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的独裁

英语原文:The Dictatorship of Talent by David Brooks
店长的译文:http://blog.ticktag.org/2007/12/05/1057/
因为发现店长有些地方翻译不够妥当,于是自己翻译了一遍。
其中有些观点我也不是完全赞同,先发译文,评论稍后。

假设你出生在中国,你是个独生子女。因此你有双亲和四位长辈溺爱着你。有时他们甚至叫你“被惯坏了的小皇帝”。

他们向你灌输着儒家的遗风,尤其是阶级和勤奋的重要性。他们会送你去上学,在那里你会发现记住汉字需要高超的记性。这时,中国变态的人力资源政策开始塑造你。

你很快的意识到——被称作中国通的老外同样意识到——今天的中国是一个沉迷于天才的社会,而且中国高层的精英招募天才的方式和NBA一样——残酷,无情,彻头彻尾的精英主义。

随着你在学校中成长,你认识到为了考入重点大学,你必须在期末考试中技压群雄。中国学生参加此类考试的历史已经长达一千多年。

这种考试并不看重所有的智力技能,它只着眼于勤奋和记忆力。你的青少年时期将紧紧围绕这些考试展开——死记硬背,考前复习。

每年大约有九百万学生参加高考,顶尖的百分之一可以进入重点大学。剩下的至多能进二流大学,这些不幸者会发现,虽然他们的成功的道路并没有完全的封闭,出人头地的可能性已经大大减小,他们开始觉得自己对不起父母,因此这些学校的自杀率比较高。

但是你胜出了,你成功的进入了北京大学。你敬仰教授的无所不知,并且知道如果你成绩优秀,你就可以加入共产党。虽然西方认为共产党仍然是一种政治的意识形态,但你知道当今中国除了经济繁荣,并不存在意识形态。共产党不过是个巨大的骨骼,它将成员联系起来创造财富。

你真的是个天才,你在大学里面表现也很出色,因此你获得了很多机会。你本可以在美国的跨国企业工作,学习领导技能,然后回来做个企业家。但是你决定进入政府机关,这样风险比较小,也有机会(通过灰色收入)发大财,并且获得为人民服务的美名。

某种意义上来说,你的选择没有区别。不论你是在经商还是行政,你都在同一阵营。虽然在西方,政府和商业领袖经常关系紧张。但是在中国,这些商业领袖也是那张社会关系网的组成部分,他们共同合作互惠互利。

你的命运由这个阵营的规则主导,所以极为重视团队合作。这里并没有真正的意识形态对立,有的只是不同的社会关系网相互争夺权力和财富。这样一个系统当然重视天才,组织部——多么漂亮的名称——会选出已经表现出管理才干的人。你努力工作,然后被调去管理一个省,甚至在钢铁和通讯的国有企业中当上老总。总之,你爬升得很快。

当你和美国人交流时,你会发现他们对中国的共产主义有着奇怪的观念。于是你试图告诉他们,中国不再是一个共产主义国家,它有一个新的制度:精英专制。你开玩笑地说:好比常春藤联盟披着共产党的外衣,或是哈佛校友联合会拥有了一支军队。

这是天才的统治,你告诉你的美国朋友。它管理社会有如一位明智的父亲管理着家庭。虽然与普通市民有一些磋商,但大部分的管理阶层打着“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的旗号而独立决断。

这个精英阵营吸收着对立阵营的力量根基。曾有一段时间,人们以为经济的繁荣会产生出一个独立的中产阶级,但是现在发现这群富裕的阶层被吸收到了统治阶级中。学生们曾经为民主游行,但现在他们已经被自由经济和工作机会所满足。

精英阵营并不固步自封。它的成员愿意承认中国的劣势并且拥护现代化的改革(只要这些改革并不挑战政治秩序)。

你相信,最重要的是,这种专制已经带来了好处。中国正在飞速发展:数亿人脱离了贫困,上海的购物中心比美国的更加品种丰富,办公大楼拔地而起,奥迪小轿车堵塞了道路。

你为这个阵营统治所取得的成就感到骄傲,并且期待它会领导中国现代化的下一阶段——由制造型经济向服务型经济的转变。但有时你也会暗自怀疑:也许无论如何卓越的一批记忆力超群的精英,也无法管理一个灵活的,充满创新的信息经济。

你永远也不会愿意在半夜思考这个令人头痛的问题。

2 thoughts on “天才的独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