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院发布中国旅行警告

你们先把郭文贵还回来。

美国国务院周四发出新的旅行警告,称由于中国强制执行当地法律以及对有美中双重国籍的人士作出特殊限制,建议美国公民前往中国时要提高警惕。

上述旅行警告称,中国当局一直在使用“出境禁令”把美国公民留在中国,这样的禁令也用于迫使美国公民协助政府调查,或帮助当局在解决民事纠纷时偏向当地的当事人等。

美国国务院表示,在大多数情况下,美国公民只有在试图离开中国时才会意识到出境禁令,而且没有办法知道禁令可能持续多久。国务院补充说,美国公民在这些禁令下已受到骚扰和威胁。

美国国务院还警告说,由于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拥有美中双重国籍的人士和华裔美国公民可能面临更多审查或骚扰。

Source: 美国国务院发布中国旅行警告 – 华尔街日报

美国施压中国充实贸易及投资方案细节

在中国说和做是两回事,美国终于搞明白了这一点。

自12月1日中美首脑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晚餐会以来,中方已公布了一系列贸易举措,包括暂停对美国制造的汽车加征关税,在维持对美国农产品关税的同时仍购买美国大豆,并承诺修改令在华外资企业处于不利地位的行业政策。

之后的提议包括打击那些施压美国公司向中方合作伙伴转让技术的中国官员,这也是特朗普政府对中国不满情绪的核心所在。预计北京方面还将提议扩大外资企业对国内金融服务和其他热门行业的市场准入。

但中国过去也曾作过类似承诺,特朗普的谈判代表表示,他们不希望双方在进行多轮谈判后仍取得不了太大进展。美国谈判代表正敦促中方代表详细说明将做出哪些改变,并确保中方不会采用其他手段限制外国公司。过去一年,中方一直拒绝提供此类详细信息。

例如,如果中国修改监管规定以促进外资参与国内金融市场,美国希望确保中方不会利用其在许可、环境、土地使用等领域的权力为美国企业设阻。华盛顿还希望确保美企可迅速受益,以及审批过程不会持续数年时间。

Source: 美国施压中国充实贸易及投资方案细节 – 华尔街日报

China’s Mountain of U.S. Government Bonds Shrinks for Fifth Straight Month

外汇储备数据出来了,证实了正在抛美债救人民币。

12-month rolling net sales of U.S. Treasury bonds by China

The yuan is likely to fall in 2019, moving beyond seven to the dollar and ending the year at around 7.1, according to J.P. Morgan economists and strategists, driven largely by the trade dispute with the U.S. The strategists expect China’s foreign-exchange reserves to shrink moderately, from $3.04 trillion at the end of this year to $2.89 trillion at the end of 2019.

Other analysts agree that the yuan will break past seven to the greenback; Daiwa Capital Markets, 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 and Goldman Sachs expect the currency to pass that level at some point in the next year.

Source: China’s Mountain of U.S. Government Bonds Shrinks for Fifth Straight Month – WSJ

Roger Stone Admits Spreading Lies on InfoWars

郭文贵的又一场胜利。

Mr. Guo drew scrutiny from Beijing in 2017 after he launched a high-stakes social media campaign alleging wrongdoing and corruption by China’s political and business elites. Beijing declared Mr. Guo a criminal suspect and requested an Interpol arrest notice against him, while Mr. Guo applied for asylum in the U.S., making him a flashpoint in China-U.S. relations.

Mr. Guo became a target of Mr. Stone’s a few months after launching his campaign, according to the lawsuit. In an interview last month Mr. Guo claimed that Mr. Stone was paid to make the defamatory remarks about him on InfoWars. He said the payment ultimately came from a Chinese-American media tycoon named Bruno Wu, whom Mr. Guo previously accused of being a spy for the Chinese government. Mr. Wu has filed a defamation lawsuit against Mr. Guo for these and other claims.

Mr. Stone’s settlement identifies Mr. Wu as “the apparent source of the information” about Mr. Guo and says it was conveyed to him by a former member of Mr. Trump’s presidential campaign.

Mr. Stone said he should not have relied on the former staffer, Sam Nunberg, for the information. Both Mr. Nunberg and Mr. Wu declined to comment.

