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 and China Reach a Truce on Trade

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两国在看起来最不可能达成协议的时候居然达成一致了。

本以为NBA事件和美国制裁中国28家实体,会导致贸易谈判根本谈不下去。
结果居然口头达成了一个部分协议,虽然按贸易专家的话说,如果要达成的是这个协议,一年前就可以签下来了。

当然,协议还没正式签署,贸易战随时可能跟之前一样180度大转弯。
我还以为我对于贸易战过程中出现的任何事情都应该不会再惊讶了呢。

The U.S. and China took an initial step to cement a trade agreement that had been derailed, with Washington saying on Friday it would shelve a planned increase in tariffs on goods imported from China, while Beijing would increase purchases of U.S. agricultural products.

The two sides left many details to be worked out in the weeks or months ahead on tough issues including China’s enforcement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ules, U.S. access to Chinese markets, Chinese government support for state-owned enterprises, and the fate of U.S. tariffs on nearly $360 billion worth of Chinese imports already in place.

The 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 finished the day higher on fresh signs of trade detente, rising 319.92 points, or 1.21%, to 26816.59, but it fell from gains of more than 500 points after details of the tentative agreement came out.

The rough framework hashed out in two days of talks between senior U.S. and Chinese officials in Washington included a Chinese agreement to purchase American farm products totaling $40 billion to $50 billion, President Trump said, without specifying over what time period that would occur.

In exchange,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said it would forgo a planned increase in tariffs to 30% from 25% on $250 billion in annual imports from China scheduled to go in place next week.

The tentative truce underwhelmed some international businesses that had been hoping the U.S. and China would finish up a deal that cemented more sweeping structural changes in China’s economy, eliminated additional tariffs scheduled to go into place in December and even rolled back existing tariffs both sides have added to imports from each country.

The planned tariff increases in December on electronics, apparel and other imported consumer goods—a big uncertainty for many U.S. firms—haven’t been shelved so far, Mr. Trump’s trade adviser, Robert Lighthizer, said in the Oval Office.

“If this turns out to be all there is, we could have achieved these results a year ago or more,” said Derek Scissors, a trade expert at the 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who has advised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Source: U.S. and China Reach a Truce on Trade – WSJ

苹果公司上架标示港警位置应用惹恼中国

此应用现在以危害公众安全的理由又被苹果下架了。https://twitter.com/hkmaplive/status/1182136794646757377

HKmap.live是一个众包应用,依赖用户向其数据库提交实时信息。该应用使用不同的符号来显示有关香港各地点的实时更新和交通信息,尤其在抗议活动期间。

有些图标一看就明白是指什么,比如救护车或警车的表情符号。另一些符号则需要有对抗议活动更细微的了解。例如,水滴表示这个地方有警察用于控制人群的水枪。一个恐龙表情符号则是警告这里有被称为“猛龙”的特勤队。

根据开发者的Twitter账号@hkmaplive,苹果本月早些时候阻止了这款应用在其App Store上的销售,称该应用可能被用来逃避执法行动。几天后,也就是10月4日,开发者说这款应用已得到苹果批准。

该应用的开发者在接受采访时称,不认为该应用在香港是非法的。这位开发者表示,这款应用只是整合了已经可以公开获得的信息,例如抗议者一直在用来交流的Telegram上的信息。该开发者以安全考虑为由不愿透露姓名。

中国共青团中央官方微博周二发帖批评了HKmap.live和苹果公司,引发了外界对这款应用的关注。中国网民纷纷对该应用和苹果公司提出批评。一位微博用户称,支持中国品牌,现在是把苹果下架的时候了。

到周三下午,微博上指责苹果帮助公开香港警察位置的话题浏览量已达到约1,400万次。

苹果公司历来专注硬件产品,不过近年来越来越多地把业务重点放到扩大App Store等涉及内容的服务上。

Source: 苹果公司上架标示港警位置应用惹恼中国 – 华尔街日报

游戏制作者对暴雪的评价

下面这段文字是游戏制作者 Mark Kern 对暴雪取消公开支持香港运动的炉石传说玩家参赛资格一事的评价的翻译,原文在此
他曾经在暴雪作为团队负责人参与开发魔兽世界,游戏内有个戒指叫 Mark of Kern

