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07

Words from a Father to his son

Wednesday, February 28th, 2007

今天是我父亲的生日,正好在论坛上看到一个Slide写的是父亲给他儿子的话,十分的感人,于是我把它传到网上,然后展示在这里,与大家分享。

放风筝

Monday, February 26th, 2007

IMG_5560.JPG

23日去的汉水公园放风筝。
虽然过了好多天……最近没有东西好写的,还是放上来充数。
空着很难受的。
写Blog果然也是会成瘾的吗?
其实今天也过去走了走的,那个地方环境真不错。

父亲

Thursday, February 22nd, 2007

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南边打工了。一年最多就能回来两次,而今年春节,他只有7天假期。
这7天大部分都在乡下老家度过了。

今天早上才从老家回来,今天下午就要坐火车南下。
我并没有去送他。
我不愿意面对那样的气氛。

母亲送他去了,一个人在家里,我却记起了在父亲回来之前,母亲在怒气中跟我说的一些话。
我觉得在正常的状态下,母亲不会说那些东西的,但是她说了,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她说父亲不会和我吵,他什么都不会说,但是心里会慢慢的对我失望

我不知道一直对我和气的父亲竟然对我感到失望。
我觉得失望这两个字很重的。
一个人有可能因为小错误指责他的朋友,但决不会因为同样的事情去指责路人甲。
难道我和父亲的感情就淡漠到这种地步了吗?
这是世界上不可告人的真相之一,还是N.H.K的又一个巨大阴谋?
我不知道。

但我一直尊敬和感激着这个多少年来一个人在外地支撑着全家的男人。
我必须要成为他的骄傲。
也许很难,但必须一试。

回家

Sunday, February 18th, 2007

虽然我自认为是一个武汉人,但想一想哪一个初一完全在武汉过的,却也记不得了。
大家都说初一回家,那么我的家一定不在武汉。
老家确实不在武汉,但我也悄悄地想着,这里跟我已经没有多少关系了。

好吧,其实我要说的是,在老家这样的地方,上网也是有可能的……
GPRS+蓝牙已经搞定一切。
我果然是个技术主义者哇哈哈~~~

凉宫春日与芙蓉姐姐

Saturday, February 17th, 2007

网上有人把凉宫春日比作芙蓉姐姐,顺便还有把朝比奈比作花瓶的。
比如这一例。

某人:凉宫春日是四月新番最高!!
某人:不看凉宫春日你的人生就完了!!!
某人:春日自信满满的表情超级棒>_<
某人:凉宫春日的眼睛太赞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眼睛
某人:凉宫春日的H同人应该要泛滥了
某群公告:这里是凉宫春日女体后援会!!
某群公告2:你们都要去看凉宫春日呀呀呀!!
=========分割线=========
某人:芙蓉姐姐是05网络人气最高!!
某人:不知道芙蓉你的人生就完了!!!
某人:芙蓉自信满满的表情超级棒>_<
某人:芙蓉的S造型太赞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S造型
某人:芙蓉姐姐的PS同人应该要泛滥了
某群公告:这里是芙蓉姐姐女体后援会!!
某群公告2:你们都要去看芙蓉姐姐呀呀呀!!

 还有一张PS图直接把凉宫春日的头像贴到芙蓉姐姐的头上。

那么,我作为SOS团员(伪),对于这种现象也有过种种猜测。
忍耐,被一些人认为是看《凉宫春日的忧郁》的一个重要素质。
如果不忍耐,第一集那种粗糙的画质和配乐足够吓跑许多潜在爱好者。
我在推荐一个同学看之后,他在QQ上面给了我这么几条消息。
1. 这种风格我不喜欢。
2. 原来第一集比较特别。
3. 国内有凉宫春日的周边卖吗?什么都可以!
很明显的,第一集那种风格几乎要把他吓跑,在看完全剧后,他却在网上一张一张的收集壁纸了。

但是这样仍然不足以摆脱凉宫春日就是芙蓉姐姐的谣言,是的,在动画中,凉宫春日就是那样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自高自大的、毫不在乎他人看法的少女。若不是“不开口的话还是一个美女”,估计就和芙蓉姐姐没有多大区别。而朝比奈就完全沦为凉宫春日的玩具和衣架,用于满足凉宫和其他人(fans)的邪恶爱好。
但真相不是这样的!要知道,凉宫春日的起源是小说,如果脱离小说来看凉宫春日,不过是制作费用庞大的一部邪恶动画。如果脱离小说,第一话的那部电影根本没有观看的必要。如果你没有看过小说,你不知道看上去简陋的第一话,其制作是多么的用心,几乎把小说中每一句话都完美的再现了出来。如果没有看过小说,你也不知道凉宫会在阿虚的病床边守了几天还哭红了眼。如果没有看过小说,你不会知道长门独自一人守在空房三年的寂寞,和对阿虚那份压抑的感情。如果没有看过小说,你不知道朝比奈是多么善良的一个女孩,她是多么的想要帮忙却只能无能为力的哭泣。
是的,人物形象的丰富都是在后面几卷小说中完成的。所以,不要急着下评论,等着京都映画制作第二季吧!

