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起诉华为敲诈和窃取商业机密

不是说好了签约了就放过华为吗?😂

在周四新公布的一份联邦起诉书中,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 简称:华为)及其两家美国子公司被控共谋敲诈和合谋窃取商业机密,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与这家中国通信设备公司之间的纷争由此又多出一条战线。

上述新指控加大了华为面临的来自美方的压力,特朗普政府官员正试图说服盟友们将这家通信设备巨头排除在他们的下一代移动网络之外,理由是存在国家安全担忧。美国长期以来一直表示,华为可能会受到北京方面的胁迫,使用其设备对外国网络进行监视或干扰,但华为对此予以否认。

上述提交给纽约布鲁克林联邦法院的新起诉书以美国2019年1月的指控为基础,华为当时被指控存在财务欺诈行为并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布鲁克林的联邦检察官表示,新的指控涉及华为及其在美国和中国的子公司长达数十年的窃取知识产权的努力,其中包括从六家美国科技公司窃取知识产权。

这些指控与《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去年一篇文章中记载的思科系统(Cisco Systems Inc., CSCO, 简称﹕思科)、T-Mobile US Inc. (TMUS)、摩托罗拉(Motorola Inc.)以及其他公司的一系列指控密切相关。

检方称,华为的这些努力是成功的,并导致该公司获得了有关机器人、蜂窝天线技术和互联网路由器源代码的非公开知识产权。检方称,这些盗窃行为使得该公司得以削减成本,减少研发延迟,从而获得了不公平的竞争优势。

Source: 美国起诉华为敲诈和窃取商业机密 – 华尔街日报

政府支持铺就华为全球崛起之路

文章后面列出了华为收到补贴的几个具体案例,有理有据。
不过,这个时候在WSJ爆出华为的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王公公的腰子啊。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根据对华为所获拨款、信贷融通、税项减免以及其他财政扶持的评估,首次详细揭示了华为从一家鲜为人知的电话交换机供应商成长为全球第一大通信设备公司的过程中,如何从中国政府获得了多达750亿美元的财政支持。一些分析师和客户表示,这有助于华为提供慷慨的融资条款以及比竞争对手低30%左右的价格。

华为正努力在全球范围内建设下一代5G电信网络。虽然向重点企业或行业提供财政支持在不少国家都很常见,但中国政府对华为的支持是令华为与政府间关系遭到质疑的众多因素之一,这些支持包括始于25年前的税项减免措施。

美国国会一个负责评估美中关系的委员会的成员Michael Wessel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华为有商业利益,但这些利益得到了中国政府的大力支持。”美国已提出关切称,如果北京方面要求华为提供网络数据,那么使用华为的设备可能带来安全风险。华为表示,该公司绝不会将此类数据提交给中国政府。

《华尔街日报》通过检阅发现,援助中的最大一部分(约460亿美元)来自贷款、信贷额度及国有银行的其他援助。由于政府为推动科技行业发展采取了激励措施,该公司在2008年至2018年间节省税费高达250亿美元。其他援助方面,该公司还获得了16亿美元的补助和20亿美元的土地折价。

华为在一份声明中称,获得过少量非物质性补助以支持其研发。该公司称这样的情况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该公司指出,其他公司也享有华为获得的大部分支持,例如对科技行业的税收减免。

《华尔街日报》在研究中使用的是现有的公共记录,包括公司报表和土地注册文件等。《华尔街日报》还与补贴分析师验证了本报所用的方法,当中包括威奇塔州立大学(Wichita State University)教授Usha Haley以及Good Jobs First。后者是位于华盛顿特区的一个组织,该组织对一些税收减免政策持批评意见,其提供的补贴数据被外界广泛征询。

Source: 政府支持铺就华为全球崛起之路 – 华尔街日报

美国政府就华为诉讼展开反击

好像除了川普和习近平,两边的官员都不愿意达成协议呢。

在回应华为的诉讼时,美国反驳了该公司关于《国防授权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简称NDAA)中针对华为的条款是违宪的观点。美国表示,有充分理由限制华为的业务,并提及多年来美国政府对该公司电信设备安全性的担忧。

这份周三提交美国法院的文件称,考虑到多年来的分析和政府此前不断采取的行动,上述NDAA举措是合乎逻辑的下一步骤。美国正在寻求法院不受理该诉讼或迅速作出对其有利的裁决。

文件还表示,华为未能充分解决俄罗斯网络安全公司卡巴斯基实验室(Kaspersky Lab)曾发起的类似但未获成功的法律挑战。卡巴斯基实验室也是美国限制的目标。

华为发言人没有立即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分析人士称,虽然华为积极挑战NDAA,但对华为来说,美国商务部将其列入黑名单,要求向华为供应美国技术的公司首先获得许可,这一行动对华为的生存威胁更大。特朗普此前在日本大阪表示,美国将取消对华为获得美国技术的部分限制,作为与北京达成更广泛贸易协议的一部分。

但这份“赦令”缺乏细节,特朗普表示,美国将很快就如何处理华为问题召开会议。知情人士向《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透露,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已经在研究收窄对华为的出口限制的范围,重点关注用于“阻塞点”(Chokepoints)的美国技术,华为的技术可以在这些“阻塞点”控制无线网络。

