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07

Yuki

Saturday, January 27th, 2007

Yuki是雪,Yuki是有希。
关于Yuki我是有一段怨念的。

众人都以为我在学校拍过雪景,总是说那张未名湖的照片怎么怎么样。其实那张照片不是我拍的啊,是一个朋友拍的,我觉得很好看就拿过来了。后来不是没有下雪,但是每次都没有机会。
去年那次大雪,相机正好不在身边,只好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模糊不清的照片传到网上以后,一位外国朋友竟然问我是不是用了滤镜的。我只有友好的告诉他,这是因为我的手机效果不好。
今年也有一场大雪,而且在大雪的前一天晚上我把相机带到了学校,但是第二天有考试,而且还是重修考试。不知道今年还会不会有一场雪,谁又能说得清楚。
就像有希,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虽然作者很友好的把有希描绘成为一个只听阿虚话的乖乖女,我知道那一定是银河资讯共同体的阴谋。毕竟,创造一个A++级的朝仓都不是问题,为什么特地留下一个三无少女有希?在有希推推眼镜眨眨眼睛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这家伙不过是借了凌波的春风而已。发型、发色、三无、不是人,哪一点不是按照凌波的模子套出来的?当然,凌波不是眼镜娘,正好阿虚也不萌眼镜。于是这家伙竟然在最萌投票中击败了朝比奈一路杀向决赛。好吧,凉宫除了在Live alive中撒草根结果被风倒吹那一段还有点萌,其他时候根本就是一个Power Max的怪物。(作为神的凉宫为什么会被风倒吹这点至今无法解释。)兼顾巨乳、童颜、兔耳、女仆、护士……甚至特地请了H-game声优的朝比奈为什么没有被称作萌?团长说:“萌啊,萌啊,我认为萌也是一个重要的要素。”她一定没有想到沉默不语只管看书的有希竟然夺得头筹。这个社会怎么了,审美观被狗吃了?从春某获得超女冠军开始,真正的美女好像都被打击只能在地下活动了。难道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就像俗话说的“犯贱”?浩大的恩情视而不见,反而谨记着那些小恩小惠。是的,凌波的微笑在当时是个奇迹,被传为佳话。我认为那个没有战争的幻想世界更好,凌波会叼着面包赶着上学。

是他们有病,还是我有病?
我到底要说什么……

The *ist

Saturday, January 20th, 2007

正好先后看了两部电影《The Pianist》和《The Illusionist》。
注意,并不是那部《海上钢琴家》,该剧中的钢琴家根本没有离开过华沙。

《钢琴家》又一次重现了《辛德勒的名单》那样的残酷二战画面,但是其中犹太人漠然的表情却让我很难受。我不知道真实的历史是不是这样,但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犹太人遭到屠杀有一半的原因在于他们的冷漠。男主角是《金刚》中的那个小生,沉默的时候很有一些特别的感觉,像是一种忧郁的气质。

《魔术师》的故事未免太过俗套,IMDB上面甚至有人说从开头的几句台词就推出了结局,该说是故事前后照应的好还是什么呢?听说女主角在开拍的最后一刻换了人,这个女主角我看上去很眼熟,但是查了查,也不记得看过她什么电影。男主角比较有名,Edward Norton,但是也仅仅是听说比较有名而已,因为我也没有看过他的其他电影。总的说来,这部电影比较鸡肋。

那天顺便有看《女皇》和《迈阿密风云》。
对《女皇》要小赞一下。虽然片中的布莱尔和现在英国首相相去甚远,但故事本身还是很有吸引力的。英国女皇和首相在戴安娜前王妃死去的时候都是怎么过的,想一想就很让人期待啊。而且对女皇的塑造也是可圈可点,带着贵族气质的英国口音也十分动听。
《迈阿密风云》,如果不是听说有中国演员在其中,不会想到去看这部电影,纯粹的好莱坞模式,看了以后蛮后悔的,因为巩俐实在不算年轻了,还在片中勾引男人。那点激情戏嘛,实在没有什么看头。那个黑人都比她有看头。

庆祝《死神》回归漫画!
但为什么一护他老头也是死神,而且还是队长级的?!!

秒速5厘米

Monday, January 15th, 2007

新海诚是个很特别的人。
知道的人,会说他用自己写实的风格给动画下了新的定义。
雲のむこう、約束の場所 
但是,那种色彩,那种光线,怎么会是真实的?
与其说新海诚写实,不如说他只是从现实中吸取了素材而已。把美丽的部分留下来加以再现,甚至夸大光线的效果。新海诚所要达到的,不过是观众“哇,现实生活是这么美啊”的感叹。
新海诚不善于描绘人物,可以说,人物粗糙的线条与其细腻的背景简直不像是一个人所画。彼女と彼女の猫
如果说《她和她的猫》是因为经验不足导致人物粗糙,那么,即使在《秒速5厘米》所公开的图片里面,虽然有所进步,但远远不足。
秒速5センチメートル
是新海诚没有这个能力吗?我觉得不是这样的。
新海诚本人在访谈中说过,其实自己更喜欢贴近日常生活的故事,而不是带着科幻的元素。《秒速5厘米》正是这样的故事,新海诚最早的短片《她和她的猫》也正是这样一个故事。
由此看来,新海诚对于人物描绘的简陋,正是为了体现其平凡。大概对于新海诚,其实人物有鼻子有眼睛,看得出来性别就可以了。这样的人物,才能简简单单用一个“她”来称呼。新海诚希望自己的故事讲述的是所有平凡人的故事,希望所有平凡的观众都能在他的故事中发现生活的美丽,然后再次爱上生活。

