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之下中国经济再平衡出现倒退

结尾有点幽默哎,不像是WSJ的风格。

研究人员和经济学家表示,想让中国家庭增加消费支出,需要解决棘手的结构性问题,比如持续的不平等和社会安全保障广泛缺乏等,这些问题的存在导致许多家庭希望存更多现金,以备不时之需。

中国领导人正在高调宣传一项被称为“共同富裕”的新的优先政策,以期更平均地分配社会财富。该倡议的目标包括提高人均收入,最终或为中国经济的再平衡提供助力。

不过,该倡议可能包括提高税收,并将财富从更富裕家庭或地方政府重新分配给更普通的中国人,因此从政治角度而言可能引发阵痛。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金融学教授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认为,除非中国家庭在国家整体增长中获得的份额增多,否则他们的消费能力将继续受限。但是,诸如改善社会保障网这样的措施意味着让家庭变得更富裕将以牺牲地方政府的利益为代价,因为这些项目通常是由地方政府买单。

佩蒂斯表示,从政治上讲,将财富从富人手中转移到穷人手中可能相当困难,但将地方政府的资产和收入转移到家庭手中恐怕要难上加难。

Source: 新冠疫情之下中国经济再平衡出现倒退 – 华尔街日报

美国原油期货跌为负值,但秋季交割价格高于30美元

市场这个东西就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Giveans称,在过去的四周里,相关机构已签署近50份超大型油轮长期租赁合同。美国富瑞金融集团发现其中30多份是打算将油轮用于储存原油,原因是这些租用的油轮通常没有卸货地点。南非海岸是颇受欢迎的油轮停泊地,因该地到亚洲、欧洲和美洲市场的距离几乎相等。

Giveans称:“在过去的三周里,据我们所观察,已签订的12个月浮动存储合同比过去三年的总数都多。”

拥有和运营输油管道以及石油存储设施的公司也料将从中受益。

五月西得州中质油价格在上周五报每桶18.27美元,而2021年5月交割的期货价格当时收盘价为35.52美元,考虑到二者之间的价差,通过买入下月交割的石油合约,并卖出一年后交割的合约,就可以锁定17.25美元的收益。

按照Bernstein Research分析师在近期的客户报告中粗略计算的存储成本,假设存储空间拥有者的每月成本为每桶10美分,那么每桶油可获得的利润就是16.05美元。

Source: 美国原油期货跌为负值,但秋季交割价格高于30美元 – 华尔街日报

China’s First-Quarter GDP Plunges on Coronavirus

第一季度GDP同比降6.8%,环比降9.8%。
原来保6的意思是保跌幅不要超过6啊。

China’s economy contracted in the first quarter, as the coronavirus stalled business activity in key sectors, the first such drop on record.

The country’s gross domestic product plunged 6.8% from the year-earlier period, the National Bureau of Statistics said. The median forecast of 15 economists polled by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predicted a year-over-year decline of 8.3%.

China hasn’t experienced a year-over-year fall in GDP since Beijing began reporting the quarterly figure in 1992.

China’s GDP fell 9.8% in the first quarter from a quarter earlier.

What happened in the world’s second-largest economy will likely foreshadow the pain anticipated in the U.S. and around the world as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shuts borders, halts business activity and cripples global supply chains.

Source: China’s First-Quarter GDP Plunges on Coronavirus – WSJ

中国抗击冠状病毒,农民和小企业主艰难求生

经济惨淡啊!

眼下,国内许多餐馆已暂时关闭。中国最大的餐饮连锁企业之一海底捞关闭了在大陆的所有550家分店。高端连锁餐厅北京大董烤鸭关闭了除北京的两家以外的全部20多家餐厅。
“如果两个月不能恢复,估计就要倒闭,”大董所有人董振祥在采访中说。他希望政府能降低税收和租金,并提供一些补贴。
旅游业是另一个受到重创的行业,因为上周六开始的春节假期通常是国内一年中最繁忙的旅游季。河北商人孙大午说,他不得不关闭了一个温泉度假村,让1500名工人放假。他估计,仅这一项业务就会让他损失超过4900万元人民币。
运动服装品牌匹克集团首席执行官许志华在他的微博帐号上写道:“整个社会停摆,消费几乎没有。”他担心许多中小企业将无力偿还贷款。“那整个经济就完了!”他说。
从更大的范围来看,冠状病毒危机出现的时候,许多中小企业已经在苦苦挣扎。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已经降至近30年来的最低水平。与美国的贸易战波及到国内部分地区。许多人抱怨国有银行系统不愿意以合理的利率向他们提供贷款。
中国政府也在排斥中小企业。大型国有企业在经济中正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一反此前向私营企业开放经济的趋势,正是这种开放推动了中国的成功。中国政府更多地干涉网上活动,并越来越多地要求企业更听从中共的命令。
随着冠状病毒的蔓延,中国官员也在采取更强有力的手段来控制物价。例如,河北省保定市政府对一家以过高价格销售白菜、菜花等蔬菜的购物广场公司处以200万元人民币的罚款。当然,中国并不是唯一惩罚哄抬物价的国家,中国政府也因对一些药店提高口罩价格进行罚款赢得了公众的赞扬,口罩供应在整个中国吃紧。
“如果白菜到处能买到,这家商店想高价也会卖不出去,”经济学家刘轩华说。“如果疫情继续下去,国人对市场规律的无知,会导致老百姓到处买不到菜。”

