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爱情’

婚姻

Monday, April 1st, 2013

他们都向我问她的:职业,收入,身高,体重,年龄,学历,气质,属相,星座,出生地,恋爱史,生辰八字,双亲的职业,是不是独生子女,房子是租的还是买的…

却没有人问我:你爱不爱她,你快不快乐?

Avatar – I see you

Saturday, February 13th, 2010

很多人说这是一个疯狂的举动:大年三十早上从广州去东莞看IMAX版Avatar。
单单是去东莞就很让我父母感到惊讶了:“那广州不是很多吗?而且你们公司还发票。” 就连带我进入电影世界的朋友也不过是在南京凑合看了数字3D,当然,不是IMAX的,他也不信我会去东莞看。
这个没什么,不过是东莞。在听说东莞万达会出预售券之前我还准备去武汉看的,当然那个会以回家为名义。

Avatar无疑是一部伟大的电影,票房已经做出了证明。
看完电影出来,我也感到了Jake从avatar断开后那种深深的失落感。
一个鲜活而美丽的世界,一个贫乳而漂亮的公主。
还有那些漂浮在空气中的Pure Spirits,那些受到压力会发光的植物。
那个无比神圣和壮丽的精神树。
真的很想留在那个世界。

特技非常完美,特效和实拍很难分辨,
以前技术所薄弱的动作和表情,似乎也在最新的动作捕捉的技术下完美解决了。
看到因家园树倒下而悲恸高呼的酋长夫人,我都鼻子一酸差点跟着落泪。
公主对Jake的爱和恨,都表现得非常真实,以至于我都有种被错爱的感觉。

我很感激在有生之年能看上这样伟大的电影。
I see you.

PS:OST很好听。感谢东莞万达播放了完整的片尾字幕,

七夕与悖论

Monday, August 24th, 2009

前几天看到表姐更新Blog了,最新的一篇文章提到婚姻的三重境界:

第一重境界:和一个自己所爱的人结婚。
第二重境界:和一个自己所爱的人及他(她)的习惯结婚。
第三重境界:和一个自己所爱的人及他(她)的习惯、还有他(她)的背景结婚。

刚刚从埃及和迪拜蜜月回来,就说自己还在第一重境界,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表姐夫是王子型的,又高又帅,家庭显赫。毫无疑问,这也是表姐会选择他的首要原因。
但是表姐也曾跟我提到过,说表姐夫这么大人了还天天惦记着玩游戏机,我只好笑着劝说像他这样的成功男人还能有什么追求。

我并不看好这段婚姻。
表姐之前看上过两个男人,但都因为家庭原因而放弃了。与现在的表姐夫,则是相识之后不久就定下了姻缘。上面提到过一个原因,另一个没有提到过的原因则是她父亲终于认为是门当户对了。
表姐原本是个要强的女人,但我发现她变得越来越无奈和安于现状。
我看到的是美满的爱情,和不那么美满的婚姻。

只有相爱的两个人才会互相敞开心扉,但是在那之前,他们必须依靠幻想和欺骗来建立爱情。
这真的是个悖论。
有个女同事说她未结婚的时候,她老公从一个小时以外的地方开车过来,接她下班,实际上她下班走回家也才10分钟。但是婚后,她老公就再也不会做这种傻事了。
那位同事不是在讲笑话,但是讲述着这么悲哀的往事的时候,她的脸上却从没有止住甜蜜。
于是我知道她和她老公相爱至深,并且,还有一个可爱的儿子。

不是所有女人都能够坦然接受婚前的谎言,尽管这个社会已经用无数事例教育过她们了。
但是仍有人会责难:不靠这些结婚前的谎言,你如何骗到新娘?
对于一个笃信“思言行”三位一体的人来说,这确实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即使是这样的我,也是有人喜欢的。

对于被人喜欢这种事情,我总是保持着最低的猜测,被人认为花痴可是大麻烦。
但是这次,并不是花不花痴的问题,是白不白痴的问题。
因为除了直接表白,对方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但是,我对她的感觉却从没有任何超越朋友的想法。
或者,更为精确的表达,我认为我俩一起生活并不是个好主意。

于是我终于不得不感叹自己也许体会到了Reed的心情。
茫然。
Reed曾经很直接的告诉我我心中的那个女人并不是她。
也许正如我上文所说过的,我依靠自己的幻想创造了一个虚幻的爱人。
那个爱人的原型也许是Reed,但是我不该将这个幻影又投射到现实中的她。
可是,在相爱之前,又有谁知道自己爱上的不是一个幻影呢?

