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的历史和文化

IMG_6411

成语晨钟暮鼓里面提到的钟楼。这个照片是在鼓楼上面拍摄的。

我在西安没有感觉到是在异乡。
不像北京,我站在人行天桥上看着来往的汽车和鳞次栉比的高楼,深深的觉得自己已经离开了家。
西安不是这样的,一样的街道一样的楼房,一样在建设中。
我们住的纬一街,刚住下的两天还跑着车呢,走的时候已经封闭起来修地铁了。

但是西安也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这里人的服务观点很淡薄。在餐馆里如果你不去叫服务员,没有人去管你为什么坐在那里。
在国庆之前,这里大街小巷的路边店面已经插上了国旗。奥运的标记也是满街都是。

究其原因,我觉得可能要从西安的历史说起。
西安不仅仅是十三朝古都,更为重要的是,在这些朝代中,很大一段时间中国在世界上处于绝对的领先地位。作为西安人,自然可以把这种自豪感,从2000多年前带到现在。
你没法去责备西安人,他们有长安大学却没有西安大学。因为长安这这名字在历史上更有分量。
一如有些日本人,喜欢把东京大学叫做帝国大学——日本二战战败之前用过的名字。

西安如果要发展,面临的问题和武汉几乎一样,旧的秩序已经过时了,新的秩序还没有建立。
如果尽快走出这样一个转变期,恰当的处理历史和现代的关系,一定能够做得更好。

WordPress插件乱码的解决方案

虽然很多文章告诉你要把MySQL的字符集与连接校对都改为UTF-8,但是你有没有注意到,许多插件在创建它们自己数据表的时候,仍然使用的是latin1_swedish_ci,该说瑞典人真是太阴险了吧!

如果你用过那个酷酷的Live插件,或是Twitter Tools,或是WP-PostRatings,你就会发现所有的中文要么显示不出来,要么都是问号。
到phpMyAdmin里面去把数据表的编码改为UTF-8吧,汉字就都会出来了。(以前的问号还是问号……)
特别是我这种懒得写英文Slug的人,看见一堆问号根本不知道是那篇文章啊!

PS:所有仅仅订阅了Feed的读者请到首页来看看 ,我相信边栏新增的语录这一项会有不少人欢迎的。现在数据库里有20多条,随机显示。基本上来自于禁书《历史的先声》,a.k.a 《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想要看全可是得狠狠的刷新多次哦!只要不被GFW抓到就好……
PS2:不能用WLW添加Tag真是叫我恼火!Simple Tagging,你要赶快更新啊!

从EVA看日本动画的后现代现象

本文是《后现代主义,它的历史和它的文字》课程的论文。
如果老师看到了,请不要把我的文章评定为抄袭……

EVA的正式中文译名是《新世纪福音战士》,是日本GAINAX在1995年制作的一部动画片。自1995年于东京电视台上映之后,EVA也在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意大利、德国、法国、葡萄牙、波兰、芬兰、俄罗斯、智利、印尼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播放。EVA是日本动画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是它开启了日本动画的心理分析的先河,它的剧情模式也被后来的动画所不断模仿,可以说EVA之后的日本动画几乎没有一部没有借鉴EVA。因此研究EVA,就可以从整体上把握新世纪日本动画的走向。剧情详细的情况对于日本动画爱好者来说肯定是如数家珍,对于没有接触过的人,却只有真正看过才会理解。如果说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么可以说一千个读者至少有三千个EVA。由于本文着重从电视版最后两集(25~26集)探讨EVA的后现代现象,而且后两集几乎自成一章,因此即使不熟悉前面的故事也不会造成太大障碍。本文仅在必要的时候稍微提及背景知识,并不会过多涉及。由于后现代主义是反对理性分析的,因此,对后现代作品进行理性分析是反后现代的做法,所以本文对EVA的后现代现象只是解构而不能分析。换句话说,本文只能列举后现代现象及其效果,并不能探讨其成因。

第25集由“人类补完计划”展开,完全颠覆前面24集的机械战斗内容,转而进行内心分析,分别从碇真嗣、明日香、绫波零内心独白展开。碇真嗣是一个幼年内心受到创伤,被寄养在亲戚家的自闭少年。在被问到为什么驾驶EVA的时候,他自白到是为了大家,是大家希望他驾驶EVA,他只不过想做一个听话的好孩子而已。明日香却跳出来指责他只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不再孤独,为了维持与别人依赖的关系,期待着别人给与幸福。在明日香不断的指责下,碇真嗣没有反驳,反而似乎是被催眠般的接受了明日香的观点。绫波零则由于是人工灵魂,而不能像一般人类一样认识到自我这个概念,同时也不能体会到一般人类的死亡和恐惧等感情,因此期待着终结。但是,又由于她与碇真嗣父亲的羁绊,使得她开始害怕这种终结。在这一集中,大篇幅的使用了黑底白字产生强烈对比,也用静止的舞台形式审问人物内心。一方面据说是由于后期制作资金所剩无几,另一方面也打破了传统动画连续动作的概念,几乎是以幻灯片+台词的方式进行着剧情。

