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08

土豆与互联网

Tuesday, July 29th, 2008

当我看到最近关于奥运村的两则消息的时候,很是激动。

消息一:只花1美元吃好中西美食
消息二:奥运会媒体村——世界上最昂贵的互联网

这两件事情有着多么重大的意义难道你不知道吗?

人可以不上网,但是人不可以不吃饭。所以低价的食品保证了世界各国的人们都可以享受到,而互联网,做为一种高科技含量的事物,必定只有少部分通过剥削其他国家剩余价值的资本主义国家才能享受。如此设定价格,通过高价格的互联网补贴低价的食品,是符合邓小平同志消除剥削,消灭两极分化的重要指示的,是符合社会主义重要目标的,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在国际社会的发扬光大,是社会主义国际化的伟大创举,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在新世纪的一次伟大飞跃。

为什么是补贴食品不是补贴床位呢?因为毛泽东同志曾经指出“人是铁,饭是钢”,列宁同志也说过“社会主义就是土豆加牛肉”。两位先贤告诉我们:母亲只要买的起猪肉,就不会去超市偷;运动员只有吃得饱饭,才能做得了俯卧撑,才能强身健体

这一措施还可以一举改变我国GDP中高科技附加值含量低下的状况。据财政部估计,预计今年的GDP中高科技附加值部分会因此上升两点五个百分点(其中有两点四九个百分点是因为电信重组产生),而农产品部分会与去年持平。为什么是持平不是下降呢?因为抵消了粮食价格上涨的影响啊。

谁说中国不能输出价值观?在此次奥运会之后,全世界必将掀起泛社会主义的新高潮!

注:本文的分类是’”fiction”,请勿信以为真。
哦,开头那两则消息确有其事。

新华社PS上瘾了

Wednesday, July 23rd, 2008

我就知道的。
这次是因为右边的某位大佬原本没有上镜头吗?

xin_092070523145267179702

可爱的现金柜同事们

Sunday, July 20th, 2008

在现金柜有这么几个同事:我师傅翔哥,无论相貌体重还是性格都像功夫熊猫;小Boss山哥,长得有点像灌篮高手里的福田,眼睛眯眯的;大姐头丹姐,就是大姐头,脾气很暴躁,喜欢吐槽;和我同届入职的阿伟,颇为男性化的名字,却是个小美女。还有其他人等若干……
因为这些人的活跃表现,使得我刚开始的工作充满了乐趣。

翔哥很胖,坐在柜台前像是一座山,而且经常是从早坐到晚,似乎从来没有因为顾客而犯难。不像丹姐,有次有个和尚过来存款,丹姐在一边吐槽说:和尚有钱啊,把香火钱都拿来买理财产品了!还有一次一位大叔过来,可能是天性使然,十分多话,嘴巴一直没停,我在旁边觉得很有趣,丹姐却说:死色狼,色迷迷的发颠。当然,她吐槽都是避开了扩音器的。翔哥经常被丹姐吐:死胖子,肥翔…不过从来都是笑眯眯的不做回应。

而阿伟也有很多有趣的事情。上个星期她说她的男友要跑过来看她,她一边说早准备和他分手了,一边不时的盯着大门望,导致那天算错了几次帐。丹姐当然是以一个过来人的口吻指导阿伟,对这样的男人就要狠心,要么就叫他早来几个小时等在大厅里面。结果是那天阿伟男友并没有来,直到第二天下班才来。男友来了之后,阿伟明显的比往常兴奋,虽然嘴上说分手分手,其实心里一直都惦记着。当然,这点也是丹姐分析后指出的。

丹姐有句很经典的台词,叫“我一巴掌盖死你”,一般用在被人抓到把柄的时候,是用普通话说的,而更多说粤语的时候我就听不懂了。

现金柜虽然事情多而杂,但是可以接触到各种各样的顾客,所以还算是银行中有趣的工作之一呢。

监守自盗

Friday, July 18th, 2008

到广州之后,在广东移动工作的表姐送我一个手机号150××××0800,神州行的。
本来我很鄙视神州行,心想怎么样也得全球通啊,但是看号码不错,就没有换。
谁知道号码太靓也是一种错误!

我单知道腾讯会盗了用户的QQ号转手卖钱,不知道移动也干这个勾当。
昨天下午,我突然发现我的手机上显示“sim卡注册失败”。
因为公司隔壁就是移动,我就跑过去问了一下,当时移动的人在终端上查不到关于我这个号码的任何信息,就像是这个号码从来没有使用过一样。当时他就说可能要几个工作日才能搞好,并且保证不会丢失这个号码的任何信息,比如说余额。
当天晚上我就找表姐诉苦,表姐也答应去公司里面问问。

今天晚上她告诉我,这个号码可能拿不回来了。
因为被移动“回收”了。
拨打我的号码会提示是空号。
我连钉子户都没有当成,房子就被推了!

