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去年经济增速降至1990年以来最低水平

把之前4年都调到6%,今年什么都不干也有7.7%啦。

一些经济学家和投资者表示,中国2018年经济实际上要比官方公布的6.6%的增速更加低迷。他们指出,赶在周一数据发布前,中国政府上周五将2017年经济增速从6.9%修正至6.8%,提供了一个略低一些的比较基数,对2018年的数据是个轻微的提振。

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周一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经济面临下行压力。他还特别指出,外部环境变数很多,不确定性因素很多。

Source: 中国去年经济增速降至1990年以来最低水平 – 华尔街日报

老股东解禁后频套现 小米怎么了?

敝司到五月一定也面临这个压力。

这两宗交易分别发生于1月9日和1月15日,一宗来自小米早期股东,俄罗斯电信巨头Yuri Milner投资的投资基金Apoletto。另一宗卖家身份未知,帮忙配售老股的投行是摩根士丹利。

截至1月17日,小米在港股收报每股9.74港元,较每股17港元的发行价低逾四成。在老股东解禁后的七个交易日内,小米股价已下跌12.25%。小米的下一轮旧股解禁将是2019年7月9日。

2019年开年至今,小米股价累计下跌24.61%,这一跌幅甚至比小米整个2018年的股价表现还差。公司从2018年7月9日上市起至年底约六个月,股价下跌24%。

小米招股书显示,公司在上市前共进行过九轮融资。其中,E轮融资的每股优先股价格,折算成上市后普通股后,每股成本约为3.07港元,E轮以前的融资成本则更低。但F-1轮和F-2轮的成本却分别高达约15.83港元和14.07港元。

Source: 老股东解禁后频套现 小米怎么了?_公司频道_财新网

美国探讨取消对华关税以加速达成贸易协议

我觉得姆努钦就是在带节奏拉股价而已,中国有实质让步之前美国不太可能会首先取消关税。

据熟悉内部讨论的人士透露,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在一系列战略会议上提议取消部分或全部关税。他们称,此举旨在推进贸易谈判,取得中国对更长期改革的支持。

不过,上述知情人士称,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反对姆努钦的提议,担心任何让步都可能被视为示弱的表现。

眼下美国贸易官员正试图找到迫使中国让步的最佳方式。目前这一提议尚未提交给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讨论的结果也无法预测。

在过去有关中国的讨论中,特朗普在关税问题上一直站在莱特希泽这一边,而非姆努钦。但据知情人士称,这一次特朗普已经表明希望达成协议,并且正施压莱特希泽拿出一个协议。

美中正力图在3月1日截止日期前解决双方的纷争。如果达不成协议,从次日0:01开始,美国针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税率将按照计划从当前的10%跃升至25%。税率上调可能打击美国进口商,进一步削弱已经显出疲态的中国经济。

在莱特希泽牵头贸易谈判的同时,姆努钦一直在积极制定政府策略。姆努钦在与贸易团队协商时曾建议,是否可能在1月30日中国最高贸易特使刘鹤赴美谈判时提出取消关税,比目标日期提前一个月前结束谈判。

其中一位知情人士称,这是美国团队可能采取的方案之一。

莱特希泽在贸易谈判中一贯采取强硬立场,他认为,中国未能履行以往的协议,在未来履约方面不可信。他在与中国谈判时表示,只有中国证明自己履行了谈判承诺,美国才会考虑取消关税。

不过参与谈判的人士称,莱特希泽已经显示出放松立场的一些迹象,包括不排除如果美国3月1日达成有利协议则取消部分对华关税的可能性。

Source: 美国探讨取消对华关税以加速达成贸易协议 – 华尔街日报

WeWork CEO给自己公司当房东,赚得数百万美元

为孙正义心疼三秒钟。

Neumann已经通过将自己持有的多处物业出租给WeWork赚了数百万美元。非上市公司WeWork是美国估值最高的初创企业之一。该公司的多名投资者说,这种安排让他们感到担忧,因为存在潜在利益冲突,该公司CEO可能从租金或其他条款中获益。

WeWork发言人称,所有关联方交易都经过董事会或一个独立委员会审核批准,并向投资者进行了披露。Neumann通过发言人表示不予置评。

WeWork首先与房主签署办公空间长期租赁协议,随后再转租给短期租赁者。近期投资者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 9984.TO)对其的估值为470亿美元。现年39岁的首席执行长Neumann于2010年创办了WeWork,他是该公司最大的个人股东,持有该公司表决控制权。

