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我始终无法摆脱挂课的命运?

被称为阴险狡诈的微生物没有挂;被称为生化物化必有一挂的生化不仅没有挂,考得还挺不错。
只合成了理论产量10%的有机试验也没有挂,偏偏……最后出来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就挂了。
如果你没有见过我上中马的认真,你就永远都不会体会到我现在受到的打击。
每节课不迟到早退,每节课坐在第三排正中间的位子,一共做了半个本子的笔记。
 
但它就是挂了。
我准备找老师复查成绩,或是看看卷子。但是,把希望寄托于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修改成绩上面实在是傻。
我只希望看到卷子,可以让我知道重修的时候要怎么过。
连这个要求都很难满足,因为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的办事态度和效率几乎让我死心了。
 
以目前的挂课速度,大学四年一共需要重修8门课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