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电信禁令剑指华为和中兴通讯

让我感到惊讶的是,这篇文章把中国和中共分得好清楚。
而且我还去看了英文原文,也是分得清清楚楚的。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周三签署了一项行政令,将禁止美国企业使用外国对手提供的电信网络设备和服务。此举剑指中国电信企业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763.HK, ZTCOY, 简称﹕中兴通讯),令安全和贸易紧张局势升级。

这项行政令未提及任何国家或公司的名字,而是赋予美国商务部长禁止从某些公司进口设备或服务的权限,只要这些公司和海外政府关系紧密、而且可能利用其设备来监控或扰乱美国电信或其他基础设施。

美国国家安全官员已认定中国公司构成此类威胁,因根据中共的规定,这些公司必须遵从中国政府的命令。

Source: 美国电信禁令剑指华为和中兴通讯 – 华尔街日报

中美贸易谈判是如何陷入僵局的?

华尔街日报这篇文章很细致的勾勒出上周那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只有一个疑问:习近平拍胸脯说责任他一个人承担,这个说法除了南华早报还有哪家有报道?

上周谈判重启前的几天中,美国认为中国开始在一些已达成一致的条款上反悔,这使得美方一些人士的质疑加重。白宫官员称,特别是莱特希泽,他认为中国在双方似乎有望达成协议之际在一些细节问题上改变了态度。

中方谈判人员告知美方,他们对文本持严重保留意见。中方不再愿意承诺修改涉及知识产权、强制技术转让、补贴以及其他中美贸易争端关键问题的法律。他们还反对公布文本全部细节,而是倾向于公布一份概要。

对于中方来说这事关尊严:美国应该相信中国将兑现承诺进行相关调整,即便只是调整相关规定而不是法律。此外,中国认为,美国拒绝在签署协议后取消中美贸易争端爆发一年来加征的所有关税,这是不公平的。

Source: 中美贸易谈判是如何陷入僵局的? – 华尔街日报

美中贸易谈判无果而终

第十一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当地时间5月10日在华盛顿落幕。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在磋商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这一轮谈判中,双方进行了坦诚、建设性的交流,大家一致认为“双方须保持这种继续磋商的良好势头”;尽管目前存在一些阻力和困扰,但双方也同意未来在北京再见面,“继续推动我们的磋商”。“所以我认为,对目前的结果,我们是满意的”。“当然了,我们也有很多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华尔街日报跟新华社的报道很不一样哦。

尽管白宫按计划升级了关税措施,但上周五中国特使刘鹤还是出席了第二天的谈判。他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门口受到美方首席谈判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的欢迎。莱特希泽甚少作出这种姿态。

中方也没有像此前美国每次加征关税时那样立即予以反击,但北京方面表示计划采取反制措施。

官方媒体新华社刊发的一份声明称,中国希望美方与中方相向而行,共同努力解决存在的问题。刘鹤在接受中国官方媒体采访时将双方分歧描述为贸易谈判中的正常曲折,他表示,中国政府对未来谈判前景持审慎乐观看法。

虽然双方没有确定继续贸易谈判的日期,但存在一个潜在时间点。特朗普和习近平都将出席下个月在日本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届时两人有可能进行新一轮会晤。

Source: 美中贸易谈判无果而终 – 华尔街日报

中国为何一度决定在对美贸易谈判中采取强硬立场?

原来川普是中国的立法机构😂

在中美将于周四重启谈判之际,一大疑问仍存:中国是否会同意美国的要求,修订法律以落实贸易协议条款。北京方面认为,这将有损中国主权,而且落实所需时间过长。但中国在此前一些贸易协议中曾作出过类似承诺,包括2001年加入WTO的协议。

美方官员称,中国政府未能兑现那些承诺。中国已承诺进一步开放国内经济。

哈佛大学(Harvard)法学院教授伍人英(Mark Wu)表示:“美国这种多管齐下的方式是正确的,不能单纯依赖承诺,还需要中方切实修改法律,这样才能确保中国领导层的意图充分传达给各级地方政府。”

Source: 中国为何一度决定在对美贸易谈判中采取强硬立场? – 华尔街日报

中国股市大跌之际,利空消息踪影难觅

不说就不会痛。
跟两岁的小孩子一样。

随着中国经济放缓以及贸易紧张升级,过去大约一年的时间里,对中美争端进行最低程度、避讳和委婉的报道已经司空见惯。例如,记者和股票分析师表示,他们在报道和报告中可以使用“贸易摩擦”,但不能使用“贸易战”。

中国东部江苏省的散户投资者Gu Honglin称,他早上从微信等非官方渠道得知了特朗普的推文,但到中午,这些内容已经被全部删去。微信由腾讯所有,是中国占据主导地位的社交网络。众所周知,社交媒体用户会使用变通方法,他们用“金毛”来指代美国总统,但有关部门很快明白了这种变通方法。

