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主席换人是问责吗?

文章写得很有道理,然而中国股市没法避免成为某些人获利工具的命运。

即使对于一位不存私心,只想做好工作的证监会主席而言,这样的证券市场也处处都是险境,方方面面稍有不慎,就可能会对整个市场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而本人也会为之付出沉重代价。现行行政体系对证监会主席的评估和激励似乎也缺乏合适与有效的标准,最近几任证监会主席要么壮志未酬、不被理解而被强行调离;要么变成唯上命是从,失去了专业和独立判断,成了“背锅侠”;要么聪明反被聪明误,原本清晰的原则和方向,在对上意的不断揣测中变得模糊,行为逐渐变形,终究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脱离”。

观察20多年的A股历史,证券市场的痼疾一个接着一个,环环相扣。比如,尚福林任证监会主席时期解决了股权分置的结构性问题,却为之后的大股东滥用定增、减持出逃埋下伏笔;2014年肖钢任证监会主席期间,为了响应提高直接融资比例、制造所谓财富效应的“政策”,放任投资者加杠杆无度,造成了2015年的“疯牛”和随之而来的“股灾”,再为了救灾而出动“国家队”、“抓坏人”的应急措施一错再错…….刘士余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在2016年2月接任了证监会第八任主席(参见财新WeNews ”金融人·事”2019年1月26日“刘士余再别证监会 在任三年是与非”)。

(略)

证券市场的监管的复杂之处在于,证监会的一把手需要跳脱当下的利益格局和短期政策导向,时刻把握住监管的基本原则,避免陷入抓细节、求一时之效,和落入“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窠臼中。前任证监会主席郭树清曾提出,“证券市场监管主要是抓好信息披露,其他的都应该交给市场”,可谓抓住了本质,也是美国和中国香港资本市场监管的主要原则。现在沪深两大交易所盯住问题上市公司发出问询函的制度和做法,常常能问出市场之疑惑,大大增强了透明度和对上市公司的约束力。

当然,抓住信息披露仍只是第一步,针对花样翻新的欺诈行为,监管要保持雷霆之势。在任期间,刘士余也展现了与利益集团正面交锋的一面,“妖精论” 揭开了对部分险企和问题机构不法行为的大清查,证监会针对违法违规行为处罚力度也大大增强;但监管原则与政策前后矛盾也是大忌讳——本来坚持退市制度和打击泛滥成灾的买壳上市,是刘士余任内的一大贡献,有助于市场价格体系的理顺,在遭遇市场压力和指数下跌后,买壳上市又死灰复燃,一些明显的欺诈者买壳上市却一路绿灯。

Source: 证监会主席换人是问责吗?_观点频道_财新网

Canadian Ambassador to China Fired After Controversial Comments

还真是死性不改呢。

OTTAWA—Canadian Prime Minister Justin Trudeau fired the country’s ambassador to China after he sparked an uproar by saying a senior Huawei Technologies Co. executive arrested at U.S. request had a good case to fight extradition.

Mr. Trudeau on Saturday said “I asked for and accepted John McCallum’s resignation” as Canada’s chief envoy in Beijing. In the statement announcing his dismissal, Mr. Trudeau thanked Mr. McCallum for his work over the years as an influential lawmaker.

(略)

Two days later, on Thursday, Mr. McCallum issued a statement saying he misspoke, and regretted talking about legal aspects of Ms. Meng’s case. But the day after that statement expressing regret, he told local media it would be in Canada’s interest if the U.S. Department of Justice dropped the extradition request. “That would be great,” he told the Toronto Star.

Source: Canadian Ambassador to China Fired After Controversial Comments – WSJ

罗斯:美中距离达成贸易协议很遥远

不知道这个MILES是不是个双关呢?