我很伤心。但是在暴雪改变他们对 @blitzchungHS 的决定之前,我放弃玩 Classic WoW ,这个游戏是我帮助制作并说服暴雪重新推出的。毕竟不会有 Mark of Kern 的戒指。
让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要抵制暴雪 #BoycottBlizzard 。我是华裔。我出生在台湾,在香港住过一段时间。我与中国开展业务多年,与多家游戏公司打过交道。
所以我认为我有话语权,因为我曾在暴雪担任团队负责人,并且在亚洲长大。
多年来,我一直看着中国慢慢成为游戏和电影领域的主要投资力量。可惜的是,美国公司从来没有像中国和亚洲那样坚信投资游戏,但这使中国对我们的媒体产生了空前的影响力。
中国游戏公司之所以发展壮大,不仅是因为市场规模大,还因为政府对其进行了补贴。他们可以获得免费土地,免费办公室和大量现金支持。
这笔现金过去曾经用来,也曾经用来扩大和购买美国游戏公司的股份。
我亲眼目睹了中国游戏公司的腐败现象,并在接受中国的投资时因拒绝接受200万美元的回扣贿赂而离开了我在暴雪之后成立的一家公司。这是我第一次公开谈论此事。
我还看到了他们如何向美国公司代表在中国提供类似的贿赂,以获得大型 AAA 级游戏的许可。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拒绝。
中国公司试图通过操纵新闻报道破坏我的职业生涯。在中国,通常为了获得有利的报道而支付钱给媒体,其中一部分钱也流向了美国。
不幸的是,金钱在发号施令。中国已经成功渗透到各个层面的科技,游戏等领域。
不幸的是,欧美公司不愿意像中国一样承担风险,而且合法地投资游戏公司。中国仍然是中级制片厂能够获得资金的少数几个地方之一。
因此,中国的影响力再次增加。我敢肯定电影也一样。
但是现在,我们处于一种限制中,共产党的金钱支配着我们的美国价值观。我们为中国审查游戏,我们为中国审查电影。
现在,游戏公司正在消灭争取自由与民主的声音。
中国要求世界成为专制体制。
在全球所有公司中,暴雪是我曾期望最不可能向中国的需求屈服的一家公司。
暴雪一直都在讲“玩家至上”和“不要贪婪”。至少,那是我在那里的时候。
将政治拒之游戏之门外是一回事,我仍然支持这样做。但不公正和严厉地惩罚反对腐败,侵犯人权和自由的声音,则是另一回事。
我这样说会冒很大的风险。中国会监控所有社交媒体,我知道这意味着我们可能永远不会从中国获得我的新 MMO 的投资,也可能永远不会获得在中国经营的许可证。
但是我已经受够了。我支持香港,反对暴雪对中国的明显而可笑的恐惧。
是时候让暴雪成长它曾经拥有的脊椎,并再次为游戏玩家服务了。
玩家们,站起来。
是的,这意味着我将拒绝任何 Epic 的独家交易。他们的钱来自腾讯。 Em8ER 永远不会是 Epic 游戏商店的专属产品。
这可能意味着我们永远不会赚到一毛钱,但是现在危在旦夕的不仅仅是游戏。必须画一条底线,我正在这么做。

亨特‧拜登与中国有何瓜葛?

华美,即中华和美国。

我觉得这里需要引起警觉的不是川普为何要调查亨特,而是为什么到川普当上总统后,亨特才被(要求)调查吧。

渤海华美是家什么样的公司?

渤海华美自称是一家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为大型金主寻求可投资的企业,大多数投资目标都是位于中国的公司。

文件显示,渤海华美在多宗令人垂涎的交易中都分得了一杯羹:在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China Petroleum & Chemical Co., SNP, 600028.SH, 0386.HK)剥离的非石油业资产中持有价值9亿美元的股份;在中国广核集团(China General Nuclear Power Group, 003816.SH)上市前夕持有该集团价值1,000万美元的股权;加入了一个由十多家机构组成的财团,参与了对娱乐巨头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Dalian Wanda Group Co.)旗下房地产业务44亿美元的私有化项目。有一段时间,渤海华美还在中国占据主导地位的网约车公司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Didi Chuxing Technology Co.)中持有股份,并对领先的脸部识别技术公司旷视科技(Megvii Technology Inc.)进行了投资。除此之外,渤海华美还推出了多只投资基金。

文件指出,上述部分交易的投资者可迅速获得回报,但该公司还未能从其他交易中获利退出。

在美国,渤海华美于2015年参加了对密歇根汽车悬架系统生产商Henniges Automotive的6亿美元收购案,买下了49%的股份,但据一位参与这桩交易的银行家表示,谈判主要是由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Aviation Industry Corporation of China Ltd.)进行的,这家中国国有飞机公司购买了51%的股份。

谁是渤海华美的主要投资者?

渤海华美商业登记显示,该公司80%股权为中国实体控制。

由中国国有银行邮政储蓄银行、中国主要的开发银行、一只退休基金和中国银行组成的财团控股30%,大型共同基金集团嘉实基金管理公司(Harvest Fund Management Co.)持有另外30%的股权。根据商业文件,另外三家实体分别控股10%。

亨特·拜登通过其拥有的公司Skaneateles LLC持股10%。该公司根据其母在纽约州北部的故乡命名。

渤海华美首席执行长为北京投资银行家李祥生(Jonathan Li),他在公司网站上解释了他对于打造一家在国内外都能开展交易的公司的理念:希望投资人网络多元化,兼有中国和外国合伙人,使得公司更加国际化。

渤海华美高管没有回应《华尔街日报》的置评请求。

亨特·拜登在上述公司中扮演什么角色?

