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锋:与美方的会谈开诚布公直面问题,向美提出两份清单

谈崩了啊,连美方代表团的照片都给切掉了。

7月26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锋同来华的美国国务院常务副国务卿舍曼在天津举行会谈。(详见财新网报道《谢锋与美副国务卿舍曼会谈:吁美方改弦易辙,与中方相向而行》)

会谈结束后,在外交部举行的吹风会上,谢锋对与会媒体表示,本次会谈中,中方除了阐述对中美关系的原则立场,敦促美方改变极其错误的对华认知和极其危险的对华政策,中方还重点就美方在新冠病毒溯源、台湾、涉疆、涉港、南海等问题上的错误言行向美方再次表达强烈不满,要求美方立即停止干涉中国内政,停止损害中国利益,停止踩红线和玩火挑衅,停止打着价值观幌子搞集团对抗。中方敦促美方,千万不要低估14亿中国人民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坚强决心、坚定意志和强大能力。

谢锋在吹风会上向与会媒体介绍,本次会谈中,中方还向美方提出了两份清单:一份是要求美方纠正其错误对华政策和言行的清单,一份是中方关切的重点个案清单。

谢锋介绍,在纠错清单里,中方敦促美方无条件撤销对中共党员及家属的签证限制,撤销对中方领导人、官员、政府部门的制裁,取消对中国留学生的签证限制,停止打压中国企业,停止滋扰中国留学生,停止打压孔子学院,撤销将中国媒体登记为“外国代理人”或“外国使团”,撤销对孟晚舟的引渡等等。

在中方关切的重点个案清单里,中方主要就中国部分留学生赴美签证遭拒,中国公民在美遭受不公正待遇,美不法分子滋扰、冲撞我驻美使领馆,美国国内仇亚、反华情绪滋长,中国公民遭暴力袭击等个案向美方表达严重关切,要求美方尽快解决,切实尊重、保护中国公民和机构在美的合法权益。

谢锋表示,会谈中,中方直面两国关系存在的问题,开诚布公地阐明中方对发展中美关系的态度和立场,明确反对美方干涉中国内政、损害中国利益,明确要求美方改弦易辙、纠正错误。

Source: 谢锋:与美方的会谈开诚布公直面问题,向美提出两份清单_世界频道_财新网

“华信第二” 广东振戎重整方案公布:偿债率1.2%

谢云是哪家的白手套呢?

  在第三次债权人会议的会议资料中,管理人首次列出了196家拟停止清收的债务人,这些公司对广东振戎的债务账面余额合计高达202.86亿元。广东振戎开立的信用证如果没有真正去采购燃料油,那么这些资金最终去了哪里?清收名单掀开了冰山的一角。

财新记者发现,这些公司中有三类值得关注:一类是广东振戎旗下公司,如振戎(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债务账面余额1亿元)、安徽振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6亿元)。也就是说,广东振戎将资金转至旗下公司,钱去哪里了就不知道了。然而如此大规模的债务不知所踪,至今广东振戎也没有一位高管被追责。

第二类是广东振戎业务关联公司,如应收账款金额最大的荣龙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荣龙国际”),欠广东振戎34亿元人民币和26.36亿美元,总共将近200亿元。注册在香港的荣龙国际是广东振戎在境外燃料油贸易的主要公司,据熟悉广东振戎的人士称,广东振戎从摩科瑞“采购”燃料油之后,将货物先以赊销的方式转卖至荣龙国际,荣龙国际又赊销卖给同在香港注册的瑞华资源有限公司(下称“瑞华资源”),瑞华资源未付款给荣龙国际,荣龙国际也未付款给广东振戎,所以才在广东振戎账上形成巨大应收账款。

第三类是与谢云相关的公司。谢云是位异常低调的商人,财新记者了解,谢云是浙江义乌人,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从事票据生意,是熊韶辉的生意伙伴,没有偿还广东振戎的债务达百亿之多。谢云的一大特点是几乎不以自己的名字注册公司,几乎都是用手下人名字注册公司及担任法定代表人。财新记者查到谢云与熊韶辉同时出现的公司只有一家,即上海中戎贸易有限公司,谢云是该公司的董事兼总经理,熊韶辉为董事。

