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集团计划撤销对流亡商人郭文贵的诽谤诉讼

为啥撤诉啊,继续告啊,再判他100亿。

海航的律师在周一提交给纽约州法院的文件中表示,郭文贵的言论“现已不受公众关注”,且该公司已得出结论,即起诉会毫无必要地分散该公司对关键业务优先事项的注意力,包括出售非核心资产和降低债务负担。海航于2017年8月提起这项诉讼,其律师已要求法官批准撤销该诉讼的动议。

在当时,郭文贵抛出的未经证实的爆炸性说法令海航头疼不已,该公司当时正在美国和其他地区疯狂收购,吃进了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 DB)和希尔顿(Hilton)连锁酒店等公司的大量股份。贷款人开始对海航所有权提出质疑,一些机构停止承销海航交易。其美国并购交易也受到了监管机构和国会议员的更严格审查。

海航表示,王岐山及其侄子都不是海航的秘密股东,并披露了所谓的真正所有权结构,其中包括两个大型慈善组织,共持有海航集团约52%股份。但这种结构引发了更多关于其所有权的疑问。

出于对所有权的担忧,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叫停了为海航旗下一家中资公司筹备上市的工作。《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 2017年9月份报道称,出于类似担忧,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 BAC)也选择不继续推进这项交易。

郭文贵瞄准海航是他详尽爆料中国政商精英腐败情况相关行动的一部分。他在周二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所说的有关海航的一切都属实,在他指称海航跟王岐山有关系时,并没有诽谤该公司。海航的律师在向法庭提交的文件中表示,海航仍然相信其提起的诽谤诉讼是有法律依据的。海航的一位发言人表示,除了这份提交给法庭的文件外该公司没有任何评论。

Source: 海航集团计划撤销对流亡商人郭文贵的诽谤诉讼 – 华尔街日报

《大空头》作者称:美国国债可能针对中国定向爆雷

美国对中国定向违约,这个说法并不是第一次听到。
看来并不是空穴来风。

主持人问到刘易斯对于未来政府走向及金融经济的预测。个人认为,虽然这是例行问答环节,但是一个出身金融行业的畅销书作家的预测,不一定比一个宏观经济学家更不靠谱。实际上,一位作家,对于未来的预测,可能更加准确。就如同让一位科幻小说作家预测未来比科学家更靠谱一样,因为科学只能让你从A点挪到B点,而想象力可以让你去到任何地方,而作家和经济学家、科学家们相比,最不缺乏的就是想象力。

刘易斯的回答,确实把大家给镇住了。他说,“特朗普总统一直在系统性地毁坏我们国家的基石——信任。以前是对于新闻媒体的信任,现在是对于政府部门的信任。这些信任,我们以前都是认为自然成立,无需置疑的。那么,接下来还有哪些信任我们是习以为常的呢?”刘易斯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美元。这个世界上大家都认为对于美元的信任是无条件的,毋庸怀疑的,但是今天这种信任的基础已经动摇了。针对中国的四万亿美元债券,特朗普有可能会违约,作为贸易战的武器。”

Source: 《大空头》作者称:美国国债可能针对中国定向爆雷|美国结构化金融业界年会记录(1)_观点频道_财新网

消息称华为将起诉美国政府

孟晚舟诉加拿大政府,华为诉美国政府,都是这两个法制国家赋予他们的权利,我希望跟踪案子到最后,看看中共的以彼之矛攻彼之盾的做法会不会成功。

WSJ评论区有个人说,那个在中国被捕的加拿大人可以起诉中国政府吗?
这就是区别啊。

华为准备在美国提起的诉讼,预计将对去年通过的国防支出授权法的一个部分提出挑战。该条款禁止政府行政机构使用华为和另一家中国企业中兴通讯(ZTE)生产的电信设备。

据上述知情人士中的一位透露,华为的诉讼很可能会辩称,该条款是一项“剥夺公权的法案”,或者说是一种未经审理就将某个人或团体单挑出来进行惩罚的立法行为。美国宪法禁止国会通过这种法案。

Source: 消息称华为将起诉美国政府 – 纽约时报中文网

U.S., China Close In on Trade Deal

你要知道共产党老祖宗发明了辩证法。

BTW,贸易协定里面暂时还没有关于产业政策和补贴的内容。

One wild card in the U.S.-China negotiations is the impact of Mr. Trump’s failed summit in Vietnam with North Korean leader Kim Jong Un. U.S. officials said they hope Mr. Xi learns from that episode that Mr. Trump would reject an offer he considers inadequate. But they fear Beijing might take the opposite lesson: that Mr. Trump is desperate for a win.

“His failure to get a deal in Vietnam increases the pressure on him to get a deal with the Chinese,” said Fred Bergsten, founder of the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in Washington.