目前尚不清楚亨特·拜登在渤海华美的交易中扮演了什么角色。有关该公司交易结构的细节未予公开。

据《纽约客》(The New Yorker)和《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刊登的文章称,亨特·拜登在中国还有其他关系,包括与现已债务违约的上海石油公司中国华信能源(CEFC China Energy Co.)的高管们的关系,这些高管当时正试图打入美国能源市场。驻台湾的分析师科尔(J.Michael Cole)曾撰文批评中国华信能源,并与该公司有过法律纠纷,科尔称,中国华信能源的律师曾多次将拜登家族描述为这家石油公司的朋友。

Source: 亨特‧拜登与中国有何瓜葛? – 华尔街日报

REIT在中国未能落地的原因

资产价格和收益的严重背离,待到纠正的时候,不知道会是资产价格腰斩,还是收益暴涨。

首先,在思维层面,对REIT的理解仍然有失准确。REIT被广泛地认为是融资工具,是解决房地产企业或者项目资金来源的工具。对REIT的理解仍然定位于为特定项目而进行的融资,是被动的资金管理。换一句话说,对REIT的理解是基于企业处于第一阶段的思维,并不具备第三阶段对金融理解的基础。事实上,不论是长租公寓还是基础设施,很多情况下,之所以REIT被提到,就是因为这些项目的收益率无法达到投资人预期的目标,无法在市场通过当前常见的金融工具获得足够的开发资金,REIT被谈及还只是一个资金解决方案而已。在市场化的环境中,投资人也有自身的投资预期,在项目无法达到预期收益的情形下,当然也不会有充分动力投资REIT。由此,一个充满创新的金融工具无法被有效使用。同时,如第一部分所述,仍然处在第一阶段的开发商企业也不可能在不具备第二阶段能力的基础上进入第三阶段用金融思维思考企业发展问题。如何转换思维,进行企业战略转型是关键。而这也正是中国不动产企业在新形势下迫切需要考虑的问题。

Source: REIT在中国未能落地的原因_观点频道_财新网

弹劾调查可能改变中美贸易战的走向

都是屁股决定脑袋的预测。

据密切关注华盛顿和北京的观察人士表示,美国众议院对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发起的弹劾调查可能给特朗普带来新的压力,迫使他寻求与中国达成一份有限的贸易协议,以便可以在他所领导的政府面临决定性一战之前,获取更多政治支持。

观察人士表示,值此之际,甚至连达成一份所谓迷你协议的前景也被蒙上阴霾,因双方都不愿意做出任何重大让步。

除此之外,分析人士指出如果中国认为特朗普的政治地位岌岌可危,那么中国甚至可能不太愿意达成贸易协议。

驻华盛顿的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国问题资深专家Scott Kennedy表示:“他们需要向中国提出非常有说服力的理由,不仅让中国觉得需要一份协议,还能让中国愿意帮助特朗普。中国或许对达成一份小协议有点兴趣,但中国对美国的信任还不足以促使他们作出达成全面协议所要求的让步。”

Source: 弹劾调查可能改变中美贸易战的走向 – 华尔街日报

特朗普总统在第74届联合国大会上的讲话

第二部分所指当然不仅委内瑞拉。

美国新的贸易取向最重要的区别涉及我们与中国的关系。中国于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我们当时的领导人强调,这一决定将迫使中国实行经济自由化并加强保护,不再提供对我们,对私有财产和法治不可接受的东西。二十年以后,这一理论已经过验证并被证明是完全错误的。

中国不仅拒绝进行所承诺的改革,反而采用了一个依赖于庞大的市场壁垒、高额国家补贴、货币操纵、产品倾销、强制性技术转让以及大规模盗窃知识产权以及商业秘密的经济模式。

仅以一事为例。我最近在白宫会见了一家了不起的美国公司美光科技公司(Micron Technology)的首席执行长。美光公司生产用于无数电子产品的存储芯片。为了推进中国政府的五年经济计划,一家中国国营公司涉嫌偷窃了美光的设计,其价值高达87亿美元。不久,这家中国公司获得了几乎完全相同产品的专利,而美光科技则被禁止在中国销售自己的产品。但是,我们正要求讨回公道。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美国损失了6万家工厂。全球其他国家也都发生了这种情况。

世界贸易组织需要彻底改变。不应允许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宣布自己为“发展中国家”,从而以他国为代价玩弄这个系统。

