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儿和手机

IMG_1011

在我出生前的发明都是常识,在我出生后的都是奇迹。

儿子总是好奇的看着我拿起手机,甚至在我打电话时忘记哭泣,专心的看着我对那个小盒子说话。
对于他这一代人来说,网络和空气是同样理所当然的东西。我小学时给在外打工的父亲写信,一个来回要半个月,估计可以当传奇故事来说了。

或许不需要等到他成年,神经直连网络的技术就会成熟,连小盒子手机也不需要了,大家闭着眼睛就可以交流。
或许,等到他有孩子的时候,由于义肢和AI的发展,人和人外貌的差距,比人跟人形机器人的差距还要大。 
到那个时候,怎样教他的孩子分辨,一定是个很有趣的事情。 

关于社会责任

这几天发生的两件小事让我重新思考社会责任这个话题。

广州自来水公司请了某个第三方公司到小区清洗水箱,我上班不在家,家里只有一个老人。清洗水箱之后需要接水检验,那个化验员敲开我家门,说要取一点桶装水化验。老人不明白是什么情况,就给他了。

同一天,我在淘宝买了一个小东西,十几元,送货过来。晚上我回家打开一看,发错货了。和卖家联系后卖家同意重新发货,也要求我将错发的货给他退回去。可能到付会比较贵,卖家要求我先垫付邮费,他再通过支付宝转给我。我答应了,但是我白天不在家,只能把事情交代给母亲。母亲一听不同意,说凭什么我要帮他垫运费,是他发错货在先,还说这货不退对方又能怎么办。

不是我要的货物,是你发错了,所以我不需要对货物负责。按照这个逻辑推下去,因为这个水也不是我喝的,所以水箱究竟洗没洗干净,甚至洗没洗,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最后的结果?我找到洗水箱公司的服务电话反映了这个问题,他们承诺重新取水化验。然后用上面这段话说服母亲配合退货。

中马复习的吐槽

这一段是讲社会主义改造完成后的阶级关系:

官僚资产阶级已经在中国内地被消灭;地主和富农正在被改造成为自食其力的新人;民族资产阶级分子被改造成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工人阶级已经成为国家的领导阶级;农民和其他个体劳动者已经变成社会主义的集体劳动者;知识界成为一支为社会主义服务的队伍。广大劳动人民从此摆脱了被剥削被奴役的地位,成为掌握生产资料的国家和社会的主人以及掌握自己命运的主人。

现在来一个初级阶段,又实际回到了新民主主义时期。
二次革命吧……

我, 小人

最近将QQ签名改成了《论语》上一句经典的话: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肯定有人说我歧视女性,又会有人语重心长的告诉我孔子并没有歧视的意思。
我只不过是想起我母亲经常说我体弱挑食,难养。
所以我其实算是小人。

圣诞前写了两篇奇怪的文章。
不认得我的人不知道我在说什么,认得我的人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说。
更糟糕的是我还转到了xiaonei,让一些朋友感到莫名其妙。
在第一篇文章后,Comer回复说“今天天气哈哈哈”。
他也许是回复我回复他Blog上的留言,但是在我仔细看过钱理群的那篇讨论国民性的文章后,我觉得这也是一个“今天天气哈哈哈”的问题,才会有第二篇文章。

严格来说写第二篇文章已经违背了“今天天气哈哈哈”的原则,但为了以防被朋友们误会,这篇文章不得不写。而写的深刻还是写的搞笑,则又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以在最后我以恶搞的方式道歉,应该算是曲线的走了“今天天气哈哈哈”的路线。但是谁又知道这会不会是一个新的误会。

有些话不必说,有些话不能说,于是最后只剩下“今天天气哈哈哈”这样不痛不痒的话题。
话说回来,有些事情即使我在Blog这边喊得再大声,也不及动手去做一点点小事情。
比如说批评社会,支持学生。
但是却又不愿或不敢真的去做。
是为小人。

