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05

一年到底有多长?

Saturday, October 29th, 2005

Blog创建已经有一年了。

创建的初衷就不用再废话了…但是一年时间,究竟可以改变多少?我们来数数看。

市长和椒盐嫂分手了,准确的时间应该是这个暑假。十一买了手机的市长一直就很奇怪,每天都要找一两个女生用短信骚扰一下才好。有时候是我们班的,有时候是他原来的同学。不可否认其中有买了手机的兴奋,另外是不是还有寂寞的原因呢?那天焚书自然就是思想冲撞的高潮:企图彻底忘记椒盐嫂。市长焚书的哪个眼神,我想我这辈子都忘不了。明明充满着哀伤,放不开手,却装出一副什么都不要了的样子。自从他献血后总是自己叫着要放点血,挨一刀。星期五竟真的到校医院去做了个不大不小的手术。然后又一跛一跛的跳到CCNU去见另外一个女同学。

我的故事写的也不少了,写自己虽然有失公正,至少会比从他们牙齿缝里面一点一点敲出来的材料要充实得多。花一年时间去谈一场恋爱,究竟是多了还是少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同学一年半都忘不了一个人,也有同学下个月就能找到伴侣。我很普通,所以我哪一个都不是。记得曾经爱过,记得心最暖的拥抱,如此足矣。我叫LH帮助委员时,她这么跟我说的:“同学!都是什么时候了!还搞这些烦不烦啊!”对于委员,说这话是不对的,任何人都有爱与被爱的权利,我们更应当保护他们的初恋。不过我本人倒是很赞同这句话。虽然有时也会有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不过都如过眼云烟。每次跟父母打电话时,他们总是要我说点事情,我说没有,我已经学会了自己解决所有事情。已经慢慢的习惯了孤独,心还要多久才会结冰?谁又知道我笑容背后的哀伤?

副市长跟野蛮女友仍然是欢喜冤家,天天吵,天天劝。我们都说:要是我们的恋爱也是这样,一辈子光棍反而更好。都以为如果有人先失恋,应该就是副市长了吧。因为副市长显得最没有原则。现在倒成了我们市的一棵独苗,这点也是怎么都没有预料到的。仔细想想,副市长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很努力,都不愿意放弃。这是他最大的优点,也是他最大的缺点:因为他只有在最后一刻才知道努力。再加上副市长独有的死缠烂打的必杀绝技,怎么可能失恋。现在两个人又XXX了,怕是想甩都甩不掉了。

常委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了,也许是跟我疏远了?我也不知道。常委最近跟暗恋的感情虽然在发展,但是我从他嘴里已经挖不出任何情报了,所以以下的内容全部是推测。暗恋还是在等常委的,否则去HUST一年多了还没有男朋友就很奇怪了。肯定也因为YY的事情生了常委的气,但是现在是完全的原谅他了吧。常委需要的只是机会和勇气,但是他缺少的也就是这么两点。常委跟我的关系已经大大不如以前,我也没有办法给他帮什么忙。只能祝福他了。

委员突然在这学期爱上了Xiao Luo,搞得我们措手不及。他终于肯面对他的真心了,原来放出的那些话都只是遮人耳目的。但是正如LH所说,目前实在不是一个谈情说爱的好时间,Xiao Luo也不是一个好追上的人。不过既然爱上了,我就全力支持他轰轰烈烈的爱一场。

一年到底有多长?
春耕秋收…

市长焚书

Tuesday, October 25th, 2005

市长莫名其妙的开始清理他的箱子,还不允许别人观看。我只看到一个枕头,那是椒盐嫂送给他的,里面填的是菊花。那是因为市长希望闻到菊花的香味。
结果市长就带着这样一些东西出去了,就再也没有回来,当然是指那些东西,而不是市长。
市长又端进来一盆水,开始焚书了。我终于知道秦始皇当时顶着多大的压力了,因为市长差点被我们踢出去……
市长终于可以忘掉椒嫂了吗?我觉得没有这么简单……

下雨,秋游取消

Friday, October 21st, 2005

星期二去踩点时真是好天气,今天却阴沉沉的像要下雨。
秋游大概会推迟到下个星期吧,只好一个人在家下载电影。
这次看的是《河东狮吼》。
“从现在开始,你只许疼我一个人,要宠我,不能骗我,答应我的每一件事都要做到,对我讲得每一句话都要真心,不许欺负我,骂我,要相信我,别人欺负我,你要在第一时间出来帮我,我开心了,你就要陪着我开心,我不开心了,你就要哄我开心,永远都要觉得我是最漂亮的,梦里也要见到我,在你的心里面只有我,就是这样了。”

我倒是更喜欢喝忘情水的那一段。你在风雨中摇曳,却为何不愿放弃那光秃秃的枝头?
“我做错了什么事情,你要休我?”
“你只做错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认识了我。”

顺便说一下女性的美:毫无疑问,范冰冰和张柏芝都是美丽的。但显然是不相同的。范冰冰更像是妖媚,例如《尘埃落定》中的塔娜便是风情万种。而张柏芝的玉女形象只要身着一袭白衫便可以让万人着迷。张柏芝在剧中扮演波斯女人是很失败的,若是范冰冰来演就会好看得多。

logo做完了,虽然没有什么原创的要素,也算是中规中矩吧?

