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我不知道要怎么说这个事情,我甚至不知道要不要说这个事情:说了可能让事情变得更糟糕;当事人明确说了不要再说;事情伤心得不允许我复述一遍。
无心发的一张照片给友人带来了麻烦,目前我还不知道这个麻烦是来自于家庭、工作还是直接来自于国保。我像是做错事情的孩子一样不能得到原谅。
我不应该欠缺考虑的在这个时候发出这样的照片,我没有想到这种威胁离自己原来那么近。它总是能够找到你最软弱的地方挟持你,因为你几乎不可能与体制毫无联系。
这是一个红色恐怖的时代,政府成了最大的恐怖组织。

Tag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