Source: U.S., China Close In on Trade Deal – WSJ

孟晚舟起诉加拿大,称合法权利受到侵犯

孟晚舟在加拿大宣布推进引渡之后提出这项诉讼,暗示中国和加拿大政府已经没有台下交换利益的可能,接下来会打得很难看。

孟晚舟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 of British Columbia)提起诉讼,称去年12月份一名加拿大皇家骑警和三名边境官员“以例行边境检查的虚假借口”,对她进行了三个多小时的非法拘留、讯问和搜查,之后她才被告知被捕的原因。上述指控中称,相关官员不当拒绝了孟晚舟与律师见面的要求。

该诉讼称,上述官员的行为侵犯了《加拿大权利与自由宪章》赋予孟晚舟的权利。

记者未能立即联系到加拿大司法部发言人。

该诉讼是在上周五提出的。加拿大当天表示,美国已提供举行引渡孟晚舟听证会所需的足够证据。美国已要求引渡孟晚舟,称她和华为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

Source: 孟晚舟起诉加拿大,称合法权利受到侵犯 – 华尔街日报

中美可能达成一份怎样的贸易协议?

我几乎完整的看完了这份长达3个小时的听证会,让我感受最深的,是几乎所有的议员都表示他们的选民虽然受到了增加的关税的影响,但他们仍坚定的支持总统,认为应与中国谈判以达成新的贸易协定,解决长期问题而不是只盯眼前利益。

而且莱特希泽说:不是我们要推动中国改革,而是我们支持中国的改革派推动改革。

莱特希泽描述了两国正在讨论的一个复杂的执行机制,以确保中国不会违背承诺。根据不断演变的协议,中国同意定期举行司局、副部长和部长级别的会议,让美国能够密切关注中国的行为,通报企业对不公平商业行为的投诉。他说,如果中国不遵守协议,美国将作出“相应且单方面”的回应。

两党政治人物、学者和商界近年来逐渐形成了共识:中国未能实现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的承诺;它为自己的公司提供补贴、阻止外国竞争者进入中国市场等行为,不公平地损害了美国企业和工人。
但是对于总统选择关税作为最佳武器,批评者意见不一。在中国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本周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说,企业称其对在华经营的能力愈来愈不乐观,并将“双边紧张关系”列为最大挑战。

周三,民主党和共和党都对特朗普的关税,以及中国对各自选区生产和购买的产品征收报复性关税的破坏性影响表示担忧,这其中包括婴儿床、扫地机器人、大豆、好莱坞电影和大米。

莱特希泽承认,关税是“一件钝器”,但他说,“我们没有其他工具。”

Source: 中美可能达成一份怎样的贸易协议? – 纽约时报中文网

特朗普将推迟上调中国进口商品关税

川普急于宣布贸易谈判成功,宁愿接受一个不够好的协议。
这种做法也正是他指责奥巴马达成的伊朗去核协定的情况,当时奥巴马也是认为有协议总比没有好。
局外人进了白宫也变成了局内人。

特朗普发推文称,如果双方的谈判继续取得进展,美国方面会筹划让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峰会以达成协议,从而平息两国间长达一年的贸易争端。

特朗普在推文中没有具体说明两国贸易休战期将延长多久以及潜在峰会的举行时间。

在特朗普决定延长上调关税的最后期限前,美国原计划在美东时间3月2日零点1分起将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税率从10%上调至25%。

据听取了会谈简报的人士称,在周末的会谈中,中国提出进口更多的美国农业和能源产品及服务,在金融服务和汽车制造领域放松对美国公司的限制,改善对美国知识产权的保护。

不过,中国领导层认为所有这些措施都符合中国自身的利益。目前为止中国尚未作出重大让步的领域涉及中国认为对保持中共领导至关重要的一些问题,包括政府补贴和其他支持国有公司的措施,以及支撑政府主导型经济模式的其他政策。

(略)

美中也没有就如何执行可能的协议达成一致。美国官员多年来一直抱怨中国在兑现承诺方面记录不佳。他们主张在协议中加入相关条款,规定如果北京方面未能兑现约定的目标,华盛顿方面将可以恢复对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这种做法在贸易术语中称为“撤回机制”(snapback);或者保持目前的关税不变,如果北京方面达到两国约定的标准,美国将逐步取消关税。

中国官员批评这种做法有失公允,他们表示双方应对不满之处进行联合评估。

另一个问题是:应用什么标准来判断协议得到了履行。举例来说,如果有一两家美国公司在中国继续遇到知识产权方面的问题,这是否足以导致美方恢复对中国加征的关税?如果这不足以导致这种后果,那什么情况才足以导致美方恢复对华加征关税?

一些中国官员称,鉴于中国日益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美国低估了北京方面面临的国内政治问题。

Source: 特朗普将推迟上调中国进口商品关税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