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5

庆十一照片大公开!

Friday, September 30th, 2005

为了让大家能够对我文章中的人物有形象的认识,特在此十一之际,公开人物的照片!

WHU G7-102 正式成员合照(点击查看详情)

LH,又称团支书,当然现在已经退休了。曾经的102荣誉女市民,后来自己退出了。

LJ(这个样子貌似松鼠)

YW(背上的那个熊真是卡瓦伊啊!)



ICO:You were there

Friday, September 30th, 2005

最近一直在听这首歌,实在是太好听了。ICO也是刚刚爆机,结局确实感人。

The island bathes in the sun’s bright rays
Distant hills wear a shroud of grey
A lonely breeze whispers in the trees
Sole witness to history

Fleeting memories rise
From the shadows of my mind
Sing "nonomori" – endless corridors
Say "nonomori" – hopeless warriors
You were there
You were there

Am I forever dreaming
How to define the way I’m feeling

You were there
Countless visions they haunt me in my sleep
You were there
Though forgotten all promises we keep

Slaves to our destiny
I recall a melody
Sing "nonomori" – seasons lit with gold
Say "nonomori" – legends yet untold
You were there
You were there

Happiness follows sorrow
Only believing in tomorrow

You were there
Countless visions they haunt me in my sleep
You were there
Though forgotten all promises we keep

The island bathes in the sun’s bright rays
Distant hills wear a shroud of grey
A lonely breeze whispers in the trees
Sole key to this mystery

persuade的精神分析

Wednesday, September 28th, 2005

参见弗洛伊德《梦的解析》。

现在有这样一个案例:A在一次活动中邀请了B,但是大家都知道B一直跟C很好,B这次没有跟C在一起却选择了A。然后大家(包括A)都很吃惊,于是A跟B说:大家都说C还在,我是怎么邀请到你的。在这里,邀请到用的是get。于是B就问A,你是说怎么认识我的,还是说服我参加这次活动呢?在这里,说服用的是persuade。于是A就很失望,原来是因为自己劝诱B才加入的。B马上解释说自己用词不准确,没有这个意思。

B真的没有这个意思吗?也许单纯从意识上说,B没有想用这个词。但是B最后还是用了。这个情况就好象你在路上遇见一个人没有说“你好”,而是说的“再见”一样。因为在潜意识中,你并不愿意遇见那个人。在这里就是B并不是十分乐意和A一起参加这个活动。但是因为他们好歹是朋友,因为道德的问题不方便谢绝这样的邀请。但是在和A交谈的过程中,B不留神的用出了这样一个词,其实是潜意识中,自己并没有预期和A一起参加,所以用了这个有“强迫”和“欺骗”性质的词。

这就是弗洛伊德的分析方法,在处理一些看似偶然的错误十分的有效。

我就是一个笨男生而已

Saturday, September 24th, 2005

给我这个称号的,自然是女生。

什么叫笨男生?也许是被女生喜欢,自己却不知道;也许是喜欢一个人,却不敢表白;也许是喜欢的人无意一句话,就会思索半天;也许是梦到喜欢的人,便可以高兴一整天。
笨有什么不好?我脑海中可以描绘这么一个画面:黄蓉敲着郭靖的大脑袋骂他笨。
很可惜的是在这里没有黄蓉,另外一方面是不是也要庆幸我不是郭靖呢?
谈恋爱真的是一件伤脑筋的事情。副市长我就不说了,这种极端的例子举出来都没有人信。就算是市长,女朋友好的如恐龙一样稀少,到头来还不是谈不下去。谈恋爱就是一个互相伤害的过程,作为朋友没有问题的一些事情,做恋人就不一样了。我现在可以很放心的跟任何一个女生谈论美丑的问题,直接指出她不是美女,某某就比她漂亮云云。但是跟女朋友就最好不要提任何女生的名字,即使你是在说她的坏话,你的女朋友也会为你眼中还有其他的女人而吃醋。跟市长关系好的女生很多,要注意这里的关系只是朋友,椒盐嫂跟他谈之前也不是不知道,甚至都互相认识。然而谈恋爱之后,市长只要提到任何一个名字都会引起一场争论。当然这件事情发生在市长身上,最后的结局必然是椒盐嫂哭着向市长道歉。
我在这里无意指责他们的任何一方,毕竟每人有权力做出自己的选择。那么我能不能选择跟常委一样,喜欢一个人并不一定要在一起呢?喜欢就一定要谈恋爱吗?反过来也似乎可以说,对于那些情场高手,谈恋爱就一定喜欢吗?只要自己真正的看开了这点,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痛苦的。我总是以我的眼光去看常委,觉得他内心中肯定藏着很深的痛苦。也许他并不是这样的呢?也许他只是单纯的觉得看到美女就很高兴,要是能够说上几句话就更好呢?
我曾说他傻,他回答就是:“谁你怎么说。”现在也许我也要走这条路了,有人会说我傻吗?有人说你傻都是幸福的啊!我说他傻,是因为我关心他,希望他能过上更好的生活。有人会在乎我,关心我吗?

