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学生’

电子游戏会导致绩点下降

Wednesday, September 19th, 2007

新闻来自USA Today: Video games can shoot holes in GPA

如果有室友玩电子游戏,一年级学生每天平均会少学习40分钟,这一数据是(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的最新研究成果。这减少的40分钟的学习时间,转化成第一学期的绩点,就是0.241点。

这项研究原本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研究关于电子游戏的任何影响,原本他们是想找出学习的努力和绩点之间的关系。

Stinebrickners(一位研究员)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似乎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但是以前的研究无法证明这个观点。

“谁都知道学习必然会和其他事情相关,比如说高考成绩,但是我们不知道这种关联有多大。这项研究表明这种联系十分密切。”

研究表明有玩电子游戏的室友的学生并没有影响上课出席率、参加派对情况、学习效率或是兼职情况——这些因素显然都会影响绩点。但是他们的学习时间有了明显的减少,这意味着他们较低的绩点可能与之有着密切联系。

他补充说他不认为这些发现意味着学生应当放弃电子游戏等娱乐活动。事实上,幸福感也是一个学生在学校学习生活的指标。

但是这个研究可以帮助辅导员教育学生如何好好学习。

[转]两封信

Wednesday, August 22nd, 2007

原文来自和菜头的比特海日志。
虽然我觉得能看到我这个小博的人大部分都已经看到和菜头的原文了。
不过多一个宣传阵地就多一份力量。
这两封信是约瑟夫博士,南京梦魇的制作人,写的公开信。
请全部阅读后再做评论。

全文比较长,而且涉及敏感词,请准备好代理。

智代アフター After3日目

Friday, August 10th, 2007

最近被时政搞得我好像开始冷血起来,其实不是这样的。
这不,继续用满满的爱翻译着智代アフター。

首先纠正上次一个错误。
春原阳平,春原为姓,阳平为名。
三年前日语课的时候没有好好听讲,现在闹出了大笑话。

第二天下午也去了学校。

正在上课的学校很安静,不过,我认为我们在走廊边的谈话传不到教室里面。智代接着昨天的话题——我们的初次见面。

“你是那么的善言。而我虽然与班上的同学很快成为了朋友,却觉得有隔阂。回想起来,你也好,春原也好,都把自己的内心毫无保留地展现给了我,见面后成为朋友简直是必然的。”

“说春原跟我都很纯真什么的,真恶心啊。”

“一点都没有错。”智代笑着吐槽到。“物以类聚啊。”

“是这样啊?”

“嗯,因为我才从别的学校转来,四处碰壁。这点和你们是一样的。”

这还真是叫人意外呢,因为智代看上去像是与谁都合得来。

“我和朋也,可能都可以体会对方的感受吧。”

这句话听起来更像是自言自语,所以我不能体会背后的含义。但是,此时的智代看上去多少有一点寂寞。为了避开下课的学生,我们离开了走廊。

(more…)

台湾解严20周年

Saturday, July 14th, 2007

1987年7月15日,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宣布,解除台、澎地区长达三十八年的戒严,由此拉开了台湾民主政治的序幕。而吕秀莲、施明德、陈水扁都与美丽岛事件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马英九,则是蒋经国向华盛顿邮报透露解严消息时的翻译。解严之后,台湾的经济真正发展起来,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

关于台湾的戒严,我本人不知道更多详细的信息,不过找到了几个Blog,从几个方面揭示了这场事件。

解严20周年回顾 by 复旦愤青
1990年,台湾的学生发起“三月学运”,李登辉认同学运并宣布修宪及改选国民大会,最终使总统选举得以直选。(几乎同样的时间,为了同样的目的,海峡两岸都发起了学运,但却得到了完全不同的两种结果,从而使得海峡两岸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1996年,台湾首次直选正、副总统。李登辉和连战当选。2000年的第二次直选,由陈水扁和吕秀莲胜出。他们的胜出具有非常重要的历史意义。这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第一个由反对党领袖的身份,以和平的方式通过民主选举轮换上台执政的总统。

一五一十部落 | My1510-解严20年,戒严依旧 by bonnae
A:你刚才提到解严20了,但权贵依然横行、特权依旧嚣张。解严到底解了什么?
B:到前些日子台湾农民党成立为止,在台湾依法登记的政党已经有了128个了;同样媒体发展也是多元化和爆炸式的。可这些表面文章并不足以说明解严20年后的台湾更好了。看看立法院三天两头的群殴;每逢选举变出的花招;公权力执掌者玩弄司法、欺骗人民。自称是解严推手及民主功臣,其心中的民主政治大概也只有此等深度了。只问蓝绿,不分是非的台湾和解严前何其相似。利用“爱台湾”的口号来区隔人民、撕裂族群、挑动省籍,这跟戒严年代滥用“国家安全”的理由来巩固权力中心,不也如出一辙?

