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 Bannon and a Fugitive Billionaire Target a Common Enemy: China

纽约时报这篇文章聚焦在班农和郭文贵的友guan谊xi如何形成的。其中文网已登载译文

值得注意的是纽约时报也仅仅在最后才提到两人对海航和王健之死的指控,并且描述为“缺乏证据”和“阴谋论”。

Over lunch, Mr. Guo and Mr. Bannon discussed China’s military capabilities, as well as the financial implications of Beijing’s rule, including what impact the country’s mounting corporate debt might have on its economy.

A friendship emerged.“It was fantastic. He really impressed me,” Mr. Bannon said of his first meeting with Mr. Guo. “We talked about President Trump’s approach to China, and he went into corruption i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Mr. Bannon later introduced Mr. Guo to people in the hedge fund community, including J. Kyle Bass, who has soured on China and sought to profit by short-selling the Chinese currency.

Source: Steve Bannon and a Fugitive Billionaire Target a Common Enemy: China – The New York Times

China Maneuvers to Snag Top-Secret Boeing Satellite Technology

东方资产通过香港的子公司和一系列BVI管道,控制了一家美国卫星公司,与波音和SpaceX签约要发一颗卫星覆盖非洲的通讯。

然而这个卫星的很多技术是禁止出口的。创始人因此辞职。

By June 2017, the relationship was crumbling. Mr. Youssefzadeh, concerned that Global IP couldn’t prove its independence from the Chinese government, ordered Global IP’s general counsel to investigate whether its structure still left it eligible to own a U.S-made satellite.

The attorney cited “control through intimidation” and other tactics by the China-approved directors to conclude that Global IP couldn’t prove it was independent of Beijing.

Global IP board members refused to convene to discuss the general counsel’s conclusion, according to Messrs. Youssefzadeh and Javed.

Source: China Maneuvers to Snag Top-Secret Boeing Satellite Technology – WSJ

中国向国内受众乐观描述中美贸易战休战

你们紧密团结在党的周围就对了。

中国国内对中美贸易战休战的报道大多表述乐观、语带模糊,从侧面反映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为证明自己能处理好中美重要关系所承受的巨大压力。

中国官媒周一在报纸头版、新闻网站和广播中连篇累牍地报导,强调习近平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周末同意不再加征新关税。但报道没有提到美国为停战设定了90天的时间限制,也没有提及期间的会谈将聚焦美国所称的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

当特朗普在Tweet上宣布中国同意取消针对美国汽车的惩罚性关税时,中国商务部和其他部门周一则拒绝证实这一明显的让步。

(略)

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Carnegie-Tsinghua Center for Global Policy)驻会研究员陈琪表示,中国领导层对有关贸易冲突的公共舆论非常敏感。他称,在过去几个月各自做出强硬表态后,中美政府面临的难题是如何推动国内民意转向接受妥协。

Source: 中国向国内受众乐观描述中美贸易战休战 – 华尔街日报

特朗普任命对华强硬派莱特希泽负责美中贸易谈判

你们如果看了我昨天翻译的那篇文章,就知道姆努钦和莱特希泽对华政策的差异有多大。这对中国不是一个好消息。

喘息期可能没有之前所想的三个月那么久。

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已任命美国贸易代表、对华强硬派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负责与中国展开新一轮贸易谈判。此前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周末举行了峰会。

知情人士称,特朗普上周六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会谈中已将这项决定告知习近平,让中国方面感到意外,中国此前主要是与美国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打交道。数月来,北京方面一直与姆努钦接洽,而姆努钦与金融市场关系密切,并一直试图达成和解。

相比之下,莱特希泽一直呼吁美国对中国加征更多关税,增加与北京方面谈判的筹码,此外,他也专注于造成美中分歧的根本问题,例如美国指责北京方面迫使美国公司向中国公司转让技术以及未能保护美国知识产权等。

姆努钦和莱特希泽在对华策略问题上存在分歧。在两国此前的谈判中,美方一直由姆努钦带队。

Source: 特朗普任命对华强硬派莱特希泽负责美中贸易谈判 – 华尔街日报

“给我加关税” – 特朗普和习近平如何将他们的国家推向贸易战的边缘

原文见: https://www.wsj.com/articles/bring-me-tariffshow-trump-and-xi-drove-their-countries-to-the-brink-of-a-trade-war-1543420440

By Bob Davis in Washington and Lingling Wei in Beijing

2018年11月28日美国东部时间上午10:54

9月2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召开了二十几位高级官员的紧急会议。前一天,美国出乎北京意料的对中国军队的一个研究单位实施制裁,就在不久前,刚宣布提高中国2000亿美元进口产品的关税。中国人不知道如何回应。

习如此匆忙地安排了会议,以至于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七名成员中有三名 – 中国最终的权力仲裁者 – 因为他们在外出差而不能参加,知情人士说。

聚集在北京市中南海领导集体的党员最终得出结论,对美国强有力的反击对此役至关重要。中国取消即将在华盛顿举行的贸易谈判,与美国军方官员暂停会晤并召集美国驻北京大使进行抗议。

“当整个气氛如此之差时,会谈毫无意义,”一位中国高级官员回忆道。特朗普总统在接受采访时回应说:“我只是希望我们的国家得到公平对待。”

中国和美国处于新冷战的边缘,贸易紧张局势成为首要议题。两者都在太平洋两岸建立了越来越惩罚性的关税壁垒,对世界局势和从汽车到手机再到农业的主要行业的命运发挥控制作用。

