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集团的IPO审批程序遭到中国政府调查

顺便调查一下中签号为啥是668?

知情人士透露,中国政府正在调查马云(Jack Ma)如何为其蚂蚁集团(Ant Group Co.)去年的股票上市获得了快速批准,这显示打击这位科技亿万富翁的行动正在波及国家机关。

中央政府于今年年初展开的这项调查将重点放在批准这笔首次公开募股(IPO)交易的监管机构、拥护这笔交易的地方官员,以及将从中受益的大型国有企业。这些知情人士说,这项调查审查了马云与这些国家中坚分子的关系。

这项调查意味着蚂蚁集团和其控股股东马云的未来仍面临不确定性。自从去年11月这笔IPO在最后一刻被叫停后,这位通常高调的企业家一直保持低调。这些知情人士说,在蚂蚁集团完成监管机构要求的业务整顿和政府的这项调查结束之前,马云不会被允许离开中国。

Source: 蚂蚁集团的IPO审批程序遭到中国政府调查 – 华尔街日报

赵婷获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消息在中国受到审查

NYT说是外交关系问题哦。

赵婷是第二位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女性。北京时间周一上午获奖消息宣布时,中国社交媒体网站上涌现了很多祝贺的信息。但到了下午,几乎所有帖子都被删除了。

在中国主要搜索引擎百度和搜狗上搜索她的名字,会出现许多关于她以前所获荣誉的新闻链接,只有零星的关于获得奥斯卡奖的链接,链接的文章也被删除了。

中国中央电视台、官方媒体新华社和中共党报《人民日报》当日全天对于该奖项没有任何报道。两名国有媒体记者透露,他们接到了宣传部门的指令,不得报道赵婷获奖的消息,原因是“以之前的舆论”,尽管他们也理解赵婷是中国国籍。

中国外交部在周一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未就社交媒体删帖一事发表评论,称这“不是一个外交关系问题”。

(略)

赵婷今年3月份赢得金球奖后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受到抨击。起初中国社交媒体为她在世界舞台上的成就而欢呼,但在用户转发赵婷2013年接受《电影人》(Filmmaker)杂志采访时提到中国的一段话后,中国社交媒体的情绪转向了负面;赵婷当时称她长大的地方“到处是谎言(where there are lies everywhere)。”

赵婷上高中时移居美国。在周日的奥斯卡获奖感言中,赵婷再次提到了自己的童年,用普通话背诵了“人之初,性本善。”此句出自一部中国古代典籍,赵婷说,小时候曾与父亲一起背诵过。对此,中国社交媒体平台上的用户给出了大量兴奋的评论和各种笑脸表情符。

Source: 赵婷获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消息在中国受到审查 – 华尔街日报

中国向美国释放信号:我们目前平起平坐

总加速师再加把劲,争取没有第三任。

中国官员表示,先是美国对于新冠疫情的糟糕应对,随后是夏季爆发的种族冲突,之后又发生了1月6日国会大厦遭暴力冲击事件,这一切都强化了习近平对中国制度优越性的信念。中国官员称,习近平在内部会议上把美国的民主制度比作“一盘散沙”,并宣称一党制让他能够实现治国目标。

拜登入主白宫后,中国继续采取强硬态度,暗示那些不遵守中国政府规则的企业将失去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瑞典服装品牌Hennes & Mauritz AB最近因不采购新疆棉花的立场,在中国遭遇了社交媒体怒潮并受到消费者抵制。中国当局限制本国军方人员和某些国企员工使用美国特斯拉(Tesla Inc., TSLA)生产的电动汽车,理由是车内摄像头可能泄露隐私,诸如此类的问题会带来国家安全风险。H&M不予置评。特斯拉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但该公司上周表示,特斯拉车内摄像头目前在北美以外市场并没有激活。

“没有人强迫他们留在中国,”杨洁篪在安克雷奇会谈上提到在中国做生意的美国公司时说。

Source: 中国向美国释放信号:我们目前平起平坐 – 华尔街日报

美国将据称帮助开发武器项目的中国实体列入黑名单

另一个不相关的新闻,GM因为芯片短缺已经让一些工厂停产了。
问题是,汽车芯片的供应链没听说受到过什么影响,而且这个短缺已经持续快一年了。
WSJ将之归咎于汽车行业去年对销量的消极预计导致的订单减少,以及笔记本电脑、手机、游戏主机的热销。
有没有其他的可能呢?

