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台重启贸易谈判,承诺打击强迫劳动

Interesting.

最新的贸易谈判旨在恢复贸易暨投资架构协定(Trade and Investment Framework Agreement),这一安排并不像美国与加拿大、墨西哥以及其他一些亲密经济盟友签订的正式自由贸易协议那样全面。

台湾长期以来一直寻求与美国建立更紧密的经济联系,在一定程度上是作为对抗中国大陆的堡垒。许多美国议员也支持与台湾进行更全面的贸易对话,以此作为与北京方面谈判的筹码,同时进入台湾市场及其全球领先的半导体产业。

一旦签署了类似台湾于1994年签署的此类框架协议,签约方通常会每年举行会议,讨论贸易中出现的纷争与摩擦。然而,在与北京方面密切接触期间,以及在台湾抵制美国提出的为进口美国农产品开放市场的要求时,类似的台湾会谈时常中断。

台湾官员周三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讨论所涉范围很广,包括供应链、知识产权保护和金融服务,以及疫苗进出口和野生动物保护。

台湾负责贸易谈判的首席代表邓振中说,台湾渴望双方有一天能签署一份全面的双边贸易协议,而美方则表示,在达成这样的协议之前,有“很多事情我们必须要做”。

Source: 美台重启贸易谈判,承诺打击强迫劳动 – 华尔街日报

拜登政府警告称,情报机构的新冠溯源调查可能不会得出明确结论

中文版只翻译了英文的前1/4内容。

拜登将在7月中旬收到一份对45天调查情况的最新报告,政府官员表示,即使是部分进展也可能会缩小科学家、政界人士和情报专家之间的分歧,并为进一步调查提供线索。

一位政府高官称,拜登“意识到90天后我们可能不会有一个绝对确定的结论,但他希望相关行动能够突出重点、具备高强度并具有时限性”。

在没有取得突破的情况下,这项调查工作面临许多障碍,其中最主要的障碍是中国拒绝提供进一步数据,也不允许调查人员进一步接触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科学家们;该研究所是一家研究冠状病毒的生物安全实验室。中国已表示,溯源调查重心应转向其他国家,并引用了世界卫生组织领导的专家小组今年年初的结论,即新冠病毒从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极小。

(略)

Mr. Biden instructed national security adviser Jake Sullivan to follow up, which he did in a meeting with intelligence officials in early March. The White House ordered a written assessment from intelligence officials. Delivered to Mr. Biden in May, the assessment showed one intelligence agency leaning toward the hypothesis that the virus leaked out of a lab and two intelligence agencies leaning toward the view that it arose naturally—all with low or moderate confidence. Most agencies said there wasn’t enough evidence to render a judgment.

(略)

The National Security Agency, the officials said, will look for clues in its vast stores of intercepted foreign electronic communications, most of which aren’t analyzed in real time. The effort is being aided by experts from government labs, 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and other parts of the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Experts outside the government are being consulted, as are allied intelligence agencies.

One outcome, Mr. Biden said in a May statement when he announced the review, could be a list of specific questions that the U.S. would put to China as well as recommendations on what additional inquiries might be needed.

Given the possibility that the intelligence review might be inconclusive, there are already calls by leading lawmakers, some experts outside government and a grass-roots group of people affected by Covid-19 for an independent national commission.

Source: 拜登政府警告称,情报机构的新冠溯源调查可能不会得出明确结论 – 华尔街日报

美国应中方要求删除新冠基因序列,病毒溯源难度加大

为什么要删除基因序列呢,是在掩盖什么呢?

根据NIH的声明,之前提交该病毒基因序列的科学家们曾在2020年6月要求删除这些数据,理由是该基因序列数据已被更新,并将发布到另一个数据库,未详细说明具体哪个数据库。据NIH称,这名研究人员说,为了避免信息混淆,他们希望NIH删除这个旧版本的基因序列数据。

据NIH称,中国研究人员最初在2020年3月向NIH数据库提交了新冠病毒基因序列,并在一个预印服务器上的一篇论文中发表了有关这些基因序列的信息。该论文描述了使用一种先进的测序技术来检测SARS-CoV-2,即导致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病毒。上述研究人员没有立即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没有立即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Bloom在周二发表的论文中说,科学家们在研究新冠病毒起源方面所面临的一个挑战是,缺乏有关武汉早期病例的数据。他说,这些数据主要限于2019年12月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有关的十几名新冠患者身上获得的病毒基因序列,以及2020年1月底之前收集到的少量额外基因序列数据。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是已知的第一个暴发新冠疫情的地点。

