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爱情故事’ Category

婚礼

Sunday, December 27th, 2015

 

那些年常委追过的女孩

Sunday, June 2nd, 2013

前两天我偶然打开了手机QQ的空间,列在第一条的,赫然是常委中学和大学时代暗恋过的女孩的结婚照片。
常委暗念了8年的女孩结婚了,新郎不是他。

于是我立刻给常委打去电话,电话一如既往的以“喂,傻逼”开头。
原来常委参加了这场婚礼,两人同处于湖北西部的一个小地级市,所以好像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之不过常委从初中暗念到大学,终于开始两人勾勾搭搭的时候,常委的突然移情别恋,给了这个故事一个谁也没有预想到的结局。
之后常委失心疯的爱这个爱那个,与这个女孩渐渐的疏远了。本科毕业之后国内混了两年又跑去了澳洲,在那里又找到了新的恋人。

我说你没有抱着她老公亲啊?他呵呵的傻笑。
所以小说毕竟是小说,真实的感情哪里穿越得了山重水隔,哪里受得住沉默和拒绝,哪里经得起诱惑和背叛。

这个女孩众多的结婚照里有常委一张。
照片里,她和常委在正中间,女孩另一侧是西装革履比她高一个头的新郎,常委另一侧是另一个男同学。
看上去倒像是常委和女孩的结婚照。 

2013-4-10 今日情话

Wednesday, April 10th, 2013

“I miss you.” shouted in my heart. But I will be cold to you. I won’t give you any false hope.

Looking back to what we have been through, I can’t believe we couldn’t hold to the end.

2013-4-8 今日情话

Monday, April 8th, 2013

The night passed fast when you were in my sight. Now, I have a long night … to miss you.

婚姻

Monday, April 1st, 2013

他们都向我问她的:职业,收入,身高,体重,年龄,学历,气质,属相,星座,出生地,恋爱史,生辰八字,双亲的职业,是不是独生子女,房子是租的还是买的…

却没有人问我:你爱不爱她,你快不快乐?

我的沈佳宜

Friday, March 23rd, 2012

原本这篇文章的题目应该是我的女神,在2005年初的冬天用我的Nokia 6108 Java客户端发布在Blogcn上,那个时候我的Blog还叫做WHU Love Story。但是不知道是由于设备还是网络的故障,那篇文章并没有发出去,而是消失掉了。正如我半夜躺在床上用iPhone敲这篇文章一样,但好在这个有Dropbox备份。

事情已经经过了7年,所有的感情已经结晶,如今我看着这一粒粒晶体,转动着角度,变幻着颜色,不知道能不能还原出它们当时的色彩。按照WHU Love Story的命名法,她应该被叫做WJ。

我必须得承认我一直都在撒一个谎:按照设定我在大学才开始第一场恋爱,高中因为没有玩够所以根本就没考虑感情的事情。其实这个设定是不真实的,我和她是在高中认识的。和那些年所不同的是,我坐在她身后,我的成绩比她好,当然我没有电影中沈佳宜那样多管闲事般的指导人家学习。比较幸运的是她后来凭自己努力考入了和我相同的大学,不然这个故事到高一就完了。她并不比一般的女生还要好看一点,作为脸盲症患者的我唯一记得清楚的就是她右脸颊上的一颗黑痣,但是这个我唯一记得的标志也在大学的时候被手术去掉了。她的性格特别好,非常热心关心他人。所以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这种关心所误导:也许人家只是无差别的关心而已。高二,我被调到重点班,于是给她写了一封电子邮件情书。我记得她当时回复说她为报答父母养育之恩决定好好读书不考虑儿女情长的事情,现在看起来这理由烂到不行,但当时我非常相信。因为年幼不是特别强烈的感情,加上不在一个班,所以高中就这样结束了。

