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正在将太平洋出让给中国

当华盛顿的注意力在别处的时候,北京做了一个长期的规划 —— 这意味着准备战争。

作者:Mark Helprin
2019年3月3日美国东部时间下午4:45
翻译自 https://www.wsj.com/articles/the-u-s-is-ceding-the-pacific-to-china-11551649516

The U.S. Is Ceding the Pacific to China

对付中国,以及朝鲜这个不听话的附庸,不应试图削弱它,这只会失败而且激怒对方。而是要关注美国日益减少的力量。与目光短浅的美国不同,中国有更长期的规划,其主要目标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取得更有利的力量组合,而其中最重要的是军事力量。

作为一个独裁政权,尽管经济正在衰退,它仍可继续军事发展和扩张。随着大数据和数个法令的出台,习近平严厉的加强了党对不可避免的财富分化的控制。如果美国不松口,或者拒接接受虚假或虚与委蛇的保证,贸易战会对中国和世界产生不利影响。

经过这些短期的斡旋,中国已看到美国不善于巩固其基础优势,并且把美国视作某些必要方面无法满足的衰落国家。它知道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当美国在计算机,电子,研究和资本方面领先世界时,我们未能实现自动化。为了更便宜的工资,通过离岸外包的便宜方法,我们放任制造基地萎缩。而现在,美国躲在安全的关税壁垒后面,而不是直接与之竞争,让中国看到了美国的弱势。

或许美国如果没有无谓的反对其每一个重要的盟友,而是将它们聚集在一个共同利益的联盟中,中国会因此被孤立,才可能做出真正的调整。但仅面对不协调、争吵不休的对手,以及考虑到中美经济相互依存的程度,中国无需做出此调整。它几乎肯定会以已经熟悉的方式推迟,搪塞和背弃其承诺。欺负加拿大,或是在四季酒店吃午餐时以机智战胜一个房地产大亨,对于这个国家来说都是完全不同的情景。毕竟它的领导人刚为了证明其经济理论,牺牲了4000万人口。

对中国唯一有效的影响,并且可延伸朝鲜 —— 为避免它公开或隐秘的保留核武器 —— 是改变西太平洋乃至世界军事力量的相互关系,以便它们不再快速而且不可避免地受到中国的招徕,这是中国关心的,其政策的本质,也是其的核心主张。虽然经过一番努力,美国完全有能力着手实施这一战略,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们似乎缺乏这样做的意识、政治意愿、智慧、诚实、纪律、领导和思维习惯。

首先,令人震惊的是,中国是世界上第三大核国家,拥有228枚已知的核导弹和完全不透明的核战争设施,与美国和俄罗斯不同,不受任何协议,没有检查,没有核实和没有限制,在这方面,美国仍然是聋哑,愚蠢和盲目的。美国应该向中国施压,要求它加入核武限制协议,或向全世界解释它为什么不这样做。

其次,请记住,美国的海上和空中军事力量不足使战时其欧洲的部队供应成为一个众所周知的问题,从旧金山到马尼拉的距离是纽约和伦敦之间的两倍,中国有55艘攻击潜艇,而美国海军则是长期以来一直忽视反潜战。这使得美国在中国周边地区减弱了的基地对初始反应至关重要,并成为再补给的门户。但它们很脆弱,而且几乎没有做什么来改善现状。

没有什么可以改变这样一个事实,即中国袭击美国在韩国,日本和关岛的基地并不是打击美国本土,但对中国基地的反击将引发核冲突的可能。中国清楚知道对我们基地的猛烈打击将使美军从其周边地区消失,并谴责我们进行一场长距离战役,而美国海军在目前的状态下——过分分散的、未充分训练的、并且只有里根时期海军的一半规模——并不足以应战。如果中国突袭并且占领了我们已放弃的巴拿马运河,并且使用它的六艘核攻击潜艇来阻挡南部海角和苏伊士以东的据点,它将只需与我们已经减少的大约一半舰只作战。

中国拥有中程弹道导弹,空射陆地巡航导弹,空中加油轰炸机和战斗轰炸机,海基导弹和海上突击队。为了保护我们的基地免受这一切的影响,我们需要在前哨岛屿上进行充分防御的远程反舰导弹;深入地下的加固的飞机避难所,而不是表面覆盖脆弱的机库;多层导弹和飞机防御数量足以应对饱和攻击;深入地下的指挥和控制中心,跑道维修,弹药和仓库;并从根本上加强对步兵,特种部队和间谍破坏的基础防御。这将非常昂贵,但必不可少。

最重要的是,建立海军,海军陆战队和远程空中力量,使太平洋的广阔不再是阻碍,与加固基地的目的相一致,用以弥补足以制止战争的力量平衡,制造国际体系中的稳定关系,因为它们产生自信克制并鼓励富有成效的谈判。失败将导致我们的地区盟友,失去理由坚持追随我们而不是安抚中国,退出他们日益重要的已成型的太平洋联盟的军事成员角色,从而灾难性地破坏它。

目前,美国对中国专注的基本权力关系莫名其妙地视而不见。在中国增加军事力量同时,如果我们减少军事力量并保持弱势,北京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只会假装妥协。但如果我们向中国人发送一条他们不能忽视的信息,这可能会改变。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把目光从零和游戏中移开,就足以确保我们的绝对优势。坦率地说,如果我们不这样做,美国的太平洋沿岸最终会望向一个中国的湖泊(指太平洋)。

赫尔普林先生是克莱蒙特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他是《现在时的巴黎》一书的作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