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顿警告中国勿限制南中国海自由通行权

南海问题看来接下来会是中美矛盾的焦点。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称,美国将反对中国与其它宣称在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 中国称南海)拥有主权的国家签订任何限制国际航运自由通行权的协议,并表示美国的海军舰艇将继续在这些水域航行。

博尔顿的这番讲话是对东南亚国家领导人的一个警告,这些领导人准备本周在新加坡召开一个地区性峰会。这一警告尤其针对菲律宾,该国现在正就联合勘探这一有争议区域的自然资源与中国进行协商。

Source: 博尔顿警告中国勿限制南中国海自由通行权 – 华尔街日报

彭斯对华政策演讲的背后,是基于历史与现状的深思熟虑

作者 Richard N. Haass 是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主席。这些见解应该很大程度代表了官方的态度。

现在的问题是,中美关系的第四个时期将呈现出怎样的面貌。许多人都猜测会出现一场新冷战,但冷战只是一种可能的(并且不受欢迎的)结果,而并非一种策略。遏制策略是美国对苏联政策的基础,但并不适应当今的新挑战——经济成分大于军事成分。事实上,中美之间的部分分歧可以缩小乃至解决,包括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对合资企业的要求以及贸易失衡的规模。但这些都是例外情况。

我们不能排除中美在南中国海、台湾甚至朝鲜问题上发生武装对抗的可能性。即便这种戏剧性的场景不发生,我们也很清楚双方的关系有可能恶化。我们从早先冷战的经验中知道,这种竞争既危险又昂贵,它断绝了双方合作的可能,即使这种合作对双方都有益。

Source: 彭斯对华政策演讲的背后,是基于历史与现状的深思熟虑 – 华尔街日报

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对中国和华尔街高管发起攻击

其中几位刚在新加坡和北京与中共高官会面。

在华盛顿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纳瓦罗还批评了华尔街的“全球主义人士”,称他们为美中两国的中间人。纳瓦罗说,华尔街需要退出谈判。他只提到了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

纳瓦罗说,华尔街高管是不拿薪水的外国特工,称他们削弱了特朗普的谈判立场。

纳瓦罗未直指特定人士,但政府的贸易强硬派人士曾私下抱怨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 BX)首席执行长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曾担任高盛CEO的前财政部长鲍尔森(Hank Paulson),以及同样曾任高盛高管的Barrick Gold Corp. (ABX)的John Thronton。

Source: 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对中国和华尔街高管发起攻击 – 华尔街日报

美前财长保尔森谈美中关系:“经济铁幕”可能很快到来

郭文贵在最新的直播中说中共准备把这个锅扔给习近平,然后由王岐山出面修复关系。现在还无法确定他是不是在贩卖恐慌。

在周三于新加坡发表的演讲中,保尔森将提醒中国,中国的行为不仅让美国亲华人士疏远中国,也让美国民众的反华情绪更趋一致。他虽然没有严厉地批评美国,但认为无论对中国还是对美国自己的盟友,美国都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他认为,如果双方都拒绝改变,结果将是“美中关系陷入漫漫寒冬”,还有“巨大的系统性风险”。

Source: 美前财长保尔森谈美中关系:“经济铁幕”可能很快到来 – 华尔街日报

政治局会议: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

看来权威人士说L型的时候没指出当前是在L的哪个位置啊。

会议指出,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部分企业经营困难较多,长期积累的风险隐患有所暴露。对此要高度重视,增强预见性,及时采取对策。

Source: 政治局会议: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_政经频道_财新网

市场接踵踩踏 下一处在房地产

跟我的看法是一致的。

这个判断没错,但问题在于巨量的债权资金以房子为抵押品,如果出现了一定比例的资产需要出清,市场接盘的力量在哪里?有人可能会说,历史上也有过社会资金链断裂,房子作为抵押品后来处置回收情况比较理想。但我想说,当下的存量房产规模、以房产作为抵押的债权资金规模之大,是史上未有的情况。这一轮房地产繁荣周期长达30余个月,房地产公司的销售收入利润数倍甚至十倍于历史,结果是居民财富的50%-60%配置于房产,金融机构50%以上的信贷投放于地产行业。现在经济进入下行阶段,行业企业日渐萧条,人们的收入出现下降,预期更是糟糕。这时候哪怕很小的一个比例的房地产资产进入市场出售,都会带来对市场心理和价格的冲击。房子买涨不买跌的心态,有风险偏好的资金匮乏,房地产的流动性能好吗?

(略)

还有人说中国没有解决土地财政问题,政府就不会让房子跌。我觉得这是种相当幼稚的判断,是不愿花时间思考或想当然得出的结论。政府调整供求关系的政策,确实能干预房价的走势,但是房子这么个大类资产其实是根本不可能被驯服的。想想上任政府不遗余力地想调控房价,最终房价跌了吗?原因很简单,市场有自身的运行规律。即使分析政府的意愿,我也觉得维护地产行业与支持实体经济目标相悖。房地产行业这么大的规模,占用了巨量的社会资源,这其实也是实体经济融资难的重要原因之一,因为资金总量有限,尤其是具有一定风险偏好的资金,非此即彼。可谓地产非标不死,信用环境不兴。

Source: 市场接踵踩踏 下一处在房地产_观点频道_财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