删除这些序列导致“早期病毒在武汉传播的情形有些被扭曲”,Bloom说。“这表明,我们没有看到更多这些序列的原因之一可能是有关方面没有真心实意地努力要把它们拿出来。”

Bloom论文的发表可能会助长要求中国在全球新冠溯源的努力中加强合作的呼声。

与筹备了WHO 3月份新冠溯源研究报告的国际专家组进行合作的一位WHO官员称,Bloom的论文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该专家组对早期疫情的理解,但确实提醒人们应该加强对最早期新冠病毒感染的分析。

《科学》(Science)杂志5月份发表了Bloom与他人共同撰写的一封信,该信批评了WHO的这份报告,并呼吁对新冠病毒起源的两个主要假说进行更深入调查:一种假说是,导致这次大流行的病毒从实验室泄漏后进入了人类群体;第二种假说是,该病毒从受感染的动物身上自然传到人类身上。

他说,当他阅读了其他研究人员的分析报告并尝试自己找到这些序列时,他意识到这些序列已经从NIH的Sequence Read Archive数据库中删除了。

发现这个问题后,他利用早上和周末的时间在互联网上搜寻这些被删除序列的其他来源,最终找到并下载了下来。然后Bloom联系了NIH,询问这些序列为什么被删除了。

Source: 美国应中方要求删除新冠基因序列,病毒溯源难度加大 – 华尔街日报

五名香港抗议者逃亡记:乘快艇抵达台湾,在美国寻得自由

不容易啊。

三人做出离港决定的时间不同。Tommy和Kenny曾多次试图单独潜逃,每人花掉约几千美元等值的港币。两人都表示,他们明白部分安排只是骗局。

最后一次尝试中,他们各自支付了约1,300美元等值的港币购买了一艘双引擎充气快艇。他们拒绝透露安排此次行程的人是谁,称担心遭到香港当局的报复。

Tommy说,在他躲起来之前与家人吃最后一顿饭时,他的祖母讲述了她几十年前从大陆偷渡进入香港的经历。Tommy以前听过这个故事,但为了不露出任何有关他潜逃计划的蛛丝马迹,他没有做声。

去年7月中旬的一个早上,五人在一个偏僻的码头汇合。他们身着不显眼的体恤和短裤。其中一人带了一根鱼竿,另有一人则带着毕生积蓄。由于担心他们当中可能有间谍,所以彼此交流不多。

他们轮流掌舵,其他人则放哨。他们当中有人通过观看YouTube视频学习了如何在波涛汹涌的海上驾驶船只。航行五个多小时后,他们手机上的GPS显示他们仍在中国海域。

“我们害怕得要死,”当Ray回忆起他们看到无法辨识的船只时说,“因为它们不知道是干嘛的。”

一进入公海,他们减了油门,吃带上船的薯片、糖果和玉米罐头。在行驶10多个小时后,他们关掉了引擎。Kenny故意将一根绳子缠在螺旋桨上让其中一个发动机过热。他们估摸着,在仅有一个引擎运转且燃油不足的情况下,如果有人发现他们,就不得不带他们上岸。

黑暗中,他们用手电筒发出SOS求救信号。一小时后,远处出现一道白光。那是台湾海岸巡防署的人员。

他们一开始被带到了东沙群岛,这个由三部分组成的群岛位于南中国海,由台湾实际管辖,香港到这里的距离相当于到台湾主岛距离的约三分之二。在那之后,他们又被转移到台湾南部港口城市高雄的一处秘密地点。被限制在一处政府设施内期间,台湾政府向他们提供了衣物、香烟和当地报纸。

(略)

把这五人带到美国的任务与“黄雀行动”(Operation Yellowbird)有几分相似。“黄雀行动”是30年前将数百名年轻的天安门广场示威者偷渡到香港的安全屋,让他们在那里等待前往美国、法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文书工作就绪的一场秘密行动。这场行动由朱牧民的父亲朱耀明牧师(Rev.Chu Yiu-ming)等人领导。

