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永杰谈民企:数据好但反差大 担忧多但信心振

这个春秋笔法太精彩了,你不是不让我唱衰么?
标题换句话说就是:看上去很美。

陈永杰:今年以来,民营经济的总体状况可以概括为:宏观数据稳中向好但反差巨大。从宏观数据看,民营经济主要统计数据总体是不错的,比预期的要好,这给了社会以稳信心的重大引导。

(略)

陈永杰:在宏观数据总体向好的同时,部分重要数据的出现巨大反差与矛盾,这在历史上是没有过的,引起了社会的激烈讨论,也给人们带来重大疑虑。

Source: 陈永杰谈民企:数据好但反差大 担忧多但信心振_经济频道_财新网

政治局会议: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

看来权威人士说L型的时候没指出当前是在L的哪个位置啊。

会议指出,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部分企业经营困难较多,长期积累的风险隐患有所暴露。对此要高度重视,增强预见性,及时采取对策。

Source: 政治局会议: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_政经频道_财新网

易纲行长就近期股市情况接受金融时报采访

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基本面可能是错的。

近期股市波动主要受投资者预期和情绪影响。实际上,当前我国经济基本面良好,金融风险防控取得进展,宏观杠杆率已经企稳,经济内生增长潜力巨大,经济继续保持稳定增长的动力增强。总体看,当前股市估值已处于历史较低水平,与我国稳中向好的经济基本面形成反差。

Source: 易纲行长就近期股市情况接受金融时报采访

中国新闻审查升级,加强管控经济报道

FYI

根据《纽约时报》浏览的一份副本,中国政府于周五向记者发送指令,提出六个需“管控”的经济选题。

这些选题包括:

■经济数据不及预期,经济面临较为明显的下行压力。

■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已成隐患。

■中美经贸摩擦影响逐渐显现。

■国内消费者信心指数下降。

■滞胀预期升温。

■借社会热点事件渲染民众生活艰难。

Source: 中国新闻审查升级,加强管控经济报道 – 纽约时报中文网

中国经济要完了吗?

A股开年第一天大跌,触及7%熔断线提前结束交易;离岸人民币单日跌幅近1%,报6.63。

也许过半年回头看,这些经济危机的信号都被你们忽略了。 https://twitter.com/fqx/status/683846659642531840

前两天我看到一个“朋友圈”文章解释为什么中国经济已经进入穷途末路,里面对于外汇的流动性的描述犯了学术性的错误,但是这篇文章的某些观点我觉得是对的:那些有全球资产配置能力的人,正在将他们的财产转换成不以人民币计价的财产。因为中国GDP爬升的神话已经结束,人民币正在迅速的贬值。

你觉得是危言耸听?
我给你一个例子:李嘉诚。

 希望我不会一语成谶。

基金定投的摊薄成本效应究竟有多好?

我一直都对基金定投宣传当中的摊薄成本效应很感兴趣,经常希望能够定量研究一下基金定投的摊薄成本效应。于是昨天拉上了一个数学学士和准经济学博士,进行了如下研究。

首先解释一下基金定投的摊薄成本效应,造成这个摊薄成本效应的原因是投资人每次都是以固定金额申购基金,在基金价位较低的时候自然买得稍微多一些,价位高的时候买的稍微少一些,这样就摊薄了成本。

我们首先假定证券的价格分布符合正态分布,投资人以两种方式进行投资。第一种,每次以固定金额认购证券;第二种,每次认购固定份额证券。最后比较平均成本。

第二种比较好算,根据大数规则,最后持仓价位也是符合正态分布的,所以均价就是正态分布的平均数。
那么第一种呢?我们原本想找正态分布的倒数分布,结果发现维基百科上写了这个分布是没有平均数的。(数学真坑爹)

所以我们先把正态分布抛开一边,算了一下密度函数是余弦函数的情况,结果第一种投资只好一点点。但毕竟这个方差太小,没什么计算的价值。
在算余弦的时候,我们突然意识到可以用倒数定积分来得到正态分布下面一个近似的结果 ,于是测算了µ = 100,σ = 20 在 3倍标准差内的定积分,发现比方案二的成本只低3%,如果 σ = 30 的话就低10%。

当然参数不是任由我们随便定啊,要是随便定我们不就是经济学家了嘛!
所以我们决定用真实的市场数据,比如上证综合指数。可是上证指数的密度函数哪里来?
我们突然发现,这个问题不就是算数平均数(方案二)和调和平均数(方案一)的比较问题嘛!
于是去数据库下载到了上证收盘价格,从1991年7月15日至2013年5月31日的收盘价格,算数平均数为1705,调和平均数为1133.8,整整少了33.5%!但是,必须注意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股票从1991年到现在,成分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且当时也没有股指基金。因此上证指数只能作为一种数值波动的模拟,并不代表可以进行实际的连续投资。
所以我也计算了一下上证380指数的结果,可是上证380的数据开始于2010年11月29日, 算数平均数3482.7,调和平均数3400.9,调和平均数仅小2.3%

因此,如果你不是进行长达10年20年的投资,基金定投的摊薄成本效应实在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我们也下载了嘉实300基金的净值数据,但是中间的分红使得计算变得非常复杂。) 

校车在哪里

甘肃校车事故导致21名幼儿殒命时间之后不久,中国外交部网站上高调挂出新闻说中国捐赠校车给马其顿。
当时即有微博造谣,说捐赠校车是企业行为,不是国家行为。奇怪的是校车的制造厂商宇通网站上并无相关信息,也没有从那边发出新闻稿,所有的新闻源头都指向了外交部。后有记者好事打电话和宇通确认,校车是中国政府采购的。

中国政府一贯有对外援助的历史,但对国内的医疗教育却总喊没钱。
以前有人说是中国政府爱面子,我觉得这个没有抓住核心。

经济学上有个假设是Rational Economic Man 即理性经济人,这个假设很容易理解,人总是自私的,那么总是倾向于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本来用理性经济假设套在政府行为上是非常不恰当的,因为政府本来不应该是一个以盈利为经济目的的组织。遗憾的是我们国家的政府好像是这么一个组织。
于是在一个理性经济政府的假设下,这种行为就很容易得到经济学的解释:那些受援国家在联合国有投票权,而国内的公民却没有真正的投票权。

从这种角度来看,买不买校车不是政府有没有钱、重不重视那么简单的事情。
你得有选票,才能有校车,和健康的牛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