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9

读书笔记:近距离看美国(01)

Sunday, June 28th, 2009

美国和中国有着相似大小的国土,却有着完全不同的国民组成。
移民造就了美国的辉煌,同时,也造成了美国很多奇怪的现象。
这些现象,在中国这样的传统国家是很难想像和理解的。

以华人社群为例,就时常产生是否学习中文,是否关系到爱国,是爱美国还是爱中国的问题。
至于说不同社群间的矛盾,就复杂到可以请联合国出面的地步了。
国内某些流动人口较多的城市表现出了一些相似的问题,但显然,这样的矛盾无论是从深度还是从广度都无法和美国相提并论。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庆可以引起纽约街头两派持不同观点的华裔美国人对抗,甚至需要警察出面收场。
有时觉得,美国想当世界警察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的。

我倒

Saturday, June 27th, 2009

我倒

他们污染环境的时候,我没有做声,因为我不在乎子孙后代;他们卖三鹿奶粉的时候,我也没有做声,因为我还没有孩子;他们用我的终身积蓄搭了一个风吹即倒的积木,我已经负债累累,再也发不出声音了。
                                                        ——上海房奴

楼盘还没有完工就倒了,既没有地震也没有狂风,这一切责任只能由开发商承担。
开发商显然不愿意把那剩下的七栋也推倒重盖,于是已经有消息传出说是工人误操作所致。

户主想要退房,对开发商来说显然是蚍蜉撼大树。
组织起来联合对抗开发商是个好方法,不过在中国似乎从来就没成过。

勘误:Google被封的事实与猜测

Thursday, June 25th, 2009

在发布上一篇文章,躺在床上还未睡着之际,我又琢磨着这件事情,感觉有些地方很奇怪。
于是我在Twitter上说“屏蔽Google是故意的”。
其中最大的一个疑点就是:即使在封锁最严重的六月四日前后,Google的服务器也没有见到有被屏蔽的迹象。而昨天,却只有Google一家被严密封锁,Twitter上群情激昂却没被屏蔽。

于是今天就有证据流传出来,说明中央如何精心策划,谋害Google。虽然数据直接来自于受害者Google,但是以Google不做恶的传统,其真实性毋庸置疑。
于是这个事件的原委终于水落石出,在推出绿坝之后,中央花了几天时间创造了“儿子”的搜索提示,这才通过CCTV曝光。而曝光之后的效果显然没有达到预期,就又花了几天时间去组织屏蔽Google。

中央为什么要在一两小时后解封?
我曾说过,屏蔽Google会出人命的。因为大量个人和企业的数据放在Google所提供的一系列服务上,严重依赖着Google。封掉Flickr不过是激怒一群摄影师,封掉Google可就要了很多人的饭碗。

屏蔽Google是一把悬在网民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
它不会让你完全用不上Google,但也不会让你用得舒心,你必须时刻担心Google再次离你而去。
因此,可以预见,Google在未来还会被屏蔽和解封多次,直到网民的激情发泄完毕。

应该把GFW的这次行动看作是宣战,而不是恶作剧。

Google被封的事实与猜测

Thursday, June 25th, 2009

2009年6月24日夜晚,从Twitter上传来Google被封的消息,当时我还在地铁上,只能用手机确认,cmwap连接下,www.google.com (以下简称google)无法访问。

回到家后立刻进行了测试,结果如下:

  1. google无法访问
  2. 本地(广州电信)DNS无法解析google域名,返回null
  3. 经过GFW,从国外一DNS也无法得到google的IP,返回也是null
  4. 使用已知的Google IP (74.125.127.160) 直接访问正常
  5. 使用已知的IP修改Hosts文件,google无法访问
  6. 同时,mail.google.com 在ssl连接下访问正常,域名解析正常
  7. 打开VPN后,除了2,其他的都回归正常。并且在百度搜索 www.google.com 被重置连接。

由以上事实可以推断:此次对Google的屏蔽是URL黑名单和DNS投毒并举。

=========== 猜测从这里开始 ===========

此次对Google的封锁是GFW自主学习的结果。
关于GFW的自主学习坊间早有传言,证据之一是经常有流量突增的国外站点被屏蔽掉。
Google原本享受的屏蔽就比较高级,撞墙以后要5分钟才会恢复。此次误封(存疑),一方面是因为六四刚过,GFW的警戒等级尚未调低,另一方面因为CCTV曝光谷歌事件导致原来一部分谷歌的流量转向了Google,加之上Google搜索敏感词的人比率不低,所以Google被GFW自动屏蔽了。
至于说误封,因为在一个小时之内,我从广州电信又能解析到Google的域名,而且可以正常访问。但也不能排除是GFW工作人员手欠或是试探民意。

=========== 猜测到这里结束 ===========

DNS投毒?
DNS投毒和URL或IP黑名单比起来,算是比较新的封锁技术。
通过返回一个TTL长达一天的假IP,该技术可以保证即使在开了代理的情况下,用户仍然无法访问到正确的网站。即便使用openDNS,GFW仍可能伪造解析结果,并且它甚至不需要保证100%成功。因为一般正常的TTL不会太久,Twitter的TTL就只有30秒(可能是平衡负载的需要)。因此,即使你这30秒能访问twitter,也许下次就会收到一个TTL长达一天的假IP。然后你的电脑缓存此结果,正巧,Windows的默认设置最长的TTL也是一天。如果你什么都不做,那么一天以内你就别想登录twitter了。