“台湾如今在某种程度上扮演着香港在1989年时的角色,”朱牧民说。

由于朱牧民那时在华盛顿工作,驻台湾的美国官员在高雄探望了这五人,安抚他们的情绪。

据另一位熟悉此事的人士说,美国和台湾花了六个月的时间来敲定让这些人安全离开的途径。1月13日,全部五人乘坐一趟商业航班飞往苏黎世,然后前往纽约。

抵达美国后,他们在逃离后第一次得以通过视频电话与家人联系。Tommy的父母和兄弟姐妹泣不成声。Ray的母亲则告诉他:“原来你还没死!”

Source: 五名香港抗议者逃亡记:乘快艇抵达台湾,在美国寻得自由 – 华尔街日报

借重新打扮历史, 习近平展现其治国愿景

没关系,到了那天我们还是会记得吃蛋炒饭。

当代流传的说法是,毛泽东长子在朝鲜战争期间死于联合国空袭,是因其在生火做蛋炒饭时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这个叙事让中国历史研究院(Chinese Academy of History)觉得无法坐视不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两年前推动成立了中国历史研究院,用于反驳对中共历史的负面观点。

去年11月,在毛岸英逝世70周年之际,中国历史研究院给出了关于他牺牲的另一种说法。该研究院在一篇社交媒体帖子中引用它所说的绝密电报和目击者的说法称,毛岸英是在敌军侦测到他所在司令部的无线电信号后遇袭的。

“这些谣言制造者把毛岸英和蛋炒饭捆绑在了一起,最大限度地矮化了毛岸英壮烈牺牲的英雄形象,”帖子说,“用一句话来形容,真是其心可诛。”该帖子的点击量已达到约190万次。中国历史研究院将蛋炒饭的故事归于一名中国军官2003年版的回忆录,但没有提到这本书是由中国军队的官方出版社出版的。

(略)

在中国历史研究院之外,党史学家们也在以支持习近平观点的方式重写历史。《中国共产党简史》是一本面向普通读者的官方读物,这本书之前的版本用大量篇幅介绍了毛泽东的“大跃进”,称这是一项灾难性的经济计划,导致了历史性的大饥荒,许多人被饿死。

2月份新出版的修订版删除了之前版本中对“大跃进”及其后果的结论:“这个沉痛的历史教训是不应忘记的。” 新版本还删除了对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所犯下错误的详细讨论。文革是针对“反革命分子”的一系列清洗行动,导致中国社会遭到严重破坏,数以百万计的人死亡。新版本将主要关注点放在了中国在那十年间的工业、技术和外交成就上。

同样被删掉的还有邓小平的一些名言,包括他建议中国应“韬光养晦”。还有他在1989年准备放弃最后一个官方领导职位时说的一句话:“一个国家的命运建立在一两个人的声望上面,是很不健康的,是很危险的。”

同时,该书还增加了一些章节,将习近平描述为一个有远见的政治家,称必须维护他作为党的“核心”领导人的权威。

新版书中写道:“万山磅礴,必有主峰。” 这本共计531页的书用了超过四分之一的篇幅描写习近平的政策和成就。

Source: 借重新打扮历史, 习近平展现其治国愿景 – 华尔街日报

G7和北约接连对华发难,民主国家转而寻求与美国联手应对中国

标题没写清楚,其实是应对中国共产党。

中国将对其政策的批评归结为美国主导的冷战思维,中国外交官自信地宣称,东方正在崛起,西方正在衰落。G7峰会闭幕数小时后,在举办峰会的英国,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对公报进行了逐点驳斥,称公报歪曲事实、颠倒是非。

民主制国家对中国的不满已经发酵了一段时间,它们对中国拘押穆斯林维吾尔族人、破坏香港的自由、胁迫性贸易做法和对实行民主制的台湾的军事挑衅感到担忧,而这些都在G7公报中有所强调。由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加拿大和日本组成的G7还对中国政府在新冠疫情问题上缺乏透明度表示了关切,同时泛泛地提到囚犯待遇、互联网审查和习近平强人治国的其他特质。

