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亿元假黄金质押案暴露 谁在做局

总结起来,这个故事就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企业家跟数家金融机构串通用铜充当黄金质押,融资以低价收购混改的国有企业,准备收购完成后卖资产还债。但收购过程中被对手阻挠,耽误了时间,正好碰到恒丰银行出事,以及武汉新冠爆发,导致资金链断裂,事情暴露。

据财新记者多方了解,武汉金凰积极参与三环改制的另一层原因,也包括看中了三环集团有大量的工业用地可以变更土地性质,倒手即可赚钱补亏。

一位信托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2012年,武汉市政府曾给过三环集团一个土地工业用地变性即征即返的文件;此外,三环集团下属公司的几块地也已纳入政府的旧改计划。按照当时的测算,其中最核心的两块地就值60多亿元。东莞信托公司在其发布的信托计划中也介绍,三环集团拥有位于武汉、深圳等地区核心区域近万亩土地储备,可售货值近400亿元。

金凰集团在三环集团改制竞标中的最终获胜,当时就引发各方质疑。

一波质疑声源自投标竞争者。三环集团作为湖北省最大地方国企纳入混改计划,据称招标时共有50多家企业报名,其中专业从事汽车零部件研发、生产、销售及售后服务的宁波华翔,颇具竞争实力。落选后,宁波华翔还曾向湖北省国资委和武汉光交所发送《质疑函》,要求公开评审流程和最终投资者选定的理由,但并未获得明确回复。

另一波质疑声,则聚焦于金凰集团的资金来源。根据投资协议,通过增资和收购股权,金凰集团需要以近70亿元现金收购三环集团99.97%股份。按照2018年1月18日襄阳轴承公告,2016年末、2017年末金凰集团总资产分别为68.99亿元和130.71亿元,总负债分别为67.93亿元和110.16亿元,2017年末净资产突增,也不过是从不足1亿元突增至不到20亿元,钱从何来?

在三环集团混改结果公告当月,金凰集团就以自有资金缴纳首期款和股权转让款共计28亿元。据襄阳轴承公告,60%的余款将通过外部筹资获得,工行已同意提供42亿元意向性并购融资安排。

但此后工行的并购贷款并未放行。金凰集团在随后交付的第二笔款项,来自2018年末、2019年初从东莞信托的两笔融资,共计24亿元。

但令人意外的是,在金凰集团缴纳了28亿元的首付款后,湖北省政府即收到举报,指出三环集团在资产评估过程中,存在低评、漏评的现象。根据2019年11月公开的判决书,此事系评估公司湖北中联总经理张军翔等人,受三环集团总经理助理兼审计部长姚某的误导,导致低评、漏评共计3.64亿元资产。目前尚无证据显示此事与武汉金凰有关。

不过,对低评、漏评的调查,致使三环集团改制工作暂停,其名义过户流程直到2018年底才完成。据襄阳轴承公告,2018年12月29日,三环集团下发书面通知称,引进投资者实施改制项目已完成股权交割及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但后续突发的反腐风暴,再度阻碍了三环集团的实质性交割。2019年4月,湖北省纪委监委先后公布三环集团纪委书记彭建军和党委书记、董事长舒健被查;同年8月26日,舒健因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被武汉市人民检察院逮捕。

屋漏偏逢连夜雨。三环集团改制之前的遗留问题也在2018年底爆发,限制了贾志宏对三环集团重要资产的处置权限。襄阳轴承2018年11月发布公告,因三环集团与武汉市土地整理储备中心城市发展分中心、武汉市汉阳区人民政府之间的合同纠纷案件,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据民事裁定书进行财产保全,对三环集团持有的1.16亿股襄阳轴承股份做冻结处理,占三环集团持股总数的90.34%。这笔股份在2021年10月29日方得解封。而三环集团对襄阳轴承持有的剩余股份,近期也因企业纠纷遭冻结。

“这个故事本来就要圆了。恰恰贾志宏这次运气不好,在近两年的时间未能实际掌控三环集团,无法处置任何资产,反而占用了超过52亿的资金,消耗了大量的财务成本。而恒丰银行清理问题贷款,引爆了资金链断裂的第一环,也是最重的一环。再加上三环集团改制中的种种被质疑,以及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整个湖北省武汉市全部乱了,他的政府关系也全部断了,再也玩不下去了。”一位知情人士说。

Source: 最新封面报道|200亿元假黄金质押案暴露 谁在做局_财新周刊频道_财新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