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Night in Canton

昨天终于知道酒吧是什么样的了。
在一个已经离职的男同事的带领下和两个女同事一起去的滨江路的酒吧。
刺耳的音乐,刺眼的灯光,酒吧即是这样一个地方,供那些精力没处发泄的青年,以疼痛代替空虚。

只不过我工作了一天,浑身上下只有疲惫,哪里有多余的精力去发泄。
所以我像个木头一样的站在桌子边,真是对不住那两女同事的热情好意。
我同时体会到在一个疯狂的环境中保持理智是多么的困难,这里可不仅仅指酒吧。
震动胸膛的低音,摇晃的灯光,扭动的肢体。
吼上一句“去你妈的理性”,然后和众人一起疯狂,确实是最轻松的选择。

可惜我做不到。
没动机,没兴趣,没胆量。
一台电脑,一个wifi。
才是我这宅人的归宿。
如果还能与一个能理解我的良人做伴,那么离幸福也就不远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