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5

对爱的神经质需求

Tuesday, November 29th, 2005

昨天中午,我在宿舍睡得正香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惊醒。在敲门半天无果的情况下,该厮打起了常委的电话。常委的电话在我们宿舍有电锯的美名。因为它震动起来一直不停,声音恐怖。
常委只有爬起来接电话,原来是副市长夫人!她问了问副市长的情况就挂了电话。常委想到既然醒了,衣服也没有穿就去上厕所。谁知刚打开门,她就“吱溜”一下子钻了进来,吓得常委马上跳到床上。
她进来什么都不说,就坐在副市长的位子上玩手机。我看着常委实在是憋不下去了,就叫她:“同学,你能不能在门口站一下?”她走出门后常委才跳起来赶紧穿好衣服,一副“终于得救了”的表情。
之后我们自然是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副市长,其后果就是他们两个人把我们宿舍霸占了一下午!

副市长夫人就是一个典型的对爱有神经质需求的人。她爱副市长,认为自己把所有的一些都献给了他,可是他并没有像自己爱他一样去牺牲。于是总是要副市长做出“牺牲”才觉得自己的付出有了回报。
逃课已经算不上牺牲了,逃实验还勉勉强强。一个电话便把他从WHU号令到HUST也是常有的事。上次11点副市长受到一个电话,马上就找我们借钱,然后一夜未归。星期五吵架的时候也是打了一场,最后把副市长的手机都拆了。

看到副市长的爱情之后,不知道多少人都会对爱情望而却步呢!

恋爱的感觉

Saturday, November 26th, 2005

常委跟他的暗恋最近往来很多,然而(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却没有什么进展。
我们原来猜测常委仍然胆小不敢表白,后来才知道我们都错了:常委已经找不到那份感觉。
常委的恋爱是讲究感觉的,你一辈子在他身边,不及某人给他一时的心跳。我也告诉过他,即使找到了让你心跳的那个人,也未必就能一直心跳下去。时间会消除一切。
我跟常委说,你这样很对不起她:她等了你这么久,你竟然要说放弃。常委说:我要是不爱她,却跟她表白,不是更加伤害她?我无言以对。
我也在感恩节那天拒绝了一个人,一个一直关心我的人。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很漂亮,又体贴人。要是我坚持那个“我要找的女朋友不是人,是神。”的宗旨,无疑她是最接近的一个。可惜事实就是我拒绝了她。什么原因?我虽然口中说着“学习很忙,没有时间”和“不会关心人”等借口,心中是不是也是缺少了那份感觉?
而YW,虽然跟我的交往少之又少,我却总是想方设法接近她。在挤满200多人的大教室里,只要看见她的笑脸,我的内心就能感觉到平静。这也许就是感觉。
昨天在磨山我也是死皮赖脸的跟在她的旁边,只为了多看她几眼。在玩“真心话”的游戏时,我被问到“在我们班你有没有喜欢的女生?”我毫不犹豫地说了“有”。可是,有多少人知道那是谁。而听到这话的YW,又知不知道其实就是她呢?

26日秋游,磨山

Saturday, November 26th, 2005

相关网址
WHU Love Story: 22日秋游,磨山

原定于上月的秋游在本日终于成功地进行了。不过现在都是冬天了吧?

按照班委们的美好愿望,本次秋游是为了促进班级的团结。临行前的“动员大会”上,导师特地强调不要搞小集体,结果刚刚进入公园的大门,大家就分散了。 幸好我早有准备,一直跟着一批人,否则又成植物园那次一样“孤家寡人”了。

要说玩,真没有什么好玩的。情侣自然是说说笑笑,两个人过得不亦乐乎,一下子就见不着影。若是如我们这一群光棍,只有跟着两个MM打打“眼祭”了。

为什么就是想多拍两张她的相片呢?
不管怎样,今年过去再说……

市长的恶趣味

Sunday, November 20th, 2005

自从听说椒盐嫂找到新的男朋友之后,市长就做了不少奇怪的事情,最近又在做实验的时候培养起了一种恶趣味:对我们年轻貌美的实验老师作种种觊觎。
也不能全怪市长,谁让实验老师一个个都是风华正茂的研究生呢?貌美者更是不乏其数。
如生化实验老师,硕士刚刚毕业,读书时肯定是迷倒万人的美女。不过都硕士毕业了,哪还有单身的道理。市长偏偏要跟她套近乎,乖的像她脚边的一条小狗。“哪位同学过来搬一搬东西?”他一准屁颠屁颠的跑过去了。天天想着怎么搞到她的手机号码云云…
上次微生物实验又来了一个大美女,可惜只教一节课。幸而(对市长来说),她是我们微生物老师的研究生,于是市长要挟我去微生物老师那里去打听消息。竟然是化院交换过来的!于是市长再次验证了他“化院出美女”的理论。
此等美女难道还等着他来挑不成?

白河ことり为何不向朝仓纯一表白?