PS:各位春节快乐。

秒速5センチメートル 第1話「桜花抄」

Saturday, February 17th, 2007

没有想到P2P这么厉害,这部原定于3月3日在日本上映的短片,刚刚在Yahoo官网放出会员专用免费预览影像,这边就有下载的了。
虽然画质不高,但我们可以从这段27’56″的影像中看到故事的大概,以及下一话的预告。

故事发生在小学生遠野貴樹和篠原明里之间。遠野貴樹转学到东京的第二年,篠原明里也转到这个班上来了。因同为转学生,又加上兴趣爱好(看书)相似,两人变得十分亲密。虽然当时在班上惹了不少麻烦,貴樹却认为只要两人心意相合,以后都可以永远在一起。
谁知在考入初中时,虽然他们都考上了同一所学校,明里却因为父母的关系必须到别处读书,两人之后都是以信件联系。但是某一天,貴樹也必须搬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去,在离开东京之前,他决定去明里那儿一次……

再说下去就会严重的透剧,因此我不再多说。总之,这部也是关于青梅竹马、距离、约定、列车的故事。而且从预览影像来看,本作完全继承了新海诚的浪漫主义风格,在台词方面也是一贯的叙事诗风格。简单说来,就是新海诚的Fans必须要看!
特别感谢bbscool同学的疾速翻译。

Party

Friday, February 16th, 2007

14日和15日,连续着参加了两次同学聚会,沉浸在同学重逢的欢声笑语中,让人感觉到一点怀旧和安心——这是那些我曾经生活过的熟悉的世界。

14日是高中同学聚会,那群人真是挑了个好时间。后来听说这次聚会本来是几个人之间的一次活动,没想到后来闻讯而来的同学越来越多,最后几乎就成了班级聚会的规模。不过因为时间的特殊性,有很多同学是没有办法来参加的啦。

15日是初中同学聚会。初中同学确实很久没有联系过了,因此在通知的时候,有些人都没有办法联系上,甚至有的人根本就没有被记起。但是30个人的班,最后去了17个人,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上合照一张。(我在哪里?在拍照啊~)
IMG_5490

委员和他的一次爱情

Tuesday, February 13th, 2007

本来不准备写的……因为我怕出现这样一幕场景:委员盘腿坐在他的电脑前,双眼盯着电脑,双手却在那张**的脸上抠着,猥琐的笑着,然后我的QQ一闪,他把我的句子发过来了。
要说我歧视他么?说别人歧视之前也要先想想自己的问题吧,我是这样认为的。
他的高中同学送他一本《中华传统道德》,他当时气得要疯掉,说他做得很好了。于是全宿舍都笑了。我拿起那本书翻了翻目录,一条一条的对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没有哪一条你做到了。”好吧,我承认说这种话是极为不厚道的,至少我是为他好,如果是个路人才懒得管呢。
我们曾多次对他那种邪恶的眼神提出过建议。他总是不以为然:“很好啊,**(一个朋友的女朋友)说很好啊。”若是在实验室,他定会转头问跟他一组的女生,那个女生也定会带着疑惑的眼神望过来:“没什么问题啊。”她会说才有问题了!

委员也不是无可救药的可怜虫,虽然不愿意承认,在某些方面我和他很相似的。我们都能很快的找到问题的关键,当然要在他情绪正常的时候。他的情绪基本是个方波,1或-1,总是处于极端。估计他根本不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任其流淌啊流淌~
所以这个家伙经常会做出一些惊人的事情,一些自我矛盾的事情,一些故意与人作对的事情。比如一天,市长说那个生物化学老师好哇,他就跳出来说那个老师坏话。第二天常委说生物化学老师坏话的时候,他全然忘记了昨天的态度,说着那个老师好哇好哇。后来我跟常委说,也许他不是故意这种怪异的话的,只是在他说的时候,他会相信自己现在的观点是对的。好像有一个转换开关,他现在需要这种模式,OK,switch。

写了这么久好像没有说文章的起因…其实着这样子的,他追了很久的那个女生、他曾经的女朋友(这点他现在已经不承认了)、他现在还会念叨着的人,那个人呢,现在QQ签名上总是写一些婉约、小女生式的忧愁、故作清纯的话,让我看着很不舒服。如果您记忆好还记得原来那个赌(哈,果然不记得吧!),其中的一个女生就是她了。这附带说明,在这个赌中,我是赢家。是的,当时我相信经过不懈的追求,他一定可以追到一个的。至于我是不是也这样期待着,那不是本文讨论范围。有一点很值得注意,那就是这两个女生都暴出了喜欢市长的八卦。但是回忆一下八卦者,似乎最热情的就是委员了。这是他的一种战术,还是他的一种倾向,我还没有搞清楚。

是不是看混乱了呢?下面我按照时间顺序来讲述。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