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la’s Go-Private Dream Doesn’t Add Up

是的,资本市场没有见过在(真实的)并购前把并购消息放出来而且连价格都有的。华尔街都懵圈了。

But what would seem like great news for its shareholders comes with plenty of unanswered questions. This would be twice the size of the biggest buyout in history, one that ended in bankruptcy. And Tesla is the exact opposite of the type of company buyout firms want: It burns rather than generates cash and it is already neck deep in liabilities. If Mr. Musk hasn’t lined up the financing he claimed, he could be accused of trying to drive up Tesla’s stock to make the company’s many naysayers suffer. Tesla didn’t respond to questions about the nature of this committed financing.

Source: Tesla’s Go-Private Dream Doesn’t Add Up – WSJ

美国参议院将对推翻中兴通讯和解协议进行表决

属于我的1美元还回来😂

美国共和党参议院领袖罕见地向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发难,定于本周发起表决,这次表决料将推翻白宫令中国通讯企业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rp., 简称:中兴通讯)恢复业务的交易。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周一晚间在国会山进行游说,反对这一动议。但两党议员说,已就在《国防授权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简称NDAA)加入一条修正案达成一致,该修正案将禁止中兴通讯从美国供应商手中购买零部件。商务部在4月中旬发出了不得向中兴出口零部件的禁令,以此作为该公司违反和解协议的惩罚;中兴通讯曾就违反制裁规定向朝鲜和伊朗销售商品与美国政府达成和解。

Source: 美国参议院将对推翻中兴通讯和解协议进行表决 – 华尔街日报

特朗普欲阻止刊载班农爆料的新书出版 班农遭金主划清界线

不出意料,一定是Fake News。

书中爆料称,特朗普参加竞选只是为了增加名气,对美国总统职位根本没有兴趣。书中援引一位名为农贝格(Sam Nunberg)的特朗普前助手称,自己在竞选期间被派去向特朗普解释美国宪法,而特朗普在听到《第四修正案》时就已经不耐烦了。“他已经开始一边用手指拉扯嘴唇,一边翻白眼。”

另外,在竞选结果公布的当晚八点,特朗普团队才意识到自己已赢得胜利。书中转述小特朗普对父亲的转述,称特朗普得知自己当选消息时脸色苍白“像是见到了鬼”,而曾被保证“我们不会赢得选举”的特朗普妻子梅拉尼娅,知道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则伤心地哭起来。

Source: 特朗普欲阻止刊载班农爆料的新书出版 班农遭金主划清界线_世界频道_财新网

中国首个诺奖为何冷处理,杨李当时是否中国籍?

很详实的一篇考据文章,解开了当时的谜团。

这篇短到不能再短的电讯只有一句话共60个字,外加一张照片。从此以后,李杨的名字和他们的研究工作就在中国的公众媒体上几乎完全消失,只是在普及科学知识和报道外国专家访华时偶尔提到过

Source: 中国首个诺奖为何冷处理,杨李当时是否中国籍?

因逃亡者郭文贵在华盛顿出镜,美国与中国就网络攻击进行交涉

因逃亡者郭文贵在华盛顿出镜,美国与中国就网络攻击进行交涉

北京的批评使美国的立法者考虑给予庇护

Aruna Viswanatha Updated Oct. 6, 2017 5:53 a.m. ET

原文链接: https://www.wsj.com/articles/chinese-governments-battle-against-fugitive-guo-wengui-spills-into-washington-1507260255

华盛顿 – 一场疑似由中国发起的对美国著名智库的网络攻击,导致本周与美国总检察长杰夫·斯特斯特(Jeff Sessions)就此事与中国政府高层官员进行了会谈。

本周早些时候,哈德森研究所网站崩溃,该组织原本计划稍晚时候举办一个邀请郭文贵的活动, 他是一个逃亡中国商人,指称了中国领导层腐败的政治异议人士。

据发言人说,该研究所几天前发现了一次来自上海的攻击,旨在关闭其网站的访问。发言人表示,那次袭击事件并未成功,他将本次网站的问题归咎于维护问题。周三的活动被推迟了

郭先生的演讲与中国政府高层对华盛顿的访问正巧同时发生。据司法部发言人说,星期三,Sessions先生在研究所网站上质问他们的网络攻击。他补充说,在提出这个问题时,中国“承诺合作”。

中国官方新华社在报道Sessions先生与中国公安部长郭声琨的会议时没有提到网路攻击。新华社报道,会议期间双方就反恐,反毒品,网络安全和移民问题达成广泛共识。

 郭先生说9月初他正在美国通过律师事务所Clark Hill PLC寻求庇护。据该公司的一名代表说,该公司是当时网络攻击的受害者。该代表说:“这次袭击得到了迅速的确认,仅限于单一客户,并没有打断公司的业务。”该代表说,同时拒绝具体说明该客户是否为郭先生。

在共产党五年一届的大会之前,中国政府一直在描绘郭先生的无耻,并最终要将他逮捕。

郭先生利用本周他在DC的时间,直接向国会议员发表了他对中国领导人的批评,并在Twitter上向Tom MacArthur和Randy Hultgren发布图片。后者是促进人权的两党国会机构联合主席。

他在华盛顿的崛起正处于美中关系越来越不确定的时期。特朗普行政当局已威胁对中国的贸易做法采取主动行动,但同时也希望获得中国在朝鲜问题的合作。在中国,习近平总统正在努力巩固自己在10月18日开始的共产党第十九届全国代表大会的强国领导地位。

郭先生星期四上午在国家新闻俱乐部的第一修正案休息室举行的媒体会议上发言,此处距离白宫仅几步之遥。他说他的目的是推翻中国的统治权威政府,经常在口译员将其翻译成英语时面露微笑。“我唯一的一个目标就是改变中国”, 郭先生说。

他还声称,通过他的盟友关系,可以随时取得任何中国政府的文件。在由美国民运组织的此次会上, 郭先生的同事分发了一份中国政府文件的副本,内容为授权一批间谍派往美国阻止他和其他持不同政见者。

“华尔街日报”与中国大使馆分享了这份文件,使馆没有回应有关其真实性的问题,也没有回答关于郭先生的其他问题。

郭先生还表示,他正在为美国官员编写一系列热门政治问题的卷宗,包括朝鲜,以及中国在西藏和新疆地区所犯的罪行。

这些以及其他一些郭先生的说法很难验证。中国政府说,他是一个不应该信任的犯罪分子。八月份,中国官员告诉美联社, 郭先生正被调查,涉及贿赂,绑架,诈骗,洗钱,强奸等19件以上重大刑事案件。几个中国公司和个人最近在美国法院起诉了郭先生。

郭先生在最近一次受“日报”采访时驳斥了这些指控。

根据接到这样电话的几位工作人员说,在哈德森学院取消会议前,中国大使馆打电话给研究所的工作人员,警告智库不要给予郭先生说话的机会。

一名有待批准访问中国的学者接到电话,并要求他向他的同事转达北京的要求。“他们希望哈德森取消郭文贵活动,因为他是一个犯罪分子并撒谎,“他在”日报“已核对过的的几个研究所工作人员收到的信息中写道。

研究所院长肯尼斯·温斯坦(Kenneth Weinstein)承认,北京“试图劝阻”举办这次活动,但强调取消是因为规划和后勤的准备不足。

他说:”我们会被中国政府恐吓这个概念是错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