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09

自由不是一种错误

Friday, October 30th, 2009

茫茫的海面上一艘发射电波的船,这个画面不止一次被用来表达独立和自由的意象。
哦,在《终结者》里面是一艘潜艇。
但是在《海盗电台》中,1966年大不列颠的外海上,飘着这么一艘破旧的船,它全天向英国听众播放摇滚音乐,它是几千万英国听众生活的一部分。
片中英国政府比起摇滚更加喜欢爵士音乐,因此对离岸的海盗电台自然是咬牙切齿。但是海盗电台又没有违反任何当时的法律,所以也只能伺机找茬。(当然,这个事情如果放在我们国家就太容易不过了,能抓的随便抓,像VOA之类的用更大功率的电波屏蔽就好了)
片中的部长咒骂海盗电台是混蛋,但他却同时证明了自己的低劣和虚伪,不仅满口脏话,甚至缺乏生活情趣。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当权者并不把一般民众当做是和他们一样的生命:你们不需要自我意识,你们只要在我大寿的时候整齐划一的通过广场。拒绝承认多样性,拒绝承认个体差异。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吗?
按照维基百科的介绍,离岸广播这个背景是真实存在的,BBC当时比较倾向于经典的交响乐,而几个离岸广播,会播放各种风格的音乐,不只局限于摇滚。但离岸广播和官方的冲突是真实存在的,海上防卫行动也是。制片方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并不是在拍摄一部纪录片。

为什么说集权是错误的?强调自由的绝对性是不是犯了“自由”这个集权主义的错误?
多样性和个体差异,这个是生命进化遗留下来的宝贵财富。物理学上也有熵恒增所导致的无序度上升。自由的绝对性,这个观点也被写进了世界人权宣言,世界上大部分的国家都签了名。如果你觉得这些都是狗屁,请移民朝鲜。自由并不是集权主义,因为在保障自由的同时,也保障了任何人自由的选择被集权束缚的权利。换句话说,你可以选择自己的不自由,但是你无法选择别人的不自由。

什么是海盗精神?
这里说的海盗并不是绑架中国船员的那群家伙,这里说的是一种被文学和影视等美化和加工了之后的海盗形象。无论是《加勒比海盗》,《海盗电台》,还是刚刚在欧盟拿到一个席位的海盗党,海盗精神是一种极端自由主义的精神。他们认为一切束缚都是罪恶的,他们同时也愿意采取必要的措施进行反抗。

你为什么会被一个1966年非法广播的故事感动到热泪盈眶?
虽然这是一个1966年发生在英国的故事,但是从模式上来说,这又是发生在当前中国的故事。只不过广播,被先进的互联网所取代。
一个最形象的例子是Twitter,这个风靡全球的网站却被中国政府禁止访问。当然,就如电影中的听众一样,人们总是有办法去登录Twitter。于是,一个个在Twitter上更新的用户,都变成了一个个电台,区别只是在于影响力的大小。
在这个故事中一样有海上防卫行动,一样有摇着自己的小船去搭救DJ们的听众。
今年7月,amoiist在Twitter上发出求救信号后就从网络消失了。推友们立刻行动起来查明了他被关押的监狱等情况,于是,捐款,寄明信片,喊他回家吃饭,人们用各种方式表达了对他的支持。最终促成他获释出狱。

化物语·告白·TBBT四型人格

Saturday, October 24th, 2009

昨天趁着晚上没有培训,在宾馆的泳池边用手机看完了化物语的下半部分。
近十一月,东莞却并不冷,秋风习习,不禁让人觉得一生就是为这个时刻而存在的。

曾有人说看完化物语再看伤物语,就像是GalGame走到A线却不巧看到B线的结局一样。
战场原还没有从楼梯上摔下来,当然也不会认识阿良良木。
但是羽川却已经送了阿良良木一套内衣,并且相互有救命之恩。
虽然是A线还没走完就看到了B线的结局,即使这样,我也会和阿良良木一样,选择A线一路走到底。
羽川喜欢阿良良木,这事实可能只有阿良良木一人被蒙在鼓里。
但是,我可以很确定的说,阿良良木对羽川的感情却从来没有超过朋友和恩人。
阿良良木一直很觊觎羽川的肉体,不论是邂逅时偷看到内裤,还是在体育仓库中摇动的胸部。
但战场原洗完澡光着身子出现在阿良良木面前,他却转过头害怕到连贼心都没有。
阿良良木患了一种和我一样的病:无法正视自己喜欢的人。
或许是怕被误解是色狼?或许是太害羞了?
羽川应该知道这一点,所以不需要假设如果羽川在战场原之前表白会如何。
聪明的羽川知道阿良良木还不到喜欢自己的程度,所以不会强行表白。
战场原知道只有阿良良木才能够拯救自己,所以几乎是用逼的让阿良良木和她交往。
但战场原并不是一个冷酷的人。关于这点,直到神原说战场原当天晚上足足向她炫耀了五个小时,我才终于擦掉笑出的眼泪体会到了。

我正好也有一个故事,像战场原一样,希望找个人好好说说。
我曾经在Twitter上说过,引来几个人围观,然而说者有心,观者无意,况且又是Twitter那样后浪推前浪的地方,像我这种小石子,涟漪还没等扩散开就消失了。
我也想找个人打电话过去说说,但一方面是大家都忙,另一方面,我甚至都可以预计到回应。
于是我突然记起了悟空传中紫霞自言自语的一段话:
“你就这样听,不要打断我,我会把一切都说给你听,你不要象二郎神那样不耐烦的大笑,也不要象天蓬那样语重心长的反驳,他们一定会这样做的,所以我只把话说给你听,只有你会这样默默的听,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会……”
于是我想,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比这个Blog的读者更适合的人选了吧。
在10月18日,20时24分,我被人告白了。
告白的对象是我以前说过那个只差告白的女同事。
“请你做我一年的男友。”
既然是预料中的告白,直接按计划拒绝就好了。
但是那个“一年”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虽然我很确定即使我答应,估计关系也不会维持一年的。(那正是拒绝的原因)
但在告白的时候就加上这方便的条件,实在是让我火大。
其实那位同事还是有不少优秀之处。
但是正如没有被我接纳的前几位暗恋者一样,在不正确的时候,遇到正确的人也是不会有爱情的。
即使在她们走远后,正确的时候来临了,我也只能援引此时的结论,甚至都不能用“后悔”二字。
从不后悔,乃本人信条之一。

