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方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和橡胶子弹

我觉得坐在有空调的办公室敲键盘说支持香港人上街是一种怂恿别人去牺牲的懦夫行为。

因此我只对香港人说一声“Good Luck”。

为驱散数千示威者,香港警方向抗议人群发射了催泪弹和橡胶子弹。这些示威者封锁了道路,迫使香港立法机关关门,无法就一项充满争议的引渡条例议案进行辩论。

许多示威者都戴着护目镜、面罩和头盔。面对警方行动,示威者穿过烟雾四处逃散。一些人向警方投掷物品。在远离路障的地方,示威者迅速拿来雨伞、手套、瓶装水和食盐,以治疗前方被胡椒喷雾伤到的示威者。

警方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一些示威者向警方投掷了金属障碍物和砖块等武器,这让警方别无选择,只能通过橡胶子弹、催泪弹、警棍、胡椒喷雾和豆袋枪来压制人群。

当地时间周三下午三点左右爆发了骚乱,当时数百名抗议者试图将路障向北推进至该市的港口,但在警方对他们使用催泪瓦斯后撤退至一座桥下。

以年轻人为主的人群拉起了金属路障并相互挽起了胳膊,封锁了香港政府总部大楼周边道路,部分抗议者身着黑衣并戴着口罩。这一情景与香港2014年发生的为期79天的街头抗议活动有类似之处,当时的抗议活动导致香港中心城区部分地区陷入瘫痪。

Source: 香港警方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和橡胶子弹 – 华尔街日报

抗议引渡条例修订,香港爆发大规模示威游行

本人支持香港市民的示威游行,正如30年前香港支持我们的示威游行。

周日,大批示威者在香港街头进行了数小时的游行,抗议一项拟议中的将允许北京方面把犯罪嫌疑人引渡至中国内地受审的法律,这是自1997年英国将香港主权交还中国以来规模最大的一场挑战中国对香港影响力的游行。

据组织者估计,有超过100万人走上街头,几乎占到香港居民总数的七分之一,他们要求香港和北京的政治领导人搁置上述法律。据警方估计,周日这场示威游行高峰期的抗议者人数达到24万。

一支包含年轻家庭、学生、专业人士以及老人的蛇形队伍在香港的街头蜿蜒前行,反映出北京方面收服香港的最新举措面临前所有未的广泛反对。批评人士称,拟议中的法律可能遭到滥用、成为针对政治异见人士的工具,还将让香港公民暴露在中国内地较为不透明的法律体系之中。在内地,被拘留者可能被不公正地收监,权益可能遭到侵犯。

Source: 抗议引渡条例修订,香港爆发大规模示威游行 – 华尔街日报

大空头Kyle Bass看空港元,称香港汇率制度有崩溃危险

我把这篇文章发给了一个长期投资香港股市的老领导看,他回复说不信,有实力做空港币的只有美国政府,那样的话是“中美对决”。

老领导,你说现在不是吗?

Bass在采访中指出前一次捍卫联系汇率制度时香港所承受的压力,他暗示,如果再来一次,香港将无力承受。

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为遏制资本外流,香港金管局曾将隔夜拆款利率上调至高达20%,导致房价暴跌。

Bass说,那时候大约九成的香港抵押贷款是以固定利率发放的,而现在大部分抵押贷款利率是与1个月期银行同业拆息挂钩的,在香港金管局干预市场期间,杠杆率已经大幅攀升,意味着借款人应对利率突然上升的能力大大减弱。

Source: 大空头Kyle Bass看空港元,称香港汇率制度有崩溃危险 – 华尔街日报

香港楼市迎来最强逆风

时光倒流价,真会说,信不信倒回1997。

相隔八个月,在楼价双位数上升的市场环境下,开发商新盘价格不升反降,新鸿基地产副董事总经理雷霆当时称这一价格为“时光倒流价”,仅指出未来有加价空间,但避谈为何减价。9月2日,“汇玺II”加推时的折实均价虽有上调,但仍没有高过去年12月的价格。

Source: 香港楼市迎来最强逆风_财新周刊频道_财新网

楼价已在超高水平 港府财政司考虑放宽楼市按揭比例

其实是怕楼市崩盘了吧。

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1月8日表示,香港楼价已在“超高水平”,超出普通市民的负担能力,政府正考虑放宽按揭比例。他还说,不希望外界将港府所思所虑曲解为“减辣”,进而对楼市产生“推波助澜”的效果,政府只能不断研究并等待合适时机推出政策。

Source: 楼价已在超高水平 港府财政司考虑放宽楼市按揭比例_公司频道_财新网

如何理解17.1%

2010年香港立法会地方选区补选,虽然参与五区总辞的议员全部重新当选,但投票率仅为17.1% 。

要理解17.1%必须首先知道一些背景知识。
1997年香港回归时,基本法许诺香港人民拥有普选的权利,但文字过于模糊不清,而且在实际操作中一拖再拖,目前推到了2017年和2020年。
香港人自然是不满意,于是年年游行要求尽快普选,但是毫无效果。
因此泛民主派想出了这么一个方法:在香港五个区分别辞职一名议员,根据立法会条例必须实行补选,造成一次假公投。
从法律上说,这次投票仅仅是补选议员,但泛民主派呼吁全体市民都参与到这次投票中,以“普选”这一议题为投票基础。
然后得到了这样一个17.1%的投票率。

我把香港市民对这次投票的态度分成这么几类人:
1、支持普选,假公投也要投票
2、支持普选,但这种假公投没有投票的意义
3、普选什么的无所谓,你们不要浪费纳税人的钱搞五区总辞
4、香港不能普选
那么,第一类人肯定参与了这次投票,并且投的都是参与五区总辞的候选人,统计这次补选的得票率就能得到人数。
第二类人不会参与这次补选投票,但仍然支持普选,乐观的说他们可能是沉默的大多数。
第三四类人可能参加这次补选投票投反对票,也可能不参加投票。

冷静的说,这次补选推动公投,在法律上是站不住脚的,即使投票率100%,支持率100%,也不能解读为全香港市民都支持普选。因此大部分人对这次补选采取观望的态度,应该早在泛民主派的意料之中。
香港人比台湾人对投票要理智一些,给补选投票加上额外的意义本来就是泛民主派一厢情愿的事情,大多数人不买账合情合理。
不过17.1%实在是难看了一点,泛民主派以前还指望20%以上,我估计有些观望中的人也会后悔自己没有去投票吧。无论真相如何,这个结果都很容易被中央政府曲解为大多数香港人并不支持普选。 如果因为这个事情把普选的时间表再一步推迟,那就真的是弄巧成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