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9

信息权

Wednesday, November 25th, 2009

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世界人权宣言 第十九条

すべて國民は、健康で文化的な最低限度の生活を營む權利を有する。
             ——日本國憲法 第二十五條

前不久的两则新闻让我重新想起了这个话题:信息权。新闻说芬兰和西班牙宣布国民享有1MB宽带接入的合法权利。
暂且不论这个权利究竟如何实施,是不是1MB的宽带是免费的,那些买不起电脑的人又该怎样享受这个国民权利。把宽带接入纳入国民权利这个行为,至少是印证了我很久之前就有的一个想法:人们应该是享有信息权的,信息权应该被写进世界人权宣言。

其实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九条已经隐含了信息权,但这条权利以往更多的是被解释为主张和发表的自由,而不是寻求、接受和传递的自由。
而要谈到实现这项权利的途径,有什么比得上互联网呢?
是的,我就是在暗示对互联网的无理审查是侵犯人权的。

我相信日本不久也会出台与芬兰和西班牙类似的规定,因为日本宪法第二十五条规定了日本国民享有健康文化的最低生活的权利。日本中学普遍举办的文化祭,就是因这条权利而来。

让反对成为一种习惯

Tuesday, November 24th, 2009

昨天在广州市政府门口,直到我离开的时候,市民们都很理智,政府也比较理智。后来听说清场的时候有些冲撞,由于本人并未亲见所以不便发表评论。
保安笑着和市民们搭话,不远处公园内老人的舞蹈没有中断,我似乎看到了中国民主的曙光。
如果说这次集会达到了什么样的成果,那么作为启蒙的意义则不能不被提到。

长久以来,政府不认为民众会有反对意见,如果有,那也是“一小撮煽动”的。“一小撮”并不只是政府为了孤立反对者的说辞,它其实也暗示着政府陈旧的思维方式:我是代表民众的,民众怎么会反对我。
同样的,由于反右斗争等事件,民众也不敢轻易提出自己的反对意见。所以一般只能看到知识界或是所谓精英分子对政府的抨击,却少见普通民众能够平和的表达自己的反对意见。
这种民众反对的意见,并不是消失了,而是积压起来,等到爆发的时候,往往导致巨大的破坏。比如瓮安、石首的群体事件。

试想一下,假如市政府门口每天都有几个人去举着牌子抗议,就像白宫门前的草坪曾经也是抗议者最好的去处一样,民众的反对情绪可以得到缓解,而且市政府也比较容易了解底层的各种想法。

当然,指望靠这次集会就能阻止番禺垃圾焚烧厂的建设就太幼稚了。表达反对是一回事,决策最终还是靠法律和行政程序一步步去走。如果这些程序都能保持正义,人们可以自由的表达观点,那么民主不就达到了吗?

什么是猛

Monday, November 23rd, 2009

在连州听说中国特色。Net被《中国猛博》一书列为500猛博之一,一时不免有些得意。
但是听了杨恒均的演讲后仔细想想,猛博实在是麦克斯韦之妖,只有中国这种独特的言论条件下,才会诞生猛博。
因言论而受罪,特别还是因为揭露政府腐败,宣传自由民主的思想而受罪,这世界上本来有一些:有些解体了,有些政变了,有些被美国解放了。剩下来的没几个了。
不过是说话,而且还是在匿名的网上说话,有什么称得上猛的。

我承受不起这个重量,不过我知道《中国猛博》一书中很多人是名副其实的猛博。
他们并不仅仅是在网络上写作。他们参与NGO,关注上访民,在传统媒体呼风唤雨,喝过茶,坐过牢,走到哪里都有华尔街、纽约时报跟着拍。他们实实在在的改变了一些事情,改变了一些人。

比如digitalboy,说实话,以前在twitter上挺讨厌他的,动不动就是“这个送你,不免运费”。
但是年会上和他打了点交道觉得这个人还不错。
而今天在广州市政府门前,他则是完全的把我感动了。
一个深圳人,不远几百公里跑到广州来参加游行,这是一种什么精神。
人们都坐下的时候,他还站在那里,拿着喇叭维护秩序,他图的又是什么。