拜登(Joe Biden)政府周四禁止美国公司向几家中国实体供货,称这些实体建造的超级计算机将帮助中国政府开发新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包括核装置。

这一行动将阻止向这些实体出售先进的美国半导体等产品,在美中对抗关系日益加剧的情况下,进一步加强了美国技术贸易限制。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Gina Raimondo)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美国将充分运用其权限,阻止中国利用美国技术发展这些破坏稳定的军事现代化项目。

中国大使馆暂未回复置评请求。

Source: 美国将据称帮助开发武器项目的中国实体列入黑名单 – 华尔街日报

The Wuhan Whitewash

WSJ的社论把脸扇得啪啪响。

Yet enough already is known about the WIV to suggest this lacks credibility. In 2018 U.S. officials warned in diplomatic cables about safety and management issues at the WIV that could lead to a pandemic. This is especially troubling because the WIV conducted “gain of function” research on coronaviruses that theoretically can enable them to infect a new species.

The U.S. State Department warned in a January fact sheet that WIV researchers had developed “symptoms consistent with both COVID-19 and common seasonal illnesses” in autumn 2019. The WHO report nonetheless take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t its word when it says there was “no reporting of COVID-19 compatible respiratory illness during the weeks/months prior to December 2019.”

Shi Zhengli of the WIV said last week that the lab has no ties to the Chinese military. But the State Department said in January that “the WIV has collaborated on publications and secret projects with China’s military” for years. The U.S. claims were based on extensive intelligence, and the Biden Administration hasn’t disputed the findings. Did the WHO team even examine U.S. evidence?

The WHO’s tissue-thin analysis isn’t surprising. Chinese government scientists provided most of the data and worked with the international team to craft the report. Beijing has limited independent access to information on Covid-19’s origin, much as it silenced scientists and journalists who raised doubts about the official story last year. The report’s publication was repeatedly delayed, as both sides negotiated a report that is more political than scientific.

The WHO team is also compromised by conflicts of interest. Zoologist Peter Daszak, the American on the team, has collaborated with the WIV for years and supported gain-of-function research. As early as February 2020 he helped coordinate a statement in the Lancet condemning “conspiracy theories suggesting that COVID-19 does not have a natural origin.” Another team member, virologist Marion Koopmans, oversees an outfit in the Netherlands that has conducted gain-of-function research and could face serious repercussions if the pandemic started in a lab.

The Biden Administration hasn’t taken a definitive position on the lab-leak theory, but Covid-19 spokesman Anthony Fauci played down the idea last week. Dr. Fauci’s institute financed work at the WIV and has backed gain-of-function research. He’s the wrong man to reassure the public about lab research on coronaviruses.

Dr. Fauci was trying to rebut Robert Redfield, the former chief of 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who said last week that “I still think the most likely etiology of this pathogen in Wuhan was from a laboratory.” Dr. Redfield added that virus transfer to a lab worker is not unusual in such research.

