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精神

Untitled

前两天去深圳看项目,龙岗区,我父亲正好在那个附近工作了近10年,我似乎还记得五年前那条永远修不完的深惠路,刚开却人气很旺的摩尔城,还有窄窄的人车混行的老街。

然而这次来到龙岗,着实让我感到意外。
我明明知道我来过这个地方,但大部分都不一样了。一排排高楼述说着这些年的变化,偶尔冒出的一两栋旧建筑又时不时提醒着我这就是那个老地方。
有点像最近很时兴的穿越照,那些旧建筑就像是现代化都市里面历史的幽灵。

有人说深圳的快速发展,a.k.a 深圳速度,是我党改革开放正确的一个证据。
这句话得分两部分来看,改革开放是正确的,我党未必是正确的。

其实深圳,恰恰是我党统治的一个对照。
深圳以其小政府的政治结构,放权于市民,才吸引来这么多开拓者,创造了数不清的发展神话。
反观内地,贫穷的地方虽然也常常因为地理条件限制了其发展,但政府处处插手也是其落后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和很多朋友都同意这样的观点:一个没有任何强势家族关系的人可以凭自身的能力在异乡深圳开拓一片天地,但在内地就会困难很多。 
也许这才是深圳成功的秘诀。 

what’s up lately

腿叔的澳洲PR今天下签了,永久居留,五年以后换公民妥妥的,先恭喜一下。看到腿叔从抢州担保,下PR,以及马上要坐飞机走人,虽然还是经常跟他插科打诨,我心里不是很好受,就像是看到自己养的狗慢慢的死去似的。开玩笑,再次恭喜腿叔。
身边两个朋友都是技术移民去了澳洲,特别是腿叔准备了这么多年终于成行,对我刺激很大。我也年近三十,浑浑噩噩,一事无成。我扪心自问,难道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准备赚钱娶老婆养孩子,托人买国外奶粉,呼吸着超标的空气,为孩子小学学位头痛吗?不是,我不要这样的生活,我也可以出去,没有什么限制得了我。
是的,我研究过了澳洲的移民政策,我在32岁前,没有什么硬性的指标是达不到的,英语可以考,职业评估也可以评,差五分可以考翻译或者抢州担保。虽然会计职业一直被担心会从紧缺职业中去除,那毕竟还没有发生。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移民的决心。
我脑海中经常闪现肖申克的救赎最后一幕,老人终于在海边找到肖申克,此时肖申克虽然已经两鬓斑白,却在蓝天与碧海的怀抱中享受着自由,没有什么比这个画面更美了。

屁民的权利

汤唯被诈骗了21万,有人说她傻,有人说她纯。
就我个人从一些讲演艺圈的影视作品中得到的印象,好像很多名人即使日常的生活也需要依赖经纪人或是秘书的帮助才能正常进行的。也许那个时候经纪人正好不在场,才弄出了这么一个新闻。

我不会说这个是一个好事,但是社会各界对这个事情的关心,如果可以让警察、电信服务提供商和银行坐下来彻底解决这些诈骗行为,那至少还有有益的一面。
毕竟张艺谋的超生事件,已经引起了社会对于生育权、老龄化和社会抚养费的大讨论。有专家跳出来说生育是基本人权,有人开始担心中国社会未来20年的年龄结构,有人开始要求政府公开社会抚养费的去向。
虽然有些晚,但是朝着正确的方向。

今年年中,我一个朋友结束他在新加坡五年留学生涯,回国任教。结果差点被诈骗到说他信用卡欠费,幸好后来及时拆穿,事情的经过可以看这篇他的自述
当时我以一个屁民的身份告诉他,信用卡欠费算什么,你还没遇到房东去北京旅游、邮寄违禁物品、电话欠费、法院传票、不告诉你他叫什么的老朋友、儿子嫖妓被抓、亲戚被车撞到住院,更不用说各种节目中奖了。

屁民被骗,总是被斥责为不够警觉。但是细想一下,事情又并非如此。
我在美国半年,美国的那个号码上没收到过诈骗短信。
是美国人民太警觉了骗不到?不是的,美国人民如果收到这种短信肯定傻乎乎的就信了。
因为执法机关和电信服务提供商、社会其他机构合作,以及健全的社会信用体系,使得诈骗的风险远远高于其收益。
这才是政府应该干的活!

