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校联合招聘会

今天五校联合招聘会在武大举行,鉴于武大学生可以凭学生证免费入场,我就和市长进去看了看。那种人山人海架势,我上一次见到还是高考咨询的时候。

完全不会让人感兴趣的公司,完全不对口的专业,都促使我尽早离开了那里。
回来看到山水上面有人放言说“武大人根本不需要去那种地方”。
这种自信虽然是成功的基础,但是武大确实也有我这样没好公司要的学生。
好公司不要我,差公司不想去,就算想去也要看人家愿不愿意收。

有人说这世上万事都会有出路,我的出路在哪里?我还在苦苦地寻找。

一日之计

早晨8:30,太阳从桂六那边爬上来。
一缕阳光穿过层层树叶的阻隔,投射到我的眼帘上。

每日都是这样被大自然叫醒的。
也许再过几天,太阳再往南回归线走一点,它就再也不会正好从那个树叶的缺口爬上桂六。
但是我也没有理由睡懒觉了。

武大, 学校, 太阳, 睡觉

郁闷哪~郁闷!

很郁闷……不知道为什么。

GRE类反题才开始做,20个题目只能对6个,如此算来,verbal才能刚刚过300而已,这样岂不是门槛都不够?还在努力吗?但是底子毕竟不厚,能够提高的空间很有限。
即使这样忙,我还是刚刚看完《最后的武士》。小汤哥在剧中的形象与LOTR中的阿拉贡极为相似,因此我十分喜欢。
最近才摸到royalwhu的Blog上面去了,儒雅英雄,一个我在珞珈山水上最崇拜的人。他在山水上的所有言论已经远远超出愤青所能达到的高度。特别是那个DarkTemple所缺乏的:一种忧国忧民的人文主义精神。这种精神,在当代的大学生身上已经不多见了。

洗澡是正事,不多写。
PS:洗澡还是很爽的,可是洗衣服就……

武大、江滩、长江大桥和开发区

标题即是我10月3~4日走过的地方。

3日早上去武大参加校史研究会的武大校园游活动,没有想到参加人数众多,效果不理想。

3日晚上去江滩看焰火,不是汉口江滩,而是对岸——武昌江滩。YW已经做出了评论,因此我也没什么好多说的。

4日早上决定实行计划已久的步行长江大桥的计划,靠在护栏边感受着火车通过时的振动,那种心情不能用语言描述。但是江上雾仍浓厚,远景几乎不可见。

4日下午被父母拖到开发区转了一大圈,路过了一个又一个小区,最后还是在最初看上的南国明珠停了下来。他们决定要买房子了……

以上就是这两日的简短报告,Flickr那里我会上传相应照片。
这两日的一些事情肯定会产生目前无法预见的深远影响,然而未来仍如长江大桥上看到的佳丽广场一样,遥远而迷茫。

Sagacious and Salacious

我以为波波说的“白天教授,晚上禽兽”的人是少数。
我以为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陆德明嫖娼离我们还很远。

原来我完全的错了!
一个教授,在做出嫖娼这样事情之前还会有很多别的选择,比如,打他女学生的主意。这个毕竟比嫖娼要安全许多。
一切不过是种交易?跟演艺界所默认的潜规则一样?
这里可是象牙塔!而且他们也不是没有自己的家庭!

院长的快速离婚和结婚,副院长被捉奸在床。还有其它一些教授的种种事迹以及传言。
我已经不愿再踏进那栋楼的大门……
武大生科院,恐怕只有门口一对兵马俑是干净的!

九州@WHU一线报道


九州
Originally uploaded by [BLT]FQX.

我现在就坐在院机房,而报告厅就在不远的隔壁。
照片中前面坐着这么几个人:江南、今何在、大角。
不过这次活动办得实在不怎么样,最后竟然搞出猜词这样的无聊活动。倒是苦了江南,因为跟他描述的那个男生连《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似乎都没有看过,否则怎么半天描述不出“馒头”呢?
我到机房的时候正好有个同学也在里面,我问她,知道有什么报告吗?她摇摇脑袋说不。
九州,要走的路还很远……

Time passes by

最近脑袋里面总是萦绕着这么一首词: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城楼,爱上城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我不想说我是上面一句还是下面一句,因为说出来似乎就中招了:“为赋新词强说愁。”
在漫长的时间中没有什么是保持不变的,因此,这世界总是带给我们惊奇。
一位兄弟的签名如今改成了:

那些我们以为会念念不忘的事,已经在我们念念不忘的过程中,被我们遗忘了。

这件事,很明显指的是他和他喜欢的那个女生的事情。
那个女生被我们称为“铁树”,因为她总是面无表情,而且对人的态度极为冷淡。(类似于REI的三无少女)
当然铁树不是没有开过花,事实上,她和拓荒者可能是我们班第一对情侣……即使只持续了军训的短短十几天。
当时那件事对我兄弟的打击蛮大的,因为他追了一个高中都没有得手,还为了她来到WHU,和她在一个学院。人家却一下子就成功了……
那件事情几乎发生在两年前,而现在的事情是,铁树可能又要开花了。

这次的男主角是个厉害的角色,曾经有不少人把他归到“非人”物种,因为他实在太强了,用“强的掉渣”来形容都还差一截:学习、运动、身材……要什么有什么,而且都是“国际领先”水平。本来关于他也有那么一段浪漫史,在他做班长的时候,副班长就成为了他的女友。本来是很让人羡慕的事情……上次我却在食堂看见他和铁树一起吃饭。
我以为是巧合,没有怎么在意,没有想到他们两个竟然就上课坐一起了。要知道,以前都是他和他们前副班长恩恩爱爱的坐在一起的。而且,大家都是一起上课,这么做,叫那个女生怎么面对?
我不得不承认这个“非人”在我心目中的光辉形象霎那间毁的一塌糊涂。

也许他们都没有错……错的是我。
yigiyigi的文章我不是没有看,也觉得实在不能装作没有看了。
但是我准备说些什么呢?我以为自己想好了,却忘得一干二净。
她写的没有错:

每个人曾经都会有不成熟的想法和决定,不成熟不代表是错的,无所谓对错,若是爱情上的,发现不合适了为什么不能放弃而又去勉强着呢,那么,在选择了放弃了之后慎重选择合适的为什么不行呢。

我又“不得不承认”经过这些时间以后,她比我要成熟得多。她一直很小心的一点一点告诉着我她的近况,我却毫无顾忌的在网上挥洒我的感情。
我应该为此感到欣慰的。
不过,我仍然有一句话要说,虽然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回来看这篇文章。
我想说:“如果你不加上我的链接的话,我也把你的删掉啊!” :D
这样才比较像平时的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