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王储搅动油市内幕

这篇琐碎的报道像是个八卦小报的文章,不过解释了很多事情。

此后,据了解2月初石油输出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简称:欧佩克)一次紧急会议以及之后情况的人士表示,俄罗斯代表在会上表示他们不会达成协议,因为评估新冠病毒疫情对全球石油市场需求的影响还为时过早。

王储当时仍期待达成协议。上述人士之一表示:“我们中的一些人认为,情况就是从这时候开始显得糟糕的。”

了解上述会议情况的人士称,局面恶化了近一个月,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上周四曾游说王储仅减产三个月。其中一些人士说,王储否决了他的提议,坚持主张限产措施应在这一年持续。

据一些了解会议情况的知情人士透露,就在王储准备打压国内王室竞争对手之际,他试图向俄罗斯施压,要求俄方加大减产力度。另一些知情人士说,当俄罗斯没有让步时,他告诉沙特的几个部门,要为不达成协议的情况做好准备,如果是那样的话,即使全球需求因新冠疫情而锐减,产油国也不会减产。

一名熟悉情况的沙特官员表示:“沙特想要传达给俄罗斯的信息是,要么你同意减产,否则我们也不减产。”

但是,俄罗斯仍没有让步。一位了解情况的欧佩克代表说:“我不知道沙特人怎么会认为这种施压会对普京起作用。这完全是自杀行为,我们都知道结果将是灾难性的。”

沙特官员上周六表示,他们将提高产量,而不是削减产量,这导致油价下跌。一位沙特高级官员表示,这是沙特对普京的宣战。

知情人士说,在数小时内,王室办公厅要求财政部官员准备一份假定基准布伦特原油价格跌至每桶12-20美元区间的预算方案。他们担心削减开支会严重破坏沙特的经济,此前由于取消了前往穆斯林圣城麦加和麦地那的朝圣活动,沙特经济已经遭受重创。

Source: 沙特王储搅动油市内幕 – 华尔街日报

中信信托回应挪用:信托计划系方正证券自愿认购

你觉得是哪家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中信信托官网显示,该信托计划自2017年7月12日成立,截至目前已有29条信息披露公告,包括成立公告、增发公告、事务管理报告以及临时信息披露报告等。

根据财新记者获得的材料,2019年11月6日,中信信托发布增发公告,称根据信托合同约定,“受托人可将信托计划项下资金向公开市场评级为AAA、总资产不低于2000亿元的公司提供资金支持,包括向其发放贷款、投资其债权、受让其作为债务人的债券或债权收益权等方式”。

截至2019年11月,方正集团主体评级为AAA,总资产超过3000亿元。中信信托据此表示,增发募集的信托资金全部用于向方正集团发放贷款,资金用途符合信托合同约定。

Source: 中信信托回应挪用:信托计划系方正证券自愿认购_金融频道_财新网

买信托的2.3亿元被挪用给方正集团偿债 方正证券不知情?

裸泳的都会逐渐浮出水面。

但实际上,这2.3亿元并未被用于武汉归元寺项目。方正集团3月10日向方正证券提供的资料显示,2019年1月,中信信托向方正集团旗下企业发放贷款25亿元,方正集团为该笔融资提供保证担保;2019年10月,因方正集团旗下企业未能如约全部还款,中信信托与方正集团旗下企业确定“借新还旧”的业务方案;2019年11月6日,方正集团将当日收到的中信信托2.3亿元贷款用于代其旗下企业偿还前期对中信信托的部分债务。

蹊跷的是,直到2020年2月未能在合同约定的最晚时间收到该信托计划收益后,方正证券询问才得知资金被挪用。“公司于近日收到中信信托提供的其官方网站上披露的该信托计划相关公告的查询密码。公司查看相关公告内容后得知,中信信托将公司认购信托计划的信托资金全部用于向方正集团发放贷款。”

一位信托经理告诉财新记者,从目前公告的情况看,中信信托属于典型的资金挪用,“这是非常严重的违规行为,作为行业龙头的中信信托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事情?私下是否还有其他交易?”截至发稿前,中信信托尚未回复财新记者的问题。

Source: 买信托的2.3亿元被挪用给方正集团偿债 方正证券不知情?_金融频道_财新网

爆雷P2P让领导先跑?纪检部门通报首提“特权挽损”