前不久我女朋友iPhone在地铁上被盗,我们已经通过Find my iPhone定位到手机在金沙洲,报警之后警察以金沙洲归佛山南海分局管辖为理由不予受理。后来好说歹说才给开了一个受理回执,我女朋友拿着这个回执又去地铁查看监控,最后还是没有找到。
那个时候我责怪她在地铁上没有把包拉链拉好,怪她不警觉。现在想想,真正错的是小偷,不作为的是警察。
另一个朋友也是最近丢了iPhone,由于手机已经被关机无法定位,他只能去淘宝买查询ICCID的服务,期望能够查到新主人的手机号码。 
偷手机,必须有一个系统的链条才能出手。偷了之后很多都是翻新以后配齐配件当新的销售, ,如果是iPhone有激活锁,则还需要在客服换机或者换主板。这样的链条为什么可以存在?
犯罪分子大摇大摆,潜在受害人却得小心翼翼。
请问这是一个强盗国家吗?

联想到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菲利普船长》,为什么美国愿意调一个航母编队去营救一个普通船长。因为那个船长是美国人,因为美国认为正义很重要。

在中国变成那样一个国家之前,你要么努力往上爬摆脱屁民的身份,要么努力移民。

也谈微信公众帐号

我不喜欢微信公众帐号,不管它是不是一种历史的倒退
但我父母喜欢得要死,每天都特地从里面转一些心灵鸡汤发给我看。
顺便说,除了这些心灵鸡汤,他们并不用微信给我发哪怕一条消息。

IMG_2689

嗯,就是上图这种情况。

我觉得一个人的可获得信息量是分几个阶段的:

  1. 信息量极少。因为信息拥有量极少,不知道自己无知,因此心里很安逸。
  2. 信息量较少。在从极少的信息量突然升级到一些新的信息触手可得的时候,会突然发现自己的无知,无知引发了恐慌,因此不管真假大量的主动获取信息。我父母那一代人,在面对微信公众帐号的时候,也许就是这个阶段,像一个饥饿的人囫囵吞枣。
  3. 信息量较多。经过一段时间的囫囵吞枣以后,终于发现自己不可能处理所有可以获得的信息,也发现了有些信息是谣言,或者没有价值。到了这个阶段,才会真正的去考虑真实性以及重要性的问题。
  4. 信息量非常多。人脑无法处理这么多信息,但是Google等公司在做这些事情,通俗的说这个就是大数据阶段。

父母这代人,从信息全靠报纸和街头巷尾的谣言的时代,到可以主动看门户网站,订阅微信公众号,我觉得不是一种倒退。当然,我说的这个倒退的主体,和Stanley Xu说的,也许并不一样。

而我外婆,到现在仍然坚持着每天看七点半天气预报的习惯,部分原因是她并不识字。另一方面,全家人吃完晚饭,一起看看电视,对老人是一种精神寄托,在这个时代也可以说是一种奢侈品了吧。

正义、金钱和市场

昨天参加了中山大学管理学院举办的黄埔大讲堂,这次请到的演讲者是哈佛大学的Michael Sandel教授,也就是哈佛著名的公开课《Justice》的老师。

Sandel教授在中大也是以哈佛的讨论形式来推进讲座,通过请出正反方的观点进行思辨。但不幸的是中大的很多讨论参与者花了更多的功夫在“用英语表达自己的想法”上面,而没有很认真的思考问题,也没有认真听Sandel教授的诘问。当Sandel教授希望找一个反方代表的时候,很多正方跳出来要发言。

回到主题,Sandel教授这次主要的中心思想在他最后总结陈词里面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各国各个社会都在用市场经济取代原来社会的各种功能,也就是采取Social Market。但在这个过程中,被取代的元素仅以金钱定价,会损失掉其原本拥有的更高的价值:比如道德价值,感情价值等。

