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表示不接受WHO公布的第二阶段新冠病毒溯源计划

再压一压。

一位中国高级官员称,中国不可能接受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公布的第二阶段新冠病毒溯源计划,并已就第二阶段溯源工作提出自己的建议,希望在全球多国多地范围内持续开展溯源。WHO的相关计划把违反实验室规程造成病毒泄漏这个假设作为研究方向之一。

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上周向成员国提交了一份进一步溯源的计划,其中包括对中国武汉市的实验室和市场进行研究;武汉是率先报告新冠病例的地方。他还呼吁北京方面提高透明度。

中国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在周四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是不可能接受这样一个溯源计划的。”

曾益新称,该方案让他十分吃惊,并表示,这个计划在一些方面既不尊重常识也违背科学。他说,中方在7月4日向WHO提出了第二阶段溯源工作的中国建议,中方认为第二阶段病毒溯源应该在第一阶段病毒溯源的基础上延伸。第一阶段病毒溯源是由一个WHO领导的团队与其中国同行在今年年初开展的。

Source: 中国表示不接受WHO公布的第二阶段新冠病毒溯源计划 – 华尔街日报

中国监管部门曾表示希望滴滴推迟美国IPO

其实这个事情也充分体现出中共内部的分裂。
因为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首先要通过商务部的审批,商务部对这个IPO是开了绿灯的。
看来科技公司上市前都得查查黄历。怪不得最近字节跳动和拼多多的创始人隐退。

据知情人士透露,就在滴滴(Didi Global Inc. ,DIDI)赴美上市数周前,中国网络安全监督部门曾表示希望这家中国网约车巨头推迟首次公开募股(IPO),并敦促该公司对自身网络安全进行一次彻底的自我检查。

但对于滴滴来说,等待将带来问题。在没有接到暂停IPO的明确指令的情况下,该公司实施了上市计划。

在从知名风险投资家筹集数十亿美元之后,滴滴面临投资者要求该公司上市的压力。该公司6月份在短短数日内完成上市前的“路演”,持续时间较中国企业通常进行的投资者推介短得多。滴滴通过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筹资约44亿美元,成为2014年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 BABA, 简称:阿里巴巴)上市以来中国企业规模最大的股票发售交易。

上述人士称,中国政府官员、尤其是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Cyberspace Administration of China, 简称:网信办)的官员们当时仍然担心,由于赴美上市需要公开披露更多信息,这家网约车服务公司的大量数据可能因此落入外国手中。

滴滴的美国存托股票(ADS)上周三开始在纽约市场交易,即中国共产党庆祝成立100周年的前一天。

这一重大政治事件次日,国家网信办对滴滴挥出一记重拳。上周五,该机构开始对滴滴开展网络安全审查,并禁止该公司应用接受新用户注册。周日,国家网信办责令移动应用商店下架滴滴出行应用。

(略)

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网络安全监管部门尤其担心的是美国的一项标准要求——拟在美国上市的公司要向SEC披露“重大合同”,即相关公司的主要厂商和供应商的信息。

上述知情人士称,尽管像滴滴这样的公司将其用户和交通流量数据存储在中国境内的服务器上,但国家网信办的官员担心,这些服务器的设备如果是从国外采购的,在滴滴因上市而披露更多信息后,可能容易受到网络安全攻击,从而可能会使大量数据处于危险之中。

按照中国法律,像滴滴这样的交通运输公司被列为“关键基础设施提供商”,这增加了国家安全方面的敏感性。地理信息和交通流量数据可能被视为敏感信息。

据知情人士透露,国家网信办网络安全审查的重点是滴滴从何处采购用于该公司网络的产品和服务,以及这些供应品的采购可能构成什么安全风险。

分析人士称,审查过程可能持续数月,涉及约十几个政府部门,包括中国的公安部和最高经济规划部门。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网络安全官员有充分的理由进行审查。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网络政策中心DigiChina项目负责人Graham Webster说:“在我看来,服务器供应商完全在网络安全审查范围之内。”“如果采购了服务器,而滴滴没有提交审查,那看起来就违反了规定,或者对规定有另一种解读。”

Source: 中国监管部门曾表示希望滴滴推迟美国IPO – 华尔街日报

雄鼠怀孕实验引争议 作者停止撤稿称未做错

所以老领导换血延缓衰老是有科学依据的啊?