Source: 美国政府就华为诉讼展开反击 – 华尔街日报

华为崛起之路伴随着剽窃与不正当竞争指控

说要你辞职就真的会解雇你,老诚信了。

华为加州分部的软件架构师Jesse Hong在一场诉讼中表示,他的上司在2017年11月命令他使用虚假公司名称注册,以参加Facebook Inc. (FB)组织的一个行业会议。该社交媒体巨头曾邀请其他公司参加一个电信基础设施项目会议,邀请名单中并没有华为。该诉讼已于4月份保密和解。

Hong称,他拒绝执行这一指令,导致他的上司发出一连串的辱骂和威胁:如果你不同意,那你现在就辞职。

在Hong表示拒绝之后,华为解雇了他。华为称是本着诚信原则做出这一决定的。

Source: 华为崛起之路伴随着剽窃与不正当竞争指控 – 华尔街日报

华为禁令拉下中美科技冷战的数字铁幕

真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不要忘记是谁先将自己的互联网隔离在世界之外的。

顺便讲一个不是笑话的笑话,异曲同工:工信部新闻发言人、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21日在国新办发布会上回应谷歌暂停华为部分业务时说,关于华为与外国企业的合作,工信部坚定不移地支持;希望世界各国能够提供一个公平、合理的环境,支持企业在当地国以及与其他国家企业合作。

chernobyl quote

尽管中国有着严格的审查制度,但更为强硬的美国立场正在关闭美中之间交流想法和做生意的许多方式。这些大门的关闭不仅会对科技行业造成深远影响,也会影响世界使用及理解未来设备与服务的方式。

中国的审查制度和对公民数字生活的严格控制已经有效隔离了世界五分之一的网民,导致出现了不知“谷歌一下”或订阅YouTube频道是何含义的一代人。

美国咄咄逼人的新姿态只会加快这一过程,开启这样一个可能,即有一天,中国人只能使用本土生产的芯片和软件驱动的手机和设备。所有这一切正在以令许多中国人震惊的速度发生。

Source: 华为禁令拉下中美科技冷战的数字铁幕 – 纽约时报中文网

美国电信禁令剑指华为和中兴通讯

让我感到惊讶的是,这篇文章把中国和中共分得好清楚。
而且我还去看了英文原文,也是分得清清楚楚的。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周三签署了一项行政令,将禁止美国企业使用外国对手提供的电信网络设备和服务。此举剑指中国电信企业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763.HK, ZTCOY, 简称﹕中兴通讯),令安全和贸易紧张局势升级。

这项行政令未提及任何国家或公司的名字,而是赋予美国商务部长禁止从某些公司进口设备或服务的权限,只要这些公司和海外政府关系紧密、而且可能利用其设备来监控或扰乱美国电信或其他基础设施。

美国国家安全官员已认定中国公司构成此类威胁,因根据中共的规定,这些公司必须遵从中国政府的命令。

Source: 美国电信禁令剑指华为和中兴通讯 – 华尔街日报

美国拟加速推进5G网络部署,与中国一较高下

5G会是新世纪的星球大战计划吗?

特朗普表示:“5G竞赛是一场美国必须赢的竞赛,也是一场我们会赢的竞赛。”

人们认为,5G标志着无线通信技术向前迈出了一大步,不仅能够大幅提高信息的传输速度,还有望促进自动驾驶汽车、互联或“智慧”城市及工厂和家庭联网设备等应用的发展。

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简称FCC)主席Ajit Pai今年早些时候称,美国无线企业在5G的部分领域已取得初步领先优势。无线通信公司也通过宣布首批对5G技术的投资传达出同样的信息。例如,到今年年底,预计美国企业将对逾90个5G试点网络设施进行测试。

但许多专家称,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等中国公司在制定5G工程标准方面正发挥主导作用,这些标准将确定未来的网络如何运行。

Source: 美国拟加速推进5G网络部署,与中国一较高下 – 华尔街日报

华为起诉美国政府 称国防授权法案部分条款违宪

Good luck with the lawsuit !

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表示:“第889条是建立在众多错误、未经证实和未经验证的主张的基础上的。法案里的假设是不符合事实的,华为并不为中国政府所有,也不受其控制。此外,华为拥有良好的安全记录和机制,迄今为止,美国没有提供任何有关安全问题的证据。”

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还指责,美国政府入侵华为服务器,盗窃华为内部邮件和源代码,即便如此,多年以来,美方仍无法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华为构成网络安全威胁。2014年,《纽约时报》曾援引“斯诺登文件”披露,美国国家安全局最早从2007年起就设立了一个项目,寻找华为与中国军队之间的联系,但在进入华为服务器并收集了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信息之后,他们依然没有找到相关证据。

“美国国会通过立法惩罚华为,且从未展示支持这些限制条款的证据,因此,华为不得不决定通过法律行动予以回应。”郭平表示。

Source: 华为起诉美国政府 称国防授权法案部分条款违宪_公司频道_财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