Sandel教授用了几个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

  1. 有人在路边卖拥抱,买过来的拥抱还有拥抱原本的人与人之间的亲密感情吗?
  2. 有学校用现金奖励学生读书,这种激励方式会不会让学生错误的认为读书只是为了钱(而不是学习和接受教育)?
  3. 有个幼儿园对接孩子迟到的家长收取罚款,之后迟到的家长更多了。因为在金钱定价之后,家长丧失了原本准时接自己孩子的责任感,觉得罚款只是一种变相的托儿费(babysitting fee),甚至在取消罚款以后,迟到率也没有下降。

第三个例子表明市场经济取代社会功能的作用也许是不可逆的,因此在这个推进过程中我们需要更加的谨慎。

IMG_2365

《〈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百姓阅读版》真相版

  反白看真相

       1、启动“单独”二胎政策:
  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逐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养老保险已经快亏空完了,需要增加上缴的基数。
  2、提高国企上缴公共财经比例,2020年提高到30%
  组建若干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会保障基金,更多用于保障和改善民生。国企为了维持以前的工资水平,必然提高销售价格
  3、废止劳动教养制度
  4、探索实行官邸制
  规范并严格执行领导干部工作生活保障制度,不准多处占用住房和办公用房,不准超标准配备办公用房和生活用房,不准违规配备公车,不准违规配备秘书,不准超规格警卫,不准超标准进行公务接待。以后各地会出现市长府和村长府
  5、军事方面,减少非战斗人员和机构
  优化军队规模结构,调整改善军兵种比例、官兵比例、部队和机关比例,减少非战斗机构和人员。退伍军人会占住公检法税务等要职
  6、各级纪委书记和副书记的提名以上级纪委会同组织部门为主
  查办腐败案件以上级纪委领导为主,线索处置和案件查办在向同级党委报告的同时必须向上级纪委报告。以后只要打点好上级纪委就行了,同样,上级纪委的嫡系官员增加
  7、严格按规定职数配备领导干部
  减少机构数量和领导职数,严格控制财政供养人员总量。财政不供养还有民政
  8、实行网上受理信访制度
  加快完善互联网管理领导体制,把涉法涉诉信访纳入法治轨道解决,建立涉法涉诉信访依法终结制度。以后都不要上访,要去打官司,但是法院跟信访办也是一般黑
  9、推动省以下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
  探索建立以行政区划适当分离的司法管辖制度。以后公诉和法院是一体的,检察院说你危害国家安全就跑不掉了
  10、逐步减少死刑适用罪名
  健全错案防止、纠正、责任追究机制,严禁刑讯逼供、体罚虐待,严格实行非法证据排除规则。最先受益的贪污罪
  11、普遍建立法律顾问制度
  建立健全宪法实施监督机制和程序,把全面贯彻实施宪法提高到一个新水平。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追究。报告,共产党没有登记注册
  12、研究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制度
  适时适当降低社保费率 延迟退休,呵呵
  13、建立全社会房产、信用等基础数据统一平台
  编制全国和地方资产负债表 有外部审计吗?
  14、逐步取消学校、科研院所、医院等单位的行政级别
  建立事业单位法人治理结构,推进有条件的事业单位转为企业或社会组织。刚才说了,民政局的名额留给减掉的官员了
  15、不设重点学校重点班 解决一考定终身
  探索招生和考试相对分离;全国统考减少科目,不分文理科、外语等科目社会化考试一年多考。科举改革
  16、严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规模
  全面放开小城市落户限制,有序放开中等城市落户限制,合理确定大城市落户条件。北京还是不欢迎你
  17、房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改革
  加快资源税改革,推动环境保护费改税。油价要涨,收到的税能不能专项用于改善环境?
  18、缩小征地范围,规范征地程序
  扩大国有土地有偿使用范围,减少非公益性用地划拨。
  19、赋予农民对承包地抵押转让使用收益等权利
  选择若干试点慎重稳妥推进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担保和转让。继农民的土地出让之后住房也出让了,真正做无产阶级
  20、国企进一步破除各种形式的行政垄断
  实行以政企分开、政资分开、特许经营、政府监管为主要内容的改革,根据不同行业特点实行网运分开、放开竞争性业务,推进公共资源配置市场化。电价要涨了,因为发电企业现在亏损呢
  21、国有资本投资项目允许非国有资本参股
  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允许混合所有制经济事项企业员工持股。员工持股最后一般都变成了管理层持股
  22、推进水、石油、天然气、电力、交通、电信等领域价格改革,放开竞争性环节价格
  凡是能由市场形成价格的都交给市场,政府不进行不当干预。水价是不是也要涨?
  23、建立事权和支出责任相适应的制度
  适度加强中央事权和支出责任,国防、外交、国家安全、关系全国统一市场规则和管理等作为中央事权。
  24、允许具备条件的民间资本设立中小型银行
  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建立巨灾保险制度。银行可以破产了,会不会产生道德风险?
  25、取消以药补医 理顺医药价格
  建立科学的医疗绩效评价机制和适应行业特点的人才培养、人事薪酬制度。
  26、非公有制经济财产权同样不可侵犯
  完善产权保护制度,公有制经济财产权不可侵犯,非公有制经济财产权同样不可侵犯。
  27、取消以药补医 理顺医药价格
  建立科学的医疗绩效评价机制和适应行业特点的人才培养、人事薪酬制度。新浪的为啥重复了一个?
  28、提出理顺城管执法体制
  加强食品药品、安全生产、环境保护、劳动保障、海域海岛等重点领域基层执法力量。理顺城管执法体制,提高执法和服务水平。

