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的请求

委员在外面租房子以后,我们把宿舍里面重新布置过,使得中间空出很大一片空间。
我们对此非常的满意,委员却似乎有些不满,特别是他这个学期新买了手机之后。

今天他过来问我们能不能把他的床铺租出去。
我知道这个要求看上去十分的合理,但是我无法接受。

如果考虑一下利益得失,就很容易明白这个原因。
他搬出去的时候,他一个人承担多出来的房租,我们享受了更宽敞的宿舍。在这个过程中他放弃了自己的利益,我们简单地接受了这份利益。
如果有个人要搬进来,我们需要花上几个小时重新恢复原来的格局,宿舍空间比现在要小上许多,而且,我们不可能获得任何其他利益。
更为重要的是,人并不是如积木一样可以随便搭起来的东西,随便塞一个人进来,两边都不会开心。要我选择,我宁愿我们凑他那一份住宿费。

然而我的思考并不止于此。
想想我们曾经放弃的诸多权利,我们还能名正言顺地把它们要回来吗?
Flickr会回来吗?FeedBurner会回来吗?
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其简称属于禁则事项)之后,消失掉的论坛们会回来吗?
我对那些乐观的态度表示怀疑。

委员, 宿舍, GCD, 权利, 利益, 十六小, GFW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