VOA News – 台湾解严二十年回顾戒严是非功过
陈锡蕃大使说,解除戒严令并发展完全的民主制度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国际社会对台湾的看法–以及中国对自己的看法。 他说:“当然其他国家可能民主制度更为健全,但是,如果你到中国大陆对人们说‘ 你应该效仿我们台湾,’他们会说,‘算了吧,你们实行民主已经这么久了。’但是现在不需要做任何宣传,他们就能看出不同,无法再用‘你们实行民主已经这么久了’这样的话来打发我们。其实并没有多久!”

台湾解严之后,开始对民主进行尝试。
这20年的尝试是否成功,台湾人自己倒是没有给出肯定的回答。
但是不论怎样批评台湾现今的局势,有一点是肯定的:没有人会愿意再次回到20年前的戒严状态。这个,可以看做民主的魔力。

南富士·面试

Thursday, June 21st, 2007

星期二晚上终于接到了邱博士的电话,在他拐弯抹角了半天之后,我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跟我所担心的差不多,他们不愿意我在那里做毕业论文。于是我一气之下,报了南富士的GMC管理培训

我有预感原来那个实验室不愿意收我,因为在过去的一年里,我表现的简直是太糟糕了。没有哪个老板愿意招一个从来不露面的学生,报应来得如此之快。
不过这片文章重点在南富士的面试。

我本来是要报南富士的日语培训的,没想到到了官网一看,不知怎的就把简历投到GMC项目去了,星期三就打电话过来叫我第二天去面试。于是下面要切入主题了。

到南富士的时候没有迟到,但也不算提前。到了那里就觉得自己输了半截,人家都穿着衬衫和西裤呢,自己比起来岂不是个混混。短暂的等待以后,我们被请进了面试的房间,7~8个人一起面试,深刻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差距。
这个差距很大意义上是由专业造成的。在场的人中,只有我和另外一个学化学的是理学,其他的都是人文社会科学。相比之下人文社科的人就比较会侃,而且参加的社会实践项目也是一抓一把,理学的就只有陪衬的份。我想这个不完全是个人原因的,毕竟如果我们有个专业老师上课天南海北侃侃而谈,总觉得有点不正常。但是如果政治老师不讲一点闲话,那课程一定上不下去。理学的学生注定要呆在实验室严谨工作搞成家里蹲?我还就是不信邪。

第一次面试,感觉非常的失败,不过看到了差距总是会给人曙光。那动画里面不是主角因此就奋发努力打败最终Boss么?
表姐说面试就是靠外表和口才,外貌可能没什么提升的,口才还得多练练,到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谎,估计就差不多了

中国与恐怖主义国家

Friday, June 15th, 2007

6月12日,布什总统在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揭幕仪式上与众议员汤姆·兰托斯(Tom Lantos)握手。(© AP Images) 在Flickr被封锁导致我们不得不使用伊朗同胞提供的插件时,我就在想,离美国在国情咨文中把中国列入恐怖主义国家还有多远。
比想象的可能还要快一点。

他们向所有的人发出了呼声,这些遇难者数不胜数。在共产主义的名义下被杀害的民众如此之多,令人震惊。
我们从来无从了解所有遇难者的姓名,但通过这个神圣的纪念碑,无名的共产主义制度下受难者将被载入史册并被世代缅怀。
[2001年9月11日]袭击我国的恐怖主义分子和激进主义分子同共产主义分子如出一辙。他们推崇刽子手的意识形态,竭力践踏自由,镇压一切不同意见,充满扩张的野心并推行极权主义目标。我们的新的敌人同共产主义分子一样,为推动激进主义目标不惜滥杀无辜。

这座 4.2米高的青铜纪念碑(左上图)建在美国国会大厦(U.S. Capitol)附近,以中国学生在1989年举行抗议活动期间竖立在天安门广场上的”民主女神像”为原型,设想来自历史学家李·爱德华兹(Lee Edwards)和前大使列夫·多布里扬斯基(Lev Dobriansky)。他们花费10多年的时间为纪念碑工程筹集了近100万美元资金。