One Night in Canton

Friday, May 1st, 2009

昨天终于知道酒吧是什么样的了。
在一个已经离职的男同事的带领下和两个女同事一起去的滨江路的酒吧。
刺耳的音乐,刺眼的灯光,酒吧即是这样一个地方,供那些精力没处发泄的青年,以疼痛代替空虚。

只不过我工作了一天,浑身上下只有疲惫,哪里有多余的精力去发泄。
所以我像个木头一样的站在桌子边,真是对不住那两女同事的热情好意。
我同时体会到在一个疯狂的环境中保持理智是多么的困难,这里可不仅仅指酒吧。
震动胸膛的低音,摇晃的灯光,扭动的肢体。
吼上一句“去你妈的理性”,然后和众人一起疯狂,确实是最轻松的选择。

可惜我做不到。
没动机,没兴趣,没胆量。
一台电脑,一个wifi。
才是我这宅人的归宿。
如果还能与一个能理解我的良人做伴,那么离幸福也就不远了。

远野贵树那个家伙

Tuesday, May 27th, 2008

事实上,在写论文的空隙,我把秒速5厘米的小说看完了。
是由新海诚根据动画改编的,按他的说法,“在看完电影后再看小说,或是看完小说后再看看电影的话,我想能得到更多的乐趣。”
是不是乐趣我不知道,至少我对这个故事有了新的理解。
或者如新海诚本人所说,“小说也有些地方与电影中的意图不同”吧。

在看动画的时候,我只是感觉到了贵树在巨大的人生面前的无力感。
而小说则让我觉得,这样悲剧的结果完全是贵树的性格所致。

更为糟糕的是,我看小说的带入感超过常人。
看完后,我开始恐惧我个人会不会也变得像贵树这样漠然。
我也有个如《樱花抄》一样美妙的初恋,如《宇航员》一样因为太过渺茫的目标而拒绝身边的温暖。
而且我也即将开始第三章《秒速5厘米》那样的生活。

然而我也清楚的知道我并不如贵树那样坚强而温柔。
我想我在一些同学的眼中,大概已经可以用freak一词来形容。
所以一定不会有哪个女性会像花苗那样爱我爱到流泪。
某种意义上来说,真是比贵树还要差劲。

我一直觉得,恋爱也好,婚姻也好,其实都是看心情的。
一个宿舍的人一夜之间全部脱离单身,正是最好的证据。
因为有想恋爱的感觉而恋爱,因为想结婚所以结婚。
没有那么多情侣是无条件的互相爱慕。
我的意思是,难道不是有很多人正是因为“对方喜欢自己”所以才喜欢上对方的吗?

坚持不懈,很多时候是会让别人困扰的吧……

远野贵树在给明里的信的结尾这样写道

长大具体指的是什么,我还不明白。
但我希望,自己能成为就算很久以后在什么地方偶然遇见明里,也能坦然面对的大人。
我想和明里约定。
我会一直喜欢明里。
无论如何请保重。
再见。

你结得起婚吗?

Thursday, February 14th, 2008

经过统计近1000份问卷,华商网得到一个结论,在西安市要成全一段爱情,需要62.4万元。
同时也对其他城市的爱情成本做了估计。

以上海为例,结婚100平方米的房子100万元,装修计15万元,家电及家具10万元,轿车,以普通代步车为标准,计10万元,度蜜月花费1万元,从恋爱到决定结婚这段时间的花费,包括出去吃饭、买礼物、娱乐、旅游、送女友父母节日礼品等,平均每月以1800元的标准,谈2年,计4万多元,累计约140万元。
同样从购房、买车、装修、婚礼、恋爱花费等方面考量,杭州爱情成本约127万元,苏州爱情成本约75万元,广州爱情成本104.8万元,深圳爱情成本 98万元,南京爱情成本70万元,北京爱情成本106.8万元,成都爱情成本67万元,兰州爱情成本58万元,西宁爱情成本52万元。

在上海,以男方家庭50万元的家产,男人年收入6万元计,(140.02-50)/6=15年。最后得出结论为:男方倾家荡产+男人不吃不喝工作15年=讨一个上海中上条件的老婆的成本!

看来我结不起,谢谢……

出会い

Thursday, February 14th, 2008

人生若只如初见。
这句话我见过几次,每次见都叫人唏嘘不已。
素敵な出会いは、この惑星の奇跡。

邂逅是很重要的。
比如李逍遥偷看赵灵儿洗澡,比如真嗣在初号机前扶起绫波。
风儿恰到好处的吹起,拨动她的长发,舞动粉红的樱花瓣。

能够回忆起来的邂逅都是美好的,这是人类大脑的机能。
希望人生犹如梦幻的想法,虽然美好,不免幼稚。

逃避琐碎,逃避泪水,只留下纯粹的初会。
若是保持着这样的心态,就无法接受无情的现实。
生活不可能一直美好如梦,心情也不会一直保持在初见的兴奋。

活在梦里,还是活在世上……

圣战日来到

Thursday, February 14th, 2008

土豆宣传视频

怨念墙
http://www.orz.net.cn/wall/index.asp

PS:玩玩就好,不要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