与熊韶辉和广东振戎合作期间,谢云主要是在上海,所以从广东振戎借款的数十家壳公司也集中在上海。

谢云既然没有走向前台,如何证明这些壳公司是由谢云实际控制?一起因内讧而起的刑事诉讼解开了其中秘密。2013年谢云的一位手下赵宏与谢云闹翻而发生经济纠纷,今年5月17日,赵宏因诈骗罪、职务侵占罪被上海高院判处有期徒刑18年。判决书显示,上海司法会计中心出具的《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证明:2011年11月至2013年4月,谢云通过其实质控制的公司及个人出资金额合计11.78亿余元,先后设立了21家公司,后有9.7亿余元抽回到谢云实际控制的公司,剩余2.05亿余元留在这些公司。这其中就包括广东振戎上述清收名单上出现的上海特创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特创”)、上海雷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雷祥”)等。

上海特创对广东振戎的债务是14.84亿元,这家公司由谢云下属陶建明通过上海亚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90%。管理人称,该公司虽然存续,但已有五宗案件失信被执行人,且证明享有债权的证据不足,无法接到广东振戎在诉讼时效内催款的证据,建议放弃追收。

上海殷昌贸易有限公司欠广东振戎3.18亿元,该公司由上海雷祥持股99%,陶建明持股1%。管理人称,该公司已经破产清算并注销,建议放弃追收。上海雷祥持股96.15%的上海诺升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也欠广东振戎7.36亿元。

上海雷祥由自然人刘成华持股50%,刘成华也同时持有上海君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君朝”)50%股权,上海君朝又持有上海戎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97%股权、上海循通贸易有限公司97%的股权、上海原舰能源有限公司99.4%股权,这三家公司分别欠广东振戎16.43亿元、1.68亿元、4.19亿元。

上述三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袁永祥,他同时也是上海振戎能源有限公司、上海睿林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欠广东振戎12.51亿元)、上海诺升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欠广东振戎7.36亿元)等十家谢云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早在2017年,经审计后广东振戎对谢云系公司的应收账款即高达上百亿元,如今法庭文件亦证实这些公司为谢云所控制。财新记者从工商资料了解到,谢云的投资颇为庞杂,包括矿业、贸易、银行等。同时,他也是52集反腐热播剧《人民的名义》的投资人之一。

Source: 特稿|“华信第二” 广东振戎重整方案公布:偿债率1.2%_金融频道_财新网

中国表示不接受WHO公布的第二阶段新冠病毒溯源计划

再压一压。

一位中国高级官员称,中国不可能接受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公布的第二阶段新冠病毒溯源计划,并已就第二阶段溯源工作提出自己的建议,希望在全球多国多地范围内持续开展溯源。WHO的相关计划把违反实验室规程造成病毒泄漏这个假设作为研究方向之一。

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上周向成员国提交了一份进一步溯源的计划,其中包括对中国武汉市的实验室和市场进行研究;武汉是率先报告新冠病例的地方。他还呼吁北京方面提高透明度。

中国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在周四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是不可能接受这样一个溯源计划的。”

曾益新称,该方案让他十分吃惊,并表示,这个计划在一些方面既不尊重常识也违背科学。他说,中方在7月4日向WHO提出了第二阶段溯源工作的中国建议,中方认为第二阶段病毒溯源应该在第一阶段病毒溯源的基础上延伸。第一阶段病毒溯源是由一个WHO领导的团队与其中国同行在今年年初开展的。

Source: 中国表示不接受WHO公布的第二阶段新冠病毒溯源计划 – 华尔街日报

中国监管部门曾表示希望滴滴推迟美国IPO

其实这个事情也充分体现出中共内部的分裂。
因为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首先要通过商务部的审批,商务部对这个IPO是开了绿灯的。
看来科技公司上市前都得查查黄历。怪不得最近字节跳动和拼多多的创始人隐退。

