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房地产’

楼价已在超高水平 港府财政司考虑放宽楼市按揭比例

Tuesday, January 9th, 2018

其实是怕楼市崩盘了吧。

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1月8日表示,香港楼价已在“超高水平”,超出普通市民的负担能力,政府正考虑放宽按揭比例。他还说,不希望外界将港府所思所虑曲解为“减辣”,进而对楼市产生“推波助澜”的效果,政府只能不断研究并等待合适时机推出政策。

Source: 楼价已在超高水平 港府财政司考虑放宽楼市按揭比例_公司频道_财新网

一次司空见惯的利益输送

Monday, November 13th, 2017

前年的时候,公司CEO的司机给我们推荐了一个项目,是一个住宅项目。

待今年项目销售的时候,这位司机以成本价认购了其中一套,根据我们最后销售的情况,大约比市价便宜一百万。

然而故事还没完,我刚才说他认购吧,其实他根本没付钱,定金都没付,但是已经装修好了并且住进去了。

现在项目清算,清算报告会有个注脚写着应收某某xxx万购房款。

然而我觉得可能过两年也不会有人记得这个事情了。

万达将在兰州新建文旅城

Wednesday, August 23rd, 2017

还能有这种操作?

  据甘肃日报8月19日报道,王健林在现场表示,将加大投资力度,在兰州市投资建设一个大型文化旅游项目,同时选择甘肃其他城市新建设10个万达广场项目。

  这是王健林在7月19日出售13个文旅城项目后,首次表示要加大投资力度建设文旅城,项目获得了地方政府支持。

Source: 万达将在兰州新建文旅城_公司频道_财新网

中国的房地产市场的腐烂根基

Sunday, October 16th, 2016

本文翻译自:http://www.economist.com/news/leaders/21708730-real-estate-elsewhere-its-economy-chinas-short-term-fixes-mask-deep-structural

就在一年前,政策制定者对中国股市暴跌竭嘶底里。现在则是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泡沫造成国内外的担忧。由于房地产行业占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需求的约四分之一,市场崩溃的影响将远远超出一国的范围。事实上,就目前而言,中国也许可以避免灾难性的崩溃(见文章)。但它没有迹象表明能够实施必要的根本改革,以纠正价格剧烈波动的市场失调,从长远来看是危险的。

乐观地认为危机可以避免的一个原因是风险已经被识别。由于许多大城市的房地产价格在上海,深圳和南京每年飙升30%以上,甚至中央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也警告说存在“泡沫”。中国最富有的人(和房地产开发商)王建林上个月则更进一步,称之为“历史上最大的泡沫”。外国银行经济学家,当地经纪人和国家的智库都同意这个观点。今年的抵押贷款急剧上升,恐惧已经加剧。7月和8月,它们占新增银行贷款的近80%。

政府清楚地竖起了警告标志:在过去两个星期,房地产购买的政策在大约二十个城市收紧,表明中央政府推动地方政府遏制他们的房价过度上涨。紧缩措施(通常提高支付的购买价格的百分比作为现金首付)在过去是有效的。尽管最近的抵押贷款空前繁荣,中国家庭负债仍然较低。今年早些时候当影子银行开始借贷给购房者以支付预付款时,监管机构很快就禁止了这种做法——这与去年当当局对配资炒股无动于衷使股市泡沫般膨胀有所不同。

房价的上涨也强烈地提醒我们,中国对房地产的需求仍然如此疯狂。惠誉,一家评级机构,计算得出中国从现在到2030年每年将需要约8亿平方米的新房,以满足人们搬到城市和购买更好的家园的需求,这大约是新加坡的国土面积。这实际上不及中国最近每年完成的十亿平方米,但仍然是非凡的。

然而,由于政府的政策,所有这些住宅的市场仍然受到严重扭曲。最根本的是,政府不能按人们想要住的地方进行开发。因为它想要控制大城市的增长,所以限制了城市土地的供给。稀缺推高价格;建筑商和购房者都会付出奇高的溢价。较小的城市仍有大量未售出的房屋。当前的上涨没有对它产生多大影响。匹配供给通常不是主要考虑因素:因为土地销售是地方政府收入的重要来源。也不可能每个人都住在他们想要的地方,因为居留许可(户籍制度)仍然可以用来阻挡外地人。

家是我的巢

进一步被扭曲的是压抑的金融体系,限制了投资机会。外汇管制阻碍了国外的合法投资;国有银行保持极低的存款利率;股市已经是过山车。因此,物业看起来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标的吸引着过剩的现金。调查表明,现在中国的那些买房者中,也许五分之一是投资者而不是自住者。核心业务瘫痪的国有企业,抗拒破产和改革,转向物业发展,弥补利润。

在许多中国城市的限购措施对解决这些结构性问题毫无作用。一点都不奇怪。它们是共产党顽固困境的核心:如何在不增加突然“硬着陆”的风险的情况下保持经济的快速增长,如何让市场蓬勃发展,同时保持党的控制。至少在房地产方面,解决方案就在眼前。中国必须坚持开放金融体系,最重要的是彻底改革土地政策。如果没有,房地产的狂热会一次次扫荡大城市,这些繁荣将有一天以毁灭而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