中国认为这些都是中国自己的事,中国大使馆在反驳中说,G7“对中国内政横加干涉”。

不过,位于北京的中央政府到目前为止基本上保持沉默。

Source: G7和北约接连对华发难,民主国家转而寻求与美国联手应对中国 – 华尔街日报

Fauci Says He Didn’t Play Down China Lab-Leak Theory of Covid-19 Origins

福奇这个老狐狸真是不要脸了哦。
评论区已经有人帮他整理过了。

“This is not a major threat that the people of the United States should be worried about.” Dr. Anthony Fauci, January 21, 2020.
“I think you are going to see a dampening down of U.S. cases.” Dr. Anthony Fauci, February 3, 2020.
“In order to get a vaccine that’s practically deployable for people to use, it’s going to be at least a year to a year and a half at best.” Dr. Anthony Fauci, February 26, 2020
“There’s no reason to be walking around with a mask.” Dr. Anthony Fauci, March 8, 2020

Dr. Fauci was informed as early as February 2020 that Covid-19 exhibited unusual viral characteristics that suggested it could have potentially been engineered in a lab, according to emails recently obtained by the Washington Post and BuzzFeed.

Some Republican lawmakers have used the emails to accuse Dr. Fauci of having played down the lab-leak theory.

“Most of the people thought what all of us were thinking at the time—that it was very likely a natural evolution. But we never ruled out the possibility. We were very open about it. It wasn’t like we were trying to hide anything,” he said.

(略)

Dr. Fauci said misinformation that has been circulated about the virus, particularly around it being a hoax, has ultimately cost lives, because some people didn’t wear masks or social-distance as a result.

Source: Fauci Says He Didn’t Play Down China Lab-Leak Theory of Covid-19 Origins – WSJ

美国报告认为新冠病毒有可能从武汉实验室泄露

这份报告是说新冠来自于自然的概率只有130亿分之一的那一个吗?

据了解相关机密文件的人士透露,美国政府国家实验室关于新冠疫情起源的一份报告得出结论认为,新冠病毒从中国武汉一个实验室泄漏的假说是有可能成立的,值得进一步调查。

这项研究是由加利福尼亚州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oratory) 2020年5月筹备的,美国国务院在特朗普政府任期的最后几个月调查疫情起源时借鉴了这项研究。

该研究正引起美国国会新的兴趣,因总统拜登已下令美国情报机构在90天内向他报告新冠病毒是如何出现的。拜登表示,美国的情报工作集中于两种情境:一种是新冠病毒来自人类与受感染动物的接触,另一种是来自实验室泄漏事故。

熟悉这项研究的人称,研究工作是由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的情报部门“Z部门”筹备的。该实验室在生物问题上的专业性相当强。他们说,该实验室的评估借鉴了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的基因组分析,正是该病毒引起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

科学家试图通过分析病毒的基因构成,来确定它们如何在人群中进化和传播。在新冠病毒起源之辩中,双方支持者都引用了这类分析来证明其观点。

劳伦斯利弗莫尔一位发言人对于这份报告不予置评,该报告仍然处于保密状态。

据称,该评估报告是美国政府开始严肃探讨关于新冠病毒起源的两种不同假说所采取的行动之一;一种假说认为新冠病毒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另外一种假说则认为新冠疫情始于人类与受感染动物的接触。

这份文件的落款日期为2020年5月27日。读过文件的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这份报告为进一步探究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提供了有力证据。

该研究对美国国务院的新冠溯源调查也有很大影响。根据《华尔街日报》看到的国务院下属军备控制和核查局的时间表,国务院官员于2020年10月底收到这份研究报告,并要求提供更多信息。

一名参与美国国务院此次调查的前任美国政府官员表示,该研究报告有重要影响,因它来自一个受人尊敬的国家实验室,而且不同于2020年春季的主流观点,即几乎可以肯定新冠病毒最初是通过受感染的动物传播给人类的。

美国国务院的上述结论经过了美国情报机构的审查,今年1月15日通过一份资料概览(fact sheet)公布,这份资料概览列出了认为新冠疫情可能源于一场实验室事故的一系列间接理由。其中包括这样的论断:“美国政府有理由认为,武汉病毒研究所内部的数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秋天生病”,症状与2019冠状病毒病或季节性流感相符。

Source: 美国报告认为新冠病毒有可能从武汉实验室泄露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