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09

Lucky Man

Saturday, December 26th, 2009

虽然偶尔抱怨自己的不幸,但整体来说我是非常幸运的人,要按总体中国人口来说,应该在最幸运的10%以内。

我没有遇到过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挫折,滑铁卢什么的从来就没有遇到过,喝茶什么的也没有叫我。
学生时代脑子不错所以读书没费什么力气,大学没学好是因为自己太放松了。
毕业时又依靠家里的人脉去了银行工作,虽然不是什么好的岗位,收入倒还不错。
不论是读书还是工作,遇到的老师和直接领导都还不坏,有的甚至对我非常偏爱。

大学时,我曾对一个朋友说一般的工作,只要不是核电站和手术主刀之类的严肃事情,我相信三个月时间就足以让我学习并且达到一般人的水平。事实上我也是这么做的,学生物出来做了会计,唰唰的爬升的还挺快,要不是拒绝了主管的好意,现在说不定都是主办了。
但是我那个同学却跟我说,他却发现专业知识的积累越来越重要了。我不知道这是行业差异还是个人差异,总之我就这么一路走过来了。

但是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喜欢这个岗位,以前说有机会可以调到其他岗位,后来没有动静,大概是成不了。所以自己不免又拿出原来那套理论,想到其他地方去闯一闯。
大学时曾经有个朋友很严肃的告诉我她相信我一定会成就非凡,我不知道这是真心话还是White Lie,不过幸运的人总是很特别的。

以上,便是我今年的结语和以后的期望。

Honey and Clover

Wednesday, December 2nd, 2009

幸福在哪里?
一群朋友趴在草地上找四叶草送给即将远行的老师,结果怎么都找不到。
为了知道一直骑下去会到达哪里,为了寻找未知问题的答案,竹本从东京一直骑到日本最北,在望着开阔的海洋和干净的天空的时候,心里却希望花本也能看到这幕景象。
伏在真山背上的山田,一边流着泪一边说着我喜欢你,而真山仅能以谢谢回应。
那个为花本买鞋做徽章的森田,却一声不吭跑去美国,而且每次被问到和花本的关系都故意岔开话题。

什么是青春?
扭曲却不断攀高的青春之塔,被竹本轻易的敲碎的掉。
同时喜欢着花本和竹本的森田,没法表露自己的心意。
喜欢着原田又被山田喜欢着的真山,两边都不忍伤害。

我曾经想推荐还在读大学的朋友们接触一下这部作品,后来却又笑自己痴。
如果没有那份懵懂,彷徨,以及不顾一切的冲动和激情,如果青春可以弄懂,如果幸福可以指引,那么,人生到底还剩下什么未知?
说到底,这部作品最适合我这样年龄的人:舞台上是别人,演的却是自己的戏。

竹本到底找寻到没有?
在他经历风雨之后自然的告诉花本我喜欢你之后,花本也仅能以谢谢回应。
修司所说的第三种选择是什么?
我想大概是死亡吧,死掉之后,就再也不用选择了。

要造就一片草原。只需要一株苜蓿和一只蜜蜂。
也许,还需要一点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