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借抗疫援助宣示全球领导地位

这个配图太逗了。

中国最早出现新冠病毒疫情,最早付出了几千人死亡的代价,而现在,中国正利用疫情在全球蔓延来强化其对全球领导权愈加明确和坚定的主张,中国与美国长达数年的冲突也因此加剧。

这一波公关攻势,连同关键物资的输送,使得中国有能力去占领美国逐渐转向国内事务后在国际舞台上留下的空白,同时也帮助中国领导人分散国内民众的注意力。中国政府在疫情暴发初期的应对失误曾引发民众批评。

Source: 中国借抗疫援助宣示全球领导地位 – 华尔街日报

美国推进限制向华为销售芯片的新措施

看起来这个措施没那么容易落地执行。

据这些人士称,在周三的一次会议上,内阁高级官员同意推进一项限制华为的提案。美国称华为的设备可能被北京方面用来在全球进行间谍活动,华为已多次否认这种说法。

具体而言,这项规定将要求向华为出口许多由美国设计的芯片制造工具生产的芯片时需有出口许可证。这将使美国商务部有能力阻止向华为旗下海思半导体(HiSilicon)销售由台湾积体电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Taiwan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Co., TSM, 简称﹕台积电)制造的半导体。海思半导体为华为设计芯片。

这一限制也会对一些美国公司不利,这些公司生产全球最大芯片代工商台积电所使用的半导体制造设备。半导体行业已为反对这项针对华为的规定进行了数月的行动,认为所售芯片不构成国家安全担忧,并且认为相关规定会打击美国企业与外国公司竞争的能力。

台积电和华为均未立即回覆置评请求。

这些规定现在必须要写成文本,这个过程可能需要数周,甚至更长时间,这将令半导体行业有时间去尝试使相关规定得到修改或削弱。知情人士称,目前的计划是,在半导体行业有机会发表意见之前,让拟议的限制措施生效。

潜在的限制措施仍可能在政府内部或在总统特朗普那遇到障碍。上个月,特朗普抨击了有关停止向中国出口包括喷气飞机发动机和半导体产品在内的受限技术的努力。

特朗普此前曾发推文称:“我们不想让与我们做生意变得不可能。”

Source: 美国推进限制向华为销售芯片的新措施 – 华尔街日报

China’s Progress Against Coronavirus Used Draconian Tactics Not Deployed in the West

这篇文章认为,武汉的两个经验有效的阻止了新冠病毒的传播并降低了死亡率:

  1. 及时的追踪隔离疑似患者和密切接触者;
  2. 将患者按症状分类,重症才进医院,轻症进方舱,降低了医疗系统的负担。

Health experts say other countries short of testing kits can also learn from Wuhan’s experience. Unable to test thousands of suspected cases, on Feb. 4, health authorities allowed doctors to use chest scans to make coronavirus diagnoses in Hubei.

That resulted in a spike in confirmed cases, stunning the outside world. By Feb. 19, however, the number of newly confirmed cases in Wuhan had dropped into the hundreds and by March 11, it was down to single digits. The number of deaths has declined steadily since Feb. 18.

A recent study led by doctors at Wuhan’s Tongji Medical College estimated that the reproduction number of the virus—the average number of people infected by each infected person—was about 3.68 in Wuhan before the lockdown began on Jan. 23.

That number, which has to be reduced to below one to stop an epidemic, dropped to 0.32 between Feb. 2 and 18, the study found.

Source: China’s Progress Against Coronavirus Used Draconian Tactics Not Deployed in the West – WSJ

美国海军陆战队计划转型以应对中国威胁

难道是真的要打了吗?

美国官员担心,即使是在和平时期,中国和俄罗斯的新能力也可能成为一种政治胁迫手段,威胁到美国保护从台湾到波罗的海国家等盟友和伙伴的能力,这些国家和地区可能会认为华盛顿很难保护它们。

中国和俄罗斯的进步促使五角大楼断定,美国正在进入一个大国冲突的新时代。2017年,美国国防部网络评估办公室(Office of Net Assessment)和兰德公司(Rand Corp.)准备了一份有关美国军队将如何与对手较量的发人深省的评估报告,并提交给上任不久的时任美国国防部部长马蒂斯(Jim Mattis)。兰德公司是一家为政府进行机密分析的研究中心。