虚掩的房门

在我家楼下,302的房门已经有三天没有关上了。

房门以3.4度的角度向外开着。
我有用三角函数算过,错不远。
饭厅里一盏日光灯亮着,从缝隙看过去,只能看到一把椅子的一角。

这间房子被房东租给外面人了,一群小青年。
以前他们的门铃坏掉的时候,他们就会按别人家的门铃。
中午两点也是,凌晨两点也是。
于是我们晚上就把门铃的线拔掉,这样就不会响了。

没有人去警告他们,因为传言他们是贩毒的。
现在没有人去管那扇门为什么没有关,也没有人进去瞧瞧。
夜不闭户也不会被盗,这个社会多么的和谐啊。

天才的独裁

英语原文:The Dictatorship of Talent by David Brooks
店长的译文:http://blog.ticktag.org/2007/12/05/1057/
因为发现店长有些地方翻译不够妥当,于是自己翻译了一遍。
其中有些观点我也不是完全赞同,先发译文,评论稍后。

假设你出生在中国,你是个独生子女。因此你有双亲和四位长辈溺爱着你。有时他们甚至叫你“被惯坏了的小皇帝”。

他们向你灌输着儒家的遗风,尤其是阶级和勤奋的重要性。他们会送你去上学,在那里你会发现记住汉字需要高超的记性。这时,中国变态的人力资源政策开始塑造你。

你很快的意识到——被称作中国通的老外同样意识到——今天的中国是一个沉迷于天才的社会,而且中国高层的精英招募天才的方式和NBA一样——残酷,无情,彻头彻尾的精英主义。

随着你在学校中成长,你认识到为了考入重点大学,你必须在期末考试中技压群雄。中国学生参加此类考试的历史已经长达一千多年。

这种考试并不看重所有的智力技能,它只着眼于勤奋和记忆力。你的青少年时期将紧紧围绕这些考试展开——死记硬背,考前复习。

每年大约有九百万学生参加高考,顶尖的百分之一可以进入重点大学。剩下的至多能进二流大学,这些不幸者会发现,虽然他们的成功的道路并没有完全的封闭,出人头地的可能性已经大大减小,他们开始觉得自己对不起父母,因此这些学校的自杀率比较高。

但是你胜出了,你成功的进入了北京大学。你敬仰教授的无所不知,并且知道如果你成绩优秀,你就可以加入共产党。虽然西方认为共产党仍然是一种政治的意识形态,但你知道当今中国除了经济繁荣,并不存在意识形态。共产党不过是个巨大的骨骼,它将成员联系起来创造财富。

你真的是个天才,你在大学里面表现也很出色,因此你获得了很多机会。你本可以在美国的跨国企业工作,学习领导技能,然后回来做个企业家。但是你决定进入政府机关,这样风险比较小,也有机会(通过灰色收入)发大财,并且获得为人民服务的美名。

某种意义上来说,你的选择没有区别。不论你是在经商还是行政,你都在同一阵营。虽然在西方,政府和商业领袖经常关系紧张。但是在中国,这些商业领袖也是那张社会关系网的组成部分,他们共同合作互惠互利。

你的命运由这个阵营的规则主导,所以极为重视团队合作。这里并没有真正的意识形态对立,有的只是不同的社会关系网相互争夺权力和财富。这样一个系统当然重视天才,组织部——多么漂亮的名称——会选出已经表现出管理才干的人。你努力工作,然后被调去管理一个省,甚至在钢铁和通讯的国有企业中当上老总。总之,你爬升得很快。

当你和美国人交流时,你会发现他们对中国的共产主义有着奇怪的观念。于是你试图告诉他们,中国不再是一个共产主义国家,它有一个新的制度:精英专制。你开玩笑地说:好比常春藤联盟披着共产党的外衣,或是哈佛校友联合会拥有了一支军队。

这是天才的统治,你告诉你的美国朋友。它管理社会有如一位明智的父亲管理着家庭。虽然与普通市民有一些磋商,但大部分的管理阶层打着“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的旗号而独立决断。