我后来认真的考虑要不要换联通,结果被联通那垃圾网页雷到了。
居然会有一堆链接错误和404的错误。
而且我找了好久才找到网页显示当地营业厅的位置。

这事叫我很郁闷……

写给泡茶的叔叔

Thursday, July 10th, 2008

今天收到一位朋友的私信,说他被请去喝茶了。
在自己Blog的副标题写着现在中国充满着晚清的腐朽气息,被请去喝茶应该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让他比较惊讶的是原来警察叔叔早在两年前就盯上了他。
我琢磨着事情应该是这样的:GFW对于所有的关键词访问都有详细记录,有IP,有时间,有网址,回头查那篇文章是谁发的啊,一目了然。
国外媒体估计中国GFW工作人员有两万,这些人重点盯上千把个网民不是问题,对于其他用户也能有所顾及。
我想我可能算在那1000个之列,说不定对于我下载过的毛片数量,警察叔叔们比我还要清楚呢。

所以我特地写给你们看,这些泡茶的叔叔。
你们之中绝大多数并不是大奸大恶之人,你们之所以做现在的工作,完全是为了养家糊口,甚至有可能,你们中的一部分人,是怀着崇高的理想选择了警察这个职业。
但是在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下,你们不得不做这样的工作。
你们也是明理之人,知道这个时代的可笑和可悲。
但你们也不是烈士,不相信凭一己之力可以改变现状。
于是你们只能选择和大部分人一样,大部分人也被迫选择这样:每个人以自己的一点点恶,汇聚成中国现在这个样子。

不久前我看过一篇文章说德国在二战时期的一个将领,负责押送犹太人,在审判的时候说,自己不过是做了那个时候自己可以做的事情。
你们每个人都是那堵墙上的一块砖,一块砖又可以做什么?
有多少砖冒着被敲碎的风险也要从墙上挣脱呢?

但是我也看过一个电影:《别人的生活》,那个东德情报员是如何巧妙的保护了作家。
在我写完《义务教育的原罪》的那个晚上,当我走在非机动车道上的时候,身后有一辆大型货车(轮子有一个人高的那种)在我屁股后面低速跟了一段时间,当我觉得背后那辆车异常而回头的时候,那辆车的前灯大亮,所以只能隐约看到驾驶室有个男子。而在我盯着他的时候,这车缓缓的停了下来。
或许是我多心,我一直觉得这事情有蹊跷。

你们可以做什么?你们一定有事情可以做。
当你们看到奥运会之后,中国并没有变得富强民主的时候,当你们发现中国正在向共产主义的理想背道而驰的时候,你们一定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

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PS:菊花茶就可以了。

乌鸦嘴

Monday, July 7th, 2008

经过一个星期的动荡,我在广州盗用一个幽幽的未加密的AP更新这个Blog,宽带可能还要等到发工资才会有钱安装。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在手机上用Google Reader和Twitter了解和评论着这些事情。
这些事情很让我痛心,更让我痛心的是,仿佛是我在指点一样,我几乎预言了这些事情的发生。

鲁迅的文章从义务教育的课本中删掉了,因为和谐的社会主义没有“惨象”和“谣言”。
贵州事件一开始没有完全的封锁消息,后来则采用舆论引导和封锁反对言论的方法迅速的平息了事态,让我感觉到信息控制的可怕。
我有次开玩笑在Twitter上说奥运期间GFW将从黑名单制改成白名单制,今天传来国外大部分网站无法访问的消息,不得不让人怀疑是GFW的技术升级或是热身。

真是乌鸦嘴,不吉利的事情都灵验了。

即使这样我也还要说一件事情。
社会上最近热捧80后的现象,即使自己作为一个80后,我也觉得不对。
上一辈批评下一辈,这个似乎是历史常态。
美国那“垮掉的一代”成长起来了,却也没有让美国垮掉。

热捧80后,意味着80后开始掌权。
这有什么不好的呢?
主流媒体就会开始批90后,因为总得有人被骂。
但是我认为90后其实有很多80后所欠缺的东西,比如“自由精神”。
贵州事件主要参与者据说也是90后。
当80后成了掌权者,他们可能会安于这种社会结构而批评不安分的90后。
而这种批评,也是70后被80后所不屑的东西,也许可能损害这份自由精神。

如果有希望,希望在90后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