有过长谈,因此,星期一白宫的表态则格外重要。
但是大家也不用担心,人家美国新闻是自由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记者把内幕挖出来了。

至于说有人写十评,说Google退出中国是不在乎中国用户,退出之后中国网民怎么办。
我早在Twitter上有过回答:Google仍然在全球运营着,Google也没有屏蔽过中国的IP。至于说你为什么上不去,那该找谁就找谁去。正如我上面所说,Google也只是一个公司,不是民主斗士。

我很厌恶这种把他人恩惠当作理所当然的人,其中也包括寄希望于希拉里访华时提及人权问题的右派。
中国宪法是不是这样写的:人人都有被他人授予平等自由和幸福的权利?

什么是猛

在连州听说中国特色。Net被《中国猛博》一书列为500猛博之一,一时不免有些得意。
但是听了杨恒均的演讲后仔细想想,猛博实在是麦克斯韦之妖,只有中国这种独特的言论条件下,才会诞生猛博。
因言论而受罪,特别还是因为揭露政府腐败,宣传自由民主的思想而受罪,这世界上本来有一些:有些解体了,有些政变了,有些被美国解放了。剩下来的没几个了。
不过是说话,而且还是在匿名的网上说话,有什么称得上猛的。

我承受不起这个重量,不过我知道《中国猛博》一书中很多人是名副其实的猛博。
他们并不仅仅是在网络上写作。他们参与NGO,关注上访民,在传统媒体呼风唤雨,喝过茶,坐过牢,走到哪里都有华尔街、纽约时报跟着拍。他们实实在在的改变了一些事情,改变了一些人。

比如digitalboy,说实话,以前在twitter上挺讨厌他的,动不动就是“这个送你,不免运费”。
但是年会上和他打了点交道觉得这个人还不错。
而今天在广州市政府门前,他则是完全的把我感动了。
一个深圳人,不远几百公里跑到广州来参加游行,这是一种什么精神。
人们都坐下的时候,他还站在那里,拿着喇叭维护秩序,他图的又是什么。

那些举着牌子,高喊口号的人。
那些冲破重重阻拦到达现场的人。
那个戴着防毒面罩的人。
那个在市政府门前独自骂政府缩头乌龟的老人。
这些人才是真的猛。

年会二日精要

Shel Israel讲了几个Blogger因为Blogging改变生活的故事,有几个非常的感人,不过后来私下讨论的时候都觉得翻译的效果很不佳。虽然David Feng很努力的在翻译,但是翻译不可能做到尽善尽美,更为严重的是,由于翻译导致演讲冗长重复和支离破碎。这种情况总让我想起我大学的某个教授,用英文的教材,念一句英文,然后翻译成中文,一般这个时候我就睡着了。

第二个演讲是和菜头的,他出场的时候引起了轰动,一时闪光灯无数。至于说和菜头的演讲内容,昨天和他基本上都讨论过,或者看和菜头自己的文章,其中一半是演讲的原话。

平客不知是否是保持着广播人的矜持,用“PPT去死”这样的口号拒绝了视频演示。平客提出了几个观点:辩论的目的是交流而不是说服,辩论要寻找好的对手,除此以外的辩论是浪费生命的自杀行为。

2008/11/16

下午接受feng37的邀请去参与EFF(电子前线基金会)的团体讨论,参与讨论的有那个告GFW的律师,还有一个叫做“应正”的人在自我介绍的时候刻意大声宣布“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是稳定”云云,让我感觉非常的不愉快。我询问了几个关心的问题,大致得到了满意的答案。
问题一:一个简单的网络活动很可能是跨国家的,那么究竟该适用哪国的法律? 简短的答案是:能把你送上法庭的那个。
问题二:Tor怎么从EFF脱离了? 答:Tor和EFF目前还在紧密合作中,只不过从EFF那里毕业了。
问题三:美国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答:隐私。
问题四:EFF会为中国人提供法律援助吗? 答:美国人是优先保障的目标,不过可以考虑加强交流。(对那位律师尤其有帮助,我说要EFF考虑考虑支持他。)

据说在下午的时候有一次围观国保的事件,也许过两天就会有视频出现在Youtube了。

结语是由杨恒均完成的,在所有演讲中可能是最右的一个。不过晚上吃饭的时候也有人批评他是强奸右派观点,过于空洞和虚幻。但是我觉得在这种条件下也就只能说到这种程度而已。如果你说他老奸巨猾,也许就犯了对他人道德批判的错误。

晚上一帮人到友鸡会聚餐,相当热闹,Zuola同学发表名言:“我要是没有心眼,我能活到现在?”结果被Isaac骗下了两杯酒。
吃完饭后转移到北风的凹凸酒吧,本人撤离。

忘了说,中午在食堂吃出这个……

2008/11/16

cnbloggercon: prologue

今天昨天夜里去了年会会场,给大家带来一些人物照片。

LEMONed & WebLeon

Isaac

Aether

Zuola

Shizhao

还有一段视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被Youtube处理完……

现代人取火的方法

强烈建议某手机公司赞助下次伦敦奥运,用此方法采集火种。

据说:手机在来电的一瞬间达到发射功率的峰值,而且多个手机间会产生干扰,使手机主动增大功率。
不过还是放远一点为妙……

这是对死者的不敬

这个民族难道已经到了不造假活不下来的地步了吗!

更新:据YouTube网友留言说,拍摄该视频的学生已经被学校开除。

再更新:
来自一个惠州网友的报告,三中的捐款活动本来是结束了,而且据说是当地捐得最多的学校,所以校长希望借此宣传一下,惠州电视台于是想出这个点子。
事情曝光后,校长被暂时停职,政府甚至接到来自国外电话的投诉谴责,市内领导不断开高层会议,三中校方和惠州电视台已经作出内部检讨。那位学生还在学校上课,学校也承诺不会开除。
此可谓弄巧成拙。

爱国流氓

如果爱国不是闭关锁国,他们为什么要砸日本车?
车主是中国人,连车都极有可能是中国组装的。
为了表达爱国心,所以可以扰乱公共秩序,所以可以践踏法律?
而所有不认同自己的人都是叛徒,汉奸,卖国贼?

觉得这样一群人闹事很有趣吗?
觉得这样打砸抢也不会被抓吗?

柿子捡软的捏。
有本事到中南海门口去抗议要求断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