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soning Society

三鹿出事完全没有让我感到惊讶,接下来的伊利蒙牛全部倒下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我比较惊讶的一点,是居然有这么多人感到惊讶。
脑残愤青也就罢了,连消息灵通人士也感到异常惊讶。
既然已经知道有那样的动机、那样的手段,以及不受监管和约束的“自由”,三鹿走上这条路合情合理。
如果没有这样做,才是出乎意料的结局。
马克思说“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敢冒铰首的危险。”
在中国这样一个地方,连“铰首的危险”都不用冒,资本如何运作可想而知。

说到投毒,根本没有局限在食品。
义务教育在用忠君思想毒害青少年。
高等教育在用“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毒害大学生的逻辑。
宣传媒体在用虚伪和谎言毒害大众读者。
污染工业在用废气废水毒害环境,进而毒害人们健康。
GFW,也在搞DNS poisoning。

只要有一丝利益,就有人愿意去投毒。
勤劳善良的中国人是不是在五四运动的时候死绝了?
所以我们批孔废儒,所以我们破除四旧,所以我们天不怕地不怕。

不怕所以无爱。
西方通过文艺复兴激发了人性,中国却用文化大革命让人性灭绝。
我认为当今一切不合理的现象都可以在文革中找到起因。
文革不仅仅是十年,只要政府不愿意公开纠正错误,文革的道路会一直继续下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