“联体共生动物”实验并不是一个新词,这一技术可以追溯到150年前,通过将两种活体动物的脉管系统结合起来,从而模仿自然情况下共享血液供应的情况,就像连体双胞胎在子宫中共享胎盘一样。1864年,法国科学家保罗伯特曾发表专著《动物移植的经验和注意事项》,首次明确介绍了创造联体共生动物模型的方法。

尽管一些实验容易让公众感到不适,但在20世纪中期,利用啮齿动物做联体共生实验,让科学家们在内分泌学、肿瘤生物学和免疫学等多方面取得过认知突破。根据《自然》杂志的报道,到1980年左右,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这一实验方法被边缘化。直到2010年之后,一小部分实验室又开始重新使用联体共生动物模型做实验,尤其是在近年来大热的衰老研究领域。由于这类实验常采用不同年龄的实验鼠,因此创造出来的联体共生生物又被称为异时共生体。

张荣佳在PubPeer上表示,雄鼠怀孕的实验最初受到的启发来自于2014年《科学》杂志发布的“10大科学突破”中读到其中一项突破,就是采用的联体共生鼠模型。财新记者查阅该年“10大科学突破”发现,其指的应为一项衰老研究实验,研究人员通过将一只年轻鼠和一只年迈鼠进行联体创造出共生体,发现来自年轻老鼠的血液可以使年迈老鼠的肌肉和大脑恢复活力。值得注意的是,这项研究创造的共生体仅为异时共生体,被缝合在一起的实验鼠性别相同。

Source: 雄鼠怀孕实验引争议 作者停止撤稿称未做错_环科频道_财新网

拜登政府警告称,情报机构的新冠溯源调查可能不会得出明确结论

中文版只翻译了英文的前1/4内容。

拜登将在7月中旬收到一份对45天调查情况的最新报告,政府官员表示,即使是部分进展也可能会缩小科学家、政界人士和情报专家之间的分歧,并为进一步调查提供线索。

一位政府高官称,拜登“意识到90天后我们可能不会有一个绝对确定的结论,但他希望相关行动能够突出重点、具备高强度并具有时限性”。

在没有取得突破的情况下,这项调查工作面临许多障碍,其中最主要的障碍是中国拒绝提供进一步数据,也不允许调查人员进一步接触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科学家们;该研究所是一家研究冠状病毒的生物安全实验室。中国已表示,溯源调查重心应转向其他国家,并引用了世界卫生组织领导的专家小组今年年初的结论,即新冠病毒从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极小。

(略)

Mr. Biden instructed national security adviser Jake Sullivan to follow up, which he did in a meeting with intelligence officials in early March. The White House ordered a written assessment from intelligence officials. Delivered to Mr. Biden in May, the assessment showed one intelligence agency leaning toward the hypothesis that the virus leaked out of a lab and two intelligence agencies leaning toward the view that it arose naturally—all with low or moderate confidence. Most agencies said there wasn’t enough evidence to render a judgment.

(略)

The National Security Agency, the officials said, will look for clues in its vast stores of intercepted foreign electronic communications, most of which aren’t analyzed in real time. The effort is being aided by experts from government labs, 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and other parts of the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Experts outside the government are being consulted, as are allied intelligence agencies.

One outcome, Mr. Biden said in a May statement when he announced the review, could be a list of specific questions that the U.S. would put to China as well as recommendations on what additional inquiries might be needed.

Given the possibility that the intelligence review might be inconclusive, there are already calls by leading lawmakers, some experts outside government and a grass-roots group of people affected by Covid-19 for an independent national commission.

Source: 拜登政府警告称,情报机构的新冠溯源调查可能不会得出明确结论 – 华尔街日报

美国应中方要求删除新冠基因序列,病毒溯源难度加大

为什么要删除基因序列呢,是在掩盖什么呢?

根据NIH的声明,之前提交该病毒基因序列的科学家们曾在2020年6月要求删除这些数据,理由是该基因序列数据已被更新,并将发布到另一个数据库,未详细说明具体哪个数据库。据NIH称,这名研究人员说,为了避免信息混淆,他们希望NIH删除这个旧版本的基因序列数据。

据NIH称,中国研究人员最初在2020年3月向NIH数据库提交了新冠病毒基因序列,并在一个预印服务器上的一篇论文中发表了有关这些基因序列的信息。该论文描述了使用一种先进的测序技术来检测SARS-CoV-2,即导致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病毒。上述研究人员没有立即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没有立即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Bloom在周二发表的论文中说,科学家们在研究新冠病毒起源方面所面临的一个挑战是,缺乏有关武汉早期病例的数据。他说,这些数据主要限于2019年12月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有关的十几名新冠患者身上获得的病毒基因序列,以及2020年1月底之前收集到的少量额外基因序列数据。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是已知的第一个暴发新冠疫情的地点。

删除这些序列导致“早期病毒在武汉传播的情形有些被扭曲”,Bloom说。“这表明,我们没有看到更多这些序列的原因之一可能是有关方面没有真心实意地努力要把它们拿出来。”

Bloom论文的发表可能会助长要求中国在全球新冠溯源的努力中加强合作的呼声。

与筹备了WHO 3月份新冠溯源研究报告的国际专家组进行合作的一位WHO官员称,Bloom的论文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该专家组对早期疫情的理解,但确实提醒人们应该加强对最早期新冠病毒感染的分析。