多年以来,这些弊端得到容忍、忽视甚至受到鼓励。全球化主义对过去的领导人施加了一种宗教吸引力,使他们忽视了本身的国家利益。

但对美国来说,这种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为了应对这些不公平的做法,我对价值5,000多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了大额关税。由于征收了这些关税,供应链已经返回美国和其他国家,我们的国库已获得数十亿美元的收入。

美国人民完全致力于恢复我们与中国关系的平衡。希望我们能达成一个对两国都有利的协议。但是,正如我已经非常清楚地表明的那样,我不会为美国人民接受任何不利的协议。

在努力稳定双方关系的同时,我们也在认真观察香港的局势。全世界都期望中国政府能够恪守与英国签订并在联合国注册的具有约束力的条约,其中中国承诺保护香港的自由、法律制度和民主生活方式。中国选择如何处理这一局势将在很大程度上说明其在未来世界上的作用。我们对习主席作为一个伟大的领导人都皆有所期。

(略)

我们各国面临的最严峻挑战之一是社会主义的幽灵。这是国家的破坏者,也是社会的毁灭者。

委内瑞拉发生的事件提醒我们大家,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并不是为了正义,并不是为了平等,并不是为了解除贫困,当然也不是为了国家利益。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只有一个目的:统治阶级的权力。

今天,我再次向世界传递我已经在美国国内传递过的一条信息:美国永远不能成为社会主义国家。

上个世纪,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杀死了1亿人。可悲的是,正如我们在委内瑞拉看到的那样,这个国家的死亡人数仍在增加。这些极权主义意识形态与现代技术相结合,有能力采取令人不安的新手段进行压迫和控制。

因此,为了保护我们的数据和安全,美国正在采取措施更好地筛查外国技术和投资。我们敦促今天在场的每个国家都这样做。

无论在国外还是在国内,都必须持续地捍卫和保障自由与民主。我们必须始终对那些要求服从和控制的人表示质疑。即便在自由国家中,我们也看到令人担忧的迹象和对自由的新挑战。

少数社交媒体平台正在获得巨大的能量控制我们能看到的内容和我们被允许表达的内容。一个永久的政治阶级公开蔑视、轻视和挑衅人民的意志。一个道貌岸然的官僚系统暗箱操作,削弱了民主制度。媒体和学术机构对我们的历史、传统和价值观进行公然的攻击。

Source: 特朗普总统在第74届联合国大会上的讲话 | 美国驻华大使馆和领事馆

“你不必独自面对”:隐秘网络为香港示威活动提供支持

人民解放军听党的,人民政府听党的。
极大的讽刺。

支持者的行动是暗中进行的,因为他们担心被扣上教唆非法集会之类的罪名,也害怕中国大陆对他们进行报复。中央政府已经向香港主要航空公司国泰航空(Cathay Pacific)等企业施压,要求他们解雇涉嫌支持示威者或参与示威的员工。

许多支持者都来自香港社会的优渥阶层。以D太太为例,这位家庭主妇留着一头长发,手上戴着大钻戒,D是她其中一个名字的首字母。她家住九龙塘,那里向来是香港的富人区,已故演员李小龙也曾住在那里。

“你可以写出来我住在九龙塘,”她说。“我想让人们知道像我这样的人在支持这场运动。”

有的时候,她和丈夫晚上在电视里了解到冲突情况之后,会开着自家豪车去接送示威者。她会首先查看匿名通信应用Telegram上的一个“校巴”频道,这款程序通过稍加掩饰的代号,将驾驶员与示威者联系起来。

“所有孩子都回家了吗?”9月7日凌晨一点半,一个校巴群组的负责人问道,当晚,旺角附近发生了暴力冲突。“如果有人想让我们今天接你放学,如果有人需要乘车回家,请联系管理员。”凌晨两点,群组内又重复了这一消息。

7月份时,D太太看到有报道说,一些年轻示威者在与警察的长时间对峙期间,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都吃不到什么东西,这让她很难过。这些学生年纪的示威者经常没有足够的钱坐车、购买头盔或是食物。她说,有些父母都不给孩子零花钱了,就是怕孩子出去。

短短几周内,D太太就通过邻居筹集了价值2.5万美元的麦当劳礼品券和预付地铁卡。

她说,许多示威者不好意思接受捐赠,于是她和朋友们决定将它们包装为“来自一位阿姨的礼物”。他们将礼品券与手写便条和小小的心形图案包在一起。D太太说,她会亲手把礼品券送给她遇到的示威者,或是交给她在加密聊天工具中认识的示威者,再由他们通过自己的网络,分发这些礼品。

“你不孤单,”其中一张便条上写道。“我们会给予你能量。”

有些钱的确为选择逃亡的被捕示威者提供了帮助——据两名获得资金支持的示威者和两名了解此事的捐赠者介绍。一些害怕长期监禁的示威者通常会逃往台湾。

Source: “你不必独自面对”:隐秘网络为香港示威活动提供支持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