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寄望特使刘鹤和中国达成贸易协定

既然之前没承认过不平等地位,现在怎么会列清单。而且这清单让国内民企看到了怎么办。

刘鹤及习近平在国内面临强大的势力集团压力,可能会妨碍其满足美国要求的努力。追踪谈判的人士称,对于导致目前双边贸易关系紧张的一些根本性问题,美中谈判人员之间仍存在较大分歧。

这些人表示,中国正面临要求其停止美国所说的非法技术转让以及对国有企业的不当补贴的压力。

这些人称,尽管中方提出,将取消那些扭曲价格并令西方对手处于不利地位的政府补贴,但他们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提供其想取消补贴的清单。

这些人表示,中方迄今为止主要是提出购买更多美国农产品和能源产品,例如大豆、原油和液化天然气。

无论达成什么协议,美国还寻求协议能得到执行的保证,以及解决争端的工具。

Source: 美国寄望特使刘鹤和中国达成贸易协定 – 华尔街日报

特朗普暗示或放宽上调中国商品关税的最后期限

如查伦·巴尔舍夫斯基所说,美国贸易代表最难谈判的国家,正是美国自身。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做出了迄今为止最明确的暗示,美国可能不会按原计划在3月1日提高对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尽管他的最高贸易官员发表声明称,美国应坚持一个确定的最后期限。

他周二向记者表示,与中国完成贸易谈判的最后期限“不是一个有魔力的日子”,眼下美国和中国的中层谈判代表已开启了本周的贸易会谈。双方内阁级官员将于周四参加讨论。

特朗普及其顾问已表示,他们正在考虑未来几周的某个时候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在这种情况下,特习会实际上将会成为达成协议的最后期限。美国官员希望这一会议在美国举行。

中美双方自1月中旬以来已在华盛顿或北京举行多次会议,希望达成协议,结束长达一年的贸易争端。中美贸易争端已撼动全球市场并扰乱了企业的投资计划。围绕谈判的最后期限、与习近平会面的计划以及是否会在某个时间点提高关税,特朗普已经发表了一系列相互矛盾的讲话。

特朗普周二表示:“真正的问题是:我们是否会提高关税?我知道中国不希望这种情况发生,所以我认为他们正尝试快速行动,以避免这种情况发生。不过我们要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特朗普说:“我不能告诉大家确切的时间,但这个日期并不是一个有魔力的日子。很多事情都可能发生。”

特朗普的言论有时甚至会与他的首席对华谈判代表、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相左。特朗普已多次表示,如果没有达成协议,将在某个固定时间点将针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税率从10%上调至25%。

Source: 特朗普暗示或放宽上调中国商品关税的最后期限 – 华尔街日报

苹果公司领导层换血,准备迎接后iPhone时代

由乔布斯开启的苹果的iPhone时代要落幕了,但 Tim Cook 不像是可以带领苹果开启新时代的领导。

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正改组领导层,并重新评估其服务、人工智能(简称AI)、硬件和零售部门的优先排序,以降低对iPhone销售的依赖。

这些变化可追溯至去年,其中包括高调的聘用、引人注目的离职、意味深长的晋升和相应的重组。知情人士称,这已让不习惯看到领导层频繁变动的普通员工感到不安,导致苹果公司搁置了若干个项目,为新管理者们重新评估优先事项创造了条件。

虽然各个部门的人事调整理由各不相同,但总体而言,相关变化表明苹果公司正努力从一家由iPhone驱动的公司转型为以服务和潜在变革性技术为增长引擎的公司。

过去几个月的领导层人事变动包括:AI部门主管John Giannandrea晋升执行团队,人力资源主管Deirdre O’Brien接替即将离职的零售主管Angela Ahrendts,Siri语音助理业务负责人Bill Stasior被撤职。

苹果公司还将旗下自动驾驶汽车项目裁员200人,将Eddy Cue领导的服务业务的大量工程资源重新分配到有关好莱坞节目制作的行动中。

Source: 苹果公司领导层换血,准备迎接后iPhone时代 – 华尔街日报

中美谈判代表料将公布贸易协议谅解备忘录方面进展

乐观的人会说有备忘录总比没有好。
然而我感觉双方的差距并没有实质的缩小,更多只是一个安慰市场的烟雾弹。

据知情人士透露,中美两国谈判代表周五将以一份声明结束本周的贸易会谈,声明内容将涉及双方在达成一项更广泛的协议方面取得的进展。

知情人士称,该协议将采用谅解备忘录形式,并将作为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可能在晚些时候举行的峰会中敲定的贸易争端和解协议的框架。

中国希望作出的让步与特朗普政府将会接受的提议之间仍存巨大分歧,在本周于北京举行的会谈期间,中美双方官员一直在寻求缩小这一差距。预计拟定的备忘录将涉及多项议题,包括中国政府提出的购买更多美国商品和服务,中国加快在金融服务、制造业等领域的市场开放,以及加强对美国知识产权的保护。

上述知情人士称,预计谅解备忘录中还将包括如何执行贸易协议等更为棘手的问题。

中美在一些问题上仍存在尖锐分歧,比如北京方面如何解决美国的一些不满,包括中国施压美国企业要求分享技术,以及中国支持国有企业的政策以牺牲美国竞争对手的利益为代价。该谅解备忘录可能也会提到这些问题,但截至目前双方在缩小这些分歧方面缺乏进展。