还是有的……

副市长一夜未归!

Wednesday, September 21st, 2005

昨晚副市长跑到HUST试图挽救两人的感情,结果晚上就没有回来,今天下午才来上课。
我们自然无法断言他这一夜是怎么度过的,不过猜测不会错的太离谱。要不怎么今天下午他就高高兴兴的回来了呢?

连续来院里的机房两天了,至今没有什么严重的事情发生。看来那个诅咒是破了的吧。
做实验去了!

副市长的最新进展

Tuesday, September 20th, 2005

副市长和他的野蛮女友谈了也将近一年了,这一年里,副市长可谓是呕心沥血,殚精竭虑。两人的感情虽然曲折,倒也一直在向前发展。不论期间副市长夫人说过几次分手,副市长提过多少其他的女生,我们宿舍的《一条狗的爱情》倒是从来不缺乏素材。
最近副市长又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但是此事已经被列为宿舍绝密,不得外泄。所以在这里我不能多说,只是副市长的那句话就很有指导意义:“我这次是真的对不起她了。”
然后星期一的时候副市长夫人突然来了一句很郁闷,叫副市长去陪她。偏偏那天晚上我们有实验,干我们这行的都知道,什么课都可以逃,自然找得到人帮你喊“到”,但是实验——总不能叫人分身帮你做吧?结果副市长的犹豫引起了他夫人的强烈不满,当即认为既然副市长这么把她不当数,还不如分手,后来更是以死相逼。结果副市长逃了实验去找她,还是没能一笔勾销。两人关系继续紧张中。
当然以我们的眼光看来,副市长即使是想要甩掉她都是有一定难度的。就像那日下午,椒盐嫂突然闯入门来,对市长说:“我们出去谈谈。”副市长也是同理。但是副市长现在确实有某种想要甩掉她的倾向,当然他并不会承认。
这件事情可以列为本年度寝室十大新闻之一。结局还要等等看了。

《名侦探柯南–水平线上的阴谋》经典画面赏析!

Saturday, September 17th, 2005


这一幕恐怕是小兰毕生难忘的,只有新一才能找到她,因为新一是那么的了解她。
是否也因为这个,两个人的感情才能经得起后来的考验呢?


这一幕更是有意思啊!


经典到流泪啊!

史上最大规模一次群发短信!

Friday, September 16th, 2005

几乎可以说,在我手机里面存有号码的人都受到了这样一份祝福。

玉兔,嫦娥,桂树;
相思,团圆,遥祝;
明月,清风,十五。

发的时候就有朋友回信了。随后阅读大家的回信就变成了一件十分快乐的事情。

有人转发其他的祝福短信过来了,有人则比较懒,干脆来个“你也是!”就完成了。最厉害的大概要数话剧团的团长,立马回复了我一首相同格式的诗。

夕照,人影,桂香;
诗情,酒意,月光;
离愁,别绪,故乡。

还有人回信问我是谁,哈哈哈……
有人则是直接找我要月饼,5555~~~

开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