第26集继续着“人类补完计划”,却完全是从碇真嗣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展开。虽然是碇真嗣的内心,所有审问的声音却是他人,自己内心的他人,他人也在自己的内心寻求着问题的答案。因为不知道生存的目的而讨厌着自己,而逃避着一切。只有在驾驶着EVA的时候才能找到自己。因为一个人孤独而希望与他人在一起,因为怕被讨厌而害怕与他人在一起。而后对于“我”和“自由”的讨论更是深刻。由不同形象的碇真嗣总结出那个被称为碇真嗣的自我。我的东西,我的一部分,不过是以我的意识联系着的东西。感觉到是“我”的这个东西,便是自我。我不过是自己。而自由的世界,除了自己什么都不存在的世界,是如此的令人恐惧与不安。因为不存在他人他物,没有办法通过他人认识自己,自己的形象也开始模糊。虽然什么都可以去做,却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于是放弃一部分自由,有了天与地的差别,可以站在地上左右走动,因为站在地上而安心。动画又通过展示一个没有纷争的理想世界,来阐述世界的多种可能性,说明自我也是由别人创造的东西。如果世界不一样,那么自我也会不同。因此,所谓的我,只是现在的自我,是完整的自我的一部分。碇真嗣终于认识到即使不驾驶EVA,自己也可以存在。这里便是补完的终结。

这里必须提出,EVA在此电视剧版后又出了3部电影版,其中有一部也被称为真·25~26集。应该说是从客观世界讲述了人类补完时候的故事,与电视剧的内心世界相互辉映。

EVA之后,也有《灰羽联盟》、《虫师》等动画以其他的方式进行了后现代的尝试,但影响力均不及EVA。

台湾解严20周年

1987年7月15日,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宣布,解除台、澎地区长达三十八年的戒严,由此拉开了台湾民主政治的序幕。而吕秀莲、施明德、陈水扁都与美丽岛事件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马英九,则是蒋经国向华盛顿邮报透露解严消息时的翻译。解严之后,台湾的经济真正发展起来,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

关于台湾的戒严,我本人不知道更多详细的信息,不过找到了几个Blog,从几个方面揭示了这场事件。

解严20周年回顾 by 复旦愤青
1990年,台湾的学生发起“三月学运”,李登辉认同学运并宣布修宪及改选国民大会,最终使总统选举得以直选。(几乎同样的时间,为了同样的目的,海峡两岸都发起了学运,但却得到了完全不同的两种结果,从而使得海峡两岸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1996年,台湾首次直选正、副总统。李登辉和连战当选。2000年的第二次直选,由陈水扁和吕秀莲胜出。他们的胜出具有非常重要的历史意义。这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第一个由反对党领袖的身份,以和平的方式通过民主选举轮换上台执政的总统。

一五一十部落 | My1510-解严20年,戒严依旧 by bonnae
A:你刚才提到解严20了,但权贵依然横行、特权依旧嚣张。解严到底解了什么?
B:到前些日子台湾农民党成立为止,在台湾依法登记的政党已经有了128个了;同样媒体发展也是多元化和爆炸式的。可这些表面文章并不足以说明解严20年后的台湾更好了。看看立法院三天两头的群殴;每逢选举变出的花招;公权力执掌者玩弄司法、欺骗人民。自称是解严推手及民主功臣,其心中的民主政治大概也只有此等深度了。只问蓝绿,不分是非的台湾和解严前何其相似。利用“爱台湾”的口号来区隔人民、撕裂族群、挑动省籍,这跟戒严年代滥用“国家安全”的理由来巩固权力中心,不也如出一辙?

VOA News – 台湾解严二十年回顾戒严是非功过
陈锡蕃大使说,解除戒严令并发展完全的民主制度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国际社会对台湾的看法–以及中国对自己的看法。 他说:“当然其他国家可能民主制度更为健全,但是,如果你到中国大陆对人们说‘ 你应该效仿我们台湾,’他们会说,‘算了吧,你们实行民主已经这么久了。’但是现在不需要做任何宣传,他们就能看出不同,无法再用‘你们实行民主已经这么久了’这样的话来打发我们。其实并没有多久!”

