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lately

腿叔的澳洲PR今天下签了,永久居留,五年以后换公民妥妥的,先恭喜一下。看到腿叔从抢州担保,下PR,以及马上要坐飞机走人,虽然还是经常跟他插科打诨,我心里不是很好受,就像是看到自己养的狗慢慢的死去似的。开玩笑,再次恭喜腿叔。
身边两个朋友都是技术移民去了澳洲,特别是腿叔准备了这么多年终于成行,对我刺激很大。我也年近三十,浑浑噩噩,一事无成。我扪心自问,难道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准备赚钱娶老婆养孩子,托人买国外奶粉,呼吸着超标的空气,为孩子小学学位头痛吗?不是,我不要这样的生活,我也可以出去,没有什么限制得了我。
是的,我研究过了澳洲的移民政策,我在32岁前,没有什么硬性的指标是达不到的,英语可以考,职业评估也可以评,差五分可以考翻译或者抢州担保。虽然会计职业一直被担心会从紧缺职业中去除,那毕竟还没有发生。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移民的决心。
我脑海中经常闪现肖申克的救赎最后一幕,老人终于在海边找到肖申克,此时肖申克虽然已经两鬓斑白,却在蓝天与碧海的怀抱中享受着自由,没有什么比这个画面更美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