DNS缓存?
DNS缓存有很多层级的。仅从本机来看,都不是一层那么简单。
Hosts文件可以看成最基础的DNS缓存,只要是在这个文件中记录的域名,系统就不会向网络上的DNS请求解析,因此在这里设置正确的域名解析结果是万无一失的办法,只是十分麻烦。
往上一层是DNS Cache,Vista下可以看到这个服务。重启该服务可以清空DNS缓存,在命令行下进行ipconfig /flushdns 也是一样的效果。
有的应用程序会有自己的DNS缓存,如Firefox的about:config有一项为network.dnsCacheEntries,这个控制缓存的数量,设为零后会清空。(有人反映没有这一项,可以自己新建一个试试。)

民主自由为什么能在美国得到成功

Sunday, June 21st, 2009

这篇文章还有一个给五毛看的标题:《中国为什么不能民主自由》。

美洲大陆那片原本是英国的殖民地,因为赋税却在议会得不到席位,导致各殖民地联合起来宣布独立。
独立战争打的很艰难。新生的美国联邦没有钱,军费主要靠发行不怎么可靠的债券,卖给国外支持者,国内民众,甚至作为军饷直接发放。
华盛顿作为总司令,是没有一分钱军饷的。

幸运的是,美国打胜了这 场战争,但是留下一个负债累累的联邦(当时还是大陆议会)。美国除了广阔的土地,几乎什么都没有。

幸运的是,美国有一批绅士。
华盛顿在战争结束后立刻交出了军权,回家种地。要知道当时地球上,一国通过战争获得了独立,其指挥者自然而然的成为新的统治者。
在费城制宪会议中,与会者们没有为自己留下特权,而是尽力设计一个公正平等的制度。尽管他们之中一些人后来当了总统,却也有穷困潦倒之人。
制宪会议的时候,华盛顿是主席,你要知道,在欧美的议事规则中,主席甚至没有权利发表自己的观点。

幸运的是,美国有一群追求自由的公民。
最初由一批逃离迫害的清教徒所开辟的土地,吸引的也是同样的拓荒者和开拓者。他们对宗教的虔诚使得他们博爱、宽容。他们对自由的向往使得他们可以随时拿起枪反抗任何压迫。

矛盾理论本是共产主义的哲学。但是早在那之前,美国的先贤已经设计了一个由内部矛盾支撑和推进的制度。无论是三权分立,或是后来形成的两党,甚至是州与州之间,这种矛盾是设计中的矛盾,也由设计解决了他们的平衡。

美国的成功,简直如神迹一般。
God bless America .

g.cn

Friday, June 19th, 2009


g.cn, originally uploaded by [BLT]FQX.

Yes, this is what Google will be, in China.

学生会直选

Wednesday, June 17th, 2009

星期天在中山大学听了一场TED讲座,结束以后跟着佐拉和柠檬参加讲座组织者的聚餐。
过程中听到了一个事情。
中山大学的校领导试图推动学生会主席的直选,却遭到学生反对,最后以失败告终。
在座的中大学生都一致反对学生会直选,认为是“浪费时间”,反正“学生会也没什么实际权力”,“校长不过是在作秀”。

值得注意的是,参加这次聚餐的,是组织这次TED中国活动的学生。
他们的思考和行动能力,绝对不是某些人形容的书呆子或是被中共洗脑的大学生那样受到限制和扭曲。

我于是跟他们说,学生会之所以被架空、尸位素餐,也许并不是由老师指派干部的原因,而是结果。
因为学生会没有作为,而放弃直选的权利,则直接消除了学生会能够做任何实事的可能。

他们说,没有用,学生会在学校中的地位决定了它永远没有实权,只能作为团委的附庸。
他们又举例说香港的学生会,由于是在香港政府直接注册,所以完全独立于学校体制。关于这点,我并不知道是否属实。

但是我跟他们举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例子。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是三权分立中实权最少的一个,既没有军队和行政权力,又没有掌握财政的权力。他们只能判断对错,然而执行,却要依赖行政的强制力。罗斯福跟最高法院就闹僵过,几乎就把后者的判决视若无睹。
但是在更多的时候,最高法院却能够维护自己的绝对权威。
你要知道,大法官甚至不是民选的!

直选本身,是作为一种赋予权力的仪式。
因此,我有理由相信直选出的学生会会长和以往的会有很大的不同。
遗憾的是,已经没有验证这种观点的条件了。

反对绿坝,人人有份

Saturday, June 13th, 2009

你觉得在《1984》中,是什么让老大哥无所不能,控制一切?
电幕
有时候人们认为电幕不过是一个关不掉的电视而已。
真相并不是那样,电幕是强制安装在任何房间的,不能被关闭的,不仅能够播放图像和声音,也可以反向的向老大哥传回图像和声音的设备。
所以从一开始我说绿坝就是电幕。

如果你能够看到这篇文章,我充分相信你也认同这个观点:北京政府从来没有把色情列为互联网上的最大敌人,不同政见才是。
在GFW时代,我们无法系统的获得过滤词列表,但是绿坝的关键词列表则说明了一切。
他们在编写中国的新语

除了政治动机,绿坝还有很多可以被指责的地方。
绿坝夺标的过程中是否有经济犯罪
强制安装绿坝作为工信部的行政令,是否违法
绿坝是否侵犯了一系列开源的、私有的软件代码。

我说我愿意资助起诉工信部违法的律师500元人民币。
有人肯定要嗤之以鼻:法院会审理吗,会判工信部违法吗?
既然还有法律和法院存在,我们在学杨佳之前,至少得试一试。
上头若是撕破脸说法律算个屁啊。
很好,我们等的不就是这句话么?

我不鼓励那些没有固定收入的人群进行这个资助,但是你们也有其他事情可以做。
在合适的场合表达你们意见,告诉他人绿坝背后隐藏的黑暗,联合绿坝的反对者。

这是一场我们输不起的战争。
所有网民联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