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墙外孤独的骄傲

今天本Blog所在的服务器被整体盾掉了。
和以前受到的基于域名的精确打击完全不同,这次是基于IP的封锁。
到底一个站点要说出怎样的真实/谎言才会受到这样的“礼遇”。

上次是因为我转了维基百科的GFW词条
这次呢?是因为揭露新华社造假?是因为指责那些逃税的人不爱国?还是因为精选了《我们》中的名句
不知道我的哪篇文章触动了这些人的Clitoris
或者根本是想封锁我将要写的关于义务教育和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文章?
有可能是被“连坐”的吗?

各地群众纷纷表示本Blog被GFW之后“影响不大”。
想一想,本来就没有放置任何广告,所以不存在收入减少的问题。
看我Blog的人早该知道RSS订阅是什么东西了,所以忠实读者也不至于会看不到东西。

我不信国内五毛党强大到开着代理去赚那五毛钱的程度。
只要国外五毛党不过来进驻,这里倒难得清闲。
只是可怜了我花了一天功夫修改的模板……挺中意的。

Tags: , ,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