那些举着牌子,高喊口号的人。
那些冲破重重阻拦到达现场的人。
那个戴着防毒面罩的人。
那个在市政府门前独自骂政府缩头乌龟的老人。
这些人才是真的猛。

乱评2012

Sunday, November 22nd, 2009

昨天晚上去看了2012,不愧是导演过独立日和后天的导演,这次破坏得更彻底。

将一切都破坏,2012的前半部分充分的履行了这个灾难片的义务。特别是Gordon开着双引擎飞机从飞出来的地铁下面穿过的时候,我甚至都记得当时Gordon脸上不是恐惧而是莫名的兴奋。
导演破坏的力量让我觉得他可以导演《戏言》中橙色种子与红色制裁的对决那场戏。如同西尾维新所写的,单纯是破坏,没有差别的破坏,不剩下任何完整的片段。

但是到了影片后半段,视觉特效突然变少了。只剩下Jackson的个人英雄主义。我笑称这是一部主旋律电影。
美国总统决定留下来被肯尼迪号砸死以殉国。
抢了男主角老婆,一路开飞机有如神助的Gordon,在把男主角带到卓明谷后,却脚下一滑,手心一松,莫名其妙的就死掉了。
但是从非法的通道进入方舟,让方舟上所有人命悬一线的男主角不仅大难不死,还能成为英雄。
假设Jackson没法修好方舟,导致方舟撞上珠穆朗玛,不仅下半部分还能看到方舟碎裂和珠穆朗玛碎掉的精彩画面,而且不会再有一个人说这片子是美国式的个人英雄主义,在IMDb上的评级至少要多一颗星。可惜导演不干。

几点细节:
当看到卓明谷迁移时,“党和国家一定会……”我实在忍不住笑了。
Gordon开双引擎飞机飞过洛杉矶的时候,我觉得他似乎在观光。
从黄石国家公园逃出的那一段有点像最终幻想X。
同样位于太平洋板块的日本比美国晚几个小时才出事,非常不可思议。
Jackson试图在飞机上收听FM广播,幸好他没收到。
Engine Start是一个笑点,看过就会知道。
方舟相撞的时候屏幕上显示contact,中文字幕给的是“通讯连接”。
我知道为什么伸中指的画面没有被剪,因为那个美女淹死了。
我讨厌坐在我旁边重复剧中英语台词现给他女朋友看的男人,因为他重复的都是最简单的台词,居然还出错。

从前有个贫困县

Saturday, November 21st, 2009

从前,有个贫困县,由于官员贪污腐败,加上该县土地本就不肥沃,人们一年里总有几个月要外出去要饭,不然就可能饿死。

有个国际组织知道这个事情,每年都捐一些粮食过来,虽然也不太够吃饱,但好歹饿不死,于是人们开始悠然自得起来。

某日,这个国际组织宣布停止对该县的援助。人们纷纷开始猜疑,稍微有点文化的人开始责备该组织:“你们平时不是最讲人权的吗?”其他人也跟着起哄起来。

你觉得我说的是什么事情?

opera mini 就这样被缴械了

谈年会的主办

Wednesday, November 11th, 2009

我在年会的第一天就说过,本届年会能举办已是奇迹,所以在其他方面的诸多不足都可以被原谅,被掩盖。但是总结一下这次年会的经验,对下次年会的举办总是有好处的。
注:本人并非年会工作人员,对年会举办幕后工作知之甚少,故只讨论表面的一些。

交通
交通是个比较关键的问题,中文网志年会,参与者不仅遍布大陆各地,还有港澳台和海外人士参与。因此,便利的交通是一个会场必要的条件。最好是所在城市有机场,并且会场到机场交通方便。
这次年会因为种种原因在连州举办,避开大城市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但连州到机场的交通实在是糟糕,不仅高速公路并未完全修好,而且堵车严重,几乎需要5个小时才能抵达机场。

