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北京已经成为中国的护卫

原文见:Beijing has become the guardian of the Chinese brand (backup)

北京已经成为中国的护卫

DOUG SAUNDERS

April 19, 2008 at 12:05 AM EDT

伦敦 —— 星期一早晨我一醒来,发现我成为了中国媒体界的英雄。我的邮箱中躺着来自中国媒体的三封采访申请,他们都是想搞清楚我是如何成功挖掘出德国秘密破坏奥运会的真相。

“世界各地的很多中国人对您的工作感到感激,”来自北京官方媒体《国际先驱导报》的肖德(音)这样写到。“您有没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

大部分中国人对抗议和抵制奥运知之甚少。从位于GFW内部的政府网站上,他们了解到,“恐怖分子”和“藏独分子”已经在西方引起了很多麻烦,并且支持他们的是敌国政府,而不是普通民众。

现在他们也知道,由于新华社“援引了加拿大记者Doug Saunders的报道,”这些针对中国的攻击是一个华盛顿-柏林阴谋,它起源于德国政府支持的弗里德里希-瑙曼基金会在布鲁塞尔组织的一场会议,美国外交部也参与其中。

此外,根据中国日报援引我的那篇文章,中国的读者了解到“拉萨暴乱”被这群政府支持的活动家“很早的就在计划和组织”了。

我回头看我写的东西,与中国日报援引的“Doug Sauders”文字相差甚远。被质疑的布鲁塞尔会议,是西藏权利团体的一个日常活动,美国外交部或是其他任何政府都没有参加。它也不是由弗里德里希-瑙曼基金会组织的,所以和德国政府也没有丝毫关系。而由那场会议引发的针对圣火传递的抗议,不论你怎么想的,与西藏内部的暴乱和起义没有任何关系。

这件事情揭示出中国正处于一个危险的状态:千百万中国人愿意相信很大一批西方国家正在密谋着针对他们,并且因为我“证实”了此事而祝贺我。它同时也揭示出成千上万的海外中国人显然也愿意如此思考,即使他们可以无阻碍的浏览自由媒体——事实上,由于Web 2.0的社会网络站点盛行,中华民族主义已经在世界范围扩散开。

让人们感到惊讶的是很多华裔也乐意去接受共产党的中国奥运会正处于僵持的观点。

一封典型的电子邮件来自于王斌(音)——在新英格兰一个小镇出生的华裔,并与美国白人结婚,受过良好的教育,旅游遍历世界,英语流畅却不怎么会说中文——便是一个极为典型的支持中国的例子。我实际上还打电话给他以确定他不是由位于北京的某个办公室虚构出的产物。

那些抗议者,他写到,“应该为他们的行为感到羞耻。……这些行为深深的伤害了中国人。……中国反抗西方的自我权威,严格遵循着一条客观的道德底线。……

“哪一个政府,能够在60年内为13亿中国人做到中国共产党的一半?经济的腾飞证明了一切。当房子的框架建好以后,你才能开始考虑细节,然后你才能考虑壁纸和小装饰品。”

你是如何,我问他,可以如此轻易的接受一个外国独裁政府的声音,身份,甚至是用词?他是不是那些第二代移民中的一员:他们对父母的家园有着不切实际的浪漫主义幻想?但王先生并不完全符合这个描述。他曾经批评过中国的灭绝人性,他也不是一个共产党员。但北京再也不是共产主义了;中国共产党只是一个民族主义政党,而它抵御奥运会危机的主要防线便是在汉族中激发起种族主义的自豪感。这个战略惊人的有效,因为它引出了种族自豪这股暗流。

我问王先生他是如何认同这样一个政党,它曾经残忍的将他们的父母赶出国家,而且在我眼中似乎是中国人民最大的敌人。

“作为一个中国人,”他回答到,“即使移民,骨子里面也很难忘记自己是中国人。也许我们并不像其他民族那样容易被同化。但是美国华裔较之美国籍爱尔兰人更像他祖先的祖国。对他们来说,探索自己的过去是一个轻松的事情。对我们来说,这却是我们存在的重要组成。而中国共产党正把这样的荣耀带回给我们。那就是为什么生活于西方的华裔认为他们仍然是中国人并且使用“我们”来连接自己和中国。

但是,我问,这不是对家长制神话的屈服吗?他观点中的北京政府是一个温和的守护着中国人民的家长。中国人民过于柔弱而不可信任,如果没有强势政党的支持就会变成小孩的过家家。

令我惊讶的是,他认同我的猜测,并且说“家长制”就正是中国这一代人需要的:是的,他说,我们需要一个严父一样的统治力量。因为如果没有它,这个民族主义就会更加的广大,更加的深刻,更加的危险,最后变成致命的威胁。

北京,换句话说,已经成为中国的护卫,汉族的守护神:离开了它那名声不佳的统治,王先生和一些其他人感觉到,海外华人便会因为他们粗糙的民族主义,将他们辛辛苦苦维持的社会形象毁之一旦。

我深刻的认识到,除非另有人能声明对这突然变得值钱的“商标”的拥有权,否则中国不会产生任何变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