Source: 中国抗击冠状病毒,农民和小企业主艰难求生 – 纽约时报中文网

1989与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的诞生

我觉得这些人的观点从本质上是错误的。

八十年代的改革附带着部分政治改革,是改革派的一厢情愿。即使没有六四事件,在改革动摇到共产党统治根基的时候,也会发生类似的冲突,可能是六五或者六六。

当然,如果历史变成那个样子,是否还会遭到血腥镇压,以及习重拾文革道路,这些都无法推演假设。

但是,无可争辩的是,共产党永远不会自愿交出对这个国家的控制权。
因此将希望寄托于共产党的自我改良,无异于与虎谋皮。

研究中国早期改革的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历史讲师格维茨(Julian Gewirtz)说,1989年前后的人事变动具有深远影响。他说,1992年后的改革理念与80年代的改革大体一致,但终极目标截然不同,经济改革与政治改革分道扬镳。

人们普遍认为,1992年后的经济模式帮助数以百万计的人脱离了贫困,推动中国成长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然而对于许多研究或直接参与了1989年前那段改革的人而言,80年代的短暂改革仍然代表了另一种路径,本可带来更可持续(虽然比较慢)的增长以及更健康的私营经济。他们认为那些早期的改革策略对于今日中国尤其有借鉴意义:经过了30年无所忌惮的国家主导式增长后,各种副作用已开始涌现,包括收入不平等、环境恶化、政府债务过高以及持续存在国企效率低下的问题。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如果1992年后北京维持更自由放任的做法,而不是用补贴惯纵大型国有企业并为外企设置障碍,那么,虽然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仍会持续加大,但或许可避免今天与华盛顿的对峙。

Source: 1989与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的诞生 – 华尔街日报

中国去年经济增速降至1990年以来最低水平

把之前4年都调到6%,今年什么都不干也有7.7%啦。

一些经济学家和投资者表示,中国2018年经济实际上要比官方公布的6.6%的增速更加低迷。他们指出,赶在周一数据发布前,中国政府上周五将2017年经济增速从6.9%修正至6.8%,提供了一个略低一些的比较基数,对2018年的数据是个轻微的提振。

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周一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经济面临下行压力。他还特别指出,外部环境变数很多,不确定性因素很多。

Source: 中国去年经济增速降至1990年以来最低水平 – 华尔街日报

中国经济急剧放缓,习近平面临严峻挑战

坏消息:明年你可能没有工作了。
好消息:今年春运的票会比较好买。

中国东莞——中国消费者和企业正在失去信心。汽车销售大跌。房产市场动荡。距春节尚有两个月,一些工厂已提前给工人放假。

近几个月,中国经济增速大幅下降,给国家主席习近平带来了其执政六年以来可能最大的挑战。在国内,他面临重振经济增长可能会加重该国一些长期问题的困难抉择,比如沉重的债务负担等。在国际舞台上,随着特朗普总统的贸易战加剧,他已被迫对美国做出让步。

Source: 中国经济急剧放缓,习近平面临严峻挑战 – 纽约时报中文网

姜超:2019年经济与资本市场展望

国内的分析师报告,至少有两个我是推荐大家看的,(一直传言要离开)海通的姜超,和民生的管清友。

巨额债务问题虽然比较难以处理,但并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比如美国在08年爆发金融危机,09年经济就复苏了。而达里奥在他的新书《理解巨债危机》中,总结全球数十次去杠杆的经验之后,提出要想实现完美的去杠杆,必须做好四件事:一是货币紧缩,二是债务违约,三是重新创造货币,四是财富再分配。而如果按照达里奥的框架,我们需要知道的是我们的去杠杆有没有开始,走到了哪一步?

Source: 姜超:2019年经济与资本市场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