住宿
住宿并不是大问题,只要房间足够,条件差点到也凑合,毕竟年会中许多人出门是住青旅的,对住宿条件不是很在乎,无外乎是要有热水,气温不好时有空调,还有免费宽带甚至是无线宽带就更好了。
连州这次主要问题是旅馆离会场极远,要40分钟的车程才能到,导致上午的议程推后,挤掉了午饭的时间。

会场
说到会场要表扬一下连州地下河和中国电信,作为两个赞助商,他们确实为年会提供了一流的设备和条件。连州地下河风景极佳,提供给会场的那片地方的位置也非常好,会场的椅子也是全新的,有些甚至都还没撕开薄膜。工作人员也挺配合,能帮的小忙都不推托。
电信的工作也很到位,不仅提供免费的3G网卡,而且在会场免费提供千兆网络。说到无线网卡必须称赞一下电信CDMA网络的覆盖,我们一群186 WCDMA党,出了广州就没看见过3G信号,但电信的3G不管是在宾馆还是在田间,效果都非常好。就连在湟川小三峡的深处,联通完全没有服务的时候,电信也能保持CDMA 1X的网络。电信曾宣布已经完成了全国县级市的3G覆盖,甚至是部分发达的村,这句话可能真的没有水分。所以Isaac说下次开会都可以去西部了,一点都不担心网络问题。

议题
本届年会的议题可能是最单调的,IT创业公司倒了一批,(要不这次饭否肯定得来呀,)所以技术方面都是些很浅的东西,有些滥竽充数的感觉。Isaac对microblogging的研究听上去很有趣,可以他似乎也没成文,只是点到为止。剩下来就是一群左派,(没错,左派,)在声讨新闻审查,声讨GFW,声讨共产党。说真的,如果只是听这些东西,我只要follow @daxa ,或是等文字稿就好了,何苦跑到遥远的连州,连投影都看不清楚,名言警句一晃而过,根本没什么印象。
我知道大家心里都有气,但是如果中文网志年会单调到有这个亮点,不如改名成中国民主进步年会罢。

CBC09二日精要

Sunday, November 8th, 2009

年会上午讲了几个创业项目,不过顶多也就是web 2.0,和网志的联系并不大。
今年年会的重心显然是在第二日下午,因此,提前离开的faydao同学完全不能说他参加过这次年会。

下午翟明磊讲《中国猛博》,并且请到了四位猛博博主上台宣讲,老虎庙,冉云飞,杨恒均,长平。
据shizhao说,由于讲话过于精彩,让景区的保安和工作人员听得完全呆住了。不仅如此,还有一台thinkpad失控不停发出beep的声音。因此,对于他们演讲的内容,只有少数几个句子被仍有能力自控的推友发到twitter上面,要想重现当时的盛况,恐怕连国保的HD摄像影片都无法完成。(PS:本站也是《中国猛博》书后所附500猛博之一。)

后来和amoiist又有连线,isaac询问了他被捕当天的情况,解释了几个以前的误会。
amoiist并不是当晚被敲开门带走的,而是下午,只是他一开始便被搜走手机,无法求助。
amoiist到目前也没有收到各位叫他回家吃饭的明信片,不过他从网上各种渠道收集到了其中近100张明信片的照片。
isaac以此事为例说明本届年会主旨“微动力,广天地”的含义。

晚上返程时堵在省道114上,下车时,抬头看见了久违的银河。

谁把我们推到了对立面

Sunday, November 8th, 2009

网志年会从2005年在上海电信管理局的办公大楼到2009年在连州山区的一个洞口,谁把这群网络人推到了对立面?
在大巴上,一个blogger的故事大概可以解释这个问题。

他说今年Gmail被封那次,由于他们公司用的是Google的企业邮箱,也受到了影响。无奈之下,该公司内部只好开始传播自由门。于是很多人第一次知道中国有GFW。

但故事并不是到此为止。在Gmail解封后,有同事问自由门是不是可以删了。该blogger回答,不用啊,自由门还有很多用处,比如说看黄网。
于是该同事说,哦,那还是不要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