获得公司表决控制权之前,Neumann至少有一次无法完成类似交易。据知情人士称,2013年WeWork谈判一栋芝加哥大楼的租约时,作为交易的一部分,他曾试图收购该大楼至多5%股权。该大楼位于N. Green St.的210-220号。一位知情人士表示,WeWork董事会担心此举存在潜在利益冲突,最终这些股权被WeWork收购。

第二年,Neumann取得公司控制权。根据WeWork的备案文件,在2014年WeWork的一轮投资中,他获得的B类股票赋予他每股10票表决权,现在,他控制着该公司超过65%的股票表决权。

Neumann自那以来通过投资者团体购买了若干处物业,并把其中一些租给了WeWork。

Source: WeWork CEO给自己公司当房东,赚得数百万美元 – 华尔街日报

Huawei Targeted in U.S. Criminal Probe for Alleged Theft of Trade Secrets

赵家人的事,能叫偷吗?

During the course of the business relationship, Huawei employees asked detailed questions about the robot and repeatedly sought information about proprietary technology, the T-Mobile lawsuit claimed.

In one alleged instance, two Huawei employees slipped a third one into a testing lab to take unauthorized photos of the robot. One employee also tried to hide the fingerlike tip of “Tappy” behind a computer monitor so that it would be out of view of a security camera, and then tried to sneak the tip out of the lab in his laptop-computer bag, according to the lawsuit.

That employee later admitted that he took the component because Huawei’s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office believed the information would improve its own robot, the lawsuit said.

Source: Huawei Targeted in U.S. Criminal Probe for Alleged Theft of Trade Secrets – WSJ

中国曾提出救助1MDB以换取马来西亚交易

之前我轻视了这篇报道的重要性,直到我看到 kleptocracy asset recovery initiative 。我猜这是老天给郭文贵的又一个礼物。

《华尔街日报》见到的文件显示,马来西亚官员暗示,“一带一路”部分基建项目以高于市场价值的水平获得了资金,从而产生了可以满足其他需要的多余现金。去年取代纳吉布政府上台的现马来西亚政府调查人员认为,其中部分资金用作纳吉布政治活动的资金支持,并偿还1MDB即将到期的债务。1MDB是纳吉布于2009年成立的基金,用于为当地发展提供资金。

据知情人士透露,纳吉布知悉2016年马来西亚和中国方面的会晤。在被问及这些问题时,这位前总理当时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该铁路项目将为马来西亚带来数万个就业机会,并表示,在他的领导下,马来西亚连续九年实现经济增长。

去年5月在选举中将纳吉布赶下台的马来西亚现任总理马哈蒂尔(Mahathir Mohamad)暂停了上述中方项目。此后,马来西亚以洗钱和背信等罪名指控纳吉布。纳吉布否认了这些指控,他已经获得保释,今年将面临审判。

Source: 中国曾提出救助1MDB以换取马来西亚交易 – 华尔街日报

中国为加拿大公民死刑判决做辩护

大连法院,你们这是为郭文贵的法治基金打广告么?

谢伦伯格曾在加拿大从事石油行业的工作。他曾去泰国和其他地方旅游,2014年来到了中国。他在大连被捕,被控参与利用轮胎藏毒从大连向澳大利亚走私222千克冰毒。他被捕后,法院在2016年审理该案,在去年11月份宣告一审判决,判处谢伦伯格15年有期徒刑。上述一系列事件几乎没有引起中国媒体关注。

去年12月份,在孟晚舟被捕后,事情发生了变化。谢伦伯格提出上诉寻求从轻处罚后,一家上级法院决定对该案进行重审。《环球时报》和其他官方媒体开始公开报道此案。

谢伦伯格声称自己是被陷害的,上诉法院驳回了他的说法,当庭裁决将案件发回原审法庭重审。检方当时提出,新线索显示谢伦伯格极有可能在走私毒品犯罪过程中起了重要作用,而不是一审认定的从犯,因此寻求法院处以更重的处罚。

Source: 中国为加拿大公民死刑判决做辩护 – 华尔街日报

中国房地产的未来

很多代表既得利益的经济学家,总是用玄乎而且有点自相矛盾的方式讨论房地产的未来。作者用大白话把这个很多人没讲清楚的问题讲清楚了。
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在房地产理论领域,很多所谓需求分析是伪分析,比如说全国人民都想在北上深买房子。这种说法混淆了“想在北上深买房子”和“想在北上深有房子”,全国人民其实不仅都想在北上深有房子,还都想有很多套。事实上,全世界人民几十年来都想在纽约伦敦东京香港拥有房子,而且越多越好。全世界人民几千年来也都想拥有成吨的黄金。这些根本不构成所谓购买需求,且不说买不起,有钱也未必花在这上面。

Source: 中国房地产的未来-二律背反的一灯如豆-财新博客-新世纪的常识传播者-财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