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ficial Life

最近在忙着定毕业论文的题目,因为不想天天“跑胶”所以找了一个生物信息学的老师,他的实验室空得很,只有三台电脑,没有试管,没有烧杯,这可能是我们院最便宜的实验室了。正如我所愿。
老师研究的方向是RNA世界的起源模拟,用800行程序模拟生命的起源,还是比较有趣的。

其实地球生命的起源是一个历史问题而不是生物问题,我们模拟生命的起源也不过是说明生命有可能在这种条件下起源,而不是说地球上的生命就是这样起源的。
根本来说,我们是在创造人造生命,虽然只是模拟而已。

联系到最近生物界最近一些动态,疯狂科学家克雷格·文特尔(J. Craig Venter)用自己剪接后的染色体制造了一个人造细胞。
Wisconsin那边也有研究人员将人类的体细胞转变成了干细胞,也就是说克隆人已经在向我们招手了。

生物学终于要从一个分析的科学转变成创造的科学,而创造的结果当然是人造生命。
这对生物学来说是好事,对人类来说,可能是离灭亡更近一步了。
大概我是看不到那一天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