尽管经历了多年的紧张局势,但这两个国家对抗到如此境地并非不可避免。相反,官员们今年在华盛顿和北京的权力长廊中发挥作用,试图游刃有余,却也常常算计失误。

中国的领导人首先误判特朗普是一名商人,而不是政治家,他对贸易的痴迷帮助他上任。他们把他的财政部长误认为是关键的对话者,而不是真正对他有影响力的白宫强硬派。他们没有认识到美国和全世界对他们自己的赢家通吃贸易和经济方法的不满情绪日益增长。

就特朗普政府而言,已经发现加大对中国领导人的压力会使他们失去平衡,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足以说服他们改变他们的政策。与欧洲,日本和其他盟国就钢铁,铝和其他问题的斗争也破坏了特朗普获得国际支持的能力。在他自己的政府中温和派和强硬派之间的冲突使得美国难以制定一致的战略。

习近平和特朗普正准备周六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会议,是20国集团领导人峰会的一部分。双方都表示他们希望达成新的贸易协议。特朗普正在敦促中国进行让步。

该文基于对两国政府和企业官员的数百次访谈,其中包括参与内部讨论的一些人。

在特朗普成为总统之前,两国之间的经济关系就已开始恶化。

Continue reading ““给我加关税” – 特朗普和习近平如何将他们的国家推向贸易战的边缘”

‘Bring Me Tariffs’—How Trump and Xi Drove Their Countries to the Brink of a Trade War 

Bob Davis 真的是做足了功课的,这篇发于G20前夕的文章详细的描述了中美几次贸易谈判的细节。暂时还没有中文版,如果有空我觉得要翻译一下。

Since the 1980s, China has counted on U.S. corporate leaders to push back against pressure from Washington. Lobbying by executives helped limit sanctions after the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in 1989 and to win support for China’s WTO entry.

One of Mr. Xi’s advisers, 70-year-old Wang Qishan, China’s vice president, considers himself an expert on the West. In the 1990s, when he was head of the state-owned China Construction Bank , he worked with Mr. Paulson. He tells visitors about his love of Mark Twain and Jack London novels and the Netflix drama “House of Cards.”

When he met with U.S. executives in Beijing early this year, he cited ancient Chinese military strategist Sun Tzu: “If you know the enemy and yourself, you need not fear the result of a hundred battles.” China understood the U.S. better than the other way around, Mr. Wang told them, and would be willing to endure far more pain rather than concede.

Source: ‘Bring Me Tariffs’—How Trump and Xi Drove Their Countries to the Brink of a Trade War – WSJ

中美贸易谈判仍面临棘手障碍

WSJ这篇文章写得特别好,作者对中美关系的历史与现状都特别熟悉。

他在文中还列举了几个问题,都是中美的核心矛盾。

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出席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峰会期间,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末举行了工作晚宴,之后,美国宣布推迟将针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的计划。但美国为双方磋商几个问题设定了约三个月的期限,而过去的谈判证明,这些问题非常棘手。

这些问题包括强迫在华开展业务的美国公司转让技术、美国希望中国加强知识产权保护、阻碍美国进入中国市场的非关税壁垒以及网络间谍活动。

一个迹象体现出未来谈判的难度,中国官员未承认他们接受了美国提出的谈判议程或为谈判设定的最后期限。也不清楚在美国提出的最后期限到期时,就这些问题中的任何一个或全部达成何种程度的和解,才足以使美国不上调关税。

中美关系中还有其他棘手问题,例如中国宣称对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 中国称南海)拥有主权并在该海域进行岛屿建设的问题。这些问题受到美国国防部和国家安全官员的高度重视,但并不在美国的谈判议程上。即使中美能够达成贸易协议,上述问题短期内得到解决的可能性也不大。

美国官员称,两国寻求停火是因为担心提高关税会损害各自的经济和市场。中美的经济状况注定也会在谈判中发挥巨大影响,并促使销售面临威胁的公司和商业组织展开积极游说。

(略)

特朗普在乘坐空军一号返回华盛顿的途中告诉记者称,这是一份非常好的协议。特朗普表示,中国将开放市场,中国将取消关税。

而中国政府尚未宣布任何此类举措。事实上,一些美国政府官员不愿使用“协议(deal)”一词,而更愿意称之为“通告(announcement)”。

Source: 中美贸易谈判仍面临棘手障碍 – 华尔街日报

美中探索贸易协议以缓解贸易紧张局势

拭目以待。

美国和中国官员称,两国正寻求达成一项贸易协议,根据该协议,华盛顿方面将推迟进一步关税措施至明年春季,作为交换,双方将展开着眼于对中国经济政策进行重大调整的新谈判。

数周来,双方一直在通过电话进行磋商,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即将于本周六二十国集团(G20)峰会结束时举行会晤前,这一磋商进入关键时刻。不过磋商是否会达成协议仍不确定。

新谈判将聚焦双方所称的贸易“架构”方面,或涵盖美方希望北京方面解决的诸多问题,包括知识产权保护、强制技术转让、国有企业补贴,甚至是网络间谍等非贸易议题。

目前尚不清楚美国的具体要求,以及北京方面愿意做出的让步。据中国官员称,一个提议是,美国暂缓进一步关税措施,作为交换,北京方面将同意放宽对中国采购美国农产品及能源产品的限制。

Source: 美中探索贸易协议以缓解贸易紧张局势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