Source: Roger Stone Admits Spreading Lies on InfoWars – WSJ

孟晚舟冲击

猪队友就是这样子的。

在12月11日的记者会上,美国务院发言人帕拉迪诺(Robert Palladino)称,美国要求加拿大扣押孟晚舟,并无政治动机的驱使。而包括博尔顿、库德洛等也纷纷称,此案为美国司法体系基于调查结果所发动,与中美经贸磋商无关。然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孟晚舟确定获得保释后,却出人意料地在被问及“是否会为孟晚舟案,介入美国司法部的工作”时表示:“任何对美国好的事情,我就会去做”,“如果我认为这能对达成最大的贸易协定有好处——这是非常重要的——也对国家安全有好处,如果我认为有必要的话,我一定会介入。”

如果特朗普真的如他所说对孟晚舟案进行干预,他可以采取的手段又有哪些?博廷分析道,“特朗普可以说服美国司法部,撤销对孟女士的指控,或者从起诉书中抹去她的名字,或者让美国检方不要向加方提供完整的案情记录。”

而就在特朗普公开上述立场的隔天,加拿大外交部长弗里兰(Chrystia Freeland)就向特朗普隔空喊话道,“我们的引渡伙伴不应该试图将引渡程序政治化,或将其用于追求正义、遵循法治以外的目的。”这位加拿大外长还提醒,特朗普的言辞,可能会为孟晚舟的辩护律师所用。

Source: 【封面报道】孟晚舟冲击_财新周刊频道_财新网

30年前美日贸易战对当前美中贸易战有何启示?

日本的房价从最高点跌了90%呢。

中国经济不同于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例如,中国人均财富远低于当时的日本,但一些结构性的问题是相似的。中国监管机构对金融系统风险的掌控仍不足,尤其是规模达上万亿美元、类似于存款的投资产品风险。大城市房价上涨远远超出了一般人的预算,让人想起了上世纪80年代末日本人使用100年期限贷款来购买东京一处小公寓。并且由于低生育率,中国的劳动人口已经开始萎缩,有些像拖累日本经济长期停滞的人口定时炸弹。

随着与美国的贸易冲突继续发酵,木内登英等经济学家表示,中国领导人已经在放弃诸如让国有企业参与更激烈市场竞争这样的改革。他们可能会转向公共工程等短期刺激,而在《广场协定》之后日本曾采取过这类举措,之后后悔不已。

若中国经济陷入停滞,美国将有充分的理由松一口气。届时北京可能不得不放弃军事扩张,同时中产阶级的失望与不满可能令习近平中止的政治自由化进程重新启动。

然而,其中的风险在于这种不稳定可能波及全球,不仅仅是中国购买的艾奥瓦州的大豆或是南卡罗来纳州生产的宝马汽车(BMW)。当前,全球商业相互交织、错综复杂,已远非30年前能比。若中国减少购买日本的机器人或德国的燃气涡轮机,这些国家可能受到冲击,进而波及到美国。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比重达到六分之一,仅仅是对像中国这样的国家经济衰退的担忧,就可能重挫市场,创造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

Source: 30年前美日贸易战对当前美中贸易战有何启示? – 华尔街日报

顾问告诫特朗普不要干预华为事件

川普这种急于成交的态度将会带给中国很多突破口。

前美国司法部官员表示,虽然特朗普干预孟晚舟事件将背离白宫不干预刑事案件的惯例,但宪法中并没有任何条款明令禁止这种干预。如果被打上国家安全问题的标签,那么这类行动就会更为普遍,尽管仍不寻常。

在形势不同的时候,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在其任内就伊朗抑核计划谈判期间曾推动美国司法部放弃追究几起被指违反伊朗制裁规定的案子。

耶鲁法学院蔡中曾中国中心(Paul Tsai China Center)的执行董事Robert D. Williams说,在本轮贸易谈判中,经济和国家安全这两方面的担忧越来越难以区分,美中两国当前存在冲突的诸多方面也是如此。

Source: 顾问告诫特朗普不要干预华为事件 – 华尔街日报

中国采取行动解决美国关切

美国应该会把中国提前实施计划作为谈判的诚意体现。

据中国和美国听取了贸易谈判简报的人士,中国政府寻求缓和与美国的紧张关系,中方贸易谈判负责人告诉美国官员,中国计划降低美国汽车关税,增加购买美国大豆和其他农作物。

中美双方举行了电话会议,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中国副总理刘鹤参会,这是双方12月1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达成为期90天的贸易停战协议后举行的首次会议。不过尚不清楚这些前期承诺是否足以为在明年3月1日最后期限到来前达成全面的贸易协议铺平道路。

Source: 中国采取行动解决美国关切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