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和他的一次爱情

本来不准备写的……因为我怕出现这样一幕场景:委员盘腿坐在他的电脑前,双眼盯着电脑,双手却在那张**的脸上抠着,猥琐的笑着,然后我的QQ一闪,他把我的句子发过来了。
要说我歧视他么?说别人歧视之前也要先想想自己的问题吧,我是这样认为的。
他的高中同学送他一本《中华传统道德》,他当时气得要疯掉,说他做得很好了。于是全宿舍都笑了。我拿起那本书翻了翻目录,一条一条的对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没有哪一条你做到了。”好吧,我承认说这种话是极为不厚道的,至少我是为他好,如果是个路人才懒得管呢。
我们曾多次对他那种邪恶的眼神提出过建议。他总是不以为然:“很好啊,**(一个朋友的女朋友)说很好啊。”若是在实验室,他定会转头问跟他一组的女生,那个女生也定会带着疑惑的眼神望过来:“没什么问题啊。”她会说才有问题了!

委员也不是无可救药的可怜虫,虽然不愿意承认,在某些方面我和他很相似的。我们都能很快的找到问题的关键,当然要在他情绪正常的时候。他的情绪基本是个方波,1或-1,总是处于极端。估计他根本不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任其流淌啊流淌~
所以这个家伙经常会做出一些惊人的事情,一些自我矛盾的事情,一些故意与人作对的事情。比如一天,市长说那个生物化学老师好哇,他就跳出来说那个老师坏话。第二天常委说生物化学老师坏话的时候,他全然忘记了昨天的态度,说着那个老师好哇好哇。后来我跟常委说,也许他不是故意这种怪异的话的,只是在他说的时候,他会相信自己现在的观点是对的。好像有一个转换开关,他现在需要这种模式,OK,switch。

写了这么久好像没有说文章的起因…其实着这样子的,他追了很久的那个女生、他曾经的女朋友(这点他现在已经不承认了)、他现在还会念叨着的人,那个人呢,现在QQ签名上总是写一些婉约、小女生式的忧愁、故作清纯的话,让我看着很不舒服。如果您记忆好还记得原来那个赌(哈,果然不记得吧!),其中的一个女生就是她了。这附带说明,在这个赌中,我是赢家。是的,当时我相信经过不懈的追求,他一定可以追到一个的。至于我是不是也这样期待着,那不是本文讨论范围。有一点很值得注意,那就是这两个女生都暴出了喜欢市长的八卦。但是回忆一下八卦者,似乎最热情的就是委员了。这是他的一种战术,还是他的一种倾向,我还没有搞清楚。

是不是看混乱了呢?下面我按照时间顺序来讲述。
首先是背景,背景这个东西在委员那里变得无比的模糊,虽然他一再强调“我什么都跟你们说了。”,丝毫不能把他的过去理清楚。因为,由于前面提到的“方波”理论,委员曾经中意过的人有十多人和两个人,两个版本。最多的那一个包括:朋友的女朋友、隔壁邻居的对面、小时候有婚约的、小学四年级在荷花池边撞倒的、不男不女的、为他吹箫的、只要他开口的、理工大的*2、大学一直在意的、一起做实验的、303的*2、302的……其中加粗的两个为二人版本。后来,委员又是一再强调自己还没有初恋过,被我们戏称为“初恋50次”。
那么,在这样混乱的背景下,按照委员的口述,虽然当时盛传委员看上的是303的某与302的某,其实一开始,委员在意的是401的某。故事的主体,从这里开始。

其实这个主体是很短的,因为委员说过“我什么都跟你们说了”,所以,聪明的您也已经猜到,他其实什么都没有说。又加之我不愿意在此写入主观臆测的内容,因此手头资料极为有限。我们甚至无法明确的知道他们两人开始交往的时间。大概从某段时间开始,委员从方波变成了直线波,一直显示出中毒似的持续兴奋状态,并且开始大把花钱,到处借钱,去超市购物,却没有看到买回来的货物,这个时候,我们宿舍开始意识到了,是的,委员的春天也来了。但是此时委员仍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继续进行着地下工作,并且诚恳地几乎流泪的说“我什么都跟你们说了”。我们又能怎么办呢?
然后过了一段时间,我们都几乎忘记了委员的方波的时候,他突然又跳到-1了。这时我才意识到,原来还是方波,只是周期稍微长了点。那天的事情可以从这几个角度讲述:我,市长,委员自己。
我看到委员下午好像有约样的很在乎时间,却又一直悠闲的聊天下军旗。直到某个时候,大概是约定的时间到了,突然蹦蹦跳跳的出去了。
市长此时正好在外面晃悠,他也看到委员蹦蹦跳跳的过去,又沮丧的回来。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这是委员本人“什么都跟你们说了”的讲述。那天,401的某约他去全校最闻名的跳楼胜地,变形金刚楼,而且还是18层。于是委员蹦蹦跳跳的过去了,却只能上到17层,并且不见某的踪影。于是打她手机,断线了,接着一直关机,再次打通的时候,她说她在宿舍,因为没有等到他的人而回去了,而手机,刚刚是没电了。那么这里存在一个问题,据委员说,那天,18层是上不去的。时空错乱还是跳楼学生显灵,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之后还有一件轰动全班的事情。有次课堂点名,点到了401的某,她没有来,片刻之后,委员跳出来说她病了。言下之意是……咳咳……某后来因此十分不满。

最爆的当然还是这件事。那是在委员“什么都跟你们说了”之后很久,已经进入了期末复习阶段。在一次夜谈中,委员突然爆出401的某曾有次问他:“你把不把我当你的女朋友啊?”,并且要我们猜他怎么回答的。我发挥了最大的想象力,这么回答“让我再考虑考虑”。委员说不是,他说的是:“还没有。”
常委笑得一头撞到了墙上还咬着了舌头,这点让委员很没有面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