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战狼”外交官已准备出击

翻译自:https://www.wsj.com/articles/chinas-wolf-warrior-diplomats-are-ready-to-fight-11589896722
翻译:中国特色。NET

北京派驻的巴黎特使承诺,如果威胁到中国的利益,将与法国进行斗争,然后与东道国就冠状病毒大流行进行公开辩论。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馆向一名 推特follower少于30的活动家吹嘘中国对这一流行病的处理。在与台湾市市长发生争执之后,北京取消了布拉格爱乐乐团的全国巡回演出。

这种在社会媒体,新闻媒体和谈判桌上所表现出的傲慢态度,标志着中国曾经一度低调的外交官们的转变。这是外交部内有意转变的一部分,这是中国领导人在面对美国日益重视国内的情况下寻求声称自己的国家在世界上应有的地位的刺激下产生的。

中国的官方媒体将其描述为“战狼”的精神,以一种民族主义的中国电影IP命名,该IP涉及与Rambo一样由士兵转变为雇佣军,与美国领导的雇佣军作战。

随着外交部寻求加强中国对冠状病毒大流行的话语权,这场争执已经升级, 与西方强国,甚至一些友好的国家争吵。

在北京援助的主要接受者委内瑞拉,中国大使馆对当地立法者进行了猛烈抨击,他们将导致Covid-19的病原体描述为“中国冠状病毒”。使馆在3月份的网站声明中说,那些立法者正遭受“政治病毒”的困扰。

声明说:“既然您已经对此感到非常不适,请赶快寻求适当的治疗。”“第一步可能是戴上口罩并闭嘴。”中国外交部和使馆未回应置评请求。

3月28日,中国驻委内瑞拉大使李宝荣在西蒙·玻利瓦尔国际机场在来自中国的人道主义援助信箱前讲话。照片: Manaure quintero /路透社

北京最激进的外交官之一是驻巴黎的特使卢沙野。

“美国每次提出指控时,法国媒体都会在一两天后对它们进行报道,”卢先生上个月对法国《L’Opinion》报导说,有关中国处理冠状病毒的报道。“他们狼狈为奸,对有关中国的谎言和谣言大惊小怪。”

卢先生和使馆未回应置评请求。

几十年来,中国外交官在很大程度上听取了改革派领导人邓小平的话。邓小平敦促他的同胞“韬光养晦”,在积累中国实力的同时保持低调。

随着北京经济实力的增强,北京变得更加直言不讳。在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领导下,这种趋势加速了。习近平将自己的合法性归功于恢复民族荣耀的“中国梦”,并在国际事务中采取了越来越不妥协的姿态。

越来越大的自信是为了唤起民族自豪感,这是执政的共产党政治剧本中的关键工具,并以促进党的利益的方式重新平衡国际秩序。在习近平先生的领导下,中国已被描绘成为负责任的世界大国,在全球治理和全球领导力领域发挥领导作用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大量贷款援助

康奈尔大学研究民族主义在中国对外关系中的作用的副教授杰西卡·陈·魏斯(Jessica Chen Weiss)说:“中国公民越来越希望中国政府在世界上立于高位,并为此感到自豪。”“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真正想要的是一个对他继续担任领导职务而言是安全的世界。”

为了追求更讨人喜欢的风格,共产党正在努力利用美国在特朗普总统“美国第一”的口号领导下从全球机构撤退的机会。中国一直在努力提高在特朗普政府贬低的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中的影响力。

习近平加强了共产党对外交部的控制,该部的官员曾被党内一些人怀疑,由于他们与外国文化和同行的互动,他们在意识形态上的投入较少。

中国的习近平于4月22日。Photo: Xie Huanchi/Xinhua/Zuma Press

去年,没有任何外交经验的意识形态专家齐豫成为外交部的中共中央书记,这是历来由外交部副部长担任的不同寻常的任命。曾任中国共产党强大的人事部副部长的齐国兵经常强调对习近平工作的忠诚,并重申他要求在外交事务中采取更具战斗力的姿态。

齐先生在去年12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中国外交官必须“在国际舞台上坚决反击攻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行。”

过去,中国外交官表现出一丝不苟之情,主要是在诸如领土主权争端,达赖喇嘛的国外访问以及其他被北京视为分裂主义威胁的其他人认为支持独立的激进主义等核心利益上。他们最近将北京的话语权推到了更大范围的问题上,从对待穆斯林少数民族到中国对发展中国家的援助和贷款。

在布拉格,中国外交官与38岁的海盗党市长兹德涅克·赫里卜(ZdeněkHřib)纠缠不清,后者在市政厅挥舞着西藏国旗。根据的外交官和捷克媒体报道,去年,赫里卜在市长官邸的新年聚会上拒绝了中国大使要求踢出台湾代表与其他外交官会面的要求。

赫里卜先生还坚持要求从布拉格与北京的姊妹城市协定中删除“一个中国”条款,该条款是指中国对台湾的领土主张。

作为回应,北京取消了布拉格爱乐乐团在中国14个城市的巡回演出。赫里卜先生撤下姊妹城市协定后,中国大使馆在脸书发出警告布拉格“尽快改变其做法。否则,城市的自身利益将受到损害。”此后,其他捷克乐团进行的中国巡回演出计划就被取消了。