这个精英阵营吸收着对立阵营的力量根基。曾有一段时间,人们以为经济的繁荣会产生出一个独立的中产阶级,但是现在发现这群富裕的阶层被吸收到了统治阶级中。学生们曾经为民主游行,但现在他们已经被自由经济和工作机会所满足。

精英阵营并不固步自封。它的成员愿意承认中国的劣势并且拥护现代化的改革(只要这些改革并不挑战政治秩序)。

你相信,最重要的是,这种专制已经带来了好处。中国正在飞速发展:数亿人脱离了贫困,上海的购物中心比美国的更加品种丰富,办公大楼拔地而起,奥迪小轿车堵塞了道路。

你为这个阵营统治所取得的成就感到骄傲,并且期待它会领导中国现代化的下一阶段——由制造型经济向服务型经济的转变。但有时你也会暗自怀疑:也许无论如何卓越的一批记忆力超群的精英,也无法管理一个灵活的,充满创新的信息经济。

你永远也不会愿意在半夜思考这个令人头痛的问题。

L’héritage de la liberté

这本书的中文名字被翻译为《自由的遗产》,如你所见,这篇日志是读书笔记。
作者是一位法国的种群遗传学家和人口学家,大体说来,和我是同行。
但是作者的视角并没有局限在生物学内部,而是扩散到人类社会文化。
这也正是我借了学校里面所有他的书的缘故。
作者在前言中推荐先看13~14章的现状,然后再从头看原因,本文也遵循此指导。

第13章 人类的特质
人类的特质是什么?人类区别于万物的东西是什么?
人类的特质,就是人类的精神,所有的感情活动,科学和文化。这些是在人类之前,宇宙所不曾有的。作为个人,既分享着这笔人类共同的财富,也做着自己的贡献。教育的目的就是使人“进入到人类的特质里去”。

第14章 一种可能的结局:集体大自杀
作者讨论了当今社会(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现实:人口膨胀,美苏冷战,核危机。
作者把人类的军备竞赛比作癌症,因为某个不经意的错误而不断暴涨。

继续阅读

女人如妓

今天两个Blog同时写到了一个相同的话题,虽然我确定他们俩肯定没有任何联系。

上上下下的快乐·奇女子·胸围
说这个女人厉害倒真不愧是女中豪杰,每每我丢给她的案子她不是偷工减料就是草草应付,说她豪杰是不仅是因为我骂她她无动于衷,更Shock的是前几天她居然把BOSS的大儿子给上了。
这件事还是要娓娓道来……

“家丑”拿来外扬
哪知到新邻居是个女人。我至今未见过,因为那是个夜间工作者。她刚搬进来时嘉明见过,说一看就不是正经人,说话和穿着都像鸡。我们心里甚有阴影。而两天来的所见更加肯定了我们的猜测。我一般晚上10点以后回来,见隔壁锁着门,锁上还挂着一把小木剑,还以为不回来了,事实上我们每天睡觉之前都没见过隔壁那女的回来,然而每天早上7点多走,都看见那边的锁取掉了……我的天,看来我们的猜测是完全正确的,太恐怖太恶心了。

写到这里你以为我要指责她们了,非也非也。我说过不做道德批判。
我只是想像阿囧告诉凉宫春日那样,告诉这些女人:找一个好男人,放学以后一起去逛街,忘记那些风花雪月吧。

女人的浪漫是矛盾的,希望有个男的能甜言蜜语哄得她欢心,希望有个男的能腰缠万贯带她全世界旅行,希望有个男的能死心塌地只爱她一个。
就如男人的野望一样,看着清纯美女的泳装流口水。竖着像天使,横着像魔鬼的女人是不存在的。殊不知秋月杏奈出道以后虽然风韵犹存,但已经改名为红音了。

所以我在这里说女人如妓,并不是说每个女人都是如此。
如果冒犯了哪位女侠,你也可以大胆的说男人如狼,我没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