有次我想,TBBT (The Big Bang Theory)里面四个人,性格并不是随意设定的。
在认真思考过一阵子之后,我更加确信,TBBT的四人,就是宅的四型人格。
Leonard真诚善良,略懂社交,是真我。
Sheldon狂妄自大,目中无人,是表我。
Raj见到女人内心火热却不敢表达,也是表我。
Howard风流幽默,喜欢显摆,是非我。
如同我以前的主管对我的评价那样:刚开始觉得不好接触,相处久了才知道老实善良。
然而,我相信每个宅的心中也都会有一个自己同时厌恶和羡慕着的非我。
我丝毫不想掩瞒我曾经在汽车上口若悬河的和一个广外美女搭讪的事实。
回忆起来,那个人真的是我吗?

碎碎念了这么多,应该够了。
星期一大概可以和战场原一样,以“完全平静的态度,一点表情也没有”的去上班吧。
那么,祝各位晚安。
EOF

诺大个中国,印不了名片?

Thursday, October 15th, 2009

我觉的我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
3盒,绅士纸。

正面

背面

去淘宝上面问,回答:“印不了哦”。几家均是如此。

谁知道哪里可以印?

Ambition of Google Building Maker

Wednesday, October 14th, 2009

Google 在今天发布Google Building Maker,一个基于网页的简单工具,让你从不同的照片中定位同一个建筑的三维造型,构建一个简单的建筑模型。
构建3D模型的技术显然是继承了Sketchup,但是是否就能够简单说Google Building Maker就是一个Sketchup的简化版呢?我认为并不是那么简单。

我试用了一下Google Building Maker,发现Google会提供同一个建筑不同角度的5张甚至更多张卫星图,而指示建筑的气球形标记,在不同的卫星图上有可能差得很远:在1号图上指示的是这个建筑,2号图有可能就指到建筑旁边的空地上面了。

众所周知,Google并不仅仅向一家公司买过卫星图,每家公司也会定期更新自己的卫星图。由于卫星轨道的变化,所有这些卫星图,即使是针对同一个地区的,也是不同的高度和角度的照片。而且,由于定位误差所造成的漂移,有可能导致不同照片的坐标并不一致。

于是Google就想出了这么一个主意,以娱乐的方式让人们公开的矫正和对齐这些图片,在收集到足够的数据之后,也可以用算法对齐余下的图片。
Google并不是第一次有利用人肉的计划,Google Image Labeler 显然是一个最佳的前例。

在对齐了不同角度的卫星图片之后,创造出粗糙的3D模型就已经是现有的程序可以完成的工作了。
Google并不去要人肉去构建每一个建筑的模型来获得一个3D地球。

Google想建一个Matrix吗?

诺贝尔奖和中国

Sunday, October 11th, 2009

杨振宁,除了82岁时娶了28岁的媳妇还让人家怀孕了,大家首先要记住,他是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同时拥有美国国籍和中华民国国籍,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绿卡。

杨振宁是不是诺贝尔奖离中国最近的一次?解放时从上海移居香港,回归时由香港移居美国,刚刚获奖的高锟,又是不是最近的一次?

1957年,杨振宁和李政道共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当时两人均为中国(中华民国)国籍。杨于1964年加入美国国籍,李于1962年加入美国国籍。他们是最早获得诺贝尔奖的中国人。

1976年,丁肇中与Burton Richter共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丁肇中祖籍中国山东,但由于出生于美国,自小便是美国国籍。他出生两个月后便随父母回中国,1948年随国民党到了台湾,1956年到美国读书。他是第一个在诺贝尔颁奖典礼上说中文的人。

1989年,丹增嘉措,第十四世达赖喇嘛,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中国(中华民国)国籍。

2000年,高行健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理由是“其作品的普遍价值,刻骨铭心的洞察力和语言的丰富机智,为中文小说和艺术戏剧开辟了新的道路”。高行健出生于中国江西赣州,自1983年开始,部分剧作品开始被禁演,1987年赴德国从事绘画,1988年定居巴黎,1989年宣布退出中国共产党。1990年由于其剧作《逃亡》的发表和在瑞典的首演,激怒的中国政府开除了其公职,党籍,并查封其住房。高行健也因此宣布不愿再回不自由的中国大陆。1997年,高行健加入法国国籍。

补充:

1986年,李远哲与Dudley R. Herschbach,John C. Polanyi共同获得诺贝尔化学奖。他出生于日本统治时期的台湾,获奖时为美国国籍。

1997年,朱棣文与Claude Cohen-Tannoudji,William D. Phillips共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他出生于美国,现任美国能源部长。

1998年,崔琦与Robert B. Laughlin,Horst L. Störmer共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他1939年出生于河南,1951年赴香港求学,获奖时为美国国籍。

2008年,钱永健与Osamu Shimomura,Martin Chalfie共同获得诺贝尔化学奖。他出生于美国纽约,是钱学森的侄子。

所以如果你去查诺贝尔奖的官网,目前只有杨振宁和李政道的国籍那里填的是China,达赖喇嘛的是Tibet,其他的都和中国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