马蒂斯在2018年12月辞职之前监督制定了一项新的国防战略,该战略宣称与中国和俄罗斯的长期竞争是五角大楼的首要任务,并将朝鲜、伊朗和恐怖分子视为次要威胁。

Source: 美国海军陆战队计划转型以应对中国威胁 – 华尔街日报

这场疫情是如何开始的:中国应对新冠初期的失策

华尔街日报的这个时间轴做的不错。

最早向中国当局吹哨的医生之一因“传谣”被训诫,此前她与医学院的一个老同学分享了显示一名患者感染冠状病毒的检查结果。另一位医生被迫写了一份检讨,称自己的警告“造成了负面影响”。

即便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1月7日亲自命令官员控制疫情后,相关部门仍不断否认这种病毒可以人传人,武汉百步亭社区仍如期举办了“万家宴”来庆祝农历小年。而医生们自去年12月底就知道,人传人的情况已经发生。

中国驳斥了外界对其疫情应对措施的一切批评,称中国为世界其他国家争取了时间。2月23日,习近平在面向全国17万名官员的电话会议上表示,中国领导层从一开始就采取了迅速且统一的行动。

《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的这篇追溯性文章 ,描绘了另一番情形,揭示从出现第一批感染者开始,中国政治领导人迟迟未将风险公诸于众,也没及时采取果断的防控措施,而这一系列初期失策,导致了疫情加剧。

2月27日,中国备受尊敬的流行病学专家之一、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表示,卫生官员在12月31日前就明确了新冠肺炎,但花了太长时间才公开证实“人传人”。他说,如果早些在12月或者1月初采取行动,“病人将大大减少”。

Source: 这场疫情是如何开始的:中国应对新冠初期的失策 – 华尔街日报

新冠病毒是美军所携带?外交部回应:科学问题须听专业意见

别怂啊,这个时候说赵立坚是非专业人士了吗?

问:最近有一种说法称,可能是美国军队把新冠病毒带到了武汉。你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注意到,最近一段时间有一些关于新冠病毒源头的讨论。个别美国政府高官和国会议员借此发表种种不实和不负责任的言论,抹黑攻击中国,我们对此坚决反对。

事实上,国际社会包括美国国内,对病毒源头问题有不同看法。中方始终认为,这是一个科学问题,需要听取科学和专业的意见。

(略)

问:可能是美军把病毒带到武汉的说法是中国政府的立场吗?

答:我刚才已经介绍了中方的立场。

国际社会包括美国国内,对病毒源头问题有不同看法。中方始终认为,这是一个科学的问题,需要听取科学和专业的意见。

Source: 新冠病毒是美军所携带?外交部回应:科学问题须听专业意见_世界频道_财新网

中信信托回应挪用:信托计划系方正证券自愿认购

你觉得是哪家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中信信托官网显示,该信托计划自2017年7月12日成立,截至目前已有29条信息披露公告,包括成立公告、增发公告、事务管理报告以及临时信息披露报告等。

根据财新记者获得的材料,2019年11月6日,中信信托发布增发公告,称根据信托合同约定,“受托人可将信托计划项下资金向公开市场评级为AAA、总资产不低于2000亿元的公司提供资金支持,包括向其发放贷款、投资其债权、受让其作为债务人的债券或债权收益权等方式”。

截至2019年11月,方正集团主体评级为AAA,总资产超过3000亿元。中信信托据此表示,增发募集的信托资金全部用于向方正集团发放贷款,资金用途符合信托合同约定。

Source: 中信信托回应挪用:信托计划系方正证券自愿认购_金融频道_财新网

买信托的2.3亿元被挪用给方正集团偿债 方正证券不知情?

裸泳的都会逐渐浮出水面。

但实际上,这2.3亿元并未被用于武汉归元寺项目。方正集团3月10日向方正证券提供的资料显示,2019年1月,中信信托向方正集团旗下企业发放贷款25亿元,方正集团为该笔融资提供保证担保;2019年10月,因方正集团旗下企业未能如约全部还款,中信信托与方正集团旗下企业确定“借新还旧”的业务方案;2019年11月6日,方正集团将当日收到的中信信托2.3亿元贷款用于代其旗下企业偿还前期对中信信托的部分债务。

蹊跷的是,直到2020年2月未能在合同约定的最晚时间收到该信托计划收益后,方正证券询问才得知资金被挪用。“公司于近日收到中信信托提供的其官方网站上披露的该信托计划相关公告的查询密码。公司查看相关公告内容后得知,中信信托将公司认购信托计划的信托资金全部用于向方正集团发放贷款。”

一位信托经理告诉财新记者,从目前公告的情况看,中信信托属于典型的资金挪用,“这是非常严重的违规行为,作为行业龙头的中信信托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事情?私下是否还有其他交易?”截至发稿前,中信信托尚未回复财新记者的问题。

Source: 买信托的2.3亿元被挪用给方正集团偿债 方正证券不知情?_金融频道_财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