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学生’

序·为什么不要出生在这个年代

Sunday, April 18th, 2010

孩子,我打出这段文字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不仅如此,甚至连你母亲在地球的哪个角落都还是个未知数。但是我在这个时候,特地给你写下这些文字,是想让你明白,你父亲希望你虽然不必身处这样荒唐的时代,但要了解这个时代。惟有这样,才能保证历史不会重演,苦难不会再次降临到大众的身上。

从历史来看,现在并不算是独一无二的时期,中国漫长的历史中,社会变乱数不胜数,但对于一个普通的人,生命仅仅几十年,青春不过二三十年。这样的时期就是独一无二的:一生只能遇到一次,如果可以希望的话,子孙再也不要经历了。

丝毫不带吹嘘的说,你父亲当年选择留在中国,原因之一就是预见到了这个时期的到来,并且希望亲身目睹和体验到这个时代的漩涡:社会矛盾已经接近全面爆发的边缘。就像一个肥皂泡,越是快破裂的时候上面的花纹越是流转得快,越是光怪陆离。

因此,接下来我准备和你讲的事情,对你来说是历史,对我来说却是正在发生的。也许你很难相信这些事情真的发生过,没关系,即使是你父亲,在两年前也并不相信所有这些事情是真的。但是近两年来,我的心理承受能力一次一次被提高,社会的底线一次一次被降低。甚至,已经产生些见怪不怪的麻木。

要记住这个时代。

你问我既然这个时代这么独一无二,既然我煞费苦心让你了解这个时代,为什么不早点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让你也身处漩涡之中。

孩子,这个时代生存十分艰难。尤其是对于一个初生的孩子。我有的时候甚至觉得作为一个父母把自己的孩子生在这个时代是不负责任的。当然这个想法只用来自律,倒没有责怪我的父母或是其他刚做父母的人。
盲人歌手周云蓬有一首歌叫做《中国孩子》,他列举了种种做中国人的孩子的艰难之处。如此短视而不顾后代的生存条件,虽然恶毒但却不夸张的说,中国人活该断子绝孙。

作为一个初生的婴儿,你首先可能因为奶粉中含有三聚氰胺而换上肾结石。为什么奶粉中会含有这种工业原料?官方的调查并没有给出一个让人信服的答案。不过这也早在意料之中:因为三鹿奶粉含有三聚氰胺这个事情,官方在北京奥运会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但是为了保持奥运会的良好氛围,保持奥运会的高关注度,官方一直隐瞒着,甚至在官方控制的媒体上制作节目宣传三鹿的品质优良。事情曝光之后,人们才知道原来牛奶是不能喝的。有人去过接受患婴的医院,说那景象简直是恶梦,婴儿无休止的哭泣环绕在四周,还有哭到没有泪水的家长。虽然官方的调查没有明确结果,民间的调查倒是有不少收获。首先是发现了中国科学院的一篇论文讨论如何提升奶粉品质:用三聚氰胺提升氮含量,进而在检测中提升蛋白质的数值。然后对三聚氰胺实际的研究表明这个东西几乎不溶于水,因此大量加入原奶几乎不可能不被发现。而且三鹿的高层又很明显与所在地石家庄市的市委领导有猫腻。所以有人戏称这是国家让中国人民的腰杆硬起来,但是对于受害者和家人而言,这个笑话未免太残酷了。在事发之后国家又做了些什么呢?承诺免费医治、检查,承诺会有赔偿。然而事实是我还是听到很多家庭因为治疗婴儿倾家荡产,并且承诺的赔偿,到最后居然只有几千元,而且还得听话才拿得到。颇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不到半年之后,就又有奶粉被检查出含有三聚氰胺。从这里也能看出官方的态度。

有一位家长的长子因为三聚氰胺死去了,而次子,却是被疫苗弄成了残疾。很难相信一个省的卫生局会将疫苗放在常温保存,然后给该省的孩子注射。天哪,他们真的不是731部队在做人体实验吗?