至少我是这样的。在观看《秒速5厘米》的高清预告以后,我确实注意到了色彩斑斓的朝霞和光影斑驳的树荫。这些都是在原来匆忙的生活中被我所忽略的。
为此,我无比的感谢新海诚,他使我的生活有了更多的乐趣。

我想,我,和他,应该都喜欢着这个世界吧。

MS Paint绝技

Sunday, January 14th, 2007

原来在Macfans论坛流传着一句话:一个老手用G3,也可能比一个新手用双核G5更快。
OK,下面这部影片就是证据。
在看这部影片之前,你一定不会知道微软的画笔可以这样用。

 而且,作者是台湾人哦,因为一个外国人用画笔画了一辆车而被激怒的高三学生阿洗,花了两天时间自己完成了这样一部作品放在YouTube上。

在作者的Blog留言中,作者被称赞为台湾之光。
Corel看见这段录像估计会停售CorelDRAW了吧?

凉宫春日同人文

Sunday, January 14th, 2007

最近在网上闲逛果然是有收获的。
在我坐在床上舒适的享受着无线上网的乐趣的时候,这样一篇文章跳了出来。
模仿着阿虚的口吻碎碎念,不禁让人怀疑着作者本人是否就是另一个阿虚。
一口气吐出一长串句子的习惯分明就是阿虚么。

作者不像众人一样把崇拜凉宫春日作为一种宗教,也没有无厘头的搞笑。很真实,很贴切,一切平静的有如Someday in the rain。
这样才是真正的生活,在没有社团活动而安静的呆在活动室里的生活。
作者最后的一个观点也与我的一个观点有极大的相似之处。

外星人,未来人,超能力者,神。
他们围绕的中心其实是身为普通人类的你,我,他或她。

这样的小众思想竟然还能找到同类,实在得感叹互联网的发达。
轻轻的点击下面一个链接来欣赏这篇文章吧。
[古虚]重建(1—3)

PS:最近没有什么写东西的激情,所以只好转载一些凑数

ひぐらしのなく頃に

Friday, January 12th, 2007

鬼隠し編
会相信吗 亲眼所见的事
会相信吗 还活着的事
会相信吗 对于我

你所见到的是虚伪的容身之地
在那里能看见的只有空虚的眼神
我所见到的是重复的悲伤
请不要害怕明日的彼方
请不要受伤 你的内心
请不要道歉 对于昨日的一切
希望找出真正自我
希望得到原谅 变化无常的你
希望能了解 另一个自我

綿流し編
想看的是黑暗中的形态
想听到的是迷茫的脚步声
想知道的是真正的所在地
颤抖的是你的心灵
吸引过来的是黑暗的阴影
凝结住的是虚伪的我
无法终结的结局
没有道歉的故事
被刻在那里的是另一个自我
遗忘的 是你的温度
不断重复着悲伤的足迹
引向门前的记忆的碎片

祟殺し編
无法挽回的是那一滴眼泪
无法停止的是那绝望的呼喊
到来的是那憎恨的连锁
寻求的是平时的小睡
听见的是恶意的雨声
流动的是通向黑暗中的门
秋蝉鸣泣之时
你能相信吗
疑惑的是后悔的足迹
追来的是疑惑的眼神
彷徨的是另一个自己
脚步声是从过去传来的喃喃细语
所能看见的是迷雾中的真实
听见的是对你的宽恕
来访的 是黄昏日落的阴影
误入的 是时间的黑暗
邂逅的 是过去和未来的狭间

暇溃篇
所追求的是无法动摇的面影
所寻求的是光明的缺口
得到的是永远的悲伤
相遇的是那温柔的补偿
坠入的是那悲伤的迷宫
焦急的是那憎恨的情感

秋蝉鸣泣之时
你能相信吗

噢,这可不是什么抒情诗。
是《秋蝉鸣泣之时》每个剧情结尾的诗。
而这个蝉鸣,决不是什么热爱生命之人应该看的……
洛丽提着大刀,这是多么华丽的场面啊~~

有些天了

Friday, January 12th, 2007

没想到一晃就是好多天没有写了。
不,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纯粹为了证明我还活着。

Welcome to the NHK!

Tuesday, January 2nd, 2007

《欢迎加入日本废材协会!》
昨晚今早看完了这部动画。终于发现,这部动画原来是我所看过的动画中最现实的一部啊!
Hikikomori也好,Otaku也好,自杀也好,网游也好,传销也好,其实都离我们很近很近。比巨型类人形机器人、魔法少女、神人、会说话的猫、外星人……要真实得多。

不,整个故事中有一件事情是最不现实的——女主角中原岬。因为幼年时遭到继父的虐待而无法正常与人沟通,为什么在男主角佐藤广达面前却总能表现出自信开朗的一面?为什么她会选择佐藤作为她的教育对象?难道真如她所说,因为佐藤是她见过的唯一一个比她更没有用的人?
由于女主角的性格缺陷而留给了一个深陷ACG毒男的机会。不,这不是《电车男》,这比《电车男》还要离奇,一直占据主动地位的,竟然是女主角。
这样的故事众多毒男们还是不要期待的好……

现实意义。
想一想我一个人在家这么几天,真有Hikikomori的潜力。
关于未来,我到底准备怎么办?
肯定不会像佐藤一样,但是会不会是山崎呢?

阴谋,全部都是一个巨大的阴谋!
梦想和阴谋♪~
是的,戏剧性的死,不适合我们。
我们可没有资格牵扯到自杀这种戏剧性的事情,
无论怎么消沉,如何痛苦,
也只能回到无聊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