22日秋游,磨山

Wednesday, October 19th, 2005

18日下午去磨山踩点,我拍回来的照片果然迷惑了一批人,终于全班决定22日去磨山秋游。
宿舍里的人各个心怀鬼胎:市长正在考虑要不要和椒盐嫂复合,复合了就带她去;副市长和其野蛮女友又在闹别扭,还说不准;常委和暗恋打过电话,她很愿意过来,可常委却在22日有辩论赛;委员自然是想利用此机会接近Xiao Luo。到时会有好戏看的吧!
明日有生化考试,今天要好好复习……

102-301聚餐

Wednesday, October 19th, 2005

聚餐当然不是为了吃饭。委员打着“还301一餐饭”的旗号,一方面自然是还请中秋节时301请我们的那餐饭,另一方面也是为他自己的爱情努力:因为虽然Xiao Luo不是301的,然而如果一定要把这样一个可怜地独自一人与外班合住的女生放在女生三个宿舍的话,只有301是合适的。
这次聚餐还受到另一件事情影响。十一之前,宿舍搞了次内部聚餐,却只有团长带了女友。不得已之时,竟请到了302的两位神仙…LH对此事定有意见。
聚餐是在如此不安定的状况下开始的…结束的也很糟糕。在我们都吃饱了的时候,LH突然喊着要喝酒。吃了东西确实不容易醉,但是喝得肚子也是很难受的。结果LH就喝得吐了…
若是只能在神智不清的时候才能暂时忘记他,当初又何必要放手呢?

《神话》抄袭《最终幻想X》之证据

Saturday, October 15th, 2005

 

本周杂记

Friday, October 14th, 2005

本周比较繁忙,所以在工作日没有更新任何内容。除了《惨遭滑铁卢》一文叙述的事情以外,还发生了不少事情……

1、委员终于确认了他的初恋对象,整天陷入半疯癫状态,恋爱就是如此易喜易悲。今天上课坐到她旁边去了,晚上发了几条短信等等鸡毛蒜皮之事均可以引起他的兴奋。一向不参与夜间讨论的常委也破例加入进来,甚至做出了几点重大指示。倒不是我泼委员冷水,在宿舍复兴此等重要时期,儿女情长应该抛在脑后,至少也得有所节制吧,他倒是有愈演愈烈之势。于是在星期五的校园点歌时,市长为他送出了祝福,不过似乎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

2、10月31日本站建立1周年,也自然是我恋爱一周年。看着一年前的文字,回忆当时的心情,感觉很奇妙。不禁记起某日所见一句话:“真正最后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喜欢的是喜欢他的那种心情,而不再喜欢他了。”

3、观看了《黎明 1个故事》,发现确实是难得一见的佳作。导演是《童话》的MTV的导演,自然也有很多和《童话》相似的的镜头,整个说是加长版的《童话》也不为过。推荐大家有时间一定要看一下。不过我喜欢的东西似乎总是属于那种争议比较大的东西,喜欢的人推崇的要死,讨厌的人却连瞟都不愿意瞟一下。

4、下星期有物理和生化的期中考试,所以要抓紧复习。

惨遭滑铁卢

Friday, October 14th, 2005

我们宿舍陷入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

事情是这样的:
最新一次党校学习,候选名单11个人,其中我们宿舍有市长、副市长和委员。全班不记名投票最后选出8名。结果被刷下的三个就全部是我们宿舍的。
市长总是说某某对我们有意见,说得好像错误在别人那里:只不过是某某一个人这么想,整体上我们还是很受欢迎的。结果残酷的现实就摆在眼前了,要么说全班的人都有偏见,要么承认自己确实没有做好。显然后者比较有说服力。
开学又忙着申请奖学金的事情,结果我们宿舍只有市长一个人有资格(其他人都挂课了)。然而市长的平均分不高,社会活动也少,所以在初评的名单中他在最后一位。而且据说复评表会有重大改动,大改没有什么指望了。

武大之大,没有吾等容身之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