然而,没什么迹象表明美方提出的一些更大的经济政策要求——包括中国削减其产业补贴、停止对外国公司的歧视、停止迫使美国企业交出敏感技术——正被满足。此外,美国官员正在敦促中国同意一种机制,这种机制将使各方做出的承诺具有约束力,这是另一个棘手问题。

“我们距离达成解决方案还有好多英里,坦率地说这不应该太令人意外——贸易很复杂,有许许多多的问题,”罗斯告诉CNBC。

“不仅是有多少大豆和液化天然气,更重要的是我方认为中国经济需要推行的结构性改革。而比那还要更加重要的是执行机制和未能遵守协议的处罚措施,”他补充说。

Source: 罗斯:美中距离达成贸易协议很遥远 – – FT中文网

加拿大驻华大使自称在孟晚舟案上失言

别这么快改口啊。

麦家廉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对他有关孟晚舟案法律程序的表述所引发的困惑感到抱歉。他称,这些表态不能准确代表他在这一问题上的立场,正如加拿大政府一直明确表示的,在这一过程中不存在政治介入。

麦家廉曾任特鲁多(Justin Trudeau)政府的移民部长。他还表示,作为一名外交人员,他不参与评估孟晚舟引渡案的任何法律依据以及该案的任何决定。

中国此前指责加拿大基于美国的政治目的行事,对此加拿大自由派政府进行了辩解。加拿大官员称,逮捕孟晚舟是根据美加引渡条约的规定进行的。他们表示,加拿大是一个法治国家,拥有不受政治影响的独立司法,将为孟晚舟申辩提供充分自由。

Source: 加拿大驻华大使自称在孟晚舟案上失言 – 华尔街日报

加拿大驻华大使质疑美国在华为案中的立场

Interesting.

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家廉(John McCallum)对美国要求引渡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首席财务长的法律理由提出质疑。这一表态凸显出,加拿大政府对其在美中地缘政治争端中所扮演的角色正日益感到不安。

麦家廉的上述表态出乎政治和法律观察人士的意料。他们认为,鉴于法律程序正在实施之中且将于下月恢复,如此高级别的官员做出这种表态很不寻常。

(略)

麦家廉周二在多伦多北部的一个活动上表示,孟晚舟有一些有力论据可以在法官面前陈述,以对抗引渡。中文媒体也在活动现场。麦家廉提到了美国的政治介入,他指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上个月发表的言论,当时特朗普称,如果这样做有助于美中新贸易协议的达成,他可能会介入孟晚舟一案。

麦家廉补充说,孟晚舟没有被控违反任何一条加拿大法律。他说,加拿大并没有承诺要参与美国对伊朗的全套制裁。

加拿大主流电视网络播出了麦家廉的讲话,根据视频片段,麦家廉没有进一步详述。

加拿大驻华大使馆代表没有立即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回应McCallum的表态时称,加拿大独立的法院系统能够确保引渡流程得到恰当实施。加拿大外长弗里兰(Chrystia Freeland)的发言人称,孟晚舟案件的“引渡流程没有政治干预”。

Source: 加拿大驻华大使质疑美国在华为案中的立场 – 华尔街日报

Microsoft’s Bing search engine reportedly blocked in China

正好赶上百度已死的贴子刷屏,股价大跌?

Starting at some point today, internet users in mainland China began complaining that cn.bing.com was no longer available from within the country; it is still accessible to those outside China at the moment. According to sources speaking anonymously with the FT, the state-owned telecom China Unicom has confirmed the order came from the government. We don’t yet know what may have triggered the ban.

Source: Microsoft’s Bing search engine reportedly blocked in China – The Verge

泛海控股因债务压力转让核心资产 融创125亿元接盘

到底是融创捡了个大便宜,还是买的没有卖得精,需要时间去验证。

我个人感觉孙宏斌这次是要吃亏的。

对于售卖资产的原因,泛海控股称,近年来受房地产调控政策影响,京沪项目价值释放速度放缓,公司资金周转速度降低,有碍公司战略转型。此次转让完成后,公司房地产业务比重将大幅下降,公司还可以降低负债规模,缓解现金流压力。

通过此次并购,融创可获得总建筑面积约为129万平方米的土储。融创中国公告称,这有助于进一步增加公司在京沪核心位置的优质土地储备和市场份额。

Source: 泛海控股因债务压力转让核心资产 融创125亿元接盘 _公司频道_财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