虽然她跟我一样考入了武大,我在文理学部,她在信息学部,隔着半个校园和一条大马路,见面的机会也不多。但刚入学校时大家和大学同学还不熟的时候,还是更愿意和高中同学交流。因此我偶尔也会在没有课的夜晚跑到信息学部去陪她聊天。那个时候她总是说她班上男生很矬,我虽然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但我没有接话,我现在也无法准确回忆起当时沉默的原因,有可能是因为当时在追求另一个女同学(yigiyigi),并且不久后就成功了。

我还记得躺在桂园七舍102房上铺打那篇文章的时候,是一个晴朗的冬天,正值考试周,但当天并没有重要的考试。那个时候yigiyigi还是我的女朋友,但是我却在Nokia 6108那个小屏幕上敲了几百字,来说另一个女生的好。正如本文开头说的那样,文章并没有发出去,并且连草稿都没有存下来,我想着这也可能是天意吧,就起床到桂园食堂去买了两个包子一杯豆浆。

2005年5月,我得了急性肠炎,一个人带着病例就往校医院走。在桂园二路的网球场边,遇见了她。她当时正在去工学部实验室做实验的路上。她看到我拿着病例,就停下来,站在我面前,问我什么情况。然后伸出右手够着我的额头试探我有没有发烧。当时我和她的距离很近,太阳把我的脸晒的很热,我一瞬间有种想抱起她的冲动。但是我没有这么做,而且那个时候yigiyigi正在跟我闹矛盾。没过一周,我和yigiyigi分手

2005年暑假,学院去神农架考察,我给几个同学带了一点小礼物,其中就包括给她的一串紫色的(假)水晶手链。她收到礼物似乎很开心,还说她最喜欢紫色了。其实我完全不知道她喜欢什么颜色,觉得她兴许只是客气罢了。但是我送她手链也只是出于友谊,因为那个时候我疯狂的迷恋上了YW

不知道过了多久以后,我在一个公共选修课程上又遇到她,有次课上,她一直拉着我说要和我合影,我推托半天后还是同意了,但她一下课就不见了踪影,我回到宿舍后给她发了条短信说你是个好姑娘云云,基本上等于是好人卡。于是后来联系就越来越少,我到广州之后还通过一次电话,但后来我换了号码,她也换了号码,就连同学聚会都没有再见到。

我在武大梅园小操场看过唯一一部电影是帝企鹅日记,里面有一句台词我曾经用作过签名:亲爱的,如果接下来几个月我们的舞步一致,我们就能在一起。

就像我说的,短暂而又错开的感情线要如何才好?所以,有些时候,有些事情本来就是徒劳无功的。

正如我现在徒劳的祝福她,希望她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奔跑吧,阿祥

Friday, January 27th, 2012

有两年多没有写这个分类下的文章了,这次写的也不是我自己的事情。
一对走过了9年的异地恋人,居然分手后要找我这个bachelor来做思想工作,实在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这两个人是高中同学,那个时候也没什么很惊天动地的爱情传奇,大概就是你情我愿的很自然的走到一起了。高二分班,两个人开始了马拉松似的“异地”恋。大学时两个人不在同一个城市,男孩大学毕业后出国留学,女孩继续在国内读研。
男孩对女孩很放心,因为女孩已经拒绝过无数追求者。然而女孩却渐渐的对男孩不满意:因为长期在象牙塔里,男孩不如她身边的同龄人成熟体贴。也许是因为害羞,男孩也从未与女孩家庭谈婚论嫁。
往前望去,未来一片茫然。女孩开始慌神了,今年就要26岁了,最好的青春给了这个男孩,却没有得到一个关于未来的许诺。于是她对男孩说,我们分手吧。

故事讲到这里估计各位看官都看懂了,这次分手很可能是逼婚。
而且我觉得逼得很对。
所以我提的建议无非就是找岳父岳母大人商量结婚的事情,同时保持与她的日常联系,旁敲侧击往结婚的话题上引。
我觉得这事就能成了。