“(中国政府)他们不认为我们是合作伙伴,”赫里卜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把我们视为他们的下属。”使馆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这场流行病为中国的战狼外交提供了最大的考验。在其他政府努力遏制冠状病毒的过程中,北京吹响了铁拳般的回应,并因向有需要的国家提供关键医疗设备而赢得赞誉。它也反击批评者质疑其对这种传染病的早期处理。

2017年《战狼2》的海报。Photo: Chinatopix/Associated Press

2月,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表示,它向尼泊尔加德满都邮报提出了投诉,并在发行少于100,000份英文报纸的联合报纸发表了一篇联合评论文章,批评中国的冠状病毒反应后,“保留采取进一步行动的权利”。上有一张人民币纸币的图片,毛泽东戴着口罩。

外交官和官方媒体谴责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声称冠状病毒可能从中国实验室传播而来。在北京的特使暗示 堪培拉推动冠状病毒调查会有经济报复后,中国以违反法规为由,本月暂停了从四家澳大利亚肉类加工公司的进口。它还对澳大利亚大麦征收总计80.5%的反倾销和反补贴关税。澳大利亚将与肉类相关的违规行为描述为“次要技术违规”,并拒绝倾销或补贴其向中国的大麦出口。

Twitter已成为中国外交官的主要战场,尤其是在外交部提拔赵立坚之后,他是一位多产的Twitter用户,此前赵立坚是指派给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的发言人。赵先生最近通过向他的600,000多名追随者发文,为美中两国之间关于冠状病毒起源的争吵增加了动力:他指责病原体是由美军带到中国的,这一指控遭到华盛顿否认。

根据华盛顿两党倡导组织争取民主联盟的数据,中国的外交账户现在至少达到了137个,而一年前为38个。最活跃的每月发送数百条推文,与俄罗斯最活跃的外交账户往来相当。

“在中国#大流行病到目前为止的总死亡人数为3344人,比西方的’高级’政府要少得多,”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馆上个月在推特上写道,以回应斯里兰卡激进主义者批评中国政府为“低下阶层。”

激进分子基兰莎·阿梅拉辛格(Chirantha Amerasinghe)当时只有不到30名追随者,而现在也只有40多名追随者。使馆没有回应询问。

多年来,中国驻法国大使卢先生在外交部的职级中名列前茅,因为他主张加强外交。卢在2016年担任中国共产党最高外交政策委员会政策研究主任时发表的论文中说,中国外交官必须与西方作战,并说服更多国家“接受中国作为东方的主要力量,站在世界之巅。”

作为驻加拿大大使,卢先生指控渥太华在2018年底应华盛顿的要求逮捕了中国科技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的一位高管,称其为“西方自私和白人至上”。

在去年夏天卢先生抵达巴黎后,他和中国大使馆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组织了50多次媒体活动,包括采访,简报和报纸专栏,几乎是他前任五年工作记录的三倍以上。

“我希望我不必与法国作战。我们最好共同行动,”八月份在巴黎特使首次媒体发布会上,当被问及他将如何帮助中国在国际上大声疾呼时,他说。“但是,如果发生任何损害我们根本利益的事情,那么我将不得不战斗。”

2月2日,中国驻法国大使卢沙野(右)。1. 巴黎市长Anne Hidalgo在左边。Photo: Bardos Florent/Abaca/ZUMA PRESS

今年四月,中国大使馆在法国发表了一篇题为“驻巴黎的中国外交官”的文章后,引发了整个法国的愤怒。这篇文章还指责台湾当局在种族主义言论上对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提出种族歧视,台北当局否认了这一指控,台湾当局受到一些法国立法者的支持。

大使馆随后发表了一项澄清,称该文章不是指法国的疗养院,也没有声称法国议员使用了种族主义言论。

在Twitter上,使馆已与至少一名批评家进行了辩论并屏蔽了他。它还“赞”了许多批评西方的文章,其中包括称民主国家无法治疗病人。

在4月份接受L’Opinion采访时,卢先生否认了中国外交变得侵略性的说法。他说:“相反,这是一种主动外交”。

美国和其他一些西方国家的政府已对北京作出反击,指责中国削弱其最初的冠状病毒反应应对措施,并呼吁对病原体的起源进行国际调查。一些分析家说,这场争吵使中国失去了赢得全球商誉的机会,这暴露了北京依靠粗俗言论和物质援助来劝阻批评家并赢得青睐的局限性。

乔治敦大学研究中国安全政策的助理教授奥莉安娜·斯凯拉·马斯特罗(Oriana Skylar Mastro)表示,中国“正在取得进展,因为它们拥有大量资源”,但中国的做法并没有赢得很多朋友。

在中国外交老兵中,对“战狼”方式不满的迹象已经开始浮出水面。

2009年至2013年担任外交部副部长的傅莹在4月份发表报纸评论时强调,中国必须注意国际观众如何接收其信息。

傅女士在该党的旗舰《人民日报》上写道:“一个国家在国际话语权方面不仅与它在全球舞台上发表言论的权利有关,而且还与该话语的有效性和影响力有关。”

在最近一次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广泛分享的采访中,已退休的中国外交官袁南生(其职位包括驻津巴布韦大使和旧金山总领事)表示,中国的外交“应该变得“更强”,而不仅仅是“更难”。 ”

他说:“历史证明,当外交政策被舆论所劫持时,不可避免地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Drew Hinshaw对本文做出了贡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