基金定投的摊薄成本效应究竟有多好?

我一直都对基金定投宣传当中的摊薄成本效应很感兴趣,经常希望能够定量研究一下基金定投的摊薄成本效应。于是昨天拉上了一个数学学士和准经济学博士,进行了如下研究。

首先解释一下基金定投的摊薄成本效应,造成这个摊薄成本效应的原因是投资人每次都是以固定金额申购基金,在基金价位较低的时候自然买得稍微多一些,价位高的时候买的稍微少一些,这样就摊薄了成本。

我们首先假定证券的价格分布符合正态分布,投资人以两种方式进行投资。第一种,每次以固定金额认购证券;第二种,每次认购固定份额证券。最后比较平均成本。

第二种比较好算,根据大数规则,最后持仓价位也是符合正态分布的,所以均价就是正态分布的平均数。
那么第一种呢?我们原本想找正态分布的倒数分布,结果发现维基百科上写了这个分布是没有平均数的。(数学真坑爹)

所以我们先把正态分布抛开一边,算了一下密度函数是余弦函数的情况,结果第一种投资只好一点点。但毕竟这个方差太小,没什么计算的价值。
在算余弦的时候,我们突然意识到可以用倒数定积分来得到正态分布下面一个近似的结果 ,于是测算了µ = 100,σ = 20 在 3倍标准差内的定积分,发现比方案二的成本只低3%,如果 σ = 30 的话就低10%。

当然参数不是任由我们随便定啊,要是随便定我们不就是经济学家了嘛!
所以我们决定用真实的市场数据,比如上证综合指数。可是上证指数的密度函数哪里来?
我们突然发现,这个问题不就是算数平均数(方案二)和调和平均数(方案一)的比较问题嘛!
于是去数据库下载到了上证收盘价格,从1991年7月15日至2013年5月31日的收盘价格,算数平均数为1705,调和平均数为1133.8,整整少了33.5%!但是,必须注意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股票从1991年到现在,成分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且当时也没有股指基金。因此上证指数只能作为一种数值波动的模拟,并不代表可以进行实际的连续投资。
所以我也计算了一下上证380指数的结果,可是上证380的数据开始于2010年11月29日, 算数平均数3482.7,调和平均数3400.9,调和平均数仅小2.3%

因此,如果你不是进行长达10年20年的投资,基金定投的摊薄成本效应实在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我们也下载了嘉实300基金的净值数据,但是中间的分红使得计算变得非常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