Friday, November 18th, 2005

在此解答Aisia的疑惑。(参见《初音岛第二季》D.C.S.S)

白河ことり通常被叫做白河小鸟,虽然网上曾经有个人对此表示过极为强烈的抗议,认为如此翻译实在是居心不良。不过被叫做小鸟在我看来没有什么不妥的,小鸟依人,实在是再恰当不过的。

小鸟是风见学校的校花,不仅长得可爱,更是有讨好别人的天赋。(参见《初音岛》)两年后小鸟终于告诉Aisia自己爱上纯一的原因,由于偏题太远,在这里我就不讨论了。音梦不在的两年里,作为“纯一后勤军团”主力成员的她照顾了纯一大部分的生活,由此也可见她对纯一用心之深。小鸟在这两年里尽情享受了照顾心上人的快乐,终于音梦回了。

音梦,纯一的妹妹、恋人……就这样挡在了小鸟和纯一中间。

当音梦拿出纯一为她挑选的泳装时,不知道小鸟怎么想的。为什么自己挑选的偏偏也是这一种呢?为什么纯一的爱就不能给自己一点?
小鸟没有如小樱一样去争夺纯一,她选择了退让。“我真笨,明明知道来海边的,怎么忘了带泳衣?”笑着说这话的她,内心一定很痛苦吧。
深夜独自穿上泳装躺在海里,突然跳起来高兴的向岸边挥手。谁都不在,纯一只是自己的一个幻觉。
庙会的那一天,鬼使神差的和纯一单独逛了好久,天也适时地下起了小雨。两人躲在偏僻路边的一棵树下,紧紧地靠在一起。“纯一……”她站在了纯一的面前,正在犹豫。纯一却恍然大悟似的拿出了给小鸟的礼物。于是小鸟什么都没有说。

在这个世界上,也许有很多事情是不需要我们去实实在在的完成的。也许只用想象一下,感受一下当时的心情,那种脸红心跳的感觉就够了。如果所爱的人另有所属,是如小樱一样去争夺,最后三个人都受伤,还是如小鸟一样微笑的看着他们在一起?
我们把结局看得很明白。

小议门口几棵树的落叶

Monday, November 7th, 2005

门口大约有这么几种树:悬铃木、鹅掌秋、广玉兰,还有那棵百年大樟树。玉兰是不落叶的,这里就不讨论了。
鹅掌秋现在正在落叶,树上稀稀拉拉挂着或绿或黄的叶子,色彩斑斓,十分绚丽。风一吹就会落下几片,但是落下来的一定是黄叶。所以鹅掌秋落叶的时间是最长的,有一个多月的时间都可以在早起的时候看到满地的黄叶。
悬铃木就是一般说的梧桐,叶子黄得很早,却一直挂在枝头,直到春夏之交才落下,所以悬铃木是很丑的…
樟树的叶子落下都不会黄,也许有人以为樟树是不落叶的吧。其实樟树落起叶来十分壮观,在那个樟树落叶的夏夜,我们都以为外面下着大雨…只有一个晚上便落下了几寸厚的叶子。
有人又提及银杏,其叶子确实黄灿灿的极为漂亮。可惜我们宿舍门口没有,这里就不信口开河了…
我真的很无聊、很小资啊!无聊就会小资,大抵如此。饭都吃不饱,怎么能作诗呢?

Planetarian ~星之梦~

Friday, November 4th, 2005

“欢迎大家光临天象馆。这里有着无论何时都决不会消失美丽的无穷光辉。满天的星星们在等待着大家的到来。”

星野梦美在那个小小的星象馆寂寞的等待了30多年。她知道馆长他们不会回了,可是她却认定自己错了。

故作坚强的少女,注定悲剧却满怀希望的等待,以及希望破灭后的死亡。Key就这样再一次骗走我的眼泪…… T_T

人类由于对自己造出来的东西不放心而给机器人带上枷锁,星野梦美却认为这是她最大的荣耀。讨论之深刻,堪比阿西莫夫的《I, Robot》。
“希望天堂不要分开,不要把人和机器人分开,因为我还想为人服务……”

奈何桥上等三年

Wednesday, November 2nd, 2005

“连就连,两人相约定百年,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刚看到这句话就被震住了,故事的结局也在我意料之外。
作者写了一个极为浪漫的开头,却又写了一个那么现实的结局。也许大部分的爱情就是这样的,只需要一个理由就可以轰轰烈烈的开始,却需要很多理由合在一起才能作结。
桑上只需要奈何桥上一句话就可以等大半辈子,却直至最后才愿意放弃。桑上为何一直隐瞒着上辈子的姻缘不去见他,却又在最后时刻说出那句誓言。我无法用语言完全描述那种复杂的心情,但我可以理解。桑上一定以为凭上辈子的姻缘就算得到了他的人,也无法得到他的心吧。于是她决定放弃那个誓言,却又在他要离去的时候大喊一声看他最后一次回头。也许那一个回头的记忆可以陪她渡过余生。
人心就是如此复杂吧……我仿佛还很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