2009年6月的时候,这里肯定会成为圣地。

新华社发表署名文章进行批驳:

美帝国主义者在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又杀死了多少无辜生命!美国军队入侵加勒比海的海地,入侵中美洲的巴拿马,入侵中东的伊拉克,遭到美国入侵的国家简直不胜枚举,杀害的无辜人民成千上万,其罪恶罄竹难书。

并且建议美国应该把“共产政权受害者纪念碑”立即推倒,改建成“帝国主义受害者纪念碑”。

我说,它怎么可能这么做嘛。想抬杠的话,自己在天安门建一个好了。

智代アフター After2日目.part.3

Thursday, May 31st, 2007

好久没有更新了……这次把2日目更新完。总算是可以松一口气,因为2日目是After篇里第三长的,足足有30K。现在翻译得越来越有感觉了,不知道是换了个辞典变得更好了还是自己的水平有所提升。希望是后者吧。在此感谢丹羽大和同学的协助。

智代以期望的眼神看着我,但是,我却没能回忆起任何事情。仔细听的话,可以听到教室里老师的讲课。我摇摇头。智代却没有改变表情,继续说到:“春原呢,还记得那个家伙吗?”

“春~原~?”

“是啊,记得是姓阳平来着。”

“春原阳平?”

“是你的…好朋友啊。”

我的好朋友。果然还是没有听过的姓名,完全没有任何回忆,但是,至少…“真是白痴的名字啊!”

“是啊,白痴。”智代也很快认同了。“你们两个真是天生一对啊。”

这个不能算是赞扬吧?

“事后想起来,那个家伙是我们的红娘啊。我得感谢春原啊。”

春原在我心中的形象上升了一些。

“我们的邂逅,不能算是很友好的哦。在午休的时候,你和春原出现在我面前要和我挑战。准确说来,是春原要和我挑战,你只是去看热闹的。”

尝试在头脑中整理一下:春原应该是男的,智代是女的。那么挑战的结果,一般说来应该是春原赢了吧?毕竟智代这么瘦小苗条,怎么看上去也不像是很强的样子。

“胜负和你想像的可能有点不一样。春原后来还特地来确认了。”

“确认?”

“嗯,那个家伙特地确认了我是女的。”

“真是乱来。”越来越不能理解春原的想法了,以及当时看热闹的我。

(more…)

一周新闻概览

Thursday, May 31st, 2007

要说的东西有点杂,实在想不出什么好题目,只有用这种通俗的大众化题目凑数。

首先是肉价上涨,其实这事对我这种不知柴米油盐为何物的人影响真的不大。但是毕竟猪年没有猪肉吃还是很可怜的,我们又不都是穆斯林兄弟。唯一记得的影响就是委员有天跟我抱怨,说他本来想自己烧饭的,一看肉价就放弃了这个打算。后勤集团大概又在跟学校里面嚷嚷着要涨价,不过湖北省已经发文件说大学里面不得随便涨价。

一周前股票红红火火的,低收入者都已经参与其中,经常在学校里面也可以听到学生议论股市。不过股市终究不是吹起来的,在昨日印花税上调200%之后,果然大跌了6%。我就说要跌的嘛,而且这么一点肯定还不够!小道消息说台海局势最近也是很紧张,解放军正在加紧备战。所以各位股民小心哦。

“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要求全面查缴《死亡笔记》等恐怖类非法出版物。哼哼,再以传播不良文化之类的理由查禁《海贼王》,三大民工动画就只剩我看的《死神》了。玩笑玩笑……不过“扫黄打非”工作小组还真是有够无聊的。他查他的,汉化组倒是没有停止过发布。

厦门要建高危化工厂,全市人民以传递短信方式抗议。据《瞭望东方周刊》报道百名政协委员联名上书,没有用;六名院士也阻拦不了。厦门市委书记何立峰在一个小型会议上表示,要求“统一思想认识,委员提他们的,我们不理睬,要抓紧速度干”。本来还有成为第二个浣熊市的潜力,结果厦门市政府终于迫于压力决定缓建。有人在感叹庶民的胜利,我倒是想感叹政府为什么这么无聊,非要跟庶民抗争呢?这样一个胜利,如果一开始就不存在抗争不是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