更多的孩子,则是死于教室中。2008年四川大地震,无数教学楼瞬间倒塌成粉末,政府大楼却鲜见有垮塌。有人追溯历史,发现民国时期有那么一位省主席,他说如果县长的办公大楼如果比当地学校要好,则县长就地处决。如今真是今非昔比。绵阳市委书记,在地震后为了阻止家长们上访而下跪,曾答应一定会给个说法。但是不仅没有任何说法,而且由于在地震中突出表现,他还得到了升职。在地震之后,首先告诉公众学生死亡最严重的谭作人以泄漏国家机密罪被捕,艾未未多次要求当局提供死亡学生名单未果,深入灾区调查名单反遭阻挠和殴打。在那之后政府曾答应对全国的学校建筑统一检测,但最近的青海地震中倒塌的不少学校就是上次检测中被定为优良的。幸而,发生在凌晨的地震真的不应该用幸运来形容,当时很多学校还没有开始上课。

这只是千千万危险当中的一部分,即使从这些灾难中幸存下来,还有畸形的教育制度在前方等着你。关于这些,以后我再慢慢解释。

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出生在这个时代了。

学生会直选

Wednesday, June 17th, 2009

星期天在中山大学听了一场TED讲座,结束以后跟着佐拉和柠檬参加讲座组织者的聚餐。
过程中听到了一个事情。
中山大学的校领导试图推动学生会主席的直选,却遭到学生反对,最后以失败告终。
在座的中大学生都一致反对学生会直选,认为是“浪费时间”,反正“学生会也没什么实际权力”,“校长不过是在作秀”。

值得注意的是,参加这次聚餐的,是组织这次TED中国活动的学生。
他们的思考和行动能力,绝对不是某些人形容的书呆子或是被中共洗脑的大学生那样受到限制和扭曲。

我于是跟他们说,学生会之所以被架空、尸位素餐,也许并不是由老师指派干部的原因,而是结果。
因为学生会没有作为,而放弃直选的权利,则直接消除了学生会能够做任何实事的可能。

他们说,没有用,学生会在学校中的地位决定了它永远没有实权,只能作为团委的附庸。
他们又举例说香港的学生会,由于是在香港政府直接注册,所以完全独立于学校体制。关于这点,我并不知道是否属实。

但是我跟他们举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例子。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是三权分立中实权最少的一个,既没有军队和行政权力,又没有掌握财政的权力。他们只能判断对错,然而执行,却要依赖行政的强制力。罗斯福跟最高法院就闹僵过,几乎就把后者的判决视若无睹。
但是在更多的时候,最高法院却能够维护自己的绝对权威。
你要知道,大法官甚至不是民选的!

直选本身,是作为一种赋予权力的仪式。
因此,我有理由相信直选出的学生会会长和以往的会有很大的不同。
遗憾的是,已经没有验证这种观点的条件了。

大学生村官?

Wednesday, April 1st, 2009

昨天晚上听NPR World Story,正巧讲中国的大学生村官的事情。

故事中的大二女生以高票当选村长,还拿出自家10多万元为村里修了一条路,并且还承诺了10项工程,其中包括新建红枣加工工厂和让每家每户通上自来水。
其中一位村民这样告诉记者:在白一彤来之前,我们进行了5次选举,但是没有候选人能获得大多数投票,也没有人能够实现自己的承诺。他们仅仅是被个人利益驱动。但是白一彤不一样,她甚至拿出自己的钱帮助我们。

在听到这个故事以后,我十分激动,禁不住在twitter上写下:突然觉得,也许让大学生当村官是极佳的改变中国现状的举措,或许能够就此开启民主自由的大门

但是你应该猜到了,仅仅是这样的话,我没有必要写下这篇文章,更没有必要在愚人节这天写下。
第二天早上,一位朋友发给我一个链接,转载联合报的报道,标题为《学生村长告诫村民:采访不许说我坏话》

这篇文章向我展示了一个年轻却老练的政客形象。
而且,她的当选也得归功于当地雄厚的白氏家族势力
更让人惊讶的是,她父亲还聘请一位大学女生日夜陪伴白一彤,为她提包、解闷,并照顾生活起居

我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一样被人玩弄了。

这个事情也让我联想起武汉某小学竞选班长,之后还被BBC拍成纪录片的故事。
谁来告诉我,这个民族究竟还有没有救?

