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子霖教授在六四烛光悼念集会上的录音稿

亲爱的香港同胞们、朋友们:

今天,我受大陆地区天安门母亲群体的委托,怀著沉重的心情在这里发言,和大家一起悼念二十二年前倒在中共戒严部队枪弹和坦克下的「六四」英灵。
我们的亲人是为自由而死,为民主而死;他们为中华民族和世界进步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作为他们的亲属,我们始终感到自豪;始终认为中国的「八九」是一场伟大的爱国民主运动——不管世道如何多变,也不管为了这份认知,我们受到多大的打压,也矢志不渝。
朋友们!你们是勇者。年复一年,在此时此地,以如此盛大的规模公开悼念「六四」英灵,续写我们中华民族那段可歌可泣的英勇历史。因为谁都明白,目前香港虽然是一片自由之地,但中共专制的耳目遍布世界各地,举办和参加此类活动都会付出不同程度的代价。但是你们不畏强权,秉持正义和良知,每年都有那么多的同胞扶老携幼地前来参加烛光晚会,缅怀「六四」英灵,此情此景足以感天地、泣鬼神。这份情、这份意,会让我们永远铭记在心,并将激励我们永不放弃。
今年的「六四」烛光晚会更是在一个特殊背景下、在一个十分复杂与艰难的时刻举行的。众所周知,我们失去了司徒华先生——这位杰出的香港地区民主运动的领导人。从此,我们在每年的烛光纪念晚会上再也见不到他的身影;我们惟有更加努力,做得更多、更好,以告慰先生的在天之灵。
天安门母亲自从一九九五年开始每年都要向「两代会」及国家领导人发出公开信,要求公正、合理地解决「六四」问题,并一再要求与政府对话,然而中共官方始终不予理睬。但令我们匪夷所思的是,今年二月下旬「两代会」召开前夕,北京市某区公安部门派人造访了居住在该区的一家天安门母亲。来人向这家「六四」难属表示,这是「私下沟通」,交换个人意见。他们不谈「公布真相」,不谈「司法追究」,不谈就每一位死者做出「个案交代」,单单提出给多少钱的问题,而且强调只对个人,不对群体。四月初,该公安部门又派员找这位天安门母亲谈了一次。
「六四」大屠杀已经过去二十二年了。在这二十多年时间里,我们这些未亡人忍辱负重,受尽残酷打压,艰难地在「六四」亡灵的尸体堆上站立起来,由鲜血和泪水凝成了天安门母亲群体。我们早在上个世纪初(疑为“这个世纪初”)就形成了公正解决「六四」问题的三项要求,就提出了一套按民主、法制的轨道解决「六四」问题的步骤、程式。但现在他们对这些重大问题统统避而不谈,只谈钱的问题,企图用钱来了结「六四」惨案的历史遗留问题。二十二年的时间不短了,足够一个婴儿呱呱落地到长大成人。中共当局也已经把我们这些难属从中年拖到年迈体弱的老年,以致如今已经有二十多位难友相继含恨离世。面对如此险恶的形势,天安门母亲别无选择,还是那句话:既然我们已经站立起来了,就不会再趴下。当局如何动作,我们将拭目以待!
今年以来,中东、北非地区如火如荼的民主浪潮,引起中共当局极大的恐慌,他们利用一切手段,加紧打压国内的民主力量,封杀了民间一切理性的声音。一批维权人士、人权律师、异议人士乃至像艺术家艾未未这样的人都被秘密逮捕、强迫失踪。中国的执政者如今已经到了「六四」以来最僵硬、最不讲道理的时候。他们极端蔑视人类普世价值,依仗著「全球第二经济实力」,就以为什么都可以不放在眼里、可以什么都不讲…不讲道义、不讲良知、不讲法制,不讲诚信……不讲人类的道德底线。这样一个政权,难道能够面对今天的堂堂世界吗?
谢谢大家,谢谢朋友们一以贯之的支持!

丁子霖 2011年6月

感谢香港网台联盟的直播

We are here, you?

Tag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