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老年护理医院新冠死亡病例的新细节揭示该市的不堪重负

当他们抓犹太人的时候,
我沉默,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最后当他们来抓我时,
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Im 527979

3月28日和母亲微信聊天时,Xue的妈妈给他发了一些猫咪表情图,并抱怨说走廊里出奇地安静,还有护工给她洗脸太马虎了。

Xue的母亲告诉他,“我不放心。” Xue回复说,上海其他地方要糟得多。

几小时后,一名医生在24号病房的微信群里告知,Xue的母亲虽然没有症状,但与其他18名病人一起被感染了。这个微信群里有24号病区病人的家属和护工。这名医生说,他需要家属同意把被感染的亲属转移到50公里外的周浦医院。他说,病房里多数护士都被感染了,他是唯一剩下的医生。

Xue和其他被感染者的家属没有同意,担心这样做会出乱子。

3月29日,Xue收到一条消息,称根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命令,东海老年护理医院的病人已被转移,医院管理人员必须服从命令。

上述医生在24号病区的微信群里写道,妈的为什么之前还让我们征求同意?

根据24号病区的聊天记录,病人家属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发现了有关东海医院住院病人在迁往周浦医院后受折磨的信息。一些人说他们无法和父母取得联系,还有人警告说病人熬不过这场混乱。

一名护士在24号病区的聊天群里转发了一份医院的通知,称被迫滞留在周浦医院入口大厅临时区域的东海医院病人,将很快被转移到一个正式病区。通知称,虽然那里条件比不上东海医院,“但至少情况有改善。”

这名护士写道,“现在每个医院都乱套了。”

Xue说,他试图通过微信联系母亲,但没有回复。他不知道母亲有没有把助听器带到新医院,担心她害怕没有助听器在身边。他试着给不同的病区打电话,但都没有找到她。

3月30日,一名护士接听了电话,说他母亲头天晚上已经去世了。他的母亲之前被送到了这名护士所在的病区。

4月1日,周浦医院正式通知Xue,他的母亲已经死亡。他说,他被告知母亲的死亡与新冠无关,因为她肺部没有任何症状。

负责通知Xue的人说,他的母亲可能死于突发性心力衰竭,也可能是脑梗,但考虑到母亲以前的身体状况,Xue觉得难以置信,要求尸检。他说,周浦医院和东海护理医院都表示疫情期间不可能这样做。

周浦医院不予置评。

到了那个时候(3月31日),24号病区的病人家属在聊天群里怒不可遏。一个女儿得知她的母亲在被转移到周浦医院后突然需要通过鼻饲进食,她要求知道原因。也有一些人在聊天群里说,转院后没人给他们的父母提供药物控制血压血糖。

在24号病区聊天群的聊天记录中,一名护士说,东海医院需要外界的医疗援助。“否则我们都必死无疑。”

另一名护士建议通过一个由政府管理的意见收集网站向中央投诉。她说,“医护人员和老人们都是受害者。”

东海护理医院的24号病区仍有大约40名病人。一名护士被留下来照顾所有病人。撤离两天后,即3月31日,一个由医生、护士和护工组成的团队来到病区提供援助。

Source: 上海老年护理医院新冠死亡病例的新细节揭示该市的不堪重负 – 华尔街日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