官方媒体的记者表示,他们的上级在周一早间警告他们,不要提供与美中贸易争端、包括特朗普推文相关的任何新闻和分析。

一家中型国有媒体的一名电视记者说,我们收到明确指示,关于贸易战只能转载几家官方媒体发布的消息,不能做自己的报道。

非官方媒体也显得比较谨慎:财新(Caixin)的一篇股市综述援引一名本地分析师的话称,股市下跌与贸易谈判相关担忧有关,文章没有进一步详述。财新是一家知名的独立财经新闻服务提供商。人气较高的在线券商东方财富(East Money)运营的一个聊天室周一只有三条内容。

Source: 中国股市大跌之际,利空消息踪影难觅 – 华尔街日报

特朗普的关税威胁让习近平面临新挑战

川普大帝打了个响指

特朗普在周末期间发表的推文让中国谈判代表大感意外。由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率领的中方谈判代表团原定于本周前往华盛顿,且计划在此次访问中完成与美方代表之间的贸易谈判。据一位知情人士称,在特朗普再度威胁要上调对华关税后,中国领导层周一考虑取消此次访问。这与中国政府在持续一年的贸易争端中一贯的立场相一致,即不会在威胁之下进行谈判。

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周一下午的例行记者会上称,中方团队正准备赴美磋商。他没有透露代表团启程的时间,也没有说明谈判团队是否仍会由刘鹤率领。

中美两国原定本周三重启贸易谈判。据上述知情人士以及另一位了解情况的人士称,中方一些原定周一前往华盛顿的工作级别官员没有动身,等待进一步指示。

(略)

在最近几轮谈判中,中美双方谈判人员就如何执行贸易协议产生了争执。中国希望在达成协议后取消或至少降低当前的关税,而美国则希望保留当前的关税,并且在中国遵守协议条款的情况下才会取消关税。另一个谈判症结是,美国希望保留在中国不遵守协议之际重新实施关税举措的能力,同时禁止中国政府采取报复性举措。

特朗普在周日发布的推文中指责中国在谈判中开倒车,并表示他计划从本周五开始把针对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税率从目前的10%提高至25%。他还写道,他将很快对另外3,25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25%的关税,在双方长达一年的贸易争端中这部分商品尚未被征收惩罚性关税。

Source: 特朗普的关税威胁让习近平面临新挑战 – 华尔街日报

姆努钦暗示美中贸易谈判或在下周结束前完成

姆努钦你个二五仔,手上的股票没出完是吧?

美国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周一暗示,美国与中国在之后进行两轮磋商后,有望于下周结束前完成贸易谈判。

姆努钦定于本周前往中国进行新一轮谈判。他在接受《福斯商业新闻网》(Fox Business Network)采访时称,中国副总理刘鹤下周将携团队返回华盛顿,就敲定最终协议的细节继续与美方磋商。他还称,双方均希望尽快结束谈判。

姆努钦称:“我们希望在接下来于中国和华盛顿进行的两轮谈判完成之后,我们能够就双方是否达成协议向总统提出建议。”

姆努钦强调,双方持续就达成一项真正可执行的协议取得进展,但他周一也表示:“我们仍有许多工作要做。”他还特别提到,双方正在对协议条款进行微调,以便确保协议的可执行性。他称:“我可以说我们在这个方面有基本共识。”

美国仍在对价值约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目前对于取消关税的顺序和条件也尚未达成协议。美国还希望限制北京方面向中国产业提供补贴的做法。

Source: 姆努钦暗示美中贸易谈判或在下周结束前完成 – 华尔街日报

美中商业关系已受重创,一纸贸易协议恐难修复

纯粹从贸易上来说,产业转移的趋势已经不可逆转。
更不用说西方反共情绪高涨带来的政治、军事冲突。

Harris Bricken是一家专门处理中国投资事务的律师事务所,其管理合伙人Dan Harris表示:“不可能因为中美达成了任何协议,两边的人就都说之前是闹着玩的。关税、逮捕、威胁和更高的风险已经对公司造成影响,这种影响不会说没就没。”

中美双边直接投资额已从2016年的峰值600亿美元跌至去年的略高于190亿美元,而贸易争端不是唯一的根由。

中国政府采取了严厉措施控制资本外流,有关部门也对一些企业的扩张行动提出质疑,比如2016年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Dalian Wanda Group Co.)斥资35亿美元收购传奇娱乐(Legendary Entertainment)的交易就被认为出价过高且考虑不周。与此同时,在美国官员心中,国家安全方面的担忧一直挥之不去。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The U.S.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已采取行动,当涉及到可能使中国公司获得战略优势的交易时,要么阻止中国公司投资,要么要求中国公司撤资,这其中包括对社交媒体公司的投资。

投资专家表示,在一轮又一轮的关税大棒、投资限制和唇枪舌剑之下,投资大幅下滑。一些中国和美国公司也不得不在美中贸易持续紧张的大环境下重新考虑自己的战略。

Source: 美中商业关系已受重创,一纸贸易协议恐难修复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