据知情人士透露,就在滴滴(Didi Global Inc. ,DIDI)赴美上市数周前,中国网络安全监督部门曾表示希望这家中国网约车巨头推迟首次公开募股(IPO),并敦促该公司对自身网络安全进行一次彻底的自我检查。

但对于滴滴来说,等待将带来问题。在没有接到暂停IPO的明确指令的情况下,该公司实施了上市计划。

在从知名风险投资家筹集数十亿美元之后,滴滴面临投资者要求该公司上市的压力。该公司6月份在短短数日内完成上市前的“路演”,持续时间较中国企业通常进行的投资者推介短得多。滴滴通过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筹资约44亿美元,成为2014年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 BABA, 简称:阿里巴巴)上市以来中国企业规模最大的股票发售交易。

上述人士称,中国政府官员、尤其是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Cyberspace Administration of China, 简称:网信办)的官员们当时仍然担心,由于赴美上市需要公开披露更多信息,这家网约车服务公司的大量数据可能因此落入外国手中。

滴滴的美国存托股票(ADS)上周三开始在纽约市场交易,即中国共产党庆祝成立100周年的前一天。

这一重大政治事件次日,国家网信办对滴滴挥出一记重拳。上周五,该机构开始对滴滴开展网络安全审查,并禁止该公司应用接受新用户注册。周日,国家网信办责令移动应用商店下架滴滴出行应用。

(略)

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网络安全监管部门尤其担心的是美国的一项标准要求——拟在美国上市的公司要向SEC披露“重大合同”,即相关公司的主要厂商和供应商的信息。

上述知情人士称,尽管像滴滴这样的公司将其用户和交通流量数据存储在中国境内的服务器上,但国家网信办的官员担心,这些服务器的设备如果是从国外采购的,在滴滴因上市而披露更多信息后,可能容易受到网络安全攻击,从而可能会使大量数据处于危险之中。

按照中国法律,像滴滴这样的交通运输公司被列为“关键基础设施提供商”,这增加了国家安全方面的敏感性。地理信息和交通流量数据可能被视为敏感信息。

据知情人士透露,国家网信办网络安全审查的重点是滴滴从何处采购用于该公司网络的产品和服务,以及这些供应品的采购可能构成什么安全风险。

分析人士称,审查过程可能持续数月,涉及约十几个政府部门,包括中国的公安部和最高经济规划部门。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网络安全官员有充分的理由进行审查。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网络政策中心DigiChina项目负责人Graham Webster说:“在我看来,服务器供应商完全在网络安全审查范围之内。”“如果采购了服务器,而滴滴没有提交审查,那看起来就违反了规定,或者对规定有另一种解读。”

Source: 中国监管部门曾表示希望滴滴推迟美国IPO – 华尔街日报

雄鼠怀孕实验引争议 作者停止撤稿称未做错

所以老领导换血延缓衰老是有科学依据的啊?

“联体共生动物”实验并不是一个新词,这一技术可以追溯到150年前,通过将两种活体动物的脉管系统结合起来,从而模仿自然情况下共享血液供应的情况,就像连体双胞胎在子宫中共享胎盘一样。1864年,法国科学家保罗伯特曾发表专著《动物移植的经验和注意事项》,首次明确介绍了创造联体共生动物模型的方法。

尽管一些实验容易让公众感到不适,但在20世纪中期,利用啮齿动物做联体共生实验,让科学家们在内分泌学、肿瘤生物学和免疫学等多方面取得过认知突破。根据《自然》杂志的报道,到1980年左右,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这一实验方法被边缘化。直到2010年之后,一小部分实验室又开始重新使用联体共生动物模型做实验,尤其是在近年来大热的衰老研究领域。由于这类实验常采用不同年龄的实验鼠,因此创造出来的联体共生生物又被称为异时共生体。