台湾解严之后,开始对民主进行尝试。
这20年的尝试是否成功,台湾人自己倒是没有给出肯定的回答。
但是不论怎样批评台湾现今的局势,有一点是肯定的:没有人会愿意再次回到20年前的戒严状态。这个,可以看做民主的魔力。

中国与恐怖主义国家

6月12日,布什总统在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揭幕仪式上与众议员汤姆·兰托斯(Tom Lantos)握手。(© AP Images) 在Flickr被封锁导致我们不得不使用伊朗同胞提供的插件时,我就在想,离美国在国情咨文中把中国列入恐怖主义国家还有多远。
比想象的可能还要快一点。

他们向所有的人发出了呼声,这些遇难者数不胜数。在共产主义的名义下被杀害的民众如此之多,令人震惊。
我们从来无从了解所有遇难者的姓名,但通过这个神圣的纪念碑,无名的共产主义制度下受难者将被载入史册并被世代缅怀。
[2001年9月11日]袭击我国的恐怖主义分子和激进主义分子同共产主义分子如出一辙。他们推崇刽子手的意识形态,竭力践踏自由,镇压一切不同意见,充满扩张的野心并推行极权主义目标。我们的新的敌人同共产主义分子一样,为推动激进主义目标不惜滥杀无辜。

这座 4.2米高的青铜纪念碑(左上图)建在美国国会大厦(U.S. Capitol)附近,以中国学生在1989年举行抗议活动期间竖立在天安门广场上的”民主女神像”为原型,设想来自历史学家李·爱德华兹(Lee Edwards)和前大使列夫·多布里扬斯基(Lev Dobriansky)。他们花费10多年的时间为纪念碑工程筹集了近100万美元资金。

2009年6月的时候,这里肯定会成为圣地。

新华社发表署名文章进行批驳:

美帝国主义者在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又杀死了多少无辜生命!美国军队入侵加勒比海的海地,入侵中美洲的巴拿马,入侵中东的伊拉克,遭到美国入侵的国家简直不胜枚举,杀害的无辜人民成千上万,其罪恶罄竹难书。

并且建议美国应该把“共产政权受害者纪念碑”立即推倒,改建成“帝国主义受害者纪念碑”。

我说,它怎么可能这么做嘛。想抬杠的话,自己在天安门建一个好了。

Safari for Windows

Jobs最后照例来了一个 But one more thing ,结果却是 Safari for Windows 。
这大概是历史上最差的一个惊喜了。

不仅浏览器极不稳定,更重要的是竟然不支持中文网页。
Realazy找到了使中文显示正确的条件:

  • 编码为UTF-8
  • 网页指定字体为黑体,并且浏览者安装了该字体

而他自己正好满足这样的条件,所以他可能是世界上唯一能够在当前版本的Safari 3 on Windows正确显示的中文网站?
但是当我准备在他Blog留言恭喜他的时候,Safari崩溃了。

Jobs还要多加努力啊!

当女生遇上英语考试

当前天收到Reed的短信的时候,我回忆起的是两年前,几乎差不多的时候,yigiyigi几乎同样的举动,而那一次,是她考完六级。
决定写这篇文章前我犹豫了很久,因为我并不知道会由此得到什么结果。但是我不想隐匿,这两年所有的感情。所以我的文字现在在这里,而且我已做好准备迎接由此带来的所有结果,不论是好还是坏,我不愿再觉得后悔。

是不是应该先从两年前的故事说起呢?那些本来应该在Blog上面的故事,却因为我自己的原因而几乎完全的没有提及。自己都没有办法去回顾两年前的事情,又凭什么去要求其他人正视18年前或是更早的历史?
所以我现在给出这个答案,尽管等待这个答案的人早已不再。当时我为什么没有接受,除了曾经提到的原因外,还有这样一点,我不愿意被无视。我不愿只在她开心的时候陪她笑,我还希望在她难过的时候也陪她哭,在她烦恼的时候陪她烦恼。
我不愿意被人看成是负担,有空的时候可以陪我玩玩,有难的时候就把我仍在一边。我不是路边花坛里的花或是沙发上的玩偶,如果你有困难,我不愿意在一边干看着。我也有点尊严好不好?你这样难道是认为我没您水准高帮不上忙,还是说这个家伙手脚笨拙尽惹麻烦?
您不愿麻烦我,我也乐得清静。

当时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现在洪山广场的喷泉倒是比上次的烟花好看呢。

您在拐弯抹角的约我出去玩么?GRE试卷没有做完就给您精神刺激这么大么?
我虽然长得蛮挫,也不愿意跟尹志平混成一样的小人:在别人有麻烦的时候偷偷摸摸的沾点小便宜。

什么时候平静下来了我会陪你玩的,毕竟,我两年来不就是在等这个机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