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secutors Have Prepared Indictment of Julian Assange, a Filing Reveals

检察官在做一份完全不相关的文件中,粘贴了一份仍未公开的引渡和起诉阿桑奇的文字。

真是猪队友啊。

While the filing started out referencing Mr. Kokayi, federal prosecutors abruptly switched on its second page to discussing the fact that someone named “Assange” had been secretly indicted, and went on to make clear that this person was the subject of significant publicity, lived abroad and would need to be extradited — suggesting that prosecutors had inadvertently pasted text from a similar court filing into the wrong document and then filed it.

Source: Prosecutors Have Prepared Indictment of Julian Assange, a Filing Reveals – The New York Times

博尔顿警告中国勿限制南中国海自由通行权

南海问题看来接下来会是中美矛盾的焦点。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称,美国将反对中国与其它宣称在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 中国称南海)拥有主权的国家签订任何限制国际航运自由通行权的协议,并表示美国的海军舰艇将继续在这些水域航行。

博尔顿的这番讲话是对东南亚国家领导人的一个警告,这些领导人准备本周在新加坡召开一个地区性峰会。这一警告尤其针对菲律宾,该国现在正就联合勘探这一有争议区域的自然资源与中国进行协商。

Source: 博尔顿警告中国勿限制南中国海自由通行权 – 华尔街日报

彭斯对华政策演讲的背后,是基于历史与现状的深思熟虑

作者 Richard N. Haass 是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主席。这些见解应该很大程度代表了官方的态度。

现在的问题是,中美关系的第四个时期将呈现出怎样的面貌。许多人都猜测会出现一场新冷战,但冷战只是一种可能的(并且不受欢迎的)结果,而并非一种策略。遏制策略是美国对苏联政策的基础,但并不适应当今的新挑战——经济成分大于军事成分。事实上,中美之间的部分分歧可以缩小乃至解决,包括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对合资企业的要求以及贸易失衡的规模。但这些都是例外情况。

我们不能排除中美在南中国海、台湾甚至朝鲜问题上发生武装对抗的可能性。即便这种戏剧性的场景不发生,我们也很清楚双方的关系有可能恶化。我们从早先冷战的经验中知道,这种竞争既危险又昂贵,它断绝了双方合作的可能,即使这种合作对双方都有益。

Source: 彭斯对华政策演讲的背后,是基于历史与现状的深思熟虑 – 华尔街日报

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对中国和华尔街高管发起攻击

其中几位刚在新加坡和北京与中共高官会面。

在华盛顿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纳瓦罗还批评了华尔街的“全球主义人士”,称他们为美中两国的中间人。纳瓦罗说,华尔街需要退出谈判。他只提到了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

纳瓦罗说,华尔街高管是不拿薪水的外国特工,称他们削弱了特朗普的谈判立场。

纳瓦罗未直指特定人士,但政府的贸易强硬派人士曾私下抱怨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 BX)首席执行长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曾担任高盛CEO的前财政部长鲍尔森(Hank Paulson),以及同样曾任高盛高管的Barrick Gold Corp. (ABX)的John Thronton。

Source: 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对中国和华尔街高管发起攻击 – 华尔街日报

美前财长保尔森谈美中关系:“经济铁幕”可能很快到来

郭文贵在最新的直播中说中共准备把这个锅扔给习近平,然后由王岐山出面修复关系。现在还无法确定他是不是在贩卖恐慌。

在周三于新加坡发表的演讲中,保尔森将提醒中国,中国的行为不仅让美国亲华人士疏远中国,也让美国民众的反华情绪更趋一致。他虽然没有严厉地批评美国,但认为无论对中国还是对美国自己的盟友,美国都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他认为,如果双方都拒绝改变,结果将是“美中关系陷入漫漫寒冬”,还有“巨大的系统性风险”。

Source: 美前财长保尔森谈美中关系:“经济铁幕”可能很快到来 – 华尔街日报

银行雇员穷追不舍 1英镑撬动两千亿美元洗钱大案

这波风骚的走位为什么有点熟悉?

2014年4月底,威尔金森收拾完自己的办公桌正式离职。丹麦银行首席法务官委托一家咨询公司调查爱沙尼亚分行的违规行为,但这项决定遭到执行董事会两名董事反对被否决。

6月,丹麦银行举行了一次董事会会议。博根在会上告诉其他董事,有两家银行正考虑收购丹麦银行位于波罗的海的业务组合,其中包括爱沙尼亚分行。于是他说,让这些业务再坚持一阵子吧。

会议纪要显示:“CEO认为加快退出策略不明智,因为这会令出售价格大打折扣。”

据熟悉此次会议的人士透露,心怀担忧的其他董事会成员只能默不作声。其中一位人士说:“没有谁反对过托马斯。他被视为丹麦银行有史以来最出色的CEO……是他带领丹麦银行走出了一段极其困难的时期。”

Source: 银行雇员穷追不舍 1英镑撬动两千亿美元洗钱大案 – 华尔街日报

政治局会议: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

看来权威人士说L型的时候没指出当前是在L的哪个位置啊。

会议指出,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部分企业经营困难较多,长期积累的风险隐患有所暴露。对此要高度重视,增强预见性,及时采取对策。

Source: 政治局会议: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_政经频道_财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