张荣佳在PubPeer上表示,雄鼠怀孕的实验最初受到的启发来自于2014年《科学》杂志发布的“10大科学突破”中读到其中一项突破,就是采用的联体共生鼠模型。财新记者查阅该年“10大科学突破”发现,其指的应为一项衰老研究实验,研究人员通过将一只年轻鼠和一只年迈鼠进行联体创造出共生体,发现来自年轻老鼠的血液可以使年迈老鼠的肌肉和大脑恢复活力。值得注意的是,这项研究创造的共生体仅为异时共生体,被缝合在一起的实验鼠性别相同。

Source: 雄鼠怀孕实验引争议 作者停止撤稿称未做错_环科频道_财新网

美台重启贸易谈判,承诺打击强迫劳动

Interesting.

最新的贸易谈判旨在恢复贸易暨投资架构协定(Trade and Investment Framework Agreement),这一安排并不像美国与加拿大、墨西哥以及其他一些亲密经济盟友签订的正式自由贸易协议那样全面。

台湾长期以来一直寻求与美国建立更紧密的经济联系,在一定程度上是作为对抗中国大陆的堡垒。许多美国议员也支持与台湾进行更全面的贸易对话,以此作为与北京方面谈判的筹码,同时进入台湾市场及其全球领先的半导体产业。

一旦签署了类似台湾于1994年签署的此类框架协议,签约方通常会每年举行会议,讨论贸易中出现的纷争与摩擦。然而,在与北京方面密切接触期间,以及在台湾抵制美国提出的为进口美国农产品开放市场的要求时,类似的台湾会谈时常中断。

台湾官员周三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讨论所涉范围很广,包括供应链、知识产权保护和金融服务,以及疫苗进出口和野生动物保护。

台湾负责贸易谈判的首席代表邓振中说,台湾渴望双方有一天能签署一份全面的双边贸易协议,而美方则表示,在达成这样的协议之前,有“很多事情我们必须要做”。

Source: 美台重启贸易谈判,承诺打击强迫劳动 – 华尔街日报

拜登政府警告称,情报机构的新冠溯源调查可能不会得出明确结论

中文版只翻译了英文的前1/4内容。

拜登将在7月中旬收到一份对45天调查情况的最新报告,政府官员表示,即使是部分进展也可能会缩小科学家、政界人士和情报专家之间的分歧,并为进一步调查提供线索。

一位政府高官称,拜登“意识到90天后我们可能不会有一个绝对确定的结论,但他希望相关行动能够突出重点、具备高强度并具有时限性”。

在没有取得突破的情况下,这项调查工作面临许多障碍,其中最主要的障碍是中国拒绝提供进一步数据,也不允许调查人员进一步接触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科学家们;该研究所是一家研究冠状病毒的生物安全实验室。中国已表示,溯源调查重心应转向其他国家,并引用了世界卫生组织领导的专家小组今年年初的结论,即新冠病毒从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极小。

(略)

Mr. Biden instructed national security adviser Jake Sullivan to follow up, which he did in a meeting with intelligence officials in early March. The White House ordered a written assessment from intelligence officials. Delivered to Mr. Biden in May, the assessment showed one intelligence agency leaning toward the hypothesis that the virus leaked out of a lab and two intelligence agencies leaning toward the view that it arose naturally—all with low or moderate confidence. Most agencies said there wasn’t enough evidence to render a judgment.

(略)

The National Security Agency, the officials said, will look for clues in its vast stores of intercepted foreign electronic communications, most of which aren’t analyzed in real time. The effort is being aided by experts from government labs, 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and other parts of the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Experts outside the government are being consulted, as are allied intelligence agencies.

One outcome, Mr. Biden said in a May statement when he announced the review, could be a list of specific questions that the U.S. would put to China as well as recommendations on what additional inquiries might be needed.

Given the possibility that the intelligence review might be inconclusive, there are already calls by leading lawmakers, some experts outside government and a grass-roots group of people affected by Covid-19 for an independent national commission.

Source: 拜登政府警告称,情报机构的新冠溯源调查可能不会得出明确结论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