化物语·告白·TBBT四型人格

Saturday, October 24th, 2009

昨天趁着晚上没有培训,在宾馆的泳池边用手机看完了化物语的下半部分。
近十一月,东莞却并不冷,秋风习习,不禁让人觉得一生就是为这个时刻而存在的。

曾有人说看完化物语再看伤物语,就像是GalGame走到A线却不巧看到B线的结局一样。
战场原还没有从楼梯上摔下来,当然也不会认识阿良良木。
但是羽川却已经送了阿良良木一套内衣,并且相互有救命之恩。
虽然是A线还没走完就看到了B线的结局,即使这样,我也会和阿良良木一样,选择A线一路走到底。
羽川喜欢阿良良木,这事实可能只有阿良良木一人被蒙在鼓里。
但是,我可以很确定的说,阿良良木对羽川的感情却从来没有超过朋友和恩人。
阿良良木一直很觊觎羽川的肉体,不论是邂逅时偷看到内裤,还是在体育仓库中摇动的胸部。
但战场原洗完澡光着身子出现在阿良良木面前,他却转过头害怕到连贼心都没有。
阿良良木患了一种和我一样的病:无法正视自己喜欢的人。
或许是怕被误解是色狼?或许是太害羞了?
羽川应该知道这一点,所以不需要假设如果羽川在战场原之前表白会如何。
聪明的羽川知道阿良良木还不到喜欢自己的程度,所以不会强行表白。
战场原知道只有阿良良木才能够拯救自己,所以几乎是用逼的让阿良良木和她交往。
但战场原并不是一个冷酷的人。关于这点,直到神原说战场原当天晚上足足向她炫耀了五个小时,我才终于擦掉笑出的眼泪体会到了。

我正好也有一个故事,像战场原一样,希望找个人好好说说。
我曾经在Twitter上说过,引来几个人围观,然而说者有心,观者无意,况且又是Twitter那样后浪推前浪的地方,像我这种小石子,涟漪还没等扩散开就消失了。
我也想找个人打电话过去说说,但一方面是大家都忙,另一方面,我甚至都可以预计到回应。
于是我突然记起了悟空传中紫霞自言自语的一段话:
“你就这样听,不要打断我,我会把一切都说给你听,你不要象二郎神那样不耐烦的大笑,也不要象天蓬那样语重心长的反驳,他们一定会这样做的,所以我只把话说给你听,只有你会这样默默的听,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会……”
于是我想,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比这个Blog的读者更适合的人选了吧。
在10月18日,20时24分,我被人告白了。
告白的对象是我以前说过那个只差告白的女同事。
“请你做我一年的男友。”
既然是预料中的告白,直接按计划拒绝就好了。
但是那个“一年”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虽然我很确定即使我答应,估计关系也不会维持一年的。(那正是拒绝的原因)
但在告白的时候就加上这方便的条件,实在是让我火大。
其实那位同事还是有不少优秀之处。
但是正如没有被我接纳的前几位暗恋者一样,在不正确的时候,遇到正确的人也是不会有爱情的。
即使在她们走远后,正确的时候来临了,我也只能援引此时的结论,甚至都不能用“后悔”二字。
从不后悔,乃本人信条之一。

有次我想,TBBT (The Big Bang Theory)里面四个人,性格并不是随意设定的。
在认真思考过一阵子之后,我更加确信,TBBT的四人,就是宅的四型人格。
Leonard真诚善良,略懂社交,是真我。
Sheldon狂妄自大,目中无人,是表我。
Raj见到女人内心火热却不敢表达,也是表我。
Howard风流幽默,喜欢显摆,是非我。
如同我以前的主管对我的评价那样:刚开始觉得不好接触,相处久了才知道老实善良。
然而,我相信每个宅的心中也都会有一个自己同时厌恶和羡慕着的非我。
我丝毫不想掩瞒我曾经在汽车上口若悬河的和一个广外美女搭讪的事实。
回忆起来,那个人真的是我吗?

碎碎念了这么多,应该够了。
星期一大概可以和战场原一样,以“完全平静的态度,一点表情也没有”的去上班吧。
那么,祝各位晚安。
E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