Source: The Wuhan Whitewash – WSJ

中国修改香港选举办法,确保爱国者治港

中国最高立法机构修改了香港的选举办法,让北京方面在选举香港特首和立法会议员方面拥有了决定性的控制权,也让支持建制派的政界人士牢牢掌控了这个前英国殖民地。

周二通过的香港选举新规将缩减香港立法会中的分区直选议席,并让非选举产生的政治机构对香港治理发挥更大影响力,这将削弱香港的民选代表力量。香港国家安全官员也将获得对候选人的实际否决权,意味着当局可以禁止反对派人士当选公职。

北京方面计划通过选举改革收紧对香港的控制,确保“爱国者”治港,这次选举改革将这一计划付诸实施。全国人大在本月召开的年度会议上批准了相关提案,为人大常委会本周敲定细节铺平了道路。

反对派团体指出,选举改革是北京方面对香港居民享有的诸多权利和自由的系统性侵蚀。中国承诺香港于1997年回归后,香港居民将保留原有权利和自由50年不变。

(略)

根据官方媒体公布的新选举程序,隶属香港警方的国安部门将对有意参选的人士进行审查,判断他们是否符合拥护香港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等法定要求。

新成立的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在确认候选人资格时将考虑警方提供的审查结果,根据审查结果做出的决定不得起诉。

修订后的选举办法让香港选举委员会有权挑选近半数的立法会议员,并对所有立法会候选人的提名施加影响力。香港选举委员会主要由亲北京派人士组成,并负责选举香港特首。

香港立法会议员人数将从70人增加到90人。但由香港居民直接选举产生的议员席位将由35个减少至20个,占比由之前的一半降至略高于五分之一。

Source: 中国修改香港选举办法,确保爱国者治港 – 华尔街日报

美国呼吁建立健全机制进行新冠溯源调查

谭书记发现了之前收的支票是空头支票吗?

美国和其他十多个国家对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牵头的中国新冠溯源调查提出担忧,称调查进行得太迟,未充分或及时获得相关数据。

这份得到了澳大利亚、日本、加拿大、英国和其他国家支持的声明呼吁“在不受干扰和不当影响下进行透明、独立的分析和评估”。

欧盟驻联合国代表团也发表了一项单独的声明,对上述声明做出呼应。这两份声明发布之前,WHO领导的武汉调查团周二发布了调查报告。该报告发现,病毒从中国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极低。武汉是首批新冠病毒确诊病例所在地。

就在该报告即将发布前,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呼吁对新冠病毒是否从一所实验室流出展开更广泛的调查,这是他迄今在公开场合对该问题使用的最强烈措辞。他说,他准备派遣更多的专家调查这一问题。

与此同时,中方在武汉调查报告发布后发表声明警告称,将病毒问题政治化只会阻碍新冠溯源调查,并再次呼吁在其他国家开展类似调查。

Source: 美国呼吁建立健全机制进行新冠溯源调查 – 华尔街日报

WHO新冠溯源最终报告未回答关键问题

一份经过中国政府审查的,主要研究由中方完成的报告,你指望能从里面看到什么?

一个由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牵头的新冠疫情溯源调查小组发现,最近一次走访中国期间查看的数据不足以回答病毒何时、何地以及如何开始传播等关键问题。

这份期待已久的报告介绍了WHO牵头的调查人员今年早些时候完成的对武汉为期四周的调查结果。武汉是2019年12月首批新冠病毒确诊病例所在地。

开展此次中国之行的专家组几乎没有进行彻底和公正调查的权限。面对国际上要求对新冠疫情进行溯源调查的压力,中国最初并不同意。目前这场疫情已经造成280万人死亡。

最终报告已分发给WHO成员国,但尚未公开。《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周一看到了这份报告。

在这份需要中国当局批准的报告中,WHO团队呼吁对2019年12月以前的中国医院数据和血液样本进行更仔细的审查。这种分析可以提供线索,说明在出现第一例确诊病例之前病毒已经传播了多长时间。

(略)

这份报告的大部分研究是由中国科学家进行的,他们几乎都为中国政府工作。根据此项研究的条款,中方进行了大部分研究,在WHO聘请的国际科学家团队于1月和2月访华期间,这些研究结果被提交给了该团队。

中国外交部和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Source: WHO新冠溯源最终报告未回答关键问题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