Source: 中美谈判代表料将公布贸易协议谅解备忘录方面进展 – 华尔街日报

新北京-莫斯科轴心浮出水面

居然用轴心(axis)这个说法。

如今半个世纪过去了,风水轮流转,将美国视为共同的对手让两个国家建立起新的纽带。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出口为导向的经济大国,中国主席习近平所追求的全球“人类命运共同体”体现了中国对于世界领导地位的雄心。俄罗斯方面则因为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的冒险主义而受到西方的排挤,并且依然深陷经济低迷之中。这个昔日的超级大国不得不适应作为中国的小伙伴这个角色,有时还有求于中国。

俄罗斯2014年入侵乌克兰后,西方的制裁令克里姆林宫方面迫切需要从地缘政治角度拉拢中国,尽管这是一个长期以来不被其信任并有所忌惮的邻国。美国可以利用这种忧惧心理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俄罗斯的当权者已经断定,除了抛却自己对中国的疑心之外别无选择。对于莫斯科来说,北京已经成为一个不可或缺的伙伴,北京能提供其他地方不再能轻易找到的资本、技术以及市场。

美国国家情报局(National Intelligence)局长科茨(Dan Coats)本周在情报部门年度评估报告中对参议院表示,“中俄关系紧密程度达到了上世纪50年代以来最高的水平,”警告称中俄两国的再次合作将在未来几年扩大并多样化,这会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Source: 新北京-莫斯科轴心浮出水面 – 华尔街日报

美国贸易谈判代表下周将赴北京继续磋商 – 华尔街日报

跟我之前判断的一样,双方根本没有达成一致。但是这次至少看上去可以往前推进。

美国政府一名高级官员周二表示,随着3月1日的谈判最后期限临近,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下周初将派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前往北京继续进行贸易谈判。

上述高级官员还称,特朗普尚未承诺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晤。这较特朗普上周发表的讲话有所转变。特朗普上周四在椭圆形办公室会见中国最高贸易谈判代表、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时表示,他预计将与习近平会晤,可能会晤一次,也可能是两次。

贸易专家称,两国领导人的会晤将表明谈判接近结束,两位领导人准备为达成协议而作出最后的妥协。

上述美国官员强调,对“特习会”缺乏承诺并不意味着谈判已经停滞,只是反映出在双方可能达成协议之前还需完成大量工作。该官员在谈到上周的谈判进展时表示:“气氛很好。”

Source: 美国贸易谈判代表下周将赴北京继续磋商 – 华尔街日报

特朗普对美中贸易谈判发表乐观看法

从细节来看两国几乎没有达成任何实质方案,所有乐观的表述都是做给市场看的。

周三开始的谈判在白宫旁边的艾森豪威尔行政大楼举行,听取了谈判情况简报的知情人士称,刘鹤为贸易谈判拿出了一系列温和的让步。例如,中国愿意增加购买美国农产品和能源产品,并承诺邀请更多美国资本参与国内制造和金融服务业。

但这些并没有达到华盛顿方面的要求,尤其是美国要求的对产业政策进行更深入改革以及取消强制美国公司向中国合作伙伴转让技术的政策,美方认为中国的保护主义产业政策限制了美国公司的竞争力。莱特希泽表示,双方在这些问题上取得了进展,但未提供任何具体细节。

中美距离达成协议仍有很长一段路,并且周四双方没有就书面框架达成一致,而这类文件是贸易谈判的标准操作,一般会为仍有分歧的问题留出空白。

听取了谈判情况简报的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执行副总裁薄迈伦(Myron Brilliant)表示,例如,北京方面甚至没有同意列出中央以及地方政府向国内企业提供的所有补贴。他表示,中方没有提供任何切实的举措来解决围绕强制技术转让问题的持续担忧。

薄迈伦称,现在到了十分关键的时刻,好比是一场九局棒球赛的第五局。他表示,总统认为这是一个历史性机会,但问题是美国政府能否与中方达成一项全面性的协议。美国商会与其他许多商业组织都要求白宫不要轻易与中国达成和解,而且应坚持要求中国对产业和科技政策进行重大调整。

(略)

特朗普的一些顾问认为,同意举行会晤意味着,如果特朗普要想如他此前威胁的那样在3月2日将对中国商品关税由10%提高至25%,将会面临巨大阻力。这是因为,无论是会前造势,还是外界对达成协议的期望,都会非常高涨,以至于如果出现不好的结果,将会重挫全球市场并给美中两国经济造成冲击。

如果两位领导人的会晤地点像中国官员希望的那样选在中国,情况将尤其如此。因为如果美国决定提高对中国商品的关税,等于是打了中国领导人的脸,而特朗普经常将习近平称为朋友。这样一来,美国反而会面临下调关税的压力。

特朗普的一些顾问力劝他把会晤地点安排在第三国,或者乾脆选在他位于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Mar-a-Lago estate)。 薄迈伦表示,他猜测关于会晤地点的最终决定将要等到临近3月1日的最后期限时才会做出。

Source: 特朗普对美中贸易谈判发表乐观看法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