94年新疆克拉玛依大火就喊出了让领导先走的口号,这个特权并不是现在才有。

通报消息提到,这两份清单内容是由驻银保监会纪检监察组结合行业特点,就银保监会系统和会管单位名贵特产特殊资源情况进行了调研,同时结合日常监督执纪和案件查办,特别是结合广西银保监局赵汝林、某银保监局副局级干部利用监管资源,华融子公司原高管秦岭、汪平华、白天辉、郭金童等利用融资贷款审批权,公职人员在网贷清理、打击非法集资案件查办中利用职务之便搞“特权挽损”等典型案例,经探讨研究最终确定的。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中央纪检部门的公开通报中首次提到了存在公职人员在网贷清理、非法集资案件查办中的“特权挽损”案例。

在近两年连续不断的P2P和私募基金爆雷潮中,对于此类现象,不少案件的受害投资者对此都有反映,投资人中普遍称其为“特兑”问题。例如,在2019年5月因涉嫌集资诈骗罪被立案的杭州私募金诚集团案件中,有投资者反映称,在金诚集团2018年被证监会查处、出现兑付逾期后,有当地政府公职人员在金诚集团被立案前,提前拿回了投资。不过相关投资者未提供明确证据。

Source: 爆雷P2P让领导先跑?纪检部门通报首提“特权挽损”_金融频道_财新网

关于《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在河北省、浙江省、深圳市试点开展大额现金管理的通知(公开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

在这个时点推出大额现金管理,跟区块链的新闻结合起来看。
背后有一盘大棋。

为推动大额现金管理工作,探索大额现金管理实现路径,中国人民银行起草了《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在河北省、浙江省、深圳市试点开展大额现金管理的通知(公开征求意见稿)》,现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Source: 关于《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在河北省、浙江省、深圳市试点开展大额现金管理的通知(公开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

上海联合贷款两年内清零?知情人士:仅在调研阶段

看这个趋势,民营资本以后就别碰金融了吧,不是给你们玩的。

近日有自媒体称,上海银保监局窗口指导各家商业银行,要求互联网资产必须清零,最长不超过两年。对此,上海银保监局向财新记者表示,近几个月确实就联合贷款给过银行窗口指导,主要是要求辖内商业银行加强联合贷款业务中的风险管理,核心风控不得外包,同时控制规模。对于要求两年内清零的说法,对方则表示不便回应。

据财新记者了解,这一窗口指导仍是延续此前对于联合贷款逐步压降规模、不得新增的要求,两年内压缩到零只是理想目标,目前仅在调研阶段。“类似于口头问一句,压降到零可能吗?” 一位知情人士对财新记者表示。

在上海市场上,浦发银行、上海银行、天津银行上海分行等,都有积极参与联合贷款业务,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据财新记者了解,此前上海监管部门曾给浦发银行下发过风险提示函,提醒联合贷款占比过高,尤其是与蚂蚁金服借呗、花呗合作的规模占比过高,其次是风控不独立,银行获客依赖合作方数据,同时无法监控资金用途,最终有可能助长以贷养贷。

Source: 上海联合贷款两年内清零?知情人士:仅在调研阶段_金融频道_财新网

中国财经媒体报道汇总:408家房企破产,银行“涉房”违规贷款罚款过亿

很多金融从业人士仍然觉得房地产前20强,前50强会笑到最后。

但是雪崩的时候,雪球是会越滚越大的,最后埋葬多少庞然大物都不奇怪。

从政治的角度来讲,之前这一群房地产业的白手套及背后的大佬要失势了。

**408家房企破产 银行“涉房”违规贷款罚款过亿**

-21世纪报道,房企融资陷四面楚歌。地产企业的马太效应会越来越明显,中小房企未来的资金链面临考验。人民法院网站消息,截至10月27日,宣告破产的房企已经增加到408家。这种趋势进入9月之后更加明显,房企“补血”力度加大。与此同时,监管对于违规涉房贷款不断压缩。据不完全统计,自2018以来,银保监系统已经因违规涉房,对银行开出过亿金额罚单。

Source: 中国财经媒体报道汇总:408家房企破产,银行“涉房”违规贷款罚款过亿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