致亲爱的同学们

Monday, January 7th, 2008

最近晚上经常做梦,梦的内容都有些相似。
有时候是小学的同学+初中的老师+高中的教室,有时候是小学的教室+初中的同学+高中的试卷。

在梦里,我可以感觉到阳光穿过高中那扇大窗户晒在身上的暖意,闻到刚印好的试卷的油墨香。
在我的教育生涯将要结束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这些美丽的回忆。

在梦里,我再一次看到你们微笑的脸,也许是被老师表扬了,也许是刚解出了难题,也许是今天没有数学作业。你们的笑容纯真而幸福。

这是一个被称为学校的世界,这里的人际关系很单纯,这里的竞争机制很简单。
校长的女儿并不会让她在平时的考试中多上10分。
我们笑着,学习着,玩乐着,因为这里是乌托邦。

你们之中的一些,会在国内外的学府继续深造。请珍惜这样的机会吧!
虽然研究生已经接近社会人,但象牙塔还是阻挡了一部分暗流。

而我,将伪装自己,脸上挂着廉价的笑容。

求职半程总结

Friday, November 2nd, 2007

虽然一直觉得“需要写个总结了啊”之类的,但总是以各种各样的理由而尽量往后推。
不愿意承认自己一个月以来的失败是一个重要原因。
事实上很失败,差一点就到人间失格的地步了。

最早投的一个是宝洁,也是我一直叫着要进去的公司。当然我自己也知道进去的机会很渺茫,但是自己总不能不给自己信心。
宝洁有个在线的领导能力测试,我十分诚恳的回答了那些问题之后,某日收到了见面会的通知。那天大致的情况我也有提过,现在回忆一下和那个面试官谈的几个问题:1.项目经历,2.专业状况,3.高考成绩。项目经历是我的软肋,因为没什么像样的经历,也没办法信口胡说,只知道当时那个面试官似乎对此很不满意。因为并没有等我说完,他就要我停止,问下一个问题了。他看到我的英语考试成绩以后,似乎有点兴趣,于是专门问了一下专业的情况。后来又问了一下高考的成绩,还问是不是可以上清华。我只好说清华还差10来分。 于是他就结束了这次谈话,最后给我的一句评价是:感谢你的诚实。我当时就有不好的感觉,果然就没有进英才见面会。

虽然我投了好几家公司,也只有宝洁是还算有经历可谈的。其他的公司都无一例外地在筛选简历阶段就惨遭淘汰,让我苦苦等着初试通知。

继续看这个废材怎么被人涮

五校联合招聘会

Saturday, October 27th, 2007

今天五校联合招聘会在武大举行,鉴于武大学生可以凭学生证免费入场,我就和市长进去看了看。那种人山人海架势,我上一次见到还是高考咨询的时候。

完全不会让人感兴趣的公司,完全不对口的专业,都促使我尽早离开了那里。
回来看到山水上面有人放言说“武大人根本不需要去那种地方”。
这种自信虽然是成功的基础,但是武大确实也有我这样没好公司要的学生。
好公司不要我,差公司不想去,就算想去也要看人家愿不愿意收。

有人说这世上万事都会有出路,我的出路在哪里?我还在苦苦地寻找。

月亮,西安和小镜

Wednesday, September 26th, 2007

IMG_6391

日期 时间 安排 门票
28 上午 找住房,休息  
28 下午 钟鼓楼 30
28 晚上 逛街  
29 上午 华清池 40
20 中午 华清池门口吃饭  
29 下午 秦陵,兵马俑 40+50
29 晚上 继续逛街  
30 全天 大唐芙蓉园 68+80
1 上午 碑林 30
1 中午 陕博 35
1 下午 大雁塔 35
1 晚上 大雁塔广场喷泉  
2 上午 城墙 40+20

除了兵马俑,这里写的其他门票都是全票,到时候学生票会有优惠。
制作了一个PDF,包含相关的一些资料。


小镜以压倒的票数继续在2007萌战中晋级。

UF student tasered at Kerry forum

Thursday, September 20th, 2007

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一位学生因为打断了参议院候选人的演讲而遭到警察电击。

虽然这位学生很快就被释放,但已经连续两天爆发游行示威。

和谐无处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