《科学》(Science)杂志5月份发表了Bloom与他人共同撰写的一封信,该信批评了WHO的这份报告,并呼吁对新冠病毒起源的两个主要假说进行更深入调查:一种假说是,导致这次大流行的病毒从实验室泄漏后进入了人类群体;第二种假说是,该病毒从受感染的动物身上自然传到人类身上。

他说,当他阅读了其他研究人员的分析报告并尝试自己找到这些序列时,他意识到这些序列已经从NIH的Sequence Read Archive数据库中删除了。

发现这个问题后,他利用早上和周末的时间在互联网上搜寻这些被删除序列的其他来源,最终找到并下载了下来。然后Bloom联系了NIH,询问这些序列为什么被删除了。

Source: 美国应中方要求删除新冠基因序列,病毒溯源难度加大 – 华尔街日报

G7和北约接连对华发难,民主国家转而寻求与美国联手应对中国

标题没写清楚,其实是应对中国共产党。

中国将对其政策的批评归结为美国主导的冷战思维,中国外交官自信地宣称,东方正在崛起,西方正在衰落。G7峰会闭幕数小时后,在举办峰会的英国,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对公报进行了逐点驳斥,称公报歪曲事实、颠倒是非。

民主制国家对中国的不满已经发酵了一段时间,它们对中国拘押穆斯林维吾尔族人、破坏香港的自由、胁迫性贸易做法和对实行民主制的台湾的军事挑衅感到担忧,而这些都在G7公报中有所强调。由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加拿大和日本组成的G7还对中国政府在新冠疫情问题上缺乏透明度表示了关切,同时泛泛地提到囚犯待遇、互联网审查和习近平强人治国的其他特质。

中国认为这些都是中国自己的事,中国大使馆在反驳中说,G7“对中国内政横加干涉”。

不过,位于北京的中央政府到目前为止基本上保持沉默。

Source: G7和北约接连对华发难,民主国家转而寻求与美国联手应对中国 – 华尔街日报

小红书6月4日微博发问后账号被封,遭中国网信办调查

看来是年轻的新媒体运营人员真的不知道,洗脑很成功,党国可以放心了。

6月4日,小红书在微博(Weibo)上发帖称:“大声告诉我,今天的日期是____!”小红书总部位于上海,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9988.HK, 简称:阿里巴巴)和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均持有其股份。

上周五的这则帖子很快就被删除了;当天是中国军队镇压天安门广场学生和平抗议活动的32周年纪念日。到北京时间上周五午夜时分,小红书拥有1,400万粉丝的整个微博账号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消息,说该账户因涉嫌违反法律法规现已无法查看。

据知情人士透露,小红书正配合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简称:网信办)就此事展开内部调查。人们认为小红书是Instagram式社交媒体平台和亚马逊(Amazon)式电商网站的结合体。

目前尚不清楚小红书在社交媒体上发帖的初衷是什么,不过其中一位知情人士称,这篇帖子并无意提及1989年的事件。最近几个月,小红书在每周五都发布了类似的帖子,庆祝即将到来的周末。

Source: 小红书6月4日微博发问后账号被封,遭中国网信办调查 – 华尔街日报

Early adopters of Chinese vaccines see case surges; China plows ahead anyway

广州到现在也没公布确诊病例中疫苗接种情况。

The dramatic ramp up comes at an awkward time, however. Early adopters of China’s vaccines have seen dramatic surges in COVID-19 cases—despite high vaccination rates—and are now backing away from the country’s offerings.

In Bahrain, for instance, officials are now offering high-risk people who have already received two doses of China’s Sinopharm vaccine a third vaccine dose—but one made by Pfizer-BioNTech. The apparent vote of no confidence by officials is striking: Bahrain was one of the first countries to back and rollout Sinopharm’s vaccine, and it has had a highly successful vaccination campaign. Nearly 58 percent of the Persian Gulf country has received at least one dose of a vaccine, and most of the vaccines given in Bahrain are from Sinopharm. But the country is now seeing its worst wave of COVID-19 yet and the government has recently issued a two-week lockdown to try to get transmission under control.

The Seychelles went through a similar struggle. The archipelago saw a dramatic spike in cases in mid-May, despite having around 70 percent of its population vaccinated with at least one dose. Like Bahrain, the Seychelles had largely relied on the Sinopharm vaccine.

Dubai, which has also relied on Sinopharm’s vaccine, is now quietly offering residents who have been fully vaccinated with the Sinopharm vaccine the opportunity to get re-vaccinated with the Pfizer-BioNTech vaccine, according to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Source: Early adopters of Chinese vaccines see case surges; China plows ahead anyway | Ars Techn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