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09

读书笔记:近距离看美国(02)

Saturday, July 25th, 2009

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伸冤的权利。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

天赋人权,这个词谁都听过,但是你是否意识到它内在的含义?
当一个国家的宪法,声称它赋予人民种种权利——我们暂且不论人民是否真的享有——的时候,你就应该警觉:这些权利是人生来享有的,宪法只不过是保护它们不受侵犯而已。

美国的言论自由非常独特,它甚至直接支撑了新闻界崛起为能和行政、立法、司法对抗的另一极。
美国也有诽谤罪,但在言论自由的保护下,政府、公务员、公众人物等只有在能够证明被告怀有“真实恶意”的情况下才可能定罪,而且要求的赔偿不能超过诽谤所带来的损失。在这样严格的规定下,几乎不会有政府官员或是公众人物愿意费劲去打一场诽谤的官司。当然,更不会因为说了不好听的话而跨市追捕。

第一修正案不仅仅保障“正确”的言论,也保障“错误”的言论。
1977年美国国家社会党诉斯科基镇案中,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成功帮美国国家社会党—— 一个新纳粹组织——争取到了和平游行的正当权利,尽管纳粹在二战中犯下了滔天的罪行。

因此——我必须提到——保障言论自由并不是毫无代价的。
你在自家后院烧落叶有可能违法,但在市政府门口烧国旗却一定不违法。因为烧国旗是一种表达的权利,为了保障这种权利,环境保护可以被牺牲。
更为严重的是,你在美国几乎可以合法的建立类似基地的组织,你甚至可以宣称美国政府某日将会侵占你们所有的财产,因此你们必须全副武装进行抵抗。

但是这些代价,和一个不受监管和约束的政府比起来,根本不值得一提。

about:amoiist

Thursday, July 16th, 2009

i have been arrested by Mawei police, SOS
Pls help me, I grasp the phone during police sleep

清晨看见这两条tweet,心里有说不出的沉重。
和amoiist认识的比较早了,你们也许不知道,写给泡茶的叔叔一文中提到的那个朋友,正是amoiist。

amoiist在厦门工作,从构词法来说,amoiist正是“厦门人”的意思。
amoiist本名郭宝锋,出生于福建农村,在南开生科院读完本科以后到厦门的一个翻译公司就职。
amoiist在大学期间,很喜欢听平客的节目。
amoiist为了保持农村户口,并没有将户口迁至南开,但后来听说即使这样回去也不再是农村户口了。
amoiist买了一个ipod touch,在卓越上买的,后来经常感叹厦门的免费wifi真多。
amoiist喜欢当地市场一个卖瓜的维族女子。
amoiist带我在年会上认识了很多朋友,我笑着说他若是倒戈国安,中国民主的力量要被他供出一大半。
amoiist跟我一起喝过酒,吃过饭,年会结束的聚餐时,是我向全桌介绍的他。
amoiist用的是黑莓的手机,戴尔的笔记本。
amoiist签署了零八宪章。
amoiist曾被哈尔滨6+1事件的谣言迷惑。
amoiist邀请我加入大量的豆瓣小组,没有一个不被关闭的。
amoiist是个帅哥,他自己这么说,我觉得也没错,只是矮了点。
amoiist曾说他QQ群上有大量MM追随,但其实他是一个光棍。

amoiist其实只是一个很普通的,追求真实、公平、正义的,男青年。
因为传播真相而被捕,你不会孤独。

新疆

Wednesday, July 8th, 2009

新疆的事情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去评论。

我并不清楚维吾尔族和汉族的历史矛盾,不清楚新疆的过去和现在,不知道有个建设兵团军政合一而且还是副省级编制。
我更无法想像到,广东韶了5个女工的死亡,如何引发乌鲁木齐的150多人死亡。这事件简直就是蝴蝶效应的最佳诠释。显然,维吾尔族不仅仅是因为这个事件,更详细的历史我却并不熟悉。

这一切都似乎可以归咎于中国失败的民族政策,表面上看来是倾向于少数民族那边,其实在经济政治文化上对少数民族的打压相当严重。关于这点,我觉得并不需要再举例说明。

但事情糟糕的是,原本只是民族问题,却被中央故意说成是境外敌对分子煽动的分裂行为。
中央最近经常杀鸡儆猴,不过这次会不会弄巧成拙?

双赢

Wednesday, July 1st, 2009

工信部说绿坝推迟强制安装的消息,一下子在网上炸开了锅。
网上纷纷议论说绿坝事件终于告一段落。
在此,我唯恐天下不乱的对绿坝事件做一个最恶意的猜测。

绿坝原本就是为了四千万打出的幌子。花季护航事小,骗四千万事大,尤其还是在这种经济紧张,软件公司难以为继的日子。
所以绿坝才会功能不完全,有许多重大漏洞,甚至出现万能密码。
既然是骗四千万,自然就不可能下大功夫去开发,否则怎么可能达到利益最大化。
更何况,绿坝这个事情也是进可攻,退可守的。
所以工信部也只说是推迟,没准哪天又重开。
既然是推迟,四千万的开发费用肯定是要不回来了。
但是,达摩克利斯剑——这是我最近第二次提到它——永远都会高悬着,为未来某天强制安装绿坝类似软件留下程序上的正当性。

网民很高兴,觉得自己的民意得到了尊重,政府权威受到了挑战。
不论是周正龙、杨佳、邓玉娇、石首……种种事件,从结果来看是接受了一部分民意,但是从程序上来看却是与公平正义背道而驰。

用我评论Google被封事件中的一句话来